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有妾無妻

jiouguai
本文:2020-10-22T19:44:02
有妾無妻


「我…我…」我困惑得一時說不出話來,一個在我心目中是那麼聖洁的女子,此時竟然捉著了我的東西在調笑著。

「你先別緊張,她微笑著說道﹕「工廠中几百人,你卻偏偏選中我,可知我們确是有緣份的,今晚,我會把你視作為自己的老公般看待,無論你需要多少次,我都會給妳的﹗」

「多謝你。」我被她的熱誠所感動了。

「其實,也是你的英俊能吸引我而已。」她又嬌笑著說道﹕「你來,伸一隻手來摸摸我。」

我挺感興趣地摸進去,掀開了橡筋帶摸進去,撫摸在那個毛茸茸的地方上,撫摸在地那最神秘的地方上…

「怎麼樣﹖」她吃吃笑著問道。

「你自己看好了。」我把手指抽回出來,摧放在她的眼前…

「我…我要你說出來」她吃吃地嬌笑著。

「你…你已動情。」我只得如實說道﹕「妳的那個地方已經春水融融,泛溢的春潮已湧出來了。」

「那代表甚麼﹖」

「代表你需要男人,需要安慰。」

「那我何處能夠找到男人﹖何處能夥得到安慰﹖」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我的一雙手便忙得不可開交,一迸迅速解開她的胸圍,一邊匆匆褪下她那薄薄的內褲…

一個完美的裸軀出現了,圓圓的乳球兒在彈盪著…

「好美﹗」我不由自主地讚美。

「來吧﹗」她躺到了床上去,把她那個神秘的私處完全地呈現在我眼底下,屈起雙腿對我勾勾手指說道﹕「來﹗」

受不了這樣刺激的誘惑,我一下子便匆匆解去了衣服,然後便撲到她的身上,與她緊緊地擁抱…

紅唇對著了紅唇,四片唇兒在交纏著…

胸膛對著了乳房,堅實的胸膛可就把那美麗的乳房壓扁了。

火棍對著了火洞兒,限於姿勢的關係,它們只能作最外圍的接觸…

當我們的熱吻正向深度發展的時候,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於是便馬上下床去…

這事情,關係到我的身家清白,對著這個人盡可夫的女人,雖然她是這樣的美麗動人,可我卻不能不防:

「你…你在做甚麼﹖」她吃驚地問道。

我匆匆地走到椅子旁沒,拿起了她那防毒又避孕的藥膏拋向她說道:「你還是先把這些東西塗上去吧。」

她接過了藥,一邊擠了一點出來塗在那已經泛溢春潮的泉眼中,一邊吃吃她笑著問

「你怕﹖」

「還是安全一點的好。」我又爬回到床上。

「如果你害怕的話。」她這時捉著了我的東西,一邊把那些藥塗上去,一邊說道﹕

「為你多加一層防禦工事好了﹗」

「我可是不會懷孕的。」我笑著說道。

「起碼能夠增加滋潤作用。」她嫵媚地對我笑笑。然後把藥膏拋下床,屈起雙腿躺下來對我說道:「這次,可以來了。」

「預備…」我笑著說道。

她把隻腿張得更開了,由於她吃過這方面的虧,更由於這幾個月來增加了很多經驗了,明道知道這是有益無害的。

「望著那濕濡濡的孔洞,我的心堵充滿著需要,便往前撲去…

『雪』的一聲,兩個火辣辣的身軀便緊緊結合了。

「喲…」胡珊微微哼了一聲。

「痛嗎﹖」我關切地問道。

「有點,」她皺了皺眉頭說道﹕「被你撞得有點痛,就好像被你撞到心房上。」

「這兒不痛了吧﹖」我輕輕地摸索著那包裹著我的那薄薄之唇皮…

「不…不痛了。」她半閉著星眸說道。

「那我要活動的了。」

「來吧﹗」她矯笑著說道﹕「最好你能捏著那你心愛的乳球兒抽送我。」

「為甚麼﹖」

「因為這樣能早點把我送上极樂。」

「每次你都喜歡這樣做的﹖」

「是的。」她點點頭。閉上了眼晴。

我不再說話了,雙手馬上捏求著她的一對乳房,而腰肢馬上便活動起來…

這個夜晚,我很快樂,但不過是肉體上的快樂,並不是精神上的快樂,相反地,我的精神十分沮喪。

我非常欣賞她那美麗的眼睛及小巧的櫻唇,我溫柔地撫摸著這符合東方人要求及適度的肉體,心腸為之寸斷…

因為,我並沒有可能使殘花復鮮之大氣魄,我唯一可以送給她的,祇是江州司馬青衫濕的酸淚而已﹗

第二天回到家中,我方給老同學李軒龍掛了個電話,告訴他我是非常失望,因為那個表面上純情可人的少女,對於男女之間的性關係已屬老經驗,要我向她求婚,那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李軒龍勸解著我,在這個開放的時代,想在城市中找一個三貞九烈的成年女性,實在是並不容易的,除非是走到新界的一些古老村落中,找一個連書都沒有讀過的村姑或者便可以適合我的條件。

我受了他這句說話的影響,更聯想起一件事倩,於是便選了一個晴朗的早晨,向寫字樓請了一天假,飛車便向聯和墟駛去…

我把車子停在一家酒樓附近,然後便找了一間乾淨的公寓住下來,洗過了而後,便在附近的小鄉村悠閒地散步…



--------------------------------------------------------------------------------



記得幾天之前,我在上水粉嶺一帶遊車河,曾經在聯和墟球場旁邊的人行道上目睹過幾個戴著客家帽的村姑在嘻笑中步行著…

她們之中,我見到一個眉清目秀、盈盈帶笑的少女,當時,由於我在突然間找不著話題,否則便一定會停車在路旁看一個飽,尋機會與她打牙較的。

今天,我散步在這鄉間小道上,對迎面而來的每一個挑著東西之村姑,都作大膽的凝視,希望能移找到那個曾與我有過一面之緣的理想對象。

在那幽靜的鄉間小道中,我足足踱了兩個多鐘頭,遇到的村姑不少,但能夥看得上眼的一個都沒有﹗

我的肚子開始在抗議了,於是便只好回到聯和墟中進午餐,然後便回公寓中休息了一會兒。

四點鐘左右,我又出動了,又在那鄉間小道漫遊著…

到了五點錢左右,我坐在路旁樹下的一塊石頭上,遠遠地發現了一個身裁不俗的村姑挑住兩籃木瓜緩緩地走過來…

巧得很,她看來是感到有點倦了,便也與我一樣放下擔子在同一株樹下歇歇,這時我方可以看清楚地的面目。

在鄉村的道路上,要看清楚一個戴客家帽子之婦女的容貌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為,客家帽的四邊掛垂著深藍色的厚布,作用是遮擋猛烈的太陽光,除非她仰起臉來,否則你是無法瞥見她之全貌的。

這位挑著木瓜的村姑恰好休息,更除下了客家帽揩抹額角上的汗水,所以便完全露出了她那美麗的眼睛及俏臉兒…

她的膚色雖然微微帶黃,但仍然十分悅目,而那飽滿的胸脯,此時也是激烈地起伏著…

我觀察著她,欣賞著她,這是一個多麼勤勞的女性啊﹗比起城市中的那些胖乎乎的肥小姐可是另有一番趣味。

而最今我動心的,是她的年紀最多只有二十歲,卻仍然要挑舌這麼粗重的擔子,可知她的家庭確是窮得十分利害﹗

一個大約二十歲的少女,正處於她一生最嬌艷奪目的年華,但她卻默默無言地挑著重擔,這也許就是她到現在還沒有出嫁的原因。

我曾聽人家說過,鄉下的年青夫婦,他們根本不知道『家庭計劃』為何物,一經定情結婚,通常就以每三年生兩個的速度生兒育女。

其實,這也難怪他們的,鄉村的生活已是十分困苦的了,而鄉間亦沒有甚麼娛樂節目,黃昏後上床,兼且精力充盈,不幹那件免費的娛樂又幹些甚麼好呢!

最今人感到痛心的,是他們常常把最年長的女兒犧牲不嫁,而讓她來充任家庭中的免費女傭。

眼前的這個可愛之美麗女郎,可能便是這些多產家庭之犧牲者之一﹗

為了要證實我自己的想法有沒有錯,便帶著微笑叫了一聲『大姑』,更指著那二籃木瓜問道﹕「這兩籃木瓜是你買回家吃的還是挑出墟發賣的呢?」

「我家又怎吃得這麼多木瓜」這客家少女帶著盈盈笑意說道﹕「這都是剛從樹上摘下來的,要挑出墟場發貨呢!」

「這又奇了﹗」瞧手錶說道﹕「那麼晚了才挑出去賣?」

「我現在並不是挑出去貸,而是因為賈不掉故所以要挑回家中呢﹗」她說完便嘆了一口氣。

「大姑,賣了半天也賣不出去,那豈不是白費氣力?」

「誰想的呢﹖」

「大姑,你白費氣力必然是非常失意的了,」我同情地說道﹕「我可以幫你全買下來的,不知你一共要多少錢呢﹖」

「你買?」她轉頭瞧瞧路邊,不到有任何的汽,便笑著說道﹕「先生你是說笑呢!沒有駕車來又怎帶木瓜走呢﹖」

「妳不必擔心,祇告訴我多少錢便可以了。」

「一共九十五元吧﹗」她仍是微笑著。

「好,」我又繼續道﹕「木瓜貨值九十五元,由這裡挑到聯和墟的工錢又要多少?你一起告訴我吧。」

「你是住在聯和墟的嗎﹖」她見我點點頭便又說道﹕「那末,工錢我就不要了,回程時你給錢我搭小巴便成。」

「你真好!」我望著她那清秀的臉龐笑著說道﹕「那末,我一共給你九十六元便是了,你休息一會使與我一齊行好了。」

「不必休息了,早去早回。」她一邊說一邊又把擔子挑在眉膊上,婀娜多姿地擺動著豐臂往前走著…

我跟在她的身後,瞧住地那美麗的背影,不禁出了神。

在我的想像中,以為一經買下了這兩監木瓜,便可以陪著她走路,邊走沒談,乘機了解一下她的家庭狀況的。

我曾計算過,從這裡到聯和娃,至少得走三十分鐘路,有三十分鐘時間去與一個少女談話,我自認能知道很多的了。

想不到,事情的發展與我所預料是極不相乎的,一個步行者與一個肩挑東西的人一起走路,根本是沒有談話機會的﹗

因為,她挑著東西就得半行半跑地走著,不容懶洋洋地踱緩步的,由於我不慣這樣急急步行,就祇得跟著她的背後走。

老實說,就算我一邊喘氣一邊與她談話,她也是不會有心情來回答我的,所以,這三十分鐘根本就是白白浪費了。

就這樣一直到了聯和墟,我再請她挑上二樓公寓的房間,並請她把木瓜逐個地放到椅子上。

看著她那滿佈汗液的俏臉兒,我連忙問她是要茶還是汽水,她微笑耆要我替她取一瓶橙汁,另外再要杯雪糕。

「唔﹗我明白了,大姑妳是不是喉又渴、肚又餓呢﹖」

我連忙說道﹕「如果是的話,我主張叫兩個晚餐同兩瓶橙汁,因為公寓的隔鄰便是一家像樣之餐室。」

「我的肚子確實是有點餓了!」她張大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說道﹕「但吃一個餐豈不是要你出十一塊錢﹖」

「是的,吃一個餐確實是需要十一塊錢!」我笑著說道﹕「不過,這是我請你吃的不會從買木瓜的錢中扣除。」

「我又怎好意思亂吃人家的東西呢!」

她搖了搖頭,更伸出那一隻嫩滑的玉手說道:妳還是付錢讓我走吧。」

「你不要客氣,我請你吃一杯雪糕是請,請你吃一個餐也是請。」說完我便招了侍應生進來,要了兩只燒乳鴿,兩碟肉醬意大利粉,兩杯橙汁,兩杯雪糕。

侍應生記下了我所需要的東西便離開了,那村姑奇怪地說道﹕「兩個人怎吃得這麼多東西?光吃一碟肉醬意大利粉便已經飽了。」

「大姑,你貴姓名﹖」問道。

「我名叫陳芝。」

「芝姑,我叫阿凡你不必擔心叫得大多,我一向有例是慢吃的,一頓飯往往吃上兩個鐘頭,所以非多叫不可。」

「吃兩個鐘頭﹖」有點詫異地問道﹕「為甚麼要吃兩個鐘頭呢﹖」

「辛苦賺來自在吃,這是先生教的,所以,我從來都是快做慢吃!做事不妨快點,像剛才你一樣,挑著東西就半行半跑,盡快做完一宗買賣一可是吃呢,這真是人類的一大享受,越慢越有味道,越慢就越吃得多﹗」

「越慢越有味道﹖越慢就越吃得多﹖」這天真的少女自言自語地複述了一遍,但最後忽然搖搖頭說道﹕「不行,在家如果吃得慢的話,第二碗飯就會沒有菜,如果在家吃得慢,那第二碗就準得吃飯焦。」

「在家中真是這樣的﹖」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