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杏兒1

jiouguai
本文:2020-10-20T09:00:12



嗨,大家好,我姓嚴,單名杏,在家排行老么。我心裡有個祕密,隱藏很久
了,憋的我好難過,實在不知道該向誰傾訴?不∼我想….沒有人能接受這樣的
事情的,看來∼我只能在這告解了。事情是這樣的…….

我出生在一個平凡的家裡,上有父母一雙,還有兩個哥哥,從小到大,大家
就把我捧在手心,活像掌上明珠般怕我受了一點委屈。除了媽媽偶爾的責備之
外,爸爸和哥哥幾乎都是跟我站同一陣線的。也因此,我非常愛我的爸爸和哥哥
們,更甚於我的母親。
爸爸從法官職位退休後,就賦閒在家,每天早上都叫我起床,還幫我準備早
餐呢。

這一天,世界還是從爸爸叫我的那一刻起開始運轉的…….

『杏兒!起來囉∼』
爸爸在我房門口呼喊著,可是我完全不想理會,繼續窩在被子裡賴床。
『杏兒,再不起來要遲到囉!』
『哎唷∼人家昨晚K書到三點多耶,再讓我賴一下嘛∼!』
『好!再給你睡五分鐘,等一下一定要起來喔。』
『恩∼』

『杏兒∼』
這五分鐘過的真快,我還不想起床嘛∼
『再不起來一定會遲到喔!!』
爸爸受不了我了,直接開了門走進來。突然我感覺到身體一涼,原來爸爸
竟然掀開了我的被子。
『啊!好冷喔!』
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張開眼睛,這一張開眼著實讓我嚇了一跳,因為我看到爸
爸的下體漲的老大,就近靠在我的眼前。

我當作什麼也不知道,立刻起床到浴室盥洗,要脫底褲上廁所時,我才發現
自己竟然沒穿內褲!!
阿∼我想起來了,昨晚因為唸書壓力太大,我索性脫掉內褲給自己來一場
DIY當作紓解壓力的方法,而睡覺前也忘了穿起。難怪剛剛爸爸會起反應,還不
是因為睡裙被撩到腰上,而裸露的下體就直接呈現在爸爸眼前。想到這裡…..我的下體竟不自覺的溼溽,莫非∼我生來就是個淫娃?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光滑的皮膚,細緻的五官,這是我父母生給我的面貌,
但是∼難不成這骨子裡的我,並非如此!!?
我愣了一會兒,才突然驚覺時間的飛逝!趕緊刷了牙洗了臉,隨便套上校服
就走出房間。隨手拎了爸爸為我準備的早餐,匆匆忙忙的要趕著去追校車。

開了大門突然看到爸爸坐在車裡。
『杏兒,爸載你去學校吧,睡這麼晚,校車早就開走了!!』
『謝謝爸爸。』

就知道我的爸爸最愛我了,知道我快遲到,還特地專程送我上學。

車子開的飛快,轉眼就到學校了,我親了爸爸的臉頰笑著向他道別。
誰知道他竟然臉紅了,這可是我這16年來第一次看到的!哪有爸爸會因為自己
女兒的親吻而臉紅的?莫非….他腦子裡還殘留著剛才的畫面?

我不願多想,趕緊開了門下車。


渡過渾渾噩噩的一天後,我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還未進門就聽到屋內嘈雜
的聲音。推看門一看,原來是大哥和二哥都回來了。

『杏兒∼下課啦!』
『恩∼大哥,好久不見!!』
『是啊,來∼大哥抱抱,你又長高囉。』
大哥大我12歲,所以真的是長兄如父呢,從小他就很疼我。媽媽還說我根
本就是大哥帶大的,因為我到國小三年級時都還是大哥幫我洗澡的呢,要不是媽
媽說我已經長大了,不可以再叫大哥幫我洗澡,否則∼我想,我這輩子都會
讓大哥幫我洗澡吧∼呵呵∼誰叫他對我這樣好!!


『喂∼換人抱了啦!』
呵∼二哥在旁邊等的不耐煩了呢!
『二哥∼你也放假啦。』
『是啊∼來,換二哥抱抱,看你有沒有多長一點肉肉啊。』
『哈哈。』
二哥把我抱的半天高,讓我雙腳離地在空中轉,好好玩啊。他大我八歲,也
跟大哥一樣疼我。天底下還有誰比我還幸福呢?有這麼疼愛我的一雙兄長。

『好了!!你們兄妹別玩了,去洗手準備吃飯了。』
媽在廚房催促著,我們三個才安靜下來。

這一頓飯吃的真是開心極了, 我們兄妹有一個多月沒見面了,因為大哥是
職業軍人,目前在外島服役,回家的機會實在不多。而二哥在台北念研究所,也
不像以前念大學時每週都有空回來了。所以我們三兄妹要相聚的時間更是少了,
也因此我格外珍惜。

吃完飯後,我回到房裡開始寫功課,這時,突然有人敲門……

『請進。』
『杏兒∼在寫功課?』
『是啊,大哥。』
大哥在我床緣坐下。
『那….大哥會不會打擾你做作業?』
『不會啦,只是整理筆記,很快就完成。』
『恩,很久沒看到你,想問問你最近好不好?』
『我很好啊,除了唸書的壓力有點大,快讓我吃不消了,其他都還好。』
『才高一功課壓力就這麼大?』
『是啊,我們導師說要趁早打好基礎,所以每天都有考試,弄的我精神緊張,睡
都睡不好,還常常落枕。』
『真是可憐,來∼大哥幫你按按脖子,讓你舒服點。』
『謝謝大哥∼』
大哥溫柔的捏著我的頸子與肩膀,剛開始還真有點痛,不過一下子就變得很
舒服了。
『好點沒啊,杏兒?』
『恩,大哥,好舒服喔,我也好想體驗一下電視上說的全身SPA按摩耶∼』
『呵呵∼沒問題!大哥幫你服務,來∼趴下!』

大哥拉著我讓我趴在床上,他則是站在床緣為我按摩背部。

『恩∼好舒服呢!』
『那當然。』
大哥按著按著,來到我的腰部,他溫柔的在腰背間來回推拿,讓我舒服的忍
不住的叫出了聲音。
『恩∼恩∼喔∼喔∼大哥你好棒喔!』
『杏兒……』
大哥突然沈默,於是我起身看著他。
『大哥,怎麼了?』
『我….我突然想起還有事要忙,我先回房了。』
大哥匆忙的離去,弄的我一頭霧水。
『大哥到底怎麼了?怪怪的。』
我喃喃自語著,像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管他的,別想那麼多了,我打開
衣櫥,拿了內褲和睡裙打算去洗澡。

走出了房門,我發現客廳裡黑壓壓的一片,爸媽可能睡了吧,我還是小聲點,
免得吵醒了他們。我悄悄的步行著,走著走著竟然聽到一陣沈悶的喘息聲從遠方
傳來,我越發好奇的向前走,想尋找聲音的來源。那聲音似乎是來自哥哥們的房
間,我躡手躡\\腳的走著,最後,停在大哥房門前。我悄悄的附耳在他們上聽著。

果真,那聲音是從這傳出來的,大哥是不是不舒服啊?我悄悄的轉開門把,
想看看到底怎麼回事。我推開門,露出一點兒縫隙,瞇起一隻眼睛仔細的向內瞧。

這一看可真不得了,我看到大哥全身赤裸的躺在他床上,右手緊抓著他的下
體,上下的套弄著。哎唷∼這種事我只有聽說過,可從沒親眼瞧過,而今天,這
一幕可是活生生在我眼前上演,還真有點嚇到我。從沒看過勃起的陰莖,小時候
跟哥哥洗澡時,那東西好像不是長那樣子的啊。看著大哥賣力的搓弄他的陰莖
,我突然感到下體好熱,手不自覺的撫摸著那我發熱的部位。

這時,電話響起了……

我嚇的趕緊躲禁浴室裡,匆忙間竟把要換穿的內褲遺落在大哥門前。我的心
撲通撲通的跳著,該怎麼撿回內褲呢?我打開浴室的門縫向外觀望著,希望大哥
別出來啊!
哎∼我的祈禱老天爺一定沒聽到,因為大哥還是出來了,他打著赤膊僅著一
件短褲。他開了門,向兩旁張望。喔∼別低頭啊!千萬別低頭喔!

我猜∼今天一定不是我的好日子,因為我所祈禱的都失效了。

大哥還是低頭了,他撿起我的內褲,仔細的看著它。接著竟然把它放在臉頰
搓揉,然後還拿起來聞。

喔∼看不下去了,我趕緊輕輕關上門,坐在馬桶上平撫我的情緒!!

怎麼洗完澡的我不清楚,因為我滿腦子都是剛才那一幕。最後,我只好僅著
睡裙光著屁股回房了。

經過大哥門口時,我渾身的雞皮疙疸都起來了,真是亂怪一把的!這樣的大
哥好陌生,不再是以前那個親切又疼我,愛我的大哥了,彷彿只是個陌生的男人。

回到房裡,我隨便收拾書包就打算熄燈睡覺。正要關燈時,突然有人敲門了。

『誰啊?』
我神經緊繃的問著…..

『是我。』
大哥沒等我說請進就直接推開門進來,我看著他,感覺有些不自在,腳不自
覺的後退了兩步。

『大哥….有事嗎?』
『杏兒….』
『恩….』
我心裡好慌,大哥該不會知道我在他門前做的事吧!
『你….』
『…….』
『你….剛才有沒有….有沒有經過我房門前?』
『沒…..沒有。』
我心虛的否認,大哥卻一直逼近我,我都快無路可退了。

『那你洗好澡沒啊?』
『我….』
謊言不攻自破嘛,因為我身上穿著睡袍,而誰都知道我一定要洗過澡才能入
睡的。我真的無話可說了,只能不斷的後退。

大哥幾乎把我逼到沒路可退了,我退到沒路了,一緊張竟然一屁股坐在床上。

『杏兒,你不乖喔。』
大哥的眼光停留在我大腿根部,我這才想起自己睡裙有多短,大哥一定看到
那裡了!他突然蹲了下來,眼光直視著我下體,我緊張的把睡裙向下拉……….
『我….』
我嚇得渾身發抖,身體直覺的向後移動,直到貼著牆壁沒辦法再退。

大哥一直逼近我,我根本無法躲開他,眼看他的鼻子就快碰觸到我的腳了,
我緊張的把小腿弓起,讓他們貼著我的大腿。

『還是粉紅色呢,杏兒∼你還是處女吧?』
我…..我沒想到這曲腿的姿勢,竟然讓我自己的下體更清楚的暴露在大哥面
前,我急得想遮住時,大哥的頭竟已經埋入我兩腿間,並且以舌頭開始舔吻我
的私處…….

『不….別這樣啊…..大…哥…不…要啊…』
『呵∼好溼啊,杏兒,你很淫蕩喔!』
『我….我…沒有…』
『那為何溼成這樣?』
『……』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溼的,是大哥質問我時,還是經過大哥門前
時?我真的不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大哥他….他舔的我好舒服啊∼

『啊∼啊∼』
『舒服吧∼』
『恩∼』
我無法否認這樣的快感的確比我自己diy來的舒服,彷彿有人知道你的癢處,
正以適中的力道幫你搔癢般的暢快。
『吸氣…』
大哥說什麼?
『啊!』
我還來不及反應,大哥就已經行動了。他把一根手指緊緊的插入我的下體,
讓我的陰部突然收縮了一下。
『好漲….』
『馬上就習慣了。』
從來沒有嘗試過手指伸進去的感覺,以往,我都只敢在外陰唇處自慰,一直
沒有勇氣嘗試這樣的插入。而今,總算知道這是怎樣的滋味,好不同的感覺,整
個陰部鼓脹的難受,但卻又有一種被充實的感覺,我不禁開始幻想真實做愛的感
覺為何了∼
『喔∼喔∼』
慢慢的,真的感覺不同了,下體慢慢的發熱,彷彿有一把火在裡面燃燒著,
又像要小解的感覺,快憋不住了。
『舒服嗎?』
『恩∼』
大哥一邊用手指插我,一邊又用舌頭舔著我的陰核,我可從沒接受過這麼大
的雙重刺激,幾乎是丞受不住的想叫出聲。

我咬著下唇,忍耐著這樣的快感,酥麻的直到頭皮……

朦朧中,我看到大哥的左手在他腰間動個不停,大概他也在磨擦他的陽具
吧,畢竟這樣的情景誰又能忍的住。

誰知他突然起身,爬到了我床上,而下半身根本是赤裸的,我看著那根紅透
的陰莖直發呆,不知道該怎麼辦…..

說時遲那時快,這時大哥已經把陰莖頂著我的下體了…..

『不行啊!!』
『杏兒∼給我吧!』
『啊!!好痛!』
大哥還是強硬的插入了我體內,他根本什麼都聽不進去,這已經不是我的大
哥了,他只是一個男人!
『忍耐一下∼等一下就會好點了。』
他開始緩慢的抽插,每一下都讓我疼痛劇烈!!!
『不要∼好痛喔!』
『杏兒∼不痛喔…大哥親親。』
大哥吻了我的嘴,還把舌頭伸入我嘴裡攪和,吸吮我的舌頭。

好奇怪的感覺,跟以前的親吻都不同。溼溼黏黏的舌頭在我嘴裡打轉,彷彿
要鑽入我喉嚨深處一般讓我難受。這時,下體的疼痛感突然慢慢減低,是不是因
為我轉移了注意力?還是一切真如大哥所說的“等一下就好了“?我納悶的很..

怎麼跟小說裡說的都不一樣,書裡都說女主角第一次就很享受性愛的,怎麼
我一點都不覺得舒服…..甚至還很痛呢。

我看著大哥賣力的抽插著,額頭上的汗珠都快滴落了,我的下體卻仍只有灼
熱感……

『啊!!!好舒服,我要射了!!喔∼』
大哥大概是滿足了,因為我看到他的臉部抽動了一下。

結束後,大哥累得趴在我身上喘息……..

『對不起…..杏兒…對不起,大哥真是禽獸,不!比禽獸都還不如!嗚∼嗚∼』

我感覺自己整片肩膀都溼溼的,分不清究竟是大哥的淚水還是汗水?
『大哥,別哭了….我又沒怪你…..』
『真的?』
大哥突然抬起頭看著我….這時候的大哥,跟平常那副雄糾糾氣昂昂的模
樣,完全不同!!雜亂的頭髮混著滿面的淚水,彷彿就像是一個做錯事的男孩。

『恩。』
我舉起右手,做出要打勾勾的手勢。這是從小我跟大哥的祕密手勢,只要我
們兩做了壞事,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時,就會打勾勾互相保守祕密。而大哥在看到
這個手勢時,總算停止哭泣了。

『恩∼是只屬於我們兩個的祕密,絕不讓他人知道!!』
他舉起手跟我打了勾勾。

大哥離開我房間後,我起身整理自己。這才發現,床上有一小灘血跡。
『糟了…』
我趕緊把床單拆下拿到浴室清洗。

刷洗床單時,我的下體仍有些漲痛,彷彿那根陽具還插在我體內般的鼓脹。
說不上來的感覺,又覺得下體好熱,好想自己摸摸…..


突然,我感到下體一陣溼熱感,一股暖暖的液體從我體內緩緩流出,我直覺
那是大哥的精液!我忍住了慾望,趕緊清洗好自己,接著把床單拿到後院晾。

回房後,我熄了燈躺在床上,腦海裡不斷重複著剛才的景像…..

大哥用力的在我體內挺進,渾身發燙的他,散發著一種難以抗拒的魅力。

我的下體又開始發熱,彷彿真有一根硬挺的陽具,在我下體磨擦著;我慢慢
的把手向下移,最後停在我腫脹的陰唇上。透過手指,我可以感覺到她們的紅腫
,而陰道內甚至還隱隱做痛。我緩緩將中指伸入陰道裡,煞那間的敏感,讓我渾
身抽續!

手指不自覺的開始動起,彷彿模擬陽具那般的前後移動,緩緩的抽插著….

『啊∼』
舒服的感覺讓我不自覺的叫出聲音。


切掉吵死人的鬧鐘後,我不甘願的起床。不記得昨晚到底是幾點睡的,只覺
得頭昏腦脹的,渾身都不對勁,我披了睡袍走出房門。這才發現大家都起床了,
爸和媽忙著在廚房弄早餐,大哥在看報紙,二哥則在逗弄爸養的九官鳥。

『杏兒∼起來啦!快去洗洗臉一起吃早餐喔。』
我敷衍的點點頭,趕緊衝進浴室。

整理好一切後我背著書包回到客廳,剛拉開椅子坐下媽就開口了….

『杏兒∼你的床單是怎麼回事?』
『喔….我在床上喝飲料不小心打翻了….』
『媽說過幾次啦?不要在床上吃東西啊!』
『恩∼下次不會了啦….』

我看到大哥把報紙越拉越高,似乎想逃避些什麼….
『來∼杏兒!二哥幫你呈稀飯。』
『恩∼謝謝二哥。』
我轉頭看著大哥,因為以往都是他幫我呈的。可今天他卻只自顧自吃他的,
我心裡有點失落,彷彿少了什麼似的,莫非因為昨天的事,就讓我失去一個愛我
的大哥?

『我先走囉∼大家慢用,掰掰。』

我向家人道別後,獨自走到路口等校車。

這一天,我真的是坐立難安,下體的灼熱感伴隨著疼痛感,持續不停,讓我
十分難受。我只能以大腿側坐在椅子上,雖然坐姿有些不雅,但起碼能減輕一些
疼痛。

『嚴杏!放學後到辦公室找我。』
國文老師下課時突然這麼說,我真的嚇了一跳,到底是什麼事,弄的我接下
來的幾堂課根本不知道在上啥。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了,我匆忙整理書包到辦公室找老師。
『老師….您找我?』
『啊,嚴杏,你來啦!』
『恩….』
『你的國文這次考試明顯退步喔。』
『…….』
老師要說的,其實我早就知道了。而我也心知肚明自己的文科真的很弱,
要是比理科,我就不會這麼窩囊的被老師念了,所以….這會兒,我也只能乖乖
的低著頭聽訓了。

我不停的偷瞄手錶,可時間還是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著就快搭不上最後一
班校車了,我心裡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這時,老師的手機突然響起,他急著接電話,於是便揮手叫我先回去。我趕
緊衝出辦公室,打算看看能不能搭上校車。

還是太慢了,我還是錯過了最後一班車。都怪老師啦,那一頓話訓了快一個
小時,害我坐不上校車。我拿起手機,撥了電話回家。

『爸!我是杏兒∼人家沒趕上校車啦,你能不能來學校接我?』
『好,我馬上出門,你在門口等爸爸喔。』
『謝謝爸!』

掛上了電話後,我在門口呆呆的看著經過的車子。天黑的好快,我有點害
怕….

『叭∼∼』
阿!是爸的車子呢,我趕緊開了車門。
『爸!啊?二哥?怎麼會是你?』
我一開門才發現來接我的不是爸呢,而是二哥。
『杏兒∼看到二哥不高興啊?』
『哪有?二哥∼你別亂說!人家只是訝異怎不是爸來接我?』
『爸跟媽去喝喜酒了,所以就派我來當護花使者啊!』
『呵呵∼二哥真愛說笑!』
『還沒吃晚飯吧?走∼二哥帶你去吃好料的。』
『啊?去外面吃?媽沒煮啊!』
『沒啊∼因為她去洗頭回來晚了,所以沒煮,要我們自己到外面吃。』
『那….大哥吃了嗎?』
『也還沒啊,我們吃完再打電話問他想吃啥好了。』
『恩…..』
不知道怎麼搞的,滿腦子都是大哥的影子,我到底是怎麼了…..
『想吃什麼?』
『恩….我想吃….拉麵!!』
『好啊,我們去SOGO樓下吃吧。』
『好!!』
二哥帶我去廣三吃拉麵,還買了冰淇淋給我呢,真是開心∼

『杏兒∼打給大哥,問他想吃什麼?我們幫他外帶回去!』
『喔。』
我拿起手機,撥了大哥的號碼….心裡撲通的跳著…..

『喂∼』
大哥渾厚的嗓音在電話那頭響起。
『大哥….是我…二哥要我問你想吃什麼…..』
『喔,你們現在在哪?』
『在廣三SOGO。』
『那…幫我買碗拉麵吧。』
『好….』
我欲言又止的還想說些什麼,大哥卻已經掛上了電話。
『大哥要吃什麼?』
『……..』
『杏兒!!!』
『啊?』
『我問你大哥要吃什麼啦!你在發什麼呆啊?』
『喔∼他也要吃拉麵。』
『好,那我去買,你在這先坐著等我,別亂跑喔!』
『喔!我已經不是小孩了,二哥∼』
『呵∼都忘了你已經長大了,好∼那我去買囉。』
『恩!我在這等你。』

我看著二哥遠去的背影,一股莫名的憂傷,讓我好想哭…….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看著窗外,不想說話。二哥大概也看出我心情不好,沒
多問我,就讓我浸淫在自己的悲傷裡。

『大哥∼吃飯囉!』
一回到家,二哥就喊著要大哥出來吃飯。可是,大哥都沒回應….
『杏兒∼你去大哥房裡,看看他是不是睡著了,叫他快起來吃,免得麵糊囉!』
『喔。』
我走到大哥房門前,昨晚的回憶又湧上心頭,我的雙手發抖,呆立在他門前,
不敢敲門…..

突然….門“碰“的一聲開了,大哥頓時站在我眼前,我直愣愣的看著他,
雙眼佈滿血絲的他,似乎昨晚都沒睡。

大哥也低著頭看著我,眼神裡流露出極度的歉疚。
『大哥….我….』
我本來是要說明我的來意的,但卻沒想到這一刻我竟結巴了……

大哥沒聽我說完話就與我擦肩而過走到客廳,煞那間,一股好深的失落感籠
罩上我心頭。眼淚不聽話的流下來了,我趕緊轉身走進我房裡,不想讓哥哥們察
覺到我的眼淚。

我到底怎麼了?我在期望什麼嗎?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是覺得
好難過…好難過…..

『叩..叩』
『誰啊?』
突然有人敲門,我急得趕緊擦乾眼淚。
『是我∼二哥!』
『喔,二哥請進。』
二哥進來後我假裝在整理書包,背對著他,不想讓他看到我紅腫的雙眼。
『杏兒∼你今天心情不好喔?』
二哥一屁股坐在大哥昨天坐的位置上…….我心裡又揪成一團了…..
『我…..』
眼淚又潰堤了,我忍不住的哭了出來,二哥溫柔的起身抱住我。
『乖∼別哭喔!二哥在這裡啊∼在學校跟同學不愉快啊?還是….功課出了問題
?乖∼跟二哥說,二哥一定幫你!!』

二哥是猜對了,我的確功課出了問題,但是∼真正讓我心痛的不是那原因
啊!!而是大哥的刻意疏遠…..
我突然撇見大哥從客廳裡望進來的眼神,也有些許落寞。他一定知道我的難
過,但他為何要這麼對我?我刻意把二哥摟的更緊,整個身子都緊貼著二哥的身體。這時,大哥竟然起身走回自己房裡,讓我更嘔了!!!

突然,我感覺到腹部頂著一個硬硬的東西,莫非這是……….

莫非….二哥對我的身體起了反應?我…..不確定感讓我更刻意以腹部摩擦
二哥的下體。這會兒∼我可仔仔細細的確定了,軟中帶硬的棒狀物直挺挺的頂著
我,我感到下腹部瞬間發熱起來…….

『二哥….』
眼淚不知道何時停了,我把手移開二哥的身體,緩緩的坐到我書桌前。
『杏兒∼好點了嗎?』
『恩∼謝謝二哥。』
我連頭也不敢抬,就怕看到二哥的眼神,只好低頭翻著書。
『對了,還沒告訴二哥今為何沒坐上校車啊?』
『我….被國文老師叫去訓話。』
『怎麼了?國文成績太差?』
『恩∼那些釋義跟國學常識都好難背,人家根本記不起來。』
『怎麼會呢?國文最簡單了!!那些人物跟文章都像故事一樣有趣啊∼』
『哪有?』
『這樣吧∼二哥回房裡找幾本書給你看看,也許能培養你一些對國文的興趣
吧!』
『恩∼那我先去洗澡好了。』
『好,那晚點二哥再把書拿給你。』

二哥興致勃勃的離開我房間,我則是拿了換洗衣物準備去洗澡。

坐在浴缸內,我低頭看著自己的胸部,升高一後食量大增,胖了好幾公斤,
因此,內衣的尺寸也跟著提升到34C。我想∼哥哥們可能是因為我的胸部而引起
性慾的吧,在他們眼裡,我似乎已經不再是個小女孩了。

我站在鏡子前,以雙手捧起胸部,敏感的乳頭霎時立起,我的慾望又慢慢充
斥腦部…..

不想被慾望牽著走,我保持了理智穿好衣服走出浴室!

回到房間後,我吹乾了頭髮,突然聽到有人開門的聲音。

『爸!媽!你們回來啦?』
我從房內探出頭,卻發現根本沒有人回來,那….難道是有人出去了?

『杏兒∼洗好澡了?來∼二哥挑了幾本書,你過來看看。』
『恩,二哥….大哥出去了嗎?』
『恩,他說想出去走走,剛跟我拿了爸的鑰匙就走了。』
『…..』
『杏兒∼到我房裡來。』
『恩…』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