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25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24T19:36:57
第 25 章

  剛才謝嘉樹去超市的路上,助理先生在電話裡把事後藥說明書唸給他親愛的老闆聽,最後總結說:「謝總,這藥是給女方吃的。」

  您是不是誤服了?

  謝總大怒:「廢話!難道還有給男人吃的事後藥!」

  助理先生原本以為某個老處男剛開葷沒經驗、吃錯事後藥了,可聽著他家老闆那語氣怎麼是「有男人吃的我就去吃了!」呢?

  他謹慎的迂迴前進:「資料顯示,這種藥一般都傷身體。」

  謝嘉樹勃然大怒:「廢話!有藥對身體好的麼!」

  這濃濃的心疼與後悔之意……助理先生立即明白了,抱著電腦十指如飛的搜索,伶俐的匯報:「事後藥常見的副作用有噁心、嘔吐……可以進食一些女方平時愛吃的,以增加胃口。可以沖泡生薑紅糖,減輕子宮的不適。」

  搜索系統的資料往往相互連結,助理先生求全責備,資料方向漸漸歪到了如何治療痛經……所以後來謝總帶回了烏雞白鳳丸這種東西。

  白鳳是啥謝總不知道,烏雞他知道,烏雞湯對身體好呢!所以他還買了一隻冰鮮的烏雞回去燉湯。

  但是烏雞怎麼長這麼醜啊!品味高超的謝大少非常鬱悶。在馮一一離得老遠的喊話指導中,他皺著眉把醜的不能看的烏雞剁成了一塊一塊,馮一一準備好生薑蔥和調料,兩人合力燉起了一鍋烏雞湯。

  起碼得兩個小時雞湯才能喝呢……馮一一感動的坐在餐桌前吃爛乎乎的泡麵。

  謝大廚有點不好意思,坐她對面一個勁的盯著她看,眼神閃閃發光。馮一一奇怪的問:「怎麼啦?」

  「難吃吧?」他誇張的嘆著氣、皺著眉,「看著也不好吃啊!很難吃吧一定?」

  「唔。」馮一一笑眯眯。

  然後謝魔王一秒鐘翻臉了:「難吃你別吃了!」

  馮一一就知道他會這樣,心裡又甜又笑翻了天。謝魔王瞪她一眼,拖過她面前的碗,啊嗚啊嗚大口吃爛成一團的面,一邊吃一邊繼續惡狠狠的瞪她。

  馮一一站起來,隔著桌子吻住了他。

  一股泡麵味,愛乾淨的謝大少心裡嘀咕,然後張開嘴含住她油汪汪的嘴唇……

  **

  滿滿都是泡麵味道的吻一發不可收拾,戰場從餐桌到椅子、地板、沙發……兩個初嘗滋味的人怎麼折騰都覺得不夠,恨不得把彼此揉進自己身體裡,最後臥室床上床墊都被撞的移了位才算完。

  謝嘉樹過了好久還是維持著死死頂著她抽射的那個姿勢,兩人都是大汗淋漓,他頭髮都濕了,濕漉漉的發尖刺在馮一一臉頰邊,癢癢的,她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勉強抬手勾住他脖子,把他腦袋勾開一些。

  謝嘉樹蹭蹭她,嗓子眼裡發出很模糊很軟和的「咕嚕」聲。

  「起來啊……」馮一一嗓子都啞了。

  謝嘉樹難得一次聽話,放開她坐了起來。

  他想起來剛才從後面來的時候、他手掐住她腰、她疼的往前一躥撞在床頭的事情了。

  把渾身泛著粉紅的人翻過來,她軟軟的哼了一聲,謝嘉樹下面又蠢蠢欲動的了。

  他越身伸手擰亮了床頭燈,柔和的燈光照在床上的人白白的身子上,謝嘉樹一眼看去、倒吸一口涼氣,下面小魔王都嘆了口氣軟掉了。

  「你這兒怎麼弄的?!」他手指在她腰上很輕的摩挲,驚訝又惱火問。

  馮一一身上一陣一陣的還沒完全歇下來,懶洋洋的勾勾手,勾的他躺下來,她依偎進他懷裡,握著他手去摸她右邊腦袋,「我早上回去被我媽抓到了,她很生氣,我還跟她頂嘴了……我爸踢了我一腳。頭當時撞牆上了。」

  謝嘉樹一咕嚕坐了起來!

  「嘉樹!」馮一一撲過去抱住他腰,「哪裡也不要去!你躺下來……你抱我!」

  謝嘉樹腳都下床了,被她抱著腰走不了,坐那兒運氣半天才躺回去,輕輕把她抱回懷裡。

  他胸口起伏的厲害,偏偏一句話都不說,馮一一又感動又難過,拚命的往他懷裡鑽。

  過了會兒他伸出手主動抱她,僵硬但是溫柔,一隻手在她背上輕輕的拍著。

  「疼不疼?」他手往下,在她身上四處摩挲,很輕很輕。

  馮一一這會兒覺得幸福極了,搖搖頭開心的說:「不疼啦!」

  「下次不管是誰,只要對你動手你就躲,躲開就沒事兒了……」謝嘉樹頓了一下,聲音低了很多,貼著她耳邊說:「我姐以前也常常打我,大家都說她是為我好,但是我還是覺得被打很疼很不爽。」

  馮一一對他的姐姐謝嘉雲有點瞭解的,想當年她和盛承光的婚約鬧的滿城風雨,她雖然不愛盛承光,但也整治過子時,她一出手子時就崩潰了。

  後來為了謝嘉樹,馮一一更是和謝嘉雲面對面過。

  其實她想告訴謝嘉樹:你姐姐和我爸媽才不一樣……她多麼愛你。

  但是謝嘉樹恐怕就像她一樣,只覺得全世界只有他們兩個人彼此相愛。

  「不疼了……」她伸手摸謝嘉樹的臉,在他下巴上呼呼,哄孩子一樣哄他。

  謝嘉樹低頭去親她,很輕很溫柔的說:「你睡會兒吧,別說話了。」

  在我懷裡,安睡片刻。我做不了其他,但至少能保你這片刻安寧好夢。

  馮一一真的就睡著了,睡得很沉,不知道過了多久,她醒過來,也不知道是幾點,周圍依然是黑的,他還抱著自己,連背上輕撫她的手、輕柔的力道都仍是一樣的。

  頓生天長地久之感。

  她幸福的賴了一會兒,探身去摸床頭櫃上的手機。摟著她的人動了動,聲音很清醒:「嗯?」

  「幾點了?」

  謝嘉樹摟著她給她看他手腕上的手錶,「十一點半,」他親親她鬢角,「要起來嗎?我送你回家?」

  那個家,和他的懷抱……馮一一心一橫,就著他勾手的姿勢滾回他懷裡。打了個哈欠,她聲音倦意濃濃:「不用了。」

  謝嘉樹其實一點兒也不想放她走,這時把她抱緊了,心滿意足的貼著她耳邊笑問:「真的?你不怕你媽再打你呀?小可憐蟲~」

  「明天早上我直接去公司,她可能發現不了?」馮一一埋在他懷裡悶悶的說,「反正現在回去肯定會被她打。」

  謝嘉樹嘆了口氣,「她是你親媽嗎?怎麼跟灰姑娘她後媽似的。」

  馮一一手指戳著他硬邦邦的胸肌,「是灰姑娘的後媽就好了,王子會來救我。」

  她自言自語,聲音很輕,謝嘉樹追問:「你說什麼?」

  「沒什麼,睡吧~」

  **

  兩人抱在一起純潔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馮一一在浴室裡洗臉呢,門一開謝嘉樹晃了進來,頭髮亂亂的,睡眼惺忪的樣子壓根看不出來這就是F.D名聲在外的大BOSS。

  他大搖大擺的進來,掀了馬桶蓋,大咧咧的分開兩腿站定。

  看到馮一一從鏡子裡看著他,他邪邪的笑,故意抖那根東西給她看……小魔王驕傲的挺胸昂首。

  馮一一不理人來瘋,埋頭洗臉。

  昨晚燉了一夜的烏雞湯肉化骨離、濃香撲鼻,馮一一用雞湯煮了粥,和他一人一碗粥、一隻雞腿。

  要不是謝嘉樹非把自己不吃的雞皮放到她碗裡,這頓早飯還是很愉快的。

  很愉快的謝嘉樹親自送不那麼愉快的馮一一去公司。大概是昨晚休息的好,馮一一這一天狀態比昨天好多了,好到她忘記了昨晚夜不歸宿的事兒,晚上下班她大咧咧的跑回家,一推門,迎面砸過來一堆衣服,她被扔了滿臉,驚訝的喊了一聲「媽?!」

  馮媽彎腰用力一推,一個行李箱快速滑過來撞在馮一一身旁的門上,然後「砰!」一聲倒地。

  馮媽指著女兒高聲說:「你別叫我媽!我沒你這麼不要臉的女兒!你都敢不回家睡覺了是吧?那以後你就別回來了!拿著你東西,你和別人過去吧!」

  馮一一如墜冰窖,站在那裡一言不發。

  馮媽胸口起起伏伏,顯然正在氣頭上,可從小到大聽話懂事的女兒這時候像是另外一個人,硬生生的一句軟話都不肯說。

  母女倆的對視中,強弱氣場漸漸此消彼長,馮媽眼睛紅了。

  馮一帆這時候匆匆趕了回來,一進屋見已經吵開了,地上到處散著姐姐的衣服,門邊倒著個行李箱。他著急的抬腿跳進來,大聲說:「別動手啊!媽你別打我姐!有事兒好好說!」

  馮媽見兒子回來了,有底氣了,冷笑了兩聲說:「我沒打她,我犯不著!我叫她滾出去和她男人過去!」

  馮一帆看向他姐,發現他姐的神情特別冷靜,冷靜的可怕!他畢竟年輕,從沒見過姐姐這個樣子,他害怕了。

  「姐……你說句話!你就和那謝嘉樹斷了吧!」

  馮一一說話了,她說:「我這就走,反正你們有兒子養老送終,用不著我。就是……媽你以前說我每個月交給你的錢你給我存一半起來,現在能給我嗎?我想自己買個房子。」

  馮媽其實就是氣急了嚇唬女兒的,不然也不會找藉口支走了馮爸、還特意把兒子叫回來。這時聽了女兒的話,馮媽如遭雷劈,簡直不敢置信!

  馮一帆也驚呆了:「姐你……」

  「你滾!」馮媽緊接著一聲大吼,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最後馮一一和行李箱一起被推出了門,馮一帆高聲叫著「姐」過來拉她,竟然難得的也挨了馮媽一記打。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