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梁紅玉

jiouguai
本文:2020-10-25T08:53:42
北宋末年,金兵南侵,宋將韓世忠率兵在黃天蕩抵抗,夫人梁紅玉親自擊鼓,
激勵士氣,大破金兵,取得了勝利。


  韓世忠和梁紅玉的大名,傳遍天下。


  不過,很多人並不知道,這位鼎鼎大名的梁紅王,卻曾經是一位妓女。


  而韓世忠呢,從軍之前也只是一個市井流氓而已。


  梁紅王與韓世忠認識而至結婚的過程,更是一件傳奇的故事。


  泉州府,城隍廟。


  人山人海,都來進香。


  游手好閒的韓世忠,混在人堆中看熱鬧,當然,也看女人。


  突然間,一頂轎子前呼後擁來到了城隍廟,引起了韓世忠的注意。


  進香的轎子很多,本來不足為奇,但是,轎子前後數名婢女,卸一個個貌美如
花,引起了很多人的圍觀,尤其是男人。


  大家都想看看,轎中那位女人,究竟是不是比婢女還美。


  轎子停下,下來一位姑娘。


  她的身材窈窕,勻稱……。


  她那粉嫩的白裡透紅的臉上,細眉、大眼,微呈弧形的鼻樑……。


  發育得很好的隆起的胸脯……。


  韓世忠看得發呆了。


  這麼漂亮的女人,他從來沒看過。


  不,這樣說,不夠準確,漂亮的女人,他當然見過不少,但是只有眼前這個女
人,卻引起了他周身的性慾!


  轎子入廟了,只剩下韓世忠呆呆站著。


  望著美女,他卻只有乾吞口水的份,他只是一個流氓。


  能夠坐轎子來的人都是有身份的,韓世忠這樣的癩蛤蟆自然吃不上天鵝肉。


  要是換上別人,也就算了。


  可是韓世忠卻有一股牛勁。


  他跟著轎子走入了廟中,他向朝祝打探轎子的來瀝,很快便知道,這是泉州府
河道官梁昇的千金梁紅玉的轎子。


  每逢初一十五,梁紅玉部要到城隍廟內上香,吃一頓午餐齋菜。


  韓世忠跟蹤梁紅玉,發現她進食午餐時,是在城隍廟的上房。


  其他婢女都到另外一間齋堂去,這是供大眾進食的,和梁紅玉截然不同。


  韓世忠看在眼中,心中便產生了一個計策,一個對付梁紅玉的計策。


  他離開了城隍朝。


  夜裡,他提了一壺酒,來找廟祝。


  廟祝名叫勞二,嗜酒如命。


  韓世忠便跟他套起了友情,兩人你一杯我一杯喝了起來。


  喝到半醉之時,韓世忠健向勞二提出要求,要他幫忙對付梁紅玉。


  撈二一聽,嚇得酒也醒了。


  「不行,這是殺頭大罪!」


  可是韓世忠卻提出了一個令勞二心動的條件:


  「事成之後,你可以把梁紅玉和她幾個婢女賣掉,像這樣的美女,每個可以賣
五百兩銀子!」


  勞二做朝祝,一輩子窮困,身邊從來也不超過十兩銀子。」


  「五百兩一個﹖四個婢女加上梁紅玉,便是幾千兩,我就發達了。」


  勞二見錢眼開,馬上答應了韓世忠。


  韓世忠見自己計划成功了一半,很是興奮,馬上著手下一步行動。


  下一步行動便是要搞到一副春藥!


  春藥,是相當昂貴的,韓世忠游手好閒,家徒四壁,當然沒錢購買。


  沒錢,只好去偷!他本來就是個無賴流氓,偷雞摸狗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


  現在,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去偷,即使是上刀山他也不怕。


  韓世忠知道,泉州府的首富張百萬,一向好色,重金買了幾副春藥藏在家中,
專門用來對付良家婦女,真是藥到擒來。


  夜晚,三更時分。


  張百萬的圍牆外,一條黑影鬼鬼祟祟摸來,偷窺動靜……


  他當然是韓世忠。


  張百萬家財萬貫,所以請了很多保鑣守護。


  韓世忠想下手去偷,這些保鑣便是令他頭痛的人物,一失手便有生命危險。


  幸好,韓世忠學過武功,趁著黑夜,一個縱身翻上牆頭……張百萬的大宅內,
燈火通明。


  韓世忠趴在牆頭偷窺。


  原來,今夜張百萬又攪到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正設宴慶祝。


  韓世忠悄悄溜下牆頭,藏身在芭蕉樹後,觀察看保標巡邏路線……。


  張百萬帶著女孩子出現了,那女孩子果然長得十分漂亮,但似乎是被賣身抵債
,所叫仍然哭哭啼啼……。


  張百萬一出現,保鑣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忽略了其他。


  韓世忠趁此良饑,一個箭步,從芭蕉樹後竄到內宅門邊的陰影中……。


  然後,他順看黑暗,溜入內宅,躲躲閃閃,藏在張百萬的房中。


  張百萬帶著女孩子入房了,韓世忠立刻爬上屋樑上監視著。


  女孩哭哭啼啼,又叫又罵,態度仍然十分堅決,不肯就范。


  不過她的雙手被繩索綑住,無法逃脫。


  張百萬也不生氣,每個女孩子被他買來或是搶來的時候,不是哭便是罵,但是
,當他把春藥放到茶水中,讓她們喝下……。


  張百萬淫笑看,打開櫃子,取出了一個小瓶子,從中取出了三粒金丹。


  韓世忠注視著,他知道,這三粒金丹,便是最珍貴的春藥了!


  張百萬把三粒金丹藏在手心,走到桌前,揭起茶壺蓋子……。


  三粒金丹放入茶壺!


  女孩子哭哭啼啼,根本沒注意張百萬的動作。


  張百萬拿著荼壺,搖晃了一下,加速春藥的溶化韓世忠突然從屋樑上一躍而下



  張百萬聽到聲音,回頭一看……。


  萬韓世忠狠很一拳,正砸在他鼻樑上!


  張百萬連叫都沒叫,便昏倒了!


  韓世忠眼明手快,在他倒下去之前,便接住了那壺放了春藥的茶!


  女孩子目瞪口呆,注視看這個不速之客。


  韓世忠一手提茶壺,另一手解開了女孩子身上的繩索。


  「我是來救妳的。」


  韓世忠帶看那壺春藥茶水,領著女孩子,走了出去……。


  又到初一的日子了。


  城隍廟人山人海,擁滿了進香的人們……。


  四個漂亮的婢女簇擁看一頂轎子來了。


  韓世忠望著轎子,心中一陣狂喜。


  中午時分,粱紅玉進了香,照例來到廟中的上房中休息。


  勞二獻上了齋食和一壺茶,然後退了出去。


  上房靜悄悄,只有梁紅玉一個人,她吃起了齋菜,喝著茶……。


  這壺茶,正是張百萬泡制那壺茶,裡面放了三粒春藥,梁紅玉一杯茶下肚,突
然覺得一陣心跳……。


  體內泛起一股無名的躁動……。


  房外傳來的男人的嘈雜聲音,都打入她的心中,引起她對男人的思念……。


  少女的春心,在藥物催動下,活動了……。


  性的需求萌發了……。


  粱紅玉的粉臉上,泛起了一陣陣紅暈……


  她全身無力,兩支手不知不覺,不由自主,移到自己的雙峰上……。


  梁紅玉口渴,一連喝了三杯!


  在這同時,韓世忠和勞二都躲在後窗,悄悄監視看梁紅玉的動靜。


  窗外,偷窺者的韓世忠和勞二一使眼色,知道時機已經成熟。


  韓世忠突然推開後窗,跳入房中!


  要是在平時,梁紅玉見到陌生男人,一定會嚇得尖叫!


  但是今天,她見到韓世忠,不僅不害怕,反而有一份欣喜!


  彷彿在她生命中就在期待看這個男人!


  春藥已經迷失了她的理智,便她產生了幻覺,她對韓世忠似乎是老朋友!


  她、一下子摟住了韓世忠!


  韓世忠也施展了渾身解數,來應忖這個情竇初開的女人!,


  梁紅玉陷入瘋狂之中!


  韓世忠也使出流氓本色,給予梁紅王最大的刺激!


  梁紅玉生平第一次接觸男人,便享受到最快活的高潮!


  他們足足快活了一個時辰……。


  粱紅王睡去了。


  春藥在催情之後,便產生了催眠的作用,使人沉睡。


  韓世忠心滿意足,又跳後窗離開了。


  這邊廂,勞二將四涸婢女誘入房中,騙她們喝下春藥,趁機加以淫辱。


  事後,他趁粱紅玉和婢女都在沉睡,便由後門將她們抱了出去。


  城隍廟之後便是碼頭,勞二早已租好一艘船。


  勞二帶看梁紅王等人,揚帆行船,向杭州駛法。


  途中,梁紅玉等人醒來,但是雙手雙腳都被綑綁,口也塞著布團,真是非但叫
天不應,叫地不靈!連叫也叫不出。


  另一邊,梁紅玉的父親梁昇發現女兒上香未歸,派人來城隍廟查問,證實失蹤
,大吃一驚,四處尋找,但是找了幾天,也沒有消息。


  勞二押著梁紅王等人來到杭州府,接洽了一間妓院『怡紅院』。


  『怡紅院』老駂崔三娘見了梁紅玉,很滿意,便出高價向勞二買了下來。


  梁紅玉和四婢又是堅決不屈,但是崔三娘老奸巨滑,天天在食物中下了春藥,
誘使紅玉迷失本性,主動接客獻身……。


  再說韓世忠自從下藥玷污了梁紅王之後,整個人卻迷上了她。


  他聽到勞二將梁紅玉賣到杭州之後,心中十分慚愧和內疚,他趕到杭州,想要
救出梁紅玉。


  卻在一次偶然事件中,失手打死一個人,吃上了官司,關入死牢。


  突竟韓世忠扣何逃出死牢呢?究竟梁紅玉如何逃出妓院呢?


  且看下回分解。



  『怡紅院』的一間繡房之中,低低地傳出了淫蕩的嘻笑聲……。


  崔三娘悄悄躲在窗外,偷聽著男女嬉戲的淫笑,心中洋洋得意。


  在房中淫笑的女子便是梁紅玉。


  自從幾次春藥事件之後,她所有的女性尊嚴一掃而空,死心塌地過起了賣笑生
涯。


  在梁紅玉帶動之下,那群被販賣來的婢女也都沒有反抗,全都成了妓女。


  現在,梁江玉已經成了『怡紅院』最紅的妓女,給崔三娘帶來了大量金銀。


  難怪崔三娘笑不攏口。


  房門開了,嫖客心滿意足踏出房門,半露酥胸的梁紅玉倚在門口相送。


  「王大爺,改天再來啊!」


  「一定,一定。」


  王大爺一定會再來的,因為他剛剛在梁紅玉床上渡過了極盡享受的一個晚上。


  崔三娘目送王大爺遠去,然後拉著梁紅玉的手。


  「紅玉,有件消息,我想通知你。」


  「哦!甚麼消息?又是那個王孫公子想來嫖我?」

  梁紅玉一副放浪的樣子。


  「不,」

  崔三娘微微嘆了口氣:「你還記得韓世忠嗎?」


  梁紅玉沒有回答。


  她怎麼會忘記韓世忠哩?正是這個市井流抿,勾結崔三娘,使她淪落成為一個
下流的淫娃。


  「韓世忠被捕了。」


  「怎麼回事?」

  梁紅玉吃了一驚。


  「他在茶館和人爭吵,失手把對方推下樓梯跌死了。」


  「死者是誰?」


  「縣太爺的親侄子。」


  梁紅玉再沒問下去了,殺死這樣一個人,韓世忠肯定要處死刑。


  「韓世忠的死刑定於明天正午執行。」


  崔三娘說完就走了,對她來說,這只是一件茶餘飯後的趣聞。


  梁紅玉關上了門,坐在床邊,心中亂紛紛。


  「奇怪,我怎麼會可憐韓世忠呢?」

  她責備自己:「可憐這個大壞蛋?」


  是啊,梁紅玉怎麼也沒有道理可憐韓世忠,她曾經對地恨之入骨。


  但是,今晚,她得知韓世忠即將處死之後,心中卻很不舒脹,很壓抑。


  「難道我希望地活著?」


  她不停地問自己,清理看頭惱中昏亂的思緒。


  但韓世忠是她生命中第一個男人,儘管他是個流氓,但是地在性愛中給粱紅玉
的歡娛是刻骨銘心的。


  每一個女人部不會忘記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不管他是好是壞。


  夜,遠處傳來三更……。


  韓世忠蹲在大牢內,怎麼也無法入睡。


  「明天就要死了,空活了廿三歲,就這麼糊里糊塗完結了,真沒意思。」


  他不由後悔自己游手好閒,虛渡了一生。


  大牢內,只有他一個人,這是專門囚禁死犯的,鐵閘堅固,恨本無法逃脫。


  大牢外,坐看一個獄卒,他也睜著雙眼,不敢入睡。

  他的任務就是看守韓世忠,不讓地逃去。


  不過,這種可能性實在太少了。

  大牢是那麼堅固,他又是那麼警惕。


  「大爺,開門哪!」


  外面突然傳來了一把清脆悅耳的女聲。


  獄卒很警惕,三更半夜,任何人來都是危險的,萬一是韓世忠的同黨?


  「三更了,大牢不開門!」


  獄卒乾脆這樣回答,走回自己座位,準備喝酒。


  「大爺,你放心開門吧,我是梁紅玉。」


  一聽到梁紅玉的名字,獄卒果然放心了。


  韓世忠勾結崔三娘陷害梁紅玉之事早在杭州城內已經是家喻戶曉。


  獄卒走到大門前,透過瞭望孔,小心地向外窺視,果然,門外站看真的是梁紅
玉。


  「梁姑娘,」

  獄卒仍然高度警戒,沒有開門,只是和言悅色地問道:


  「現在是三更了,你來大牢幹甚麼﹖」


  「大爺,我是今晚才知道韓世忠的事,這個不共戴天的仇人明天就要死了,我
今晚一定要來折蘑他,才能出出我的氣!」


  獄卒一聽,完全放心了,於是打開大門,把梁紅玉迎了進來。


  「害人精,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梁紅玉走到大牢前,指著韓世忠破口大罵。


  韓世忠垂頭喪氣,他一生姦污了不少女人,唯獨對梁紅玉情有獨鍾。


  「梁姑娘,我……。」


  話未說亮,梁紅玉抓起一杯酒,憤怒地潑在地臉上。


  韓世忠狼狽不堪地縮回角落。


  獄卒幸災樂禍地笑看:「梁姑娘,你想怎麼樣折磨他﹖找來幫你。」


  「多謝大爺!」

  梁紅玉嫣然一笑:「你知道,韓世忠一向以姦淫女人出名。」


  「是啊,他那玩意兒特別大……。」


  「可是,今晚,他再也玩不到女人了!」


  梁紅玉靠近了獄卒:「我就要用這點來折磨他!」


  梁紅玉身上的香氣直撲進獄卒鼻中,她高聳的胸脯幾乎踫到他……。


  「梁姑娘……,」

  獄卒吞下一口貪婪的口水:「你想……用……甚麼方法……﹖」


  「我要和你……,」

  梁紅玉一把勾住獄卒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我要讓這個淫蟲看得又氣又癢……。」


  獄卒完全傻了!


  梁紅玉,全杭州最漂亮的美女,全杭州最淫蕩的妓女,做為獄卒的他一直羨慕
,可是因他收入菲薄,付不起嫖費,只好望梁興嘆。


  想不到今天晚上,飛來的艷福,這個美女自動投懷送抱,完全不花地一文錢。


  獄卒喜出望外,忍不住要多謝韓世忠了。


  「傻瓜,呆在那里幹甚麼?」

  梁紅玉媚笑著,用手指戳看獄卒的額頭。


  獄卒戰戰兢兢走上前,伸手摟住梁紅玉的腰肢,梁紅玉立即依偎在他懷中,把
一個鮮紅的櫻桃小嘴翹了起來,微微張開……。


  獄卒張開他那又黃又髒的嘴巴,提心吊膽地壓了下去……。


  梁紅玉的舌頭立刻伸入他的口腔,挑逗性地撩著、攪動著……。


  獄卒從來也沒嘗過這種滋味,地的雙手在她肥大的屁股上亂摸……。


  梁紅玉已經習慣了岐女生涯,這種撫摸對她來說簡直毫無作用。


  不過,她還是扮出一副弱不禁風的騷樣子,發出了呻吟……。


  「好大爺……你摸得……人家……全身癢了……我……不……我不嘛……。」


  獄卒被梁紅玉的浪叫煽起了全身慾火。


  「梁姑娘……不如……你……我……脫衣……。」


  梁紅玉扮出一副嬌羞的樣子,發手捂看臉,輕輕地說:「要脫……你就動手嘛
……何必多說……。」


  獄卒看梁梁紅玉這副風騷的樣子,急忙伸出雙手,迫不及待地解開她的衣帶…
…。


  梁紅玉的脖子……胸脯……高聳的乳房……低陷的小腹……。


  獄卒呼吸情不自禁粗重了……。


  「大爺,快脫嘛……,」

  梁紅玉在鼻孔中發出誘惑性的聲音:


  「脫一半……人家難受……。」


  獄卒咬著牙,雙手很力一撕,梁紅玉的裙子、褻衣,全都掉地了……。


  獄卒張口結舌,望看這神秘的部位……。


  白白的腿……黑黑的毛……紅紅的肉……。


  精光著身子的梁紅玉扭動腰肢,走向一張木桌,她肥大的屁股隨著走動而左右
扭擺著,她兩顆木瓜似的乳房在上下顫動……。


  梁紅玉走到木桌前,躺了下去,然後把兩條大腿架了個下流的姿勢……。


  獄卒被她的裸體奪走了全部的理智,他手忙腳亂,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身又黑又瘦的粗皮糙肉,壓在了粱紅玉那身又白又肥的細皮嫩肉之上……。


  「好大爺,你真是太強壯了……。」

  梁紅玉胡亂說著,雙手亂摸……。


  「梁姑娘,你……太美了……。」


  「不要叫我梁姑娘……叫好聽的……。」


  「梁妹妹……好姐姐……。」


  「再叫好聽一些!」


  「好娘子……心肝……美人……。」


  獄卒狂叫著,屁股也隨著叫聲,一上一下地抽動……


  「啊……好大爺……好哥哥……你太能插了……我……被你插昏了……。」


  「好妹妹……你太會夾……我也……太舒服了…不要……叫我……好聽得……
。」


  梁紅玉放浪地淫叫著:「我要你罵我!」


  「罵你?」

  獄卒愣住了。


  梁紅玉粉面通紅,眼中閃看淫蕩的光芒,嘴唇雨點般地吻著獄卒。


  「快……罵我……我要你罵我……求求你……越難聽……越好……。」


  「小……婊子……。」


  「對,我是小婊子……再罵……。」


  「小淫婦!」


  「我是小淫婦……我是哥哥的小淫婦……。」


  「小破鞋!小爛貨……!」

  獄卒越罵越起勁。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