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19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22T11:37:58
第 19 章

  謝嘉樹下午跟人談合約的地方離馮一一的公司不遠,談完了看時間剛好快下班了,他正好順路過來接馮一一去約會。

  經過昨晚,馮一一那組的熊孩子們已經徹底跪倒在姐夫的西裝褲下了,今天一天在公司更是誇張又得意的到處炫耀「窩們有個好姐夫!」,所以等謝嘉樹一上去他們公司,全公司的熊孩子見沒見過的全都湧上來獻慇勤,把他們自己的BOSS陳總擠得只能站在休息室外面、遙遙望著謝總。

  馮一一聽說他來了,收拾好東西過去,只見休息室裡,謝嘉樹抱著一把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吉他,他腳邊蹲了一群小女生,他隨便撥幾個弦她們都能滿眼冒粉紅星星、驚嘆讚美不已。

  馮一一站在休息室門口看了一會兒,謝嘉樹一抬頭看到她,放下吉他站起來,臨走前他沖那群捧場的女孩子們一笑,頓時好幾個剛要站起來的,腳一軟又蹲回去了。

  馮一一笑了一路,等走到地下停車場,謝嘉樹忍不住掰過她肩膀來捏她臉,沒好氣的問她:「吃笑藥了你?」

  「哎呀疼!鬆手!」馮一一拉他手拉不開,討好他說:「沒想到我們謝總不僅唱歌好聽,還會彈吉他嗯~」

  被恭維的謝總心裡暗爽,果真就鬆了手,攬著她往車那邊走去,他有些得意的告訴她說:「想當年大學裡玩樂隊的時候,我可是主唱兼吉他手!要不是我姐當年嚴令不許我沾染娛樂圈,現在一線小生哪還有Mars陳源他們什麼事啊!」

  說著話到了車邊,他替馮一一拉開了車門,馮一一一邊笑一邊往車上爬,「你現在進軍娛樂圈也不晚啊,看你剛才那招蜂引蝶的勁喲~」

  他今天開來的車車身很高,她幾乎手腳並用的在往上爬,謝嘉樹站她旁邊,一伸手卻不是去扶她,而是不懷好意的在她屁股上用力託了一把。

  馮一一驚叫一聲,猛的往上一竄,額頭撞在車門上方……她跌坐在座位裡,苦著臉瞪他:「神經病啊!」

  謝嘉樹開心了,「哈哈哈哈哈」的關上車門,從另一邊跳上車坐進來。看她捂著額頭氣呼呼的,他伸手過來拉安全帶給她繫上,順便親了一口,演技很差的故作詫異著說:「咦?怎麼酸酸的?」

  你剛才吃醋了喲~

  你吃我的醋了!

  馮一一哭笑不得,慢吞吞的說:「哦,可能是因為早上起晚了,趕時間就沒洗臉。」

  愛乾淨的謝嘉樹:「……」

  一秒鐘變身的謝魔王:(╯`□′)╯︵┴─┴

  **

  盛承光打電話來的時候,馮一一正被謝魔王按在座位上捏著臉,動彈不得。艱難的摸出手機來接通,她奮力口齒不清的「喂?」了一聲。

  盛總完全沒有在乎,聲音喜悅不已的說:「喂!我是盛承光啊!你在哪兒?現在有空嗎?!」

  地下車庫裡很安靜,謝魔王的耳朵很靈敏,聽到之後湊過去在手機邊上喊話說:「她沒空!我們兩個在忙!」

  「你和嘉樹在一起呢?那太好了!」盛承光今天心情顯然很不錯,「你把電話給他聽,我跟他說幾句話。」

  馮一一「唔唔唔……」的把手機按到謝魔王耳邊,那邊盛承光不知道說了兩句什麼,謝嘉樹一挑眉,漸漸鬆了捏著她腮幫子往兩邊扯的手。

  又過了一會兒,他撇了撇嘴,不太樂意的說:「知道了,我們現在就過去。」

  掛斷了電話,他把手機扔在她肚子上,開始發動車子。馮一一揉著臉問:「……怎麼啦?老大說什麼了?」

  「他叫咱倆去接小熊放學,然後給他送醫院去。」謝嘉樹神情很不以為然的說,「他和子時在醫院呢,說是子時剛查出來懷孕了。」

  這下馮一一又驚又喜:「啊?!真的嗎?!太好啦!」

  謝嘉樹本來今晚都已經安排好了,這下計畫被打亂,他有點不爽,看身邊的人興高采烈的他更加不爽:「你那麼高興幹嘛?又不是懷了你的孩子。」

  馮一一剛被他教訓過呢,沒那麼快敢跟他頂嘴,笑眯眯的不說話。

  謝嘉樹相當風騷的一個漂移甩尾調正了車頭,車從地下車庫開出去,忽明忽暗的光線照在車裡,他從後視鏡裡看她,看了一眼又看一眼,忽然語氣慢慢的說:「要不你也懷一個吧,給我生個孩子。」

  「……」馮一一瞬間被雷劈了一道的感覺。

  正好遇到了一個紅燈,車緩緩的停下來,謝嘉樹轉頭看向她,目光深深的,聲音帶著一種令馮一一陌生的性感魅惑:「今晚你別回家,我保證一晚上就能讓你懷上。」

  馮一一:「……謝嘉樹你能不能別這樣啊……」

  「怎麼了?」謝嘉樹盯著她,「你不願意?不願意今晚不回家、還是不願意給我生孩子?」

  紅燈已經跳過去了,後面的車子鳴笛催促,他卻毫不在意,一直用那種令馮一一起雞皮疙瘩的眼神盯著她看。

  馮一一心口跳的劇烈,指向前方的手指都有些抖:「綠燈了,開車吧……」

  謝嘉樹又盯了她幾秒,馮一一心都顫了,他才回味似的一笑,收回目光。

  車子順暢的滑了出去。

  好尷尬,還有那種陌生卻彷彿似曾相識的強烈悸動……一系列複雜的感受令馮一一心跳加速。

  忍了半路,她鼓足了勇氣開口說:「你像剛才那樣,還有昨晚……讓我覺得你很陌生。」

  不是從前的那個人。

  開車的人沒有立刻回應。馮一一覺得自己等了好久了,忍不住收回一直看著窗外的目光,忐忑的轉頭去看他。

  謝嘉樹開著車,目光看著前方,神情很平靜的樣子。

  又等了一會兒,馮一一以為他不會回答了,洩了氣,重新又去看窗外。

  然後她聽到他的聲音,比他開心的時候低沉一些,說:「我變成這樣,難道不是你希望的嗎?」

  「什麼意思?」馮一一輕聲的問他。

  城市主幹道這個時候難免有些堵,車又一次緩緩停下來,謝嘉樹轉過臉來,語氣輕鬆的對她說:「成熟穩重、事業有成,不正是你喜歡的那種男人嗎?」

  馮一一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不知道說什麼好。

  「至於昨晚……」謝嘉樹說著笑起來,曖昧又挑逗的笑容,「像我這個年紀的男人,有想法、有體力,又是對著自己喜歡的女人,想做點什麼那真是再正常不過了。」

  馮一一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他話裡的涵義還是為了那句「喜歡的女人」臉紅,總之她紅著臉故意反駁他說:「那你在美國的時候是怎麼辦的?你不是說你在那裡沒有女人嗎?」

  謝嘉樹看著她紅紅的臉,笑的很邪惡:「你以為男人非得上女人才能發洩?」

  「……謝嘉樹,」曾經的耽美漫畫編輯懷疑的打量著他,「你不會是上了男人吧?!還是……被上?」

  謝嘉樹臉色頓時變得很精彩,正要翻臉,前面的車忽然動了起來,後面的車見狀,鳴笛催促聲此起彼伏的響起,謝嘉樹只好咬牙收回手,磨著牙根開車。

  開了一段車又停下來,馮一一這會兒知道縮在那裡裝死了,謝嘉樹陰測測的眯著眼睛看著前方,眼角餘光掃過她縮成一團的身子,心裡齷齪的想著: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出,今天就不自己開車、帶著司機出來了。像這麼堵上個大半小時,在貼著黑膜又隔音的後座上,他應該能草草的讓她觀賞一次:他這些年偶爾是怎麼「想」她的……

  **

  盛承光早年時矯情作死,小熊四歲以前都不在他身邊,因為這事他自覺虧欠女兒許多,一直也沒有想再要一個孩子。這次純粹是意外,子時在家不小心摔了一跤,送到醫院來才查出來懷孕了。

  中年得子,盛總激動又擔憂,一步捨不得離開嬌妻,但又怕女兒心理失落,所以沒叫家裡司機去接,託付了女兒最喜歡的乾媽。

  馮一一在路上給小熊說了,盛嘉星小朋友可沒她爹那麼矯情,聽說之後高高興興的問:「是弟弟還是妹妹?」

  「現在還不知道哪,」馮一一笑眯眯的摸摸乾女兒頭,「你是喜歡弟弟還是喜歡妹妹?」

  小熊昂著頭糾結了半晌,痛下決心說:「我喜歡妹妹吧!弟弟都是男孩子,男孩子總是太調皮了,生出來之後不聽我話怎麼辦?」

  「不聽你話就揍他。」前排孤獨的司機先生挑事兒。

  馮一一白他一眼,柔聲安撫小熊說:「別聽嘉樹乾爹胡說。不管是弟弟還是妹妹,你是姐姐,他們都得聽你的話。比如你看一帆叔叔,他就很聽乾媽的話!」

  司機先生:「噗……」

  小熊也笑了,但是聰明的小姑娘知道要給乾媽面子:「一帆小叔叔長得好帥啊!比那些電影明星還帥呢!」

  不甘寂寞的司機先生:「小熊,是一帆叔叔帥、還是嘉樹乾爹更帥?」

  「唔……差不多帥吧!」

  「不能差不多!一定要比誰更帥!」

  「啊……可是各有千秋的帥啊,」聰明的盛嘉星小朋友已經能準確運用成語了呢,糾結的比較了一番,她清清嗓子發表觀點說:「乾爹比一帆叔叔眉清目秀,一帆叔叔比乾爹……」

  司機先生耳朵「蹭」的豎起來:「他比乾爹什麼?!」

  馮一帆那臭小子能有什麼地方比得上他的?別開玩笑了好嗎!

  「年輕!」誠實的盛嘉星小朋友脆生生的說。

  馮一一笑倒在後座上。司機先生一路沉默著直到醫院,再也沒有開口說話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