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徘徊在魔界

jiouguai
本文:2020-10-19T09:28:54
徘徊在魔界

               (壹)

  任何女性本來都具備娼妓性。不會出現在表面上是因為在於體面,或受到
教養的干擾。總之是好面子,這個面子瓦解時,娼妓性就會抬頭。所謂女人的
娼妓性,其實就是女人保護自己的本能。

  現在的貴子就是這種狀態。

  整天不能穿上一件衣服,不但被捆綁連排便都受到監督。加上不只滋彥一
個人,還受到滋彥的情婦敏江任意玩弄,不由她表現一點自己的意志。

  還在拋棄丈夫私奔的愛人道也面前,受到勝於死的羞辱。而她受到羞辱時
還感到興奮,暴露達到絕頂的醜像。

  貴子墮落到這種程度後,還有什麼東西能支撐自己呢?

  即使是已經沒有愛情,可是只有對她的肉體還留戀的丈夫獻媚以外沒有其
他任何方法。對女人而言,受到屈辱不是太大的問題,重要的是有男人來照顧。

  事實也是如此,在愛人道也面前受盡污辱後,貴子幾乎變成另外一個人。

  她表現的態度完全不同了。這種情形大概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下意識裡肉
體深處湧出來的東西,使她的氣質完全改變。

  她的肉體比以前更美,可以說發出耀眼的光澤。

  贅肉完全消失,身材更苗條。相反的乳房和屁股更豐滿。一舉手一投足都
充滿性感。

  真令人懷疑,這個女人就是以前有高雅氣質的院長夫人。親手使她發生這
種變化的滋彥,可以說比以前更熱烈的愛她。

  幾乎每晚都帶進自己的房裡,做到玩弄的能事。不過滋彥是和敏江二個人
用各種道具或藥物,所以他本人並沒有消耗多少精力,但貴子當然會受不了,
難免會消瘦。

  但看在男人的眼裡,美麗的貴子為荒淫露出疲憊的表情,舉止也懶洋洋的
樣子,反而會產生更強烈的慾火。

  「讓我休息一下……求求你,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這一天晚上貴子也受到粗大假陽具的前後攻擊,連續二次達到高潮,不停
地哀求。

  「這不過是暖身運動而已。看妳好色的屁股,不像是受不了的樣子。」

  屁股上挨一掌,貴子扭動豐滿的屁股哭泣。

  貴子是雙手高舉被綁後吊起。拉高到極限,所以只有用腳尖站立。因為是
全身赤裸,完全顥露出美麗的肉體。

  也可以用白蛇來形容。身上所有的毛被剃光,增加強烈印象。唯有留下的
黑髮,和雪白的身體成強烈對比,形成無法形容的美妙圖案。

  在她對面有一個很大鏡子。她就是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達到高潮的絕頂。
現在,滋彥又從後面抓住貴子的頭髮,讓美麗的臉孔對正鏡子。

  「怎麼樣?還忘不了道也嗎?」

  「我已經說過,早就已經把他忘記了。」

  「妳還說謊。妳剛才洩出來時,還喊叫道也的名字」當然這是滋彥編造的
話。

  「不……我絕對不會說那種話的……就算我是太熱衷……」

  「就是因為太熱衷……才會說出真心話。喂,敏江。」

  滋彥推開貴子的頭叫情婦。

  敏江正在清理折磨貴子時用過的器具。

  「好像她哭的還不夠,給她多塗上一點哭藥。」

  「是,遵命。」

  鏡子裡照出來的貴子做出哭泣的表情。

  「不要啦……我已經……」

  她的表情說明哭藥的可怕性。

  「今晚要把妳身體裡的所有蜜汁都要擠出來。」

  「啊……饒了我吧……」

  微微搖頭開始啜泣的模樣,都散發出濃厚的嫵媚色澤。


               (貳)

  「分開大腿。」

  滋彥用皮鞭在貴子的屁股上抽一下……為的是讓敏江容易工作。

  「太太,來吧。」

  「呵……饒了我吧……」

  貴子哭求,但還是分開雙腿。露出女人最神祕的部份。

  敏江首先摸肉縫的頂端,使貴子發出尖銳的叫聲。然後順著花瓣向深處塗
抹。

  「不要……啊……不要……」

  貴子的雙腿顫抖,不停地搖頭哭叫。這時候滋彥的皮鞭又打在屁股上。

  「太太,妳不是不要,是急得受不了。看這裡,流出這樣多的淫水了。」

  貴子又尖叫一聲,把通紅的瞼靠在吊起的手臂上。

  敏江在緊閉的菊花蕾上也塗很多藥,不僅是外側,如今已經輕易能打開的
洞裡,也仔細塗藥。

  貴子的哭聲更鮮明。強迫分開的雙腿不停顫抖,豐滿的肉丘也開始蠕動,
雪白的肚子像海浪一樣起伏。乳房的油漬發出光澤,凸起的乳頭好像訴說難耐
的苦悶。

  「受不了啊!」貴子開始瘋狂搖頭,藥的效力實在太強烈。

  「快給我想辦法!」

  雙眉仰起,冒火般的眼睛盯在滋彥的臉上,汗珠從心窩流下去。

  「敏江!求求妳……」只好向丈夫的情婦求援。敏江只是笑著看她。

  「妳要說喜歡我。」

  「喜歡妳……是真的。」

  「看起來像不得已才說的。那麼,愛我嗎?」

  貴子多少有一點猶豫,但立刻點頭。滋彥大笑。

  「太太,妳應該知道,相愛的人在一起會做什麼事吧!」

  「這……」

  「有意思,快幹。」

  滋彥用皮鞭連續抽打貴子的屁股。這時候貴子嗚嗚地仰頭哭泣,但多少能
克制身體裡無法忍受的慾火。

  敏江脫光衣服變成裸體,她的身體也一樣為慾火燃燒得濕潤。走向吊起貴
子的地方。

  「不要逃避,要把身體交給敏江。」

  叭!皮鞭打在貴子的身上,不由得向後仰時,上身被敏江摟抱。

  「啊……不要……」

  「太太,我愛妳。」

  敏江抱緊貴子的身體,用自己勃起的乳頭在貴子的乳頭上摩擦。

  「啊……唔……」

  貴子立刻產生強烈性感。藥物從下體傳到全身,每一部位的感覺都非常敏
感。

  「太太,怎麼樣?」

  「呵……敏江,饒了我吧。」

  「喲,看妳瞇縫著眼晴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還要說這種話嗎?」

  勃起的乳頭在二個人豐滿的乳房間跳躍。

  敏江突然用力抱緊,身體密接時乳房被壓扁,同時在貴子汗淋淋的雪白脖
子上親吻。

  「啊……不要!」

  貴子有氣無力地搖頭。敏江的嘴唇逐漸逼向貴子的嘴。貴子的呼吸更急促
,牙齒碰得卡卡響。但眼睛裡已經失去反抗的色澤,無力地看著虛空。

  「太太,我喜歡妳,真可愛……」

  二個人的嘴唇合在一起。從貴子喉嚨裡發出輕微的哼聲,然後就完全放棄
抗拒。舌尖被敏江吸過去,貴子只有半閉著眼睛,睫毛微微顫抖。性感愈來愈
強烈,貴子的高雅鼻頭呼吸時不停起伏。雪白的喉嚨也跟著顫抖。

  敏江一面熱烈吻貴子,一面將手慢慢向下移動。從後背到腰部,然後抱緊
屁股。

  貴子從喉嚨發出沈悶的嗚咽聲,好像很痛苦地皺起眉頭。

  敏江的陰毛剃過後,現在約有三公分長。對赤裸裸的貴子下體會發生什麼
樣的刺激,何況貴子的那裡又塗上提高性慾的藥。

  敏江不顧貴子的反應,慢慢扭動屁股讓二個人的下體發生摩擦。敏江不僅
抱緊想逃避的屁股,而且用手指在屁股溝裡的菊花蕾上玩弄。

  這是猛烈無比的三點攻勢。

  從包皮露出頭的肉芽,受到堅硬陰毛的摩擦。舌頭在敏江的嘴裡快要麻痺
。乳頭在敏江的手裡揉搓。

  手指破開花蕾進入,使下體內部更騷癢。

  貴子翻起白眼,使她死去活來的快感也無法用嘴表達,全身的肌肉開始緊
張,就這樣登上快樂的絕頂。


               (參)

  貴子無力地垂下頭,汗淋淋的裸體輕輕搖擺。滋彥從她背後抱緊。

  「啊……我已經……」

  求饒的話留在嘴裡,貴子只有無力地搖頭。如果不是被吊起來,根本無法
站在那裡。

  「妳這個爛女人,還不站好。」

  滋彥在貴子的乳房上捏一把,貴子呲牙裂嘴地呻吟。

  「真的,已經不能再……」

  「混蛋,我們還沒有開始尋樂,只有妳一個感到舒服。」

  「可是……」

  滋彥離開貴子的身體去拿皮鞭。

  「我要讓妳站好。」

  一面說一面用皮鞭用力打貴子的屁股。發出清脆的聲音,汗水也隨著飛散。

  「我會站好……不要打我……」

  貴子跺腳,鐵鍊發出傾軋聲,勉強靠鐵鍊站立的肉體,在皮鞭下顫抖哭泣。

  「大聲哭吧。」

  「不要……啊……」皮鞭打在豐滿的肉丘上。

  「這叫換口味。這樣以後的味道會更好,緊度也會恢復新鮮感。」

  「我明白,所以……」

  滋彥繼續給鼓勵的皮鞭後,又來到貴子的背後。用手指摸紅紅的鞭痕時,
貴子扭動柳腰哭泣。

  「把雙腿分開,屁股不要用力。」

  「啊!」

  貴子分開雙腿。前面的鏡子完全照出她羞恥的姿態,但貴子早已經失去感
到羞恥的力量。

  滋彥的身體用力靠上去。

  「唔……」

  滋彥從後面抱緊貴子的細腰,下體向上頂,開發過的路,無力阻止侵略。

  「啊……痛啊……」

  受到頂撞,貴子幾乎腳尖都無法著地,搖動乳房掙扎,但這樣的姿勢是沒
有任何抗拒的力量。

  「偶爾採這種姿勢也很好吧。」

  連根都進入後,滋彥用雙手抓貴子的乳房。乳頭用手指夾住,手掌揉搓乳
房。嘴唇在雪白的脖子上摩擦。

  貴子再度上氣不接下氣地開始向上爬。雙眼矇矓失去焦點,但她的屁股已
經開始配合滋彥的動作。

  「真的……我快要死了……」

  「是嗎?但這裡是愈來愈夾緊了。」

  貴子哼一聲,咬緊牙關仰起頭。好像把身體都交給背後的滋彥,開始猛烈
扭動屁股。

  「對,就是要這樣。」

  滋彥笑一聲抓住貴子的頭髮把臉扭轉過來,吻她的香唇。

  「……」

  這樣一來,貴子就快要爬上高潮的頂點。

  原來去浴室淋浴的敏江,正好回到臥房。她和剛才一樣全身赤裸,不過手
裡拿著奇妙的道具。

  當滋彥的嘴離開後轉過頭來的貴子,看到敏江手裡的道具。

  「剛才那樣,妳一定會不滿足吧。所以,就用這個東西,好不好?」

  看到敏江手裡的東西,不用解釋也知道是什麼東西。

  (這……)

  菊花蕾被丈夫佔領,已經無力回答,只有輕輕搖頭。

  敏江巧妙地把女人交媾用的道具裝在自己的身上。

  「太太,這個東西不會輸給妳丈夫的傢伙吧?」

  「敏江,饒了我吧。」

  滋彥在後面搖動身體,貴子不由得又哼起來。

  「這樣……對我太殘忍了……」

  「相愛的人希望能連成一體,不是很自然的事嗎?」

  「可是……」

  「看,濕成這樣了,這不是希望這裡也填補的證據嗎?」

  原來貴子火熱的情感,已經流到無力分開的大腿根上。

  「貴子,妳快吻敏江,嬌柔地請求愛妳。」

  「這……」

  「快說呀!」

  貴子更用力地被搖動時,發出幾乎要洩精的尖銳聲,哭著向丈夫的情婦表
示屈服的意思。

  「三明治是一旦吃過之後,據說是永遠忘不了的。」

  敏江露出出艷麗的微笑,用雙手捧著貴子的臉頰親吻。

  滋彥從背後抱起貴子,同時分開大腿。

  「不要……我害怕……」貴子發出嬰兒般的哭聲。

  敏江也用興奮的聲音說。

  「能和太太這樣連在一起太高興了。」

  「三個人一起上天堂吧。」

  「啊……不要……」貴子被二個人前後夾住,仰起頭慘叫。

  敏江趁機吻她雪白的脖子。

  滋彥撫摸敏江和貴子互相壓迫的乳房。

  「敏江,要開始了。」

  「是……」

  遇到二個人前後的節奏,發出斷氣般的聲音,性感也愈來愈高升。

  「不行了……我不行了……」

  「太太,也吻我吧……」

  二個女人用力把嘴合在一起摩擦。在這時候也彼此用力向前挺動下體,發
出淫蕩的聲音。

  (對她的調教也可以說是結束了。)

  滋彥從後面看二個女人都露出貪婪的慾望,把忍耐已久的東西放射出去。


               (肆)

  所謂調教結束,是表示可以把貴子交給別人。

  滋彥早就計劃在這醫院內舉行的變態派對上,帶來貴子拍賣,可是在那以
前必須要讓貴子和一個男人睡覺。

  那就是和這個S醫院有密切關係的,醫科大學理事長小佐野賢造。

  現在說是要檢查身體住在三零三號房裡,但這個人一直暗戀院長夫人,聽
說貴子私奔後被抓回來關在地下室裡,就吵著要和貴子睡覺。

  滋彥對背叛自己的妻子沒有多大留戀,對小佐野答應說「有一天會的。」
讓貴子嚐到一切羞辱,完成調教的現在,可以說到了最好的時機。

  滋彥曾經想過把貴子提供給理事長的適當時間和場所。

  院內太殺風景,就去找一家幽會旅館,而且小佐野喜歡日式的構造。

  「啊,終於能和貴子公主睡覺了。」

  聽到滋彥的計劃、一大把年紀的小佐野還興奮地抬起頭,非常感動的樣子。

  小佐野對貴子半開玩笑的稱「公主」,還是在他沒有獲得成功以前,曾經
去過貴子的娘家,認為可以稱得上是公主,沒想到他不久後變成暴發戶。

  「回想起來,我在你以前就愛上她了。結果你像程咬金橫刀奪愛,等到今
天才輪到我。」

  小佐野的臉紅到禿頭頂,高興得忍不住大笑。

  「改變一下氣氛吧。」

  這一天夜晚,滋彥把貴子帶出醫院。貴子已經好幾個月沒有離開醫院了。

  當然貴子無從知道有什麼樣的命運等待她,只以為一輩子要關在那個醫院
的地下室裡,這時候看到外面的世界,不由得傷感流下眼淚。

  滋彥在車上看到貴子悄悄用手帕擦眼淚的樣子,心中多少還是產生憐憫之
情。

  但對一個虐待狂的變態者而言,對貴子將要看到作夢也想不到的地獄景色
,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那種期待感遠超過憐憫心。

  對貴子而言,小佐野賢造不過是以前常來家裡追求賺錢機會的小商人,對
她露出淫邪的態度也不只一兩次了。

  因為滋彥知道這種情形,所以告訴貴子要在這個男人面前,展露屈辱的痴
態時,貴子的驚愕和狼狽的樣子,一定很好看。

  只是幻想貴子瘋狂的哭泣,被小佐野肥胖的身體壓在下面的情景,他的胯
下就不由得感到火熱。

  滋彥把貴子帶到旅館最裡面的房間,是日式的房間但鋪著深紅色的地毯,
散發出妖麗的氣氛。

  「在這裡會使妳的雪白肌膚更顯著。」

  滋彥在帶路的女佣面前也毫不在乎地說,使貴子的臉開始紅潤。

  女佣當然知道他來這裡的目的,送上酒菜後就退出房外。

  「現在這種樣子會不會覺得像偷偷幽會的感覺?」

  滋彥拿起酒杯看貴子。不一定是反映毛毯的紅色,但好像很興奮的眼睛也
露出濕潤的色澤。

  「脫衣服,只剩下長襯裙。」

  「是……」

  貴子放下手裡的酒杯站起來。脫衣服時法國香水的味道傳到滋彥的地方。

  「這種樣子才吻合這裡的氣氛。」

  滋彥把貴子摟在懷裡讓她斟酒。從胸口伸進手玩弄豐滿的乳房,小小的乳
頭已經勃起。也許是嘴對嘴喝兩三杯酒的關係,還是官能的亢奮,貴子的心窩
上已經汗濕。

  可是滋彥並沒有拉長襯裙,只是這樣撫摸乳房,當將要送給別人的妻子,
留下最後的回憶。

  不久後,滋彥要貴子站起來靠在房柱上,將凸出的乳房從上下捆綁。穿日
式白襪的雙腳也綁起來。

  貴子垂下頭,閉緊嘴的樣子好像怕露出呻吟聲。偶爾看一眼滋彥時,她的
濕潤眼光好像迫切的訴說什麼事。

  「地點不同,會很快熱情起來嗎?」

  滋彥用手指在貴子的臉上輕輕捅一下。她還不知道馬上要展開地獄的場面
……。有一點可憐。

  「親愛的……」貴子閉上眼睛伸出香唇,滋彥忍不住用力抱緊。

  「我很幸福……」貴子喃喃地說,然後完全投入火熱的親吻裡。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