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08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17T19:19:13
第 8 章

  盛承光對謝嘉雲敬謝不敏,但對謝嘉樹是真有幾分當做自家弟弟的,這麼多年看著他長大,盛承光瞭解他的秉性。幾年的時間或許會令一個人變成另一個樣子,但是人的心沒那麼容易變。馮一一走出病房,謝嘉樹眼裡悔意恨意複雜交織閃過,盛承光心中當即瞭然。

  離開的人連隱約的腳步聲都聽不見了,謝嘉樹頹喪又氣沖沖的倒回了亂糟糟的病床上,蹺起了兩條大長腿,英俊的臉上一臉的氣悶不平。

  盛承光嫌亂沒坐下,站在那兒心平氣和的對他說:「你扣下的那張支票我已經叫人補上,以你的名義送去了馮一一公司。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嘉樹,別再鬧了。」

  謝嘉樹這會兒倒也能雲淡風輕了,斜了盛承光一眼,慢條斯理的說:「承光哥,我在你地盤上被人撞了,你不為我主持公道還要打壓我嗎?我們不是即將要合作的雙方嗎?盛氏這誠意可太欠缺了。」

  「謝嘉樹,你倒真長本事了,竟然還威脅起我來了?」盛承光一下子被他給氣笑了,挑眉上下的打量著橫在床上的人。

  謝嘉樹抬手蓋在眼睛上,聲音悶悶的:「……對不起。」

  服軟的速度倒是和以前一樣快,撒嬌示弱的功力更有長進。盛承光懶得跟他計較,但也沒跟他客氣:「馮一一開車跟自行車差不多速度,前面一百米有輛車她都減速了,你要不是守在那兒忽然躥出來,她能追尾?她現在這會兒是懵了,你要等她回過神自己想起來了,或者上我那兒調監控摔你臉上,到時候你怎麼下台?你難道真打算和她結仇不成?」

  謝嘉樹手蓋著眼睛不說話。

  盛承光頓了頓,加重力度:「沈軒早就對馮一一敞開胸懷了,之前馮一一還猶豫不決,你現在這不是在把她往沈軒懷裡推麼?嘉樹,你要真不想和她再有什麼了,那你就接著鬧吧,我管不著你,不過我告訴你:凡是令子時不開心的事情我一定會管,你和沈軒誰牽連的子時不高興了,誰就是我的敵人。」

  他這一頓大棒加蜜棗的,情理俱全。謝嘉樹拿開蓋在眼睛上的手,黑眸濕乎乎的眨了兩下,忽然問說:「猶豫不決?是真的嗎?」

  沒頭沒尾的,盛承光想了想才回過神來他說的是什麼,頓時笑了:「他們兩個現在還沒成呢,要不是馮一一猶豫不決,難道是沈軒?」

  當然不會是沈軒那個動手動腳的老色鬼!謝嘉樹從床上坐了起來。

  盛承光一看他神色鬆動,連忙打鐵趁熱:「這樣,元宵節晚上到我家來吃個飯吧!我讓子時叫上馮一一,咱們像以前那樣聚一聚,你們倆到時候心平氣和的,有什麼事,把話說開就好了。」

  謝嘉樹拉過馮一一砸他的那個枕頭,兩隻手抱著,忽然垂下臉半埋在那枕頭裡,聲音悶悶的問了句:「她肯來?」

  「我搞定。」盛承光拍拍他肩膀,站起來出去了。

  **

  馮一一叫盛承光一聲老大,她對盛承光的崇拜和信賴超過一切其他人,所以謝嘉樹要訛她她一點也不怕,就是氣的厲害,一時衝動跑去和他吵架,卻沒想到會連累沈軒。

  她給沈軒打電話道歉,可電話通了兩回他都平靜又匆匆的說接下來有手術、很忙先不說了。

  他生氣,馮一一覺得應該極了,她真是內疚的厲害,被他甩臉色也毫不退縮,勤勤懇懇的守著時間再打給他。

  沈軒畢竟不是謝嘉樹,沒那麼難哄,才第三回他已經和平常一樣,語氣朗朗的說:「你不用這麼內疚,他說的那件事又不是憑空捏造的,我做過的事情,我認。」

  「不是……是我答應過你保守秘密的,我食言了,真的對不起!」馮一一悔恨交加,懊惱不已的說。

  沈軒這種人,平時玩在一起的多是盛承光一流,大家說話都是只透個意思心裡就明白了,還真少見這種情真意切的道歉。他語氣不知不覺就軟和了:「行了,這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就算盛承光知道也不會怎麼樣的,最多嘲笑我兩句罷了。」他反過來哄起她來:「放心吧,子時面前我一定會否認的,寧願承認我暗戀過的是盛承光。」

  馮一一被他打趣的噴笑,心裡一下子輕鬆,但過會兒又對他更覺抱歉:「真的對不起,是我不好……我真的沒想到他會拿這個事情威脅你。」

  那是很早以前了,她還在漫畫網當快樂的小編輯,謝嘉樹還沒去美國,他們倆那時候還很好。有一次沈軒的手意外受傷了,據說很有可能不能再拿手術刀了,可沈軒看上去和平時一樣笑容朗朗,在他們面前還拿傷手開玩笑,大家就都以為他沒事。過了一陣,一個偶然的機會,被馮一一碰到他一個人在酒吧裡喝酒,那晚沈軒喝的不多,卻醉的很厲害,馮一一送他回去,路上沈軒狂笑,給她唱歌,哭著告訴她其實他多怕從此不能再當醫生啊!最後他有點小害羞的表示……他曾經挺喜歡子時的。

  馮一一當時驚的魂飛魄散,一下子把他扔在了馬路上,差點摔折他另一隻手。第二天沈軒酒醒了說要殺她滅口,馮一一那會兒賭咒發誓的說絕對替他保守秘密、不告訴其他人。

  可是那個時候……謝嘉樹不是她的其他人。

  「你那時候和謝嘉樹玩得好,我能理解你為什麼會告訴他。」沈軒說完這句頓了頓,語氣沉下去,聲音有些啞:「一一,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和謝嘉樹那時候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你忽然換了工作,他忽然去了美國?」

  「沒有啊,沒有發生什麼。」馮一一沒有猶豫,輕聲簡短的回答說。

  沈軒這邊忍不住點了一支菸,抽了一口又掐掉,嘴巴裡味道更加苦澀了。

  「你瞧,你答應過不告訴其他人的事,你告訴了謝嘉樹。你和謝嘉樹的事卻不願意告訴我。你不公平。」

  他聲音聽起來淡淡的。馮一一忽然覺得很累,想對他說很久了的一番話,到了嘴邊卻變成了:「抱歉。」

  「沒什麼好抱歉的,感情這事本來就不是你來我往的禮節。但是我已經努力表達了我的全部真心,你不能一點都不回應我,否則我也會累。」沈軒淡淡說完,第一次率先掛了電話。

  **

  同樣的夜幕下。有人疲憊的又點起了一根菸,有人握著被掛斷的電話、怔怔看著窗外夜色,有人在病床上抱著一隻枕頭翻來覆去的發狂……盛家卻正是一天之中最溫馨的時刻。

  盛承光把最後一道湯端上桌,給那邊頭靠頭玩遊戲的娘倆各盛一碗涼著,然後趕她們去洗手、回來開飯。

  子時比女兒動作快,跑回來坐下,一邊捧起湯碗一邊問她家英勇神武的煮夫:「十五那天謝嘉樹真的要來我們家裡吃飯嗎?」

  「嗯。到時候你記得把馮一一拉來。」盛承光給她盛飯,放在她手邊,感慨了一句:「嘉樹這幾年也不容易啊……」

  「行吧,我約一一過來!」子時嘗了一口糖醋魚,味道好的她眼睛都眯起來了,甜蜜蜜的問廚師大人:「你不是說哪邊都不偏不倚嗎?怎麼現在要站到謝嘉樹這邊了嗎?」

  「沒有,只是給個機會讓他倆把話說清楚,別這麼雞飛狗跳的鬧,殃及池魚。」盛承光雲淡風輕的說。

  愛乾淨的盛嘉星小朋友這時候終於洗完了手,蹦蹦跳跳的過來,剛才依稀聽到了她親愛的乾媽的名字,小傢伙八卦的問:「乾媽要相親了嗎?和嘉樹乾爹相親嗎?」

  小丫頭隨她媽媽,整天操心她家乾媽嫁不出去。盛承光怕她到時候當著馮一一和謝嘉樹也這麼發問,提前解釋說:「你乾媽和嘉樹乾爹很早以前就認識,那時候你和媽媽住在C市,他們兩個還一起帶過你一年。」

  「他們以前結過一年的婚?」盛嘉星小朋友已經上小學了,懂很多事情。

  這父女倆溝通起來總是笑料百出,偏偏盛承光很執著的將女兒當做大人看,什麼事情都要認真解釋。子時一向是不管的,這時裝作喝湯,埋著頭偷笑,就聽盛承光很正經的給女兒解釋說:「他們沒有結婚,並不是男女在一起都要結婚的,結婚是一件終身大事,需要一些條件契合才會達成。」

  「是因為他們兩個沒有生小孩吧?」小熊很惋惜也很瞭然的說,「像爸爸你和媽媽在一起、生了我,後來你們就結婚了。」

  盛承光:「……」

  盛承光迎娶子時的時候小熊已經四歲,四歲的孩子開始記事了,所以盛總注定一生都要背負著這段黑歷史。

  **

  一轉眼到了元宵節,下午的時候馮一一就放組裡的年輕人們回去了,她一個人做完了收尾工作才回家。

  家裡親戚們也已經都散了,但是馮一帆學校快開學了,馮爸馮媽忙著給他做帶去的菜,兩人在廚房裡忙的熱火朝天的。

  馮一一回來了大半天,馮媽才抽空過來問她要不要先隨便墊補點?因為馮一帆出去玩了還沒回來,得等他回來才能吃晚飯。

  「不了,我要出門,今晚不在家吃飯。」

  馮媽想起來她說過今晚要去沈軒家吃飯,高興地對她點點頭,什麼也沒問就急匆匆回廚房去了。

  子時說派了車來接她,家裡一屋子都是菜味兒馮一一也待不下去,提前半個小時就下樓了,站在路邊等車。

  天快要黑了,炮竹聲零零星星的遠近響起。路上有點冷清,過路的人皆是行色匆匆,都急著趕回家過節。

  要是有個家,有人在甜蜜的、一心一意的等她回家,她也願意在寒風夜裡行色匆匆啊,馮一一捂著冰涼的耳朵想。

  是不是應該給自己買套小房子呢?

  她想的出神,黑色轎車性能優良的滑出黑夜、停在她面前,她打開後座的門往裡鑽,一屁股坐進去——坐到一個人!

  馮一一驚訝的抬頭,一看到那張臉她就奮力往後退。謝嘉樹的臉比他手上戴的黑色皮手套還冷,扣住她肩膀往裡一拖,他越身關上車門,冷聲吩咐司機:「開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