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狙殺展護衛

jiouguai
本文:2020-10-23T22:34:00
《狙殺展護衛》之一


 龐太師府內,初更時分。

 龐太師和幕客龐新,兒子龐洪及一個黑衣人正在聚商要事似的。

 “要刺殺包黑子這匹夫,必須先去掉展昭!」

 “對!剪掉了展昭,那張龍、趙虎等根本成不了氣候!」

 “哈,到時包黑子的狗命,就像殺一隻蟑螂那樣容易了!」

 龐太師的眉毛一揚:「展昭的武功這樣好,誰可以收拾他?」

 坐在一角的黑衣人沉聲:「有!我有人選…要殺展昭,只能智取,不能力敵…只
不過…費用就要黃金一百兩!」

 龐太師的臉孔露出詭異的笑容﹕“金子不是問題,但事情一定要成功!一定要快
!這事…就交張兄辮,希望十日內就去掉展昭,跟著,刺死包拯!」

 黑衣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在下馬上飛鴿傳書,三天後,人選就到開封,跟著
,就可以行動!」

 “好!好!」

 龐太師舉杯:「為剷除包黑子乾杯!」

 二更時分,開封府衙旁,傳出了兵刃聲。

 展昭吹熄了蜡燭,提起長劍,推開窗就躍上瓦面。

 府衙五十丈的矮林。

 一個少女,正在興三個蒙面大漢拚鬥。

 在月光下,可以看出少女很健美,從她的服飾看,似乎是個西遼人,她手上吃了
兩刀,沒在冒血。

 “大膽賊人,竟敢欺一弱女?」

 展昭拔劍迎了上去。

 三個大漢呆了呆,其中一個發出嘯聲:「退!」

 ,他手一揚,三支飛鏢飛出,兩支是打向展昭,餘下一支是射向少女!這種“分
光鏢法”是暗器名家才可使出的!他用輕功,三五起落,就趕到離展昭劍鞘一揮,
打落兩支鏢。

 “波!」

 的一聲,少女的胸口中了一鏢,“哎呀!」

 她慘叫一聲就軟倒。

 展昭想追三個蒙面漢的,但少女就呻吟:「展護衙…我…我有機密…有人…要刺
殺包大人…”她面色慘白,拔出插住她胸脯上的鏢!鏢頭發黑,明顯是淬有毒的!
展昭毫不避賺,他一抱就抱起她的懺腰:「我找地方救你!」

 他見到不遠處有座破廟,就抱著她踢門進內。

 屋內是放草枓的,地上有禾草,展昭用火石燃著柏枝,生了個火,然後望著少女
,她已經半昏迷。

 “假如不將毒吸出來,她一定死…”展昭遲疑了半晌,終於,一手撕開了她的衣
襟!裡面,是一件貼身小衣,衣服內,兩個肉球在急速的躍動著,但左邊的乳房,
明顧是有片瘀紅的血跡!展昭面頰發熱:「展昭啊展昭,你是救人!」

 他手指雖然微微一抖,但指尖觸到她暖滑的肌膚時,有異樣的感覺。

 少女雙目緊閉,呼吸急促。

 展昭將她的外衣揚開,跟著解她貼身小衣的衣鈕,一顆…二顆…少女露出白白的
咽喉,然後是一道乳溝…展昭“沙”的一聲,扯開了少女的褻衣!兩隻筍型,雪白
的肉球盪了出來!她的肉實在很白,連乳房上藍色的筋脈都很清楚。

 而在少女的乳暈旁,有個小傷口,傷口旁的白肉,呈紫黑色。

 “毒已擴散,非吸出來不可!」

 展昭又呆了呆。

 他想張口上前吸啜,但那傷口卻在乳暈旁,除非他含著少女的奶頭來啜,否則很
難將毒血吸出來。

 展昭想將嘴唇打側,但在咬著傷口時,他的鼻尖卻又揩到少女的乳頭。

 他的鼻尖擦到乳頭時,他更不好受。

 展昭遲疑了半晌,他決定含著少女的乳頭來啜出毒液。

 他手顫顫的捧起她的奶子,那種滑不溜手的感覺,令正常男人有一份衝動。

 展昭的歪念很快就消失,他托著她奶子的底部,一唇含著她整片乳暈,大口大口
的啜…“吐!」

 他吐出吸出來的一口黑血,跟著又吐一口。

 少女的奶頭本來是微微凹陷的,但展昭啜了幾下,他口腔的熱力,令到那小粒小
蓓蕾凸起變硬。

 少女白白的奶頭,都是紅紅的牙印。

 展昭含著她的奶子,又吸吮了十來啖。

 乳暈旁的黑血,已經被盡吸出來,她傷口滲出來的,是鮮紅的血絲。

 “哎喲…”少女似乎慢慢恢復知覺,她喉中發出微弱的呻吟。

 展昭面一熱,他急縮回嘴巴,但此刻他卻感到一陣暈眩。

 “可能是毒血碰到口腔內的嫩肉…”展昭心一驚,他盤膝運功,想將“毒”迫出


 少女睜大了眼,她雖然中鏢傷,但仍難掩美色,她可能是胡,漢混血兒,所以特
別白淨,特別嬌嫩!“噢…喔…”她很快就發覺自己是裸著胸,她急忙用手抓著自
己的奶子:「你…”展昭運氣幾周,那“毒”在體內似乎排不去,他只感到丹田發
熱,下體斜斜昂起。

 他腦海中想到的,是一個又一個的裸女!“不好…我中了奇淫之毒…”他理智還
未全失:「姑娘,妳快走…否則…在下恐怕有越禮之舉!」

 少女搖了搖頭:「不!塞外三騎這種毒鏢,是淬有奇淫之毒…”她眼睛水汪汪的
:「中鏢後,淫毒入體,假如不交歡,就會七孔流血而死!」

 “他們…知道…你一定會替我吸啜毒血…”少女杏臉緋紅,有說不出的嬌俏:「
但毒血沾到你口腔,一樣會令你中毒的!」

 展昭頭冒白煙:「跟著會怎樣?」

 “很多中鏢的人淫念起,獸性發,在忙於交歡時,塞外三騎就乘機折回,將目的
物斬殺!」

 少女一手掩著兩隻大奶:「人最脆弱的時候,最喪失警覺力時,就是交合的一刻
!」

 展昭只覺丹田下越來越熱:「我們此刻怎樣?」

 少女面頰越來越紅:「除非你和我…好一次…才能將毒驅走…”她越說越低聲。

 展昭搖了搖頭:「我南俠展昭,就算死…也不會污辱姑娘!」

 少女眼波如水:「我叫小倩!」

 她站了起來,慢慢去解自己的褲子…展昭閉上跟,又再運功一遍,他越想將體內
的毒排出,但就越助“毒性”的擴散。

 他腦海中又呈現小倩那花容,展昭滿額是汗,他忍不住張開眼睛。

 小倩就站在他前面。

 她上身衣衫敞開,露出那雙白奶子。

 她下體就無片褸,露出雙條白雪雪的粉腿!不過,她上身的衣衫此較長,恰好遮
住了妙處!展昭搖頭:「不能…不…”但“毒”令他的意志慢慢的崩潰。

 小倩突然一撲就摟著他,兩個人就滾落地上。

 她那又滑又軟的胴體,芬芳的體香,令一個正常的男人不能抗拒。

 “摸我!」

 小倩捉起展昭的手,拈在她的筍乳上,展昭的心頭一蕩。

 他的掌心是“頂”著她的奶頭部份,他那“灼熱”的手板,烘得她的奶頭慢慢的
發硬、凸起。

 小倩的下體,是貼著他的肚皮擺動,她濕熱的牝戶,經過衣服,傳到展昭身上。

 他的身于微微的抖了起來,展昭褲襠內的肉棍昂了昂。

 “不,我不能…”,展昭暗叫,但他的手,仍按在她的奶子上。

 小倩凸起的奶頭,從他指縫間露了出來,那兩粒腥紅的小東西,硬得很。

 小倩突然扒開他胸膛的衣服,將頭伏在他闊厚的胸上,張開小嘴就去咬他,除了
咬之外,又用舌頭去舐他的奶頭。

 展昭的心口上添了很多淡紅的齒印!“不要…小倩,妳停…”他想掙扎,但口腔
內的“毒”已經到喉嚨。

 小倩貪婪地解開他的褲帶,她伸手捏著一件又暖又粗,略帶微硬的陽物。

 這東西和展昭一樣的雄糾糾。

 小倩的身子往下移,她的嘴很熟練的就吮著展昭的“生命之源」。

 那很粗大,將她的小嘴撐得滿滿的,口涎從她的嘴角淌了出來。

 她一點也不介意,用牙齒輕咬著龜頭邊緣包皮部份,然後輕輕的啜。

 “啊…噢…”展昭皺眉,他開始亢奮!小倩在吮的時候,那兩隻筍型的奶子,輕
拂這他的大腿內側,還“燙”向他的小皮囊。

 那兩粒凸硬的奶頭,掃在他的陰囊上時,小倩亦呻吟起來。

 “哎呀…”她喉中、鼻孔中都發出沉重的喘聲…


 ∼未完《狙殺展護衛》之二


 他那卷曲的陰毛,擦在她的乳頭上時,麻麻癢癢的,的確不好受。

 還有,就是粗而略硬的陰毛,擦在她的嫩肉上時,那陣“酸酸痛痛”的感受,將
她的情慾,推到另一境界。

 小倩突然將上身的衫,都脫了下來,她真是無遮無掩,只有小足上的一對白襪。

 展昭張眼一看,一封白色的肉球,左右的盪來盪去,他的肉棍子,昂然地挺起!
小倩一坐,就坐到他的肚皮土。

 展昭的肉棍子,被她的屁股壓著,變成“不放”狀,給她的牝戶擦來擦去。

 “摸我!」

 小倩捉起他的手,要他捏著自己的兩個肉球。

 展昭雖然不願,但亦捨不得放手。

 她的兩個肉球很滑、很有彈性,他的指頭一用力,肉雖然凹下去,但很快又凸起


 展昭的手,摸著他的胸肌。

 她下邊濕得很利害,滑潺潺的汁液,從肉洞流出,弄濕了他的肉棍子,她突然稍
稍蹲起,玉手握著他的命根子,就朝自已最濕最空虛的地方一塞!“呀!」

 他和她不約而同的叫起來。

 展昭感覺到的,是陽物擠進一處又緊又滑的地方,將他的寶貝夾得緊緊。

 而小倩則感到,他雄渾的“生命”,只插了一大半進去,已將她撐得滿滿。

 她慢慢的蹲坐下去,他六寸多長的東西,全納入她身體內。

 “哎…噢…”小倩伏了下來,將乳房緊貼他胸膛,而她的下體,就貼著他的小腹


 “雪…雪…”她一邊呼,一邊慢撥的起伏著身子。

 展昭的手,自然的接著她的背,她的背亦很滑。

 “噢…啊…”小倩一邊上下的摩擦,一邊起伏著,她只感受到巨大的龜頭,頂著
她的子官頸在擦。

 他的寶貝很長,女人都喜歡男人的東西長,她動了不知多少下,突然一陣抽搐。

 小倩打了幾個冷顫,她體內滾出一些熱流,燙向他的龜頭。

 小倩伏了下來:「你,你丟吧…我要…”展昭把她一推:「我的毒已放得七七八
八,我不要再錯下去!」

 他扯回褲子。

 她羞澀的穿回衣服:「我是自動獻身的,算是報答你救命之恩!」

 展昭亦有點尷尬﹕“是我不好…唉…我倒想知,是要誰要行剌包大人!」

 “是…”小倩還未回答,有人就要穿窗而入,赫然是塞外三騎!“看劍!」

 展昭拾起地上的佩劍,一招“長虹貫日”就向前剌出!但三個檬面黑衣漢,目標
不是展昭,而是小倩!其中一人舞刀抵敵展昭的長劍,另外兩人就進攻小倩。

 她“享樂”之後,身手反而較慢,一個黑衣人拍中她的曲池穴,小倩悶哼了一聲
﹕“展昭救我!」

 兩個黑衣人抱著小倩就走,另一個大漢就從懷中掏出一彈,向地上一擲…“轟!


 的一聲,白色濃煙冒出,彌漫了整間破屋。

 展超追出屋外時,三個黑衣漢已挾著小倩走遠了。

 他像做夢一樣,疑幻疑真!“不好!」

 展昭怕有人“調虎離山”計,去行刺包公,他急忙趕回開封府衙。

 包公仍在安寢,未有異樣。

 展昭聞聞自己身上,仍留有小倩的香味:「她到底是生是死?她究竟知道什麼秘
密呢﹖”他睡不著。

 展昭再次來到破屋附近,此刻,只有蟲聲。

 他仔細再看一遍,自己和小倩纏綿的地方,留有她的一隻靴。

 展昭拿在手上,腦海轉過很多念頭。

 這時,靴中突然跌出一塊小布,似乎是從衣上撕下來的,上面用血寫有三個字“
梧桐山」。

 展昭愕了愕:「可能是小倩在被塞外三騎帶走時,咬破指頭寫下這血書,塞在小
靴內給我?」

 他合指一算:「到梧桐山…來回起碼三天…我…是否要離開開封﹖”“我離開開
封三天,萬一有人來行刺包大人,那…”他似乎聽到小倩那句“展昭救我!」

 翌晨,展昭面見包公,他將有人要行刺包公之事講了一遍,但就略去自己和小倩
一夕纏綿之事:「問題就在梧桐山,假如小倩未死,卑職將她救出後,內情就可大
白。」

 “假如她不幸被殺,那麼梧桐山內的刺客,卑職可以一一將他們殲滅!」

 “卑職用最快的馬,可以三天內來回,大人這三天要小心起居!」

 展昭一心要解開疑團。

 包公和公孫策聽完後,沉吟了半晌﹕“展護衛,你一定要去?」

 展昭點了點頭。

 未到中午時份,開封府衙,衝出了一匹快馬,穿的是官服,遠看是展昭!那騎快
馬,很快就沖出皇城,直住梧桐山而去。

 光天化日之下,開封府外是不是隱伏殺機!在開封府衙裡面,有個賣燒餅的“老
翁”,他見到展昭離開後,就燒餅籃內,拿出一隻信鴿,他用烘燒餅的黑灰,寫了
幾個字﹕“魚已離巢,事已可行。」

 信鴿飛上半天,迴旋了一個圈,就向梧桐山飛去。

 這個“老翁”赫然是塞外三騎中的一個!賣燒餅的“老翁”,饒著開封府衙行了
兩圈,他擔著燒餅、衙差都按有留意他。

 他垂著頭,但眼光如電﹕“包黑子清晨升堂時,最好狙擊!」

 “老翁”看清楚了環境後,擔著燒餅,來到三條街後,他閃身進入了一間屋中。

 “展昭已離開封,明早就可以剷除包黑子!」

 他扯去“鬍子”,露出本來面目。

 屋內尚有兩個中年漢,他們自然是“塞外三騎」。

 “哈…一天之內幹掉了包黑及展昭,咱們三兄弟豈不是名揚天下?」

 其中一個紫面大漢說。

 黃面皮的大漢插口﹕“凡事謹慎點好,王朝、馬漢等功夫亦不差!」

 “大哥,勿長他人志氣減自己威風,兄弟的暗器毒藥,相信這幾個莽漢不是我們
敵手!」

 塞外三騎圍著,攤開紙張,仔細再研究開封衙的佈局。

 在另一方面,快馬奔出開封後,走淮一個樹林,已經是黃昏時份,太陽斜照,路
上行人全無。

 一個少女,持著傘,站在路中央,她似乎是等展昭來。

 少女穿著一襲籃裙,體態很美。

 馬蹄聲迫近了。

 她不是小倩,但,亦是一個絕世美人。

 馬嘶叫著停下。

 “姑娘,妳在這做什麼?」

 穿官服的青年大叫。

 “展護衙,在下奉主人之命,要帶你見一個人,她叫小倩!」

 穿藍裙的少女講得很平靜。

 “小倩在妳們手上﹖”被稱展昭的青年翻身落馬。

 “是的,假如你不跟我前去,她就會死!」

 藍衣少女答得快。

 “既然知道那麼詳細,妳家主人為什麼不殺了她﹖”展昭踏上一步。

 “殺了她?太過煞風景了,每下子要殺人,我家主人不喜歡!」

 “妳家主人在那裏?」

 展昭有點奇怪。

 “不遠,就往前面三里之處!」

 藍衣少女一吹口哨,路旁閃出一匹馬來。

 她身子斜斜飛起,就上了馬匹:「展護衛,快來!」

 營幕只有一個,但營內外卻燈火通明。

 燈籠掛起,照得光光的。

 “到了!」

 藍衣少女下了馬。

 營內人不多,在當中,縛著一個少女,她似乎被鞭打過,口臉都有血,兩騎馬一
先一後的在草叢內住前天已經暗下來了。

 前面出現一座用布幕搭成的營。

 “展護衛,你來了?」

 營中響起叫聲。

 走出營幕的,是康太師的兒子龐洪!難道是他捉了小倩?展昭翻身下了馬﹕“你
是誰?」

 “龐太師的兒子龐洪,你竟然不認得我?」

 龐洪哈哈大笑。

 “是你捉了小倩?」

 展昭有點訝然。

 “不,是我在半途救了她,而她說要見你,我…我派姬妾把你接來了!」

 龐洪皮笑肉不笑的。

 “來,鬆綁!」

 他拍了拍手。

 柱上的少女被解了下來,她撲前﹕“展昭!」

 展昭望著她的面孔。

 就在這時,他眼中露出不相信的神情來。

 因為那個少女,突然從腰間拔出利刃來。

 在這麼近的距雌,沒有人能避過的。


 ∼未完


 《狙殺展護衛》之四


 龐洪的肉棍還是濕漉漉的,他將羊眼圈脫了下來,將龜頭在她的陰毛上揩了兩揩


 藍姬拍了拍壓著的少女﹕“抬高身子一點!」

 少女爬起少許,這樣,龐洪半跪著,陽具亦可向正藍姬的牝戶。

 他將濕滑滑的陽具一挺,就送進藍姬的陰戶。

 “雪…雪…我的爺…啊…呀…”藍姬叫了起來,她雙腿一勾,就勾著龐洪的頭。

 他大力的抽送,而少女就配合他的節奏爬起、伏下。

 夾在中間的藍姬,只抑身迎合。

 他雙手搓揉著她的小奶頭,那兩粒小紅豆已發硬起凸起。

 龐洪的大手,剛好滿握她的小乳,他連連的抽送:「藍姬…妳暢快嗎﹖”藍姬星
眸半閉,她美滋滋的,只是不斷點頭…話分兩頭,在開封府衙外,三個黑影躍上瓦
面,他們是塞外三騎。

 “展昭走了,防備果然鬆散!」

 為首的黑衣漢獰笑:「包黑子今宵死定了!」

 三人向著有燭光的地方走,很快就見到包公端坐在台前看案卷。

 塞外三騎亮出兵刃:「下去!」

 他們分前後,直闖入書房。

 很奇怪,包公仍是不動,而王朝、馬漢等亦不知那裹去了。

 塞外三騎的老大鬼頭刀一揮,就斬下包公的“頭顱”…“不好,是蠟造的,中計
了!」

 他見到刀刃無血,大驚失色:「快走!」

 寨外三騎的老二扔出一個煙彈,就想穿窗逃命。

 但說時遲那時快,在屋頂上,已有衙差、捕快撒下一個大網,將窗戶罩住。

 塞外三騎被自已的煙彈嗆得連連咳嗽。

 “你們還是投降吧!」

 園外假山傳出笑聲,包公、公孫策、展昭等十餘眾步出,身後站有數百兵丁,全
部是持弓弩,向著窗房。

 塞外三騎失聲:「展昭未離開封?」

 展昭朗聲:「你們想用調虎離山?但狡計一早被公孫先生看破了!」

 塞外三騎面如死灰:「展昭,你想怎樣?」

 “是誰主使你們行刺包大人?小倩究竟是誰﹖她現住在那裹?你們理伏的人,是
否捉了小丁?」

 展昭亮出長劍:「假如你們肯說出來,包大人可以赦你們不死!」

 包公點了點頭:「誰是幕後﹖”塞外三騎你眼望我眼,那個老大似乎意動了:「
我們說了出來,包大人可否讓兄弟三人返回塞外,咱們保證今生不踏足中原寸土!


 包公沉吟了半晌:「好!」

 寨外三騎垂頭:「包大人撒去網,兄弟扔下兵器,向大人稟告內情。」

 他們真的扔下兵刃。

 展昭揚了揚手,隱伏住屋頂的衙差收起網。

 塞外三騎走出書房,他們是赤手空拳的。

 展昭手握劍柄。

 三騎突然一揚手,就射出九支飛鏢,直射包公頭、身。

 展昭搶前,劍舞白圈,將九支飛鏢擊落,而塞外三騎的老大就迎上來:「我拚命
,你們走!」

 二騎想躍上瓦面的,但公孫策揚手,千百支弩筋就射向二人,他們起初可以閃避
,但,頃刻就中了十餘支箭,兩人眼看是活不了。

 那個老大怒吼一聲,就直衝向展昭的劍尖,他是拚命的打法!展昭本想挑傷他的
手腳再迫供,但寨外三騎的老大,突然縮身,他從靴筒拔出一把匕首,就刺入自己
心房。

 展昭想阻止已來不及了。

 他收劍扶起那個老大:「這又何苦呢?」

 那老大嘴角泛笑﹕“包大人,雖可…讓…兄弟活命…但…請我們行…刺…包大人
…的…卻…是大有…來頭…他…他一定追殺…我們…滅口…我兄弟…始終…難逃一
死…展大人…快…快去梧桐山…”他說完,頭一歪死了。

 包公搖頭:「這三個人算是漢子,公孫先生,將他們葬了吧!」

 展昭向包公拱了拱手:「屬下現在要趕去梧桐山!」

 包公點了點頭﹕“展護衝,謎底既然在梧桐山可解,你應該去!」

 他又望了望塞外三騎的屍首:「不過,展護衙,你最好扮成這個黑衣大漢的模樣
上路!」

 展昭點了點頭﹕“行剌包大人的幕後主使,以為塞外三騎會得手,今晚可能不會
再派人來,卑職想趕夜路!」

 包公揚手:「你快易服,騎快馬去,天明時,就可到梧桐山!」

 展昭扮成塞外三騎老大的模樣,离開開封城!話分兩頭。

 龐洪又抽插了藍姬百餘下,她已經氣喘喘的。

 “妳們兩個都平躺下來,我就在妳們身上滾,當在誰的身上持,我的肉棍子就賞
給誰!」

 龐洪興緻勃勃的。

 藍姬較瘦,少女比較胖,她兩隻大奶子左右的垂著。

 龐洪一邊在她們身上滾動,一邊享受手足之慾。

 藍姬先摟著龐洪,他插入她的牝戶內:「小婊子,高潮來了沒有﹖”藍姬喘著气
:「來了…來了…多插幾下…哎…哎…丟了…”她的陰戶濺出一股“熱流」。

 這股熱流燙向龐洪的龜頭,他感到一陣甜暢﹕“妳兩個婊子…我…我要丟了…哎
…噢…”少女和藍姬分別仰天躺在榻上他拔出陽具,陣陣白液就射向兩個女的面上
!“甜不甜?」

 龐洪脆了起來﹕“香不香?」

 藍姬點了點頭﹕“官人的精液香得很!」

 張五民在梧桐山已經布置妥,你們快去準備,展昭一定會再來,這次,他一定死
無葬身之地!」

 龐洪穿回袍子。

 兩女嬌慵的爬起,她們髮亂、釵橫,但面上都有滿足神情。

 營幕外靜悄悄的,龐家的人很快就將現場收拾妥當,遠處亦準備了馬車。

 龐洪摟著兩女上路,他們動身雖遲,但仍然比展昭快上幾個時辰。

 馬車奔向梧桐山時,展昭亦策馬揚鞭。

 他反複的思量著幾個問題…“寨外三騎老大死前的話是否可信?」

 “小倩究竟是什麼身份?」

 “誰這麼大的勢力敢行刺包公?」

 “悟桐山究竟理有什麼機關?」

 梧桐山很早就日出,這山不算高“張五民站在高崗上,他眉頭皺起﹕“假冒小倩
的女郎,殺死了假展昭,這真滑稽!」

 龐太師的人已經撤走,山路靜悄悄的。

 沒人想到,只有張五民和小倩在等展昭!兩個人在山上。

 張五民武功雖好,而且是龐太師家中的護院,但他一個人就可對付展昭﹖小倩神
情萎靡的躺在樹下。

 她的手上有鐵鍊扣著,俏麗的面孔滿是血污,似乎受了頗重的內傷。

 張五民似乎有點人情味,他還給水小倩喝。

 小倩瞪了張五民一眼,她欲言又止。

 “今天中午,一切都可了斷!」

 張五民按著刀柄:「最後一著棋,永遠是最狠的一著!」

 龐洪的馬車,奔過小路。

 他懶洋洋的躺在車廂內,似乎不把就要展開的大戰當一回事。

 兩女伏在他的肚皮土,少女的手還在撥弄他的褲襠。

 “小蝶,妳想妳表姐小倩死嗎﹖”龐洪摸著她的秀髮。

 “奴婢不管,我只要公子長命百歲!」

 少女叫小蝶,她眼波如水,飄了龐洪一眼。

 “藍姬,塞外三騎有沒有消息?」

 龐洪問另一位的麗姝。

 “沒有!假如他們得了手,開封府那邊是有信鴿將消息傳給張五民的!但,現在
什麼涓息也沒有!」

 “我們殺了一個假展昭的事,有沒有向阿爹報告?」

 龐洪忍不住,他托去小蝶就咬她的口唇。

 小蝶伸出舌頭來,舐著龐洪的牙齒。

 龐洪吻了半盞茶時間,才鬆開小蝶:「有機會,老子想玩玩小倩。」

 “唔,不要:!公子一半是屬奴婢的!」

 小蝶呶起小嘴,她的手,仍是模在龐洪的命根上,而藍矩就坐了了起,她拾起扇
子,替兩人扇風。

 這粗大的東西,現在是軟軟的垂下,她的小手,除了玩弄那肉囊外,又逗玩他的
龜頭。

 “合我們三人之力,可不可以將展昭殺死?」

 龐洪問了一句。

 “我想打不過展昭!」

 藍姬插嘴:「展昭的劍很快、很準!」

 “在床上,展昭一定不及我!」

 龐洪笑了起來:「來,妳兩個給我品品簫,白晝宣淫,這特別刺激!」

 兩女解開他的褲子,摸著那具紅彤彤的肉鞭子。

 她們兩個頭幾乎碰在一起,都爭著吮龐洪的陰莖。


 ∼未完《狙殺展護衛》之五


 他的龜頭是紫杠色的,小蝶最先把“他”含著。

 那具大東西,將她的小嘴塞得滿滿。

 而藍姬呢,就用牙齒輕咬他的小卵!龐洪攤大雙腿,享受著兩女:「老子和皇帝
也差不多,哈…”龐洪的命根子,被兩女爭吮著,已經發硬、昂起!小蝶取悅男人
的功夫,顯然比不上藍姬。

 藍姬的舌頭,正沿著他的陰囊慢幔向下舐,她熱而濕潤的長舌,撩逗他陰便中間
那條縫,再掃住股溝…“噢…是這裡了…”龐洪樂得雙足直挺,他一把推開小蝶:
「讓藍姬來!」

 小蝶呶了呶小嘴,她有點委曲的蹲到車廂一角,賭氣的不吭一聲。

 藍姬索性托起龐洪的腿,不停的舐向他的屁股,他另一處易動情的地方。

 “我們…慢慢的來…”他有氣無力的﹕“這樣…我們到梧桐山時…就恰巧…可以
看到…張五民…收拾了…展昭…”“嗚…噢…”藍姬只是拚命住舐,她滿嘴都是涎
沫。

 小蝶看著她施展口技,不期然將手放在自己的陰戶上。

 小蝶的指頭,輕搓著陰唇皮上的小陰核,雖然隔著裙子,她仍有酸騷痒麻的感覺


 小蝶突然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她亮開雙腿,就再一手去撩撥陰核,另一隻手
就去搓乳頭:「啊…呀…”她輕呻吟起來。

 龐洪看著小蝶咬牙切齒的手淫著,他面上亦露出淫意來。

 “啊…噢…”小蝶手指撩得兩撩,她牝戶已是濕漉漉的一片,兩片陰唇嬌艷欲滴
:“哎呀…公子…我要…”藍姬卻不肯放手,她雙手握著龐洪的陽物,那根東西長
逾六吋,已有鐵般硬。

 她將雙唇貼著他的龜頭,深深的吸了幾下,又朝龜頭噴氣。

 龐洪的龜頭脹大,變成“紫紅色」。

 她突然跪了下來,亦脫去身上的衣服。

 他雙目通紅:「妳們兩個都躺下來!」

 小蝶和藍姬馬上躺下。

 車廂內是墊有厚厚的錦被,兩女都是雙腿微張,鳳眼半閉,肉香四溢。

 龐洪一滾,就滾到兩女身上。

 他伸手一抄,就摸過四個肉球,跟著住兩女的胴體上滾來滾去。

 他壓著軟綿綿的肉體,這種人肉床褥,十分舒服。

 兩女嬌聲呻吟:「官人…我要…哎喲…好重…”龐洪剛好滾住藍姬身上,他的陽
物正好壓在她的肚臍上。

 “好,就讓妳樂一樂﹕“他將龜頭挺向藍姬的肚臍。

 “哎…我的爺…不是這裡…那…太細了…”藍姬嬌呼著,她雙手握著他的陽具,
就塞入牝戶內…“噢…噢…“藍姬挺起小腹去迎合。

 龐洪的肉棍插得很深,幾乎挺到陰戶底部。

 “哎…雪…雪…”藍姬半閉著鳳眼,屁股急旋磨。

 龐洪就猛烈的抽插了十多二十下:「小淫娃…是不是子宮都麻木了?」

 藍姬一時點頭,一時又搖頭。

 躺在一邊的小蝶,似乎不甘躺著看,她身子一爬,就爬上龐洪的背脊上。

 這樣子,就像龐洪背著小蝶一樣,小蝶雙乳緊壓在他背肌上,她兩腿微張,恰巧
將陰唇壓在他的背脊骨上。

 雖有衣物隔著,但龐洪衣衫薄,脊骨凸起部份,恰巧擦著小蝶的陰核。

 “啊…啊…”小蝶不斷聳動小腹:「啊…我也要…“她雖然不算重,但龐洪”背
”著她,始終影響抽插的動作。

 “妳這小婊子!」

 龐洪身子一滾,將陽具從藍姬陰戶拔出,他反望著小蝶﹕“就讓妳也樂一樂!」

 小蝶以為他即時插入,急忙張大雙腿,盡量撐開她的陰戶,但龐洪卻是“捨正路
而弗由”,他將小蝶的身子一翻,要她屁股朝天。

 小蝶的小屁股夠白夠圓,龐洪的大肉莖,在她股溝上擦了兩擦,跟著一插!“哎
喲…我的爺…痛煞奴奴了…”小蝶尖叫起來。

 龐洪獰笑著,跟著大力一挺!“啊唷…”小蝶身子痛得亂抖,他的大傢伙直插了
進去,幾乎剌穿她的腸子一樣。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