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17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21T15:27:11
第 17 章

  姐弟倆拉拉扯扯的上樓,一開門,馮媽正等著兒子呢,見兒子和女兒一塊回來的,女兒身上披著件一看質料就很好的男士外套,馮媽以為她這是和沈軒約會去了,一邊給兒子拿拖鞋、脫外套一邊責怪女兒說:「你手機幹嘛關機?這麼晚了也不知道早點回家,你看把你弟給急的!」

  馮一帆被他媽幾句話又挑起了火,伸手把正彎著腰找拖鞋的姐姐一推!

  馮一一往前一磕,差點滿臉撞上他的臭球鞋,氣的爬起來就踢他小腿,被眼疾手快的馮媽揪過去「啪啪啪」打了一頓。

  「媽!」馮一帆攔下親媽的暴力行為,可轉臉又氣呼呼的告狀:「媽你知不知道?她又和那個謝嘉樹在一起了!剛我下去找她,被我撞見她跟謝嘉樹在樓下車裡面摟摟抱抱的!」

  馮媽想了想才記起來這說的是誰,頓時一把扯下了馮一一肩頭的男人外套——她本來以為又是沈軒的呢!

  「你怎麼又和那個謝嘉樹了……這要讓沈軒知道了你可怎麼辦?」

  「沈軒知道!」馮一一眼下覺得這樣硬氣的頂嘴特別痛快!

  馮媽倒吸一口涼氣,一巴掌拍在她腦袋上,連聲說「作孽!」,手指指她,恨恨的說:「等我給你弟弄完宵夜,收拾你!」

  一旁馮一帆瞪著眼睛像要吃人,還像要繼續說什麼,可馮媽怕他再被揍,推著他護送他回房間去了。

  馮一一被留在了當地,站了一會兒,她默默的蹲下去換鞋子。

  **

  馮媽不喜歡謝嘉樹其實就是因為馮一帆。

  馮一一知道馮媽的原則,很簡單:女兒不重要——女兒喜歡不喜歡誰不重要;兒子很重要——兒子喜歡不喜歡誰很重要。

  馮一一那時候就算喜歡謝嘉樹也一個字都不敢告訴誰,可馮一帆不喜歡謝嘉樹可是敲鑼打鼓的,謝嘉樹來家裡一次他就鬧騰一次,馮媽跟著討厭謝嘉樹討厭的厲害。謝嘉樹最後一次到家裡來的時候,連人帶禮物被馮媽推了出去。

  這點上來說,馮媽還是挺富貴不能淫的。

  馮一一意興闌珊的洗了澡從浴室出來,馮媽已經伺候完兒子進來了,板著臉遞給她小半杯鮮榨橙汁。

  馮一一見那杯口上掛著幾絲橙肉呢,一看就是馮一帆喝剩下來的。

  「媽你自己喝吧,我不渴。」

  馮媽一向覺得柳丁拿來榨橙汁忒浪費,平常榨個半杯都是先緊著兒子喝,兒子喝剩下來的給女兒,她自己最多剝個橘子吃。

  這會兒女兒不要喝,她拿起來「咕嘟咕嘟」幾口喝完了。

  「你,趁早別和謝嘉樹攪合到一起,像謝嘉樹他們家那種人家,你二十剛出頭那會兒都沒能嫁進去,現在你都快三十了,更別想了!」馮媽砸吧砸吧嘴巴,一錘定音的說。

  馮一一心裡比那橙汁還酸酸甜甜,鬱悶又雀躍的說:「可是我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吧?」

  「你有多不一樣啊?不就是多掙了萬把塊錢一個月——難道他們家還能缺了你這一個月萬把塊錢的收入家用?哎,你給我說說:你還記得不記得了,當初你是為了什麼被人趕出來的?」

  「我沒被人趕出來……當時我壓根就沒跟謝嘉樹怎麼樣!」馮一一很無力的解釋,頭都疼的一跳一跳的:「媽你別說了,我困了,我要睡覺!」

  馮媽朝她瞪眼睛:「沒被人趕出來你跟條喪家犬似的從城東一個人走回家?你忘了我可沒忘!他姐姐第二天到咱們家來,把你的包和雨傘送回來,還送來二十萬塊錢!都是現金!一堆堆那麼厚全是錢!馮一一我告訴你,你媽我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大一筆錢!但是我沒收啊!因為我是你媽!你受了委屈你難過,我心裡也疼你,所以我咬著牙沒要那錢!我為了什麼呀?我不就想著別拿了人錢、落人話柄,想著揭了這一段以後你還能好好嫁人……可你倒好!又和那謝嘉樹搞上了!」

  那個雨夜的事情馮一一已經強迫自己忘記了,三年多了,她一次也沒有想起來過,現在馮媽這麼樣揭開說出來,簡直比扇她耳光還疼。

  「……我沒受委屈!」馮一一扭頭看向窗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硬忍住了沒哭出來,「當時真的什麼也沒發生,我和謝嘉樹根本就沒有談過戀愛。就是因為什麼事都沒發生,所以我不能收那錢。但是媽媽,我真的喜歡謝嘉樹,很喜歡。」

  馮一一從來沒用這種柔和的幾乎是哀求的語氣叫「媽媽」,導致馮媽愣了一下。

  可她很快就回過神來:「喜歡能當飯吃啊?你喜歡他就能嫁給他嗎?」馮媽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我實話告訴你吧!就沈軒這條件我這還膽顫心驚的呢!謝嘉樹?哼!老話說門當戶對、門當戶對,那是千千百百年多少人一輩子的教訓總結出來的,你別不聽!你現在是吃錯藥昏了頭了,想想你當時是怎麼個難過的吧!馮一一你別不知好歹!敢不聽話,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當時她拒絕了謝嘉樹的表白,拒絕了謝嘉雲的重金酬謝,還換了工作,之後謝嘉樹去了美國,她卻整整萎了兩年。馮媽雖然沒怎麼管她,但是看在眼裡也沒少鬧心。

  馮一一不肯再說話了,默默的扭頭看著窗外,也不理馮媽。過了會兒,她聽到房門「砰」一聲關上的聲音。

  她轉過來呆坐了一會兒,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打開電腦登陸視頻網站。

  果然,首頁最顯眼的位置就是F.D今晚的發布會。

  F.D簽了Mars啊!馮一一不由得睜大了眼睛。雖然她不怎麼追星,但是Mars和陳源是她覺得眼下所有男星裡最英俊的兩個了!

  不過,兩個都比不上謝嘉樹好看~

  發佈會現場星光熠熠,謝總他像以往一樣很低調的站在一邊,連笑容都很收斂。

  馮一一伸出手指去碰螢幕,輕輕摩挲著他的眉眼。

  她是真的很喜歡這個人啊,眼看一生只有一次的青春就要過去了,她想為自己勇敢一次,難道這很過分嗎?真的就不可以嗎?

  謝嘉樹是老闆,肯定是要上台說話的,不過他的發言很簡短,只說了幾句,最後內斂又迷人的微微一笑作為結束詞,頓時閃光燈瘋了一樣的節奏裡夾雜著此起彼伏的讚歎驚呼聲。

  有女記者向他提問:「謝總!您曾經在一個新片發佈會上說過F.D的F是For,那麼D呢?是不是代表了您女朋友的名字啊?」

  鏡頭拉近,對準了謝嘉樹的臉,他真的很上相,英俊不輸一旁的頂級小生Mars。

  「不是,」螢幕上,謝嘉樹眼裡的笑意柔柔的,「D代表一個符號。」

  眾人都哄笑起來,以為這是一個機智幽默的玩笑。

  只有馮一一知道他是說真的。

  D,Dash,破折號。

  初春的深夜裡,窗外的路燈和梧桐靜靜並肩依偎,馮一一猛的眨了眨眼睛,從剛才起就忍著的眼淚終於掉了下來。

  **

  深更半夜的哭的這麼慘,馮一一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

  很想他,非常非常,最好他能現在就在她身邊,哪怕還是耍流氓,她也願意縱容他,抱著他或者被他抱著。

  她擦了眼淚,忍不住拿起手機給他打電話。

  電話撥出去她其實就後悔了——這都快十一點了,他今天這麼忙這麼累,可能已經休息了。

  可是才響了兩下,謝嘉樹就接起來了。他明顯還沒睡呢,背景聲裡有音樂的聲音,輕緩柔和。

  他的聲音也很溫柔:「想我想的睡不著了吧?剛才叫你給我揉揉,你還不肯!」

  馮一一心口的壓抑和激動頓時輕了一半。謝嘉樹在電話那頭笑個不停,很賤的調戲她:「要不要我現在來接你?」

  馮一一輕聲說:「嘉樹,你在美國的時候都經歷了些什麼事,能和我講講嗎?」

  謝嘉樹不說話了,靜默在那裡。

  他那邊的音樂聲很好聽,如情人夜話,馮一一聽得都快醉了,不知不覺心下一片安寧。

  過了很久,他才輕聲的說:「我現在不方便說話……明天我們約會好嗎?」

  馮一一甜蜜的答應了,又和他開玩笑:「你在哪兒啊?不方便說話,是和別的女人約會嗎?」

  「嗯,燭光晚餐中。」

  「切!」馮一一輕聲罵他,「那我掛啦!」

  **

  謝嘉樹掛了電話,嘴角的溫柔笑意卻很久都沒有散去。

  時近半夜,城市最高處的旋轉餐廳燈光如夢,手邊杯中美酒與優美樂聲俱都令人沉醉,鄭翩翩坐在謝嘉樹的對面,眼神專注的盯著面前盤子裡漂亮的餐後甜點,彷彿它比謝嘉樹的臉還要好看。

  一個好像沒接過剛才那通柔情蜜意的電話,一個好像沒聽到剛才那通柔情蜜意的電話,兩人真是默契極了。

  謝嘉樹穩穩的控著雪亮的餐刀,帶著血絲的上好牛排被切成很均勻很漂亮的一小塊一小塊。鄭翩翩盯著甜點,他就盯著牛排,心裡想:他姐姐可真是好眼力啊,鄭翩翩的確是根正苗紅的正房太太范兒,的確可以放心娶回家。

  不像那個什麼梁以清,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發佈會剛結束居然跑過來對他說:「葉沐嬸嬸說我有事可以找你——今天是情人節,可是沒有人約我,你能不能請我吃飯呀?」

  長那麼醜,沒人約她吃飯太正常了好嗎!

  --

  F.D,是for dush.

  大概只有年少時的情深才能至此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