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12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19T18:40:56
第 12 章

  睡上百萬的豪車也不可能比睡床舒服,而且謝嘉樹好像著涼了,坐起來以後覺得鼻子不通暢,不時的小心的吸一下,確認確實是堵了,他更不高興了。

  不高興的謝大少,雙手抓著方向盤的神情惡狠狠的,像是隨時都要把方向盤連根拔起、甩來甩去。

  反觀馮一一從上車起就興高采烈,雖然沒有敢明目張膽的咧嘴笑,但是眼睛亮晶晶的,說話語氣輕快的像小鹿奔跑:「前面路口要右轉!」

  轉P!我不轉!謝嘉樹心裡不高興的罵,我要開回家!

  「轉什麼轉?我說送你上班了嗎?」

  馮一一深知他的起床氣之嚴重,更何況窩在車裡睡了一夜他肯定沒睡好,「那你到前面的公交車站台把我放下來吧。」

  你早點回去補覺啊!

  可她話音剛落,謝嘉樹的臉色明顯變的更臭了,馮一一正忐忑,忽然他重重一腳剎車,極其誇張的停在了一個紅燈前。

  馮一一還好綁著安全帶,不然就飛出去了!

  向來開車平穩如履平地的人,忍不住對魯莽司機怒目而視!

  謝嘉樹卻得意的很,挑釁的挑著眉,用眼角餘光一直瞄她的反應。

  馮一一知道他是故意的了,她沒吃早飯呢本來就心慌,被他這麼一下有點惱火了,小聲說:「你怎麼還這麼幼稚啊?」

  謝嘉樹眉頭一挑,鬆開剎車往前滑了一段,又是一腳急剎車!

  馮一一氣急了,立刻就要開門下車,可謝嘉樹眼明手快的鎖住了所有車門。

  這下謝大少的起床氣全好了!而且他變得很高興,比起馮一一的滿面怒容、深深呼吸,他得意洋洋的。

  **

  還好轉過彎就到了馮一一公司。車停下,她一言不發的解開安全帶,而謝嘉樹雙手撐在方向盤上,吹著輕快的口哨,眼睛看著前方,就是不看她,也不開鎖。

  馮一一忍,吸氣、吐氣:「謝嘉樹,你這種行為特別幼稚、特別不男人。」

  和以前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估計是前段時間扮成熟壓抑了很久,這個早晨一下子全都爆發出來了,可惡的讓人想狠狠揍他一頓!

  清晨發現他守了她一夜的那種驚喜感動……煙消雲散了啦!

  可是才說了他一句,他臉立刻沉下來了,又是那副「我是冷酷總裁,小樣兒你別惹我,不然分分鐘弄死你」的討債鬼表情。

  馮一一上班快遲到了,心亂如麻,壓著情緒輕聲對他說:「你先放我下車吧,什麼時候我們找個時間談一談,現在這樣……好彆扭。」

  不清不楚的,令人忽而雲霄忽而跌落,心裡七上八下的。

  謝嘉樹其實真就是憋久了,在誰面前都不如在她面前輕鬆,一輕鬆他就犯渾,因為他的本質就是一個混蛋。

  這個早晨太美妙了,他飄飄然的彷彿回到這一生最好的那段時候。察覺她真生氣了他心裡其實也已經慌了,不過就是臉上還端得住,聽他這麼說,從車上的小抽屜裡翻出一張名片甩給她,傲慢的端著架子說:「我的行程表每天都很滿,你要找我談?先去找我助理約時間!」

  馮一一接了,心平氣和的:「好,我知道了。你開門吧。」

  謝嘉樹心裡一抖,看她一眼,咬咬牙開了鎖。

  然後他飛快的傾身拉過安全帶給她繫上,等馮一一莫名其妙的再解開安全帶,他已經早就跳下了車,邁著那雙大長腿匆匆幾步繞過了車頭,走到她這邊替她打開車門。

  他微微彎腰,伸手護著她頭頂,馮一一從他張開的懷抱裡走下車……不過才一分鐘的事情,她已經又深覺心動。

  她很無奈的看了他一眼。

  謝嘉樹眨巴眨巴眼睛,也不說話,跟著她跟了兩步,忽然他眼睛一亮,前一刻臉上還跟只迷路小狼狗似的表情,這時立刻一掃而空,親切又不失姿態的朗聲對來人說:「陳總?好久不見!」

  陳總是馮一一的BOSS。陳總剛才來上班時看到樓下停著一輛車型和車牌都扎眼的車,這種車城中數量寥寥,那車牌更是只有幾個人的可能性,他正猶豫觀望,就見一個大高個從車裡「嗖」一下躥出來,跑到副駕那邊伺候一個人下車。

  陳總見過謝嘉樹幾次,覺得像是,可那人那股慇勤小意的勁——不太可能吧?

  不是一向聽說謝家這位大少脾氣又臭又狂的麼?

  可眼前這大大的正面看得一清二楚了啊,這光芒耀眼更甚他背後一輪照樣的俊臉……確實是謝嘉樹沒錯啊!

  陳總心裡嘰咕嘰咕嘰咕,臉上已經堆滿了笑,熱情又親切:「謝總?還真是您!這一大早的,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謝嘉樹十分得體的與他握手寒暄,言畢,看了身邊人一眼,「我難得今天自己開車,就來送她上班。」

  他語氣平常,但這種平常語氣在此刻反而顯得更勁爆!就這麼平常的一句話,兩個人的關係已經昭告天下。陳總用一種「我知道是顆藍寶,沒想到還是海洋之心」的眼神看著他親愛的下屬。

  「哈哈……難怪馮組長平時工作認真極了,從來不遲到早退,原來謝總言傳身教啊!」

  馮一一頓時一口氣沒提上來,耳邊聽謝嘉樹聲音溫柔的說:「是啊,我可還指望她養家呢。」

  陳總哈哈笑,又說:「對了!那天謝總的助理特意把支票送過來,我真是不好意思啊!」

  「哪裡的話!」謝嘉樹笑容裡有那麼一絲恰到好處的尷尬,「我平時捉弄她習慣了,一時過分耽誤了她公事,真是讓陳總見笑了……她剛才還為這事跟我鬧著彆扭呢!」

  說著,像摩挲不肯吃肉罐頭的大狼狗那樣摩挲了馮一一的頭。

  馮一一的三觀都要被刷新爆了!

  她不認識身邊這個談吐得體、進退合宜、彬彬有禮的人啊!

  他現在是誰啊?剛才那個傲嬌的尾巴都快蹺上天的謝嘉樹呢?難道是她的幻覺不成!

  馮一一驚呆的表情盯著謝嘉樹看,在陳總看來就是:馮組長「很不滿」,用「警告」的眼神「瞪」著謝大少。

  陳總這時的「哈哈哈」特別的由心而發:「馮組長,一點點小事,就不要和謝總認真啦!看在我面子上!啊!哈哈哈……」

  兩個老總之間的氣氛愉快溫馨,馮一一被雷劈了的表情也令謝嘉樹覺得賞心悅目,與陳總話別,他當著她老闆的面、俯身用臉頰碰了碰她的,溫柔周到的輕聲問:「那我就先回去啦?」

  馮一一不知道說什麼好,乾巴巴的問:「你……支票已經送來了啊?」

  她還衝到醫院那樣子罵他一頓,原來他已經叫人送過來了……馮一一心裡有點過意不去了。

  春天的清晨那麼美好,充滿活力的朝陽,陽光也像小鹿輕快的奔跑那般,遍灑大地。馮一一剛好站在陽光與建築物陰影的交界處,頭發黑黑的,像鴉羽,臉上卻被朝陽照的明亮,連細細一層透明絨毛都看得清。

  謝嘉樹根本沒聽清楚她說了什麼,只看到她嘴巴一張一合的……真可愛~

  陳總已經識相的先上樓了,周圍走來走去的人反正都不認識,謝嘉樹彎腰在她唇上輕輕一印。

  **

  想到自己一整晚沒洗臉刷牙,還親了她,謝嘉樹腳步輕快的回到了車上。

  他剛跳上車,副駕駛車窗又被敲的「咚咚咚」的,他降下車窗問剛才還喊著要遲到了的人:「什麼事?!」

  馮一一遞過來一卷彎彎扭扭粗粗的東西,裹著保鮮帶,接到手上還有點溫熱。

  「給你吃的!早飯!」她歡快的說。

  謝嘉樹懷疑拿在手裡懷疑的看看,問她:「你吃了沒有?」

  馮一一甜蜜的笑笑:「沒……」

  不過已經飽了。

  可她還沒說這個不過,謝嘉樹一聽是她的早飯,連忙手伸回去、蛋捲生生往懷裡揣,好像生怕她後悔搶回去似的。

  馮一一的確看他這欠得慌的樣子立刻就後悔了……可謝大少吹著口哨開心的開著車走了,噴了她一臉的尾氣。

  **

  這一路都順暢極啦!

  開進車庫時一個漂亮的甩尾,車精準的停好,謝嘉樹「哈哈」笑了兩聲,坐在那兒從懷裡掏出他捂了一路的早飯。

  什麼東西啊,薄薄的一張面,雞蛋就攤了一個,卷幾根肉絲一吃就知道不是早上新鮮炒的,而且居然還放了一把蔥……咦——噁心死了!

  謝大少一臉嫌棄的吃得津津有味。

  謝嘉雲今天恰好也心血來潮,自己下來開車,走進車庫一眼看到她親愛的弟弟坐在那兒吃東西。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走近了才十分奇怪的問:「嘉樹,你這是干嘛?」

  謝嘉樹差點噎著!

  不動聲色的把嘴裡一大口硬嚥下去……從喉嚨一路疼到胸口!

  謝嘉雲這個弟弟是她一手帶大的,他小時候吃東西就挑剔,長大了之後更是食不厭精膾不厭細,而且進餐得搭配最好的餐具、環境和心情……像這樣子坐在車裡一邊吃東西一邊笑的樣子,她還真是生平第一次看到!

  謝嘉雲勉強聚攏了思路,說:「你昨晚怎麼沒回來睡覺?」

  謝嘉樹已經收拾好了,抽了一張紙巾優雅的拭著嘴角,說:「哦,昨晚承光哥叫我去他家吃飯了。」

  這個回答相當有技巧,謝嘉雲果然立刻被轉移了注意力,很感興趣的問:「哦?那你跟他談的怎麼樣?」

  「還行吧,」謝嘉樹神情淡的看不出一絲端倪,「總之,我努力爭取。」

  他不會告訴他姐:承光哥很願意合作。

  就像他在盛承光面前也擺出的高姿態一樣。

  謝嘉雲不可能去向盛承光求證,目光掠過弟弟有意無意扣在手裡的粗陋蛋捲——那種東西,不可能是盛承光家裡帶出來的。

  她很想問,可話到嘴邊又嚥下去了。

  畢竟他現在是F.D的執行人,帶著幾百個億的投資回國的……已經不是從前那個任她管教的弟弟了。有些事,可能已經容不得她插嘴、更別提干涉。

  「你辛苦了啊。」她最後柔聲的說。

  謝嘉樹對她笑笑。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