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21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23T09:32:45
第 21 章

  謝嘉樹哪裡是來吃麵的?一碗麵色香味俱全擺在一邊,到最後一口都沒動過。

  馮一一自己那碗都吃得見底了,勸他說:「你少喝點酒吧,空著肚子喝酒多傷身啊。」

  「囉嗦。」他晃著杯中血一樣鮮豔的液體,挑著眉看她一眼,眼角眉梢三分醉意七分情緒,十分動人。

  馮一一自己也喝了兩口酒,不敢替他開車,打電話叫他的司機過來接他們。走出去的時候他又賴著她,老闆出來送,馮一一一手扶著他一手拿錢包付帳,喝醉了的人卻伸手按住她的包,拉著她手伸到他褲子口袋裡抽出他的皮夾。

  他從皮夾一個單獨的隔層裡拿出一張黑顏色的卡給她,「給你,刷這張!」

  老闆娘一直笑吟吟的看著這出,這時連聲說今天免單、下回再來。謝嘉樹也沒客氣,趴在馮一一肩頭懶懶的笑。

  馮一一把那張黑卡翻轉,一看背面的簽名欄,果然寫著她的名字。

  當年盛承光給了子時一張傳說中的黑卡,馮一一自覺此生得見黑卡不易,特地拿手機出來拍照,後來照片無意中被謝嘉樹看見了,第二天就興沖沖的也給了她一張。

  馮一一當然不敢要。

  謝大少當場拔出一支筆,在那卡背後龍飛鳳舞的寫了她的名字,摔在了她臉上,趾高氣昂的跑掉了。

  一直沒有機會還給他。後來是她知道他即將要去美國了,她把他曾經送給她的所有東西放在一個盒子裡,寄了快遞給他,其中就有這張卡。

  那筆跡到現在都已經淡了,當時少年飛揚炙熱的情懷彷彿仍在。

  看她呆呆的看著卡,謝嘉樹心情變得很好,湊過臉去親親她,聲音很柔的說:「收好,這次別再還給我了。」

  馮一一猶豫了一下,正要說話,他皺眉說:「我想吐……」

  不好吐在人家麵館裡頭,馮一一趕緊扶他走出去。

  **

  在路邊等司機來接,他無賴的壓著她,那麼高的一個人,寧願彎著膝蓋也要巴在她身上,來來往往的車輛裡不時有人回頭看他們,馮一一覺得甜蜜又丟臉。

  「你現在怎麼總是喝那麼多酒?」她用力把他往上扶一些。

  謝嘉樹沒骨頭似的貼著她身上往下滑,抱著她蹭蹭,嘟嘟囔囔的說:「男人都這樣。」

  「可你以前不這樣啊!」

  「可你以前不喜歡我。」

  他這一句冷靜的彷彿一點醉意都沒有。

  馮一一想要轉頭看看他到底醉沒醉,被他臉頰貼過來抵住了、不許她回頭。

  「我現在變成你喜歡的那種男人了嗎?」他貼在她耳邊,彷彿情熱又彷彿鄭重的問。

  馮一一艱難的回答他:「你變得和過去很不一樣。」

  夜風裡,車來車往,燈火霓虹,路旁相擁的兩人默默無言。過了一會兒謝嘉樹從她身上起來,掰著她肩膀把她轉過來,和他面對面。

  整個城市的霓虹燈都在他的眼底亮著。

  馮一一心跳加速,還以為即將迎來一個柔情蜜意的吻,但是他臉壓下來,張嘴朝她臉上打了個酒嗝。

  ……

  ……

  馮一一拍著胸口忍過那陣噁心欲吐,雙眼泛著淚花恨恨的指著他:「我收回剛才的話……」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幼稚!神經病!

  謝嘉樹很開心,轉來轉去的圍著她,用他英俊的臉對她圍追堵截。畢竟是真的喝了一瓶82年拉菲的,沒幾下他就暈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馮一一伸手拉他起來,他順勢站起來,扯著她手把她扯的重重撞進他懷裡。這回是來真的:他一隻手穩穩捏住她臉頰,迫她抬頭,由得他低頭吻住,手指微一用力掐她牙關,馮一一隻覺得下巴酸的厲害,只能張開嘴被他的舌頭攻城掠地……

  晚風輕輕的吹,謝嘉樹展開他身上那件長至腳踝的駝色羊絨大衣,把她整個人包進來,兩人緊緊擁成一體。

  一輛磨砂黑色的路虎經過他們身旁,戲謔的按了按喇叭。

  吻得渾然忘我的男女壓根不理睬。

  開著路虎的驍爺從後視鏡裡再看一眼那對狗男女,羨慕不已的對身邊的司徒徐徐說:「下次不帶他倆,我們也這樣!」

  後座上小哭包一聽到下次不帶她就美目含淚,司徒雲起頭疼的看了眼他家不著調的老爸,柔聲的哄妹妹。

  **

  還好徐承驍這一聲捉弄,馮一一從迷亂忘我裡猛然驚醒,臉燙的快熟了,奮力的從衣服裡拔出他的手,拔不動他,羞憤的低叫一聲:「謝嘉樹!」

  謝嘉樹的手留戀的在那團滑膩柔嫩上最後揉了一把,戀戀不捨的被她拔出來。

  馮一一覺得自己真是太不要臉了!怎麼在大馬路邊就能跟他親熱呢!

  她下了狠勁推他,謝嘉樹匆忙的把她衣服拉好,身子被她推開,頭湊過去,一張口含住了她耳垂,馮一一「啊」一聲下意識的歪頭,他牙齒咬住了她耳垂,一扯疼的她自己乖乖歪回來。

  「鬆開我!」馮一一低聲吼他。

  「不要嘛……」謝嘉樹軟軟的在她耳邊悶哼,聽起來不適又可憐。

  尖尖的牙齒輕輕的磨著耳垂,滾燙的呼吸撲在她耳朵裡,令人心尖尖上都是麻的。

  「你問我在美國經歷了些什麼事?」謝嘉樹低低的一句話,成功的平息了她的掙扎。把她抱回來,懷裡的空虛滿了,他心裡也重新滿了。

  好滿足,但也好糟糕。

  他將臉埋在她衣服裡,聲音悶悶的:「可我不想告訴你。」

  「那些事,有多難我都扛過去了。」

  「我唯一至今沒能扛過去的事,是我一直在想你。」他抱得她很緊,趴在她身上的重量也很重,馮一一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被壓垮了。

  「我真他媽恨我自己!」他忽然間悶聲低吼,痛徹心扉一般,「我怎麼就那麼賤!」

  他的悶吼聲有如炸雷一般,馮一一心中「轟」一聲,最後一點自保的抵抗都被炸的粉碎。

  「嘉樹……」她眼淚流下來,喃喃的說:「不是這樣的……」

  「你喜歡現在的我嗎?」他打斷她,問。

  馮一一不知該如何解釋,他忽然放開了她,兩人分開,他雙手用力捧起她臉,離得很近的看著她的眼睛、厲聲逼問:「說!」

  你以前瞧不起我,你看不上曾經的我,你覺得那時候我幼稚、無法依靠……現在呢?我把自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站在你面前,你喜歡嗎?你可以喜歡我了吧?!

  他眼睛裡亮的東西不知道是霓虹還是淚光,總之亮的馮一一六神無主、思緒混亂,只能點頭應和他。

  謝嘉樹笑了,輕微卻動人不已的笑容。

  「太好了。」他輕輕吻她的唇,「我自己都不喜歡,現在只有你一個人喜歡我了。」

  馮一一想說不是的,但是他的舌頭已經又堵了進來……

  他今晚的吻強勢的簡直暴戾,吮著她舌頭的力道彷彿要把她吃下去,馮一一被他吻很疼,流淚不止,幾番生死輾轉過去,她心底裡深藏的怨與不甘也被激怒起來,趁著司機遠遠將車停下、他微分神,她咬著他唇惡狠狠的流著淚對他說:「謝嘉樹!我不怕你!」

  不管你要做什麼,傷害我或者是深愛,儘管放馬過來。

  我將祭出我一生所有的勇氣!

  謝嘉樹捏著她臉迫她鬆開牙關,把發瘋一樣咬得他唇出血了的人解下來,一把扛在肩頭,走向他的車。

  **

  上了車他又「醉」了,這次不喊想吐,改為沉默的抱著她、一路閉著眼睛,昏昏沉沉的樣子,還一直貼著她耳邊說胡話。

  今晚的司機是那個演技滿分的助理,謝嘉樹上車後他都沒有問過一句話,直接把車開到一個馮一一沒來過的社區。

  把車停好,助理先生打開他家老闆這邊的車門,卻幾次「用盡全力」都無法把他「喝醉」的老闆扶出來。馮一一本來覺得謝嘉樹裝醉,但看著看著又覺得肯定是真醉了,連忙下車過來幫忙。

  助理先生得她援手,感激而費力的對她一笑,馮一一看他這麼冷的天氣裡鼻尖冒汗,心裡更加沒有懷疑。

  兩人一起把謝嘉樹架到電梯裡,助理先生好像是為了騰出手去按樓層,把大半個老闆壓在了馮一一身上。

  當電梯門將將要合上,馮一一眼前一花、身上一重,再抬頭一看助理先生居然已經站在電梯門外面!

  門完全合上,助理先生感激的微笑臉完全消失,馮一一目瞪口呆,仍然無法相信發生了什麼……

  電梯就在馮一一( ⊙ o ⊙)的表情裡到了二十二層。

  馮一一吃力的扶著謝嘉樹出去,把他靠牆放著,她鬆了口氣,踮起腳搖晃他肩膀:「醒醒!輸密碼!」

  靠在牆上的人眼睛微微睜開看著她,聲音又低又啞:「我的密碼沒有變。」

  和以前一樣,和她的一樣。

  馮一一輸入自己身份證中間的六位,「滴」一聲,門開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