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慾望之奴

jiouguai
本文:2020-10-16T23:47:55
第一章  陷阱

  「大衛!」

  「小李!」

  小李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紅中華,抽出了兩根,發給了大衛一根。

  「靠!發財了啊,抽這煙了,夠牛屄的!」大衛接過煙,羨慕地說。

  「馬馬虎虎,你現在還好嗎。」小李優越地點燃了手中的煙,得意地問道。

  「唉!夫妻倆都下崗了,擺個小攤又虧本,真不知道怎麼過啊。」大衛一臉
苦悶地說。

  小李看著大衛這副落魄的樣子,嘴角露出了一絲神秘的微笑,「大衛哥,別
煩了,走,咱們去喝兩杯。」小李說著拉著大衛走進了街邊的小飯館。

  酒過三巡,小李輕輕地說:」大衛,你今後有什麼打算啊?」

  「這鬼社會真他媽的黑透了,像我們這樣一沒門路,二沒錢,就是想打工都
沒門啊。」大衛舉起酒杯一乾而盡,埋怨道。

  「你小子這些年在幹什麼啊,日子過得真不錯啊。能不能幫大哥一下啊?」

  「我這一行可是偏門,不大適合大哥做。」小李幫大衛斟滿了酒。

  「哦,」大衛對於小李這樣坦白直說不由有點吃驚。

  「其實我這一行,說是偏門也不算什麼,就是逮住了也沒事,一個電話就解
決問題了。」

  「什麼事啊?」

  「我就是幫幾個女的介紹幾個朋友,我提點抽頭,」

  「靠!繞了半天你小子在做雞頭啊。 現在一月能掙多少錢啊?」

  「也不多,一月就那麼2、3萬吧。」

  「靠,這還不多,那那些雞一月能掙多少啊。」

  「一般來說,做一趟150,包夜400,碰到大款那就說不准了,一個月
掙上萬把塊還是不成問題的。」

  「哇,你的雞價好高啊,別的地方才50,你這麼貴誰來玩啊。」

  「你也真是的,這女人就像市場上的衣服一樣,三元也是一條褲衩,三百也
是一條褲衩,我是專做那些大款和外來的老闆的生意,哪能和那些野雞比啊。」

  「那你手下的不用出去拉生意?」

  「不用,我都安排好的。」

  「那安全嗎?」

  「當然安全,我都是用的居民房,而且還是高級住宅區。」

  「客人怎麼挑雞啊?」

  「怎麼?你也想要玩啊?」

  「哪裡啊,我飯都快吃不起了,哪有閒錢搞這個啊。隨便問問啊。」

  「沒關係,誰叫我們是兄弟啊,今天我就請你去玩一次,包你爽快。」小李
說著,打開了手提電腦。打開了一個文件,「兄弟,這裡面全是,你自己選一個
吧,如果有興趣來個雙飛也行啊!」

  照片中全是風情萬種的女人,一個女人有五張照片,一張是普通的風景照,
一張是臉部近照,還有三張都是令人血脈賁張的裸體照。一個個媚態十足,下面
還寫著女人的花名,職業,年齡。編號。

  「沒想到,老弟手下有這麼多雞啊。」

  「才一百多個而已,能上這上面的全是精品啊。」

  「這不是咱們工段的小臘梅嗎?」

  「是啊。」

  「這個辣椒怎麼也做雞了啊。記得老吳那老色鬼碰了她大屁股就被她甩了一
個大耳刮子。」

  「還不是要吃飯嗎,不過現在她可乖巧了,讓她做什麼就做什麼。」

  「什麼都做?吃雞巴也吃?」

  「大衛哥你可真落後啊,吃雞巴那算什麼啊,那是正常服務,不過這小臘梅
的口技可是絕了。就叫小臘梅來陪你怎麼樣啊。」

  「那不大好,小臘梅是我老婆的小師妹,我還是換一個吧。」

  「78號也不錯的。那個小老師可真是騷透了,屄水就像自來水一樣,會滴
下來的。她可是在家裡服務的,還可以當她老公的面玩她呢。更讓你帶勁的是這
女人喜歡做母狗,發起騷來舔屁眼也干。價錢比較貴,不過很多人願意玩她,平
時只是雙休日和晚上做,現在暑假了,全天候服務。」

  天啊,竟然是她啊,原來這就是大衛的老鄰居應小小。一天到晚自以為是老
師,老是看不起我們這些老大粗,現在買房不住在老院子裡了,原來是用賣屄的
錢買的房子。你看她的照片多他媽的淫賤啊,還帶著狗環,身體還用繩子綁著,
騷洞裡還插著一根假雞巴。奶奶的,今天就玩她,看她怎麼應付咱爺們。還要當
著那王八的面操他老婆,

  大衛想到這裡不禁感到胯間的雞巴直直的發硬了。他喝光了杯中的酒,「小
李,就這吧,這女人我認識,以前和我一個院子的,清高得很,今年買房買出去
了。我還以為他們做生意賺的,結果是賣屄買來的。」

  「賣屄又怎麼樣啊,這叫一人賣屄幸福全家。況且別人又不知道,你要肯讓
嫂子出來做,憑嫂子那張臉,我包你一年也買房。」

  「亂說。這怎麼行啊。老婆要是做這事我這綠帽子不是帶大了嗎。」

  「帶綠帽子有什麼,這年頭笑貧不笑娼,沒錢活死人。再說你有錢了不就可
以玩回來嗎。你損失一顆樹,得來一片森林,你說劃不划得來。況且跟我做又有
誰知道啊,再說女人這個洞又操不爛。好了,我先帶你去享受一下人生。你希望
她什麼樣子出現在你面前啊?」

  「讓她別穿衣服,光屁股在家等我。」

  兩人來到了應老師的家,小李按響了門鈴,開門的是應老師的老公小黃,小
黃看到大衛不由一呆,「怎麼,不認識了啊。見了老鄰居就這樣不讓進門啊。」
大衛突然有一種高人一等的感覺。

  小黃尷尬地笑了一下,讓開了路。「歡迎歡迎啊。」

  大衛走進了客廳,沒見應老師便問道:「小黃,你老婆呢,叫她出來啊,我
的雞巴快爆掉了!」

  房間的門打開了,應老師全身赤裸的走了出來,一看見大衛,不由得叫了一
下,雙手把臉緊緊摀住,羞愧地低下了頭。她不敢相信今天來的竟然是自己一向
看不起的大衛。

  「奶奶的,做雞還害羞,你以為在教室裡這樣光屁股啊。來,讓我摸摸你的
大奶子。」大衛說著用手握住了應老師的乳房,這乳房摸起來真是舒服,又大又
圓,還結結實實的,褐色的奶頭長長的,捏上去硬硬的。

  大衛一隻手摸奶,一隻手也不肯閒著,摸在應老師的陰戶上。洞口的淫水不
是很多,只是有一點點的潮濕,大衛可根本不管什麼調情,他把手指插入了應老
師的肉洞……也許少了些淫水的潤滑,肉洞顯得特別的緊,暖烘烘的膜肉緊緊的
裹住手指。大衛的指尖碰到了應老師的陰核,用力地摳挖了起來,滿是酒氣的臭
嘴也吻住了應老師的香唇,用力地吮吸著。

  應老師這時也出於職業性的反應,她雙手勾住大衛的脖子,熱情的回吻著,
下體不住的扭動,鼻翼間還發出淫浪的哼聲。生理本能的反應讓應老師的淫穴裡
已經濕滑一片了。

  大衛推開了應老師,坐在沙發上,兩腿一分,說道:「來,給我唆雞巴。」

  應老師跪在大衛面前,用雙手解開大衛的褲鏈,掏出他那發硬的充滿了腥味
的雞巴。皺了皺眉頭,張開小嘴伸出尖尖的舌頭在龜頭的馬眼處舔了起來,舌頭
從馬眼到龜頭邊緣一路舔著大衛敏感的部位。

  大衛感到好舒服,龜頭癢癢的感覺向全身瀰漫。他對在廚房裡的小黃叫道:
「小黃怎麼還沒拿水來啊?」

  小黃用盤子端著茶水走了出來。也許是習慣了這樣的場景吧,小黃非但沒有
感到有什麼異樣,而且還有那麼一絲興奮,他把茶水放在茶几上,坐在小李的身
邊,和小李說起話來。

  隨著應老師把雞巴的吞入,大衛感到龜頭上的感覺愈加強烈,他明顯的感到
自己的雞巴緊緊的被她的雙唇抿住,她的舌頭不住的攪動,她的喉嚨壓迫著他的
龜頭,那種極度酥癢的感覺,讓自己的腳趾頭也因此緊繃,他忍不住發出舒服的
叫聲:「真爽,小黃你老婆的嘴可真厲害啊。舒服死人了。」

  「大衛哥,要不要操我的小屄啊,我的屄好癢啊。」應老師吐出了肉棒,用
手套弄著挺直的肉棒,用妖媚的眼神看著大衛,嗲嗲地說。

  要是以往和老婆做,一般就開始操屄了,可今天不是自己老婆,他可不願就
這樣停止享受,他用手按了按應老師的頭,說:」這麼舒服的小嘴,我怎麼能不
好好享受啊,來給我繼續吃。」

  「真是爽呆了,小黃你怎麼想到讓你老婆做雞的啊。」

  「做雞賺錢啊,其實你不要看女人表面上一本正經的樣子,心裡和男人一樣
全想幹那事,就像我老婆她,一開始還不願意呢,現在多開放啊。」

  「應老師,先停一下,來表演個節目讓大衛哥看看啊。」

  應老師又吐出了肉棒問道:「大衛哥,要不要看啊。」

  「表演節目,當然要看啊。什麼節目啊。」

  「我去準備一下。」應老師直起了身子,晃著那對大奶子走進了房間。

  沒一會,應老師出來了,這回可不是走出來的,是爬出來的,她雙手著地,
雙腳微屈,屁股高高地抬起,每爬一步都發出悅耳的鈴聲。她頸部帶著炮釘的狗
環,環上還有幾個銅鈴,她那長長的奶頭上也繫著一隻銅鈴。每爬一步,身子還
淫蕩的扭動,嘴裡還叼著一根塑料雞巴……

  她爬到大衛面前的小茶几前,縱身一躍,輕快地跳上了茶几,然後人蹲在茶
几上,拿下嘴裡的假陽具,妖艷的晃著胸前的兩座乳峰,和著銅鈴聲,嬌媚的對
大衛說:「大衛哥,以前都是小小不懂事,得罪了大衛哥,如果大衛哥不嫌棄小
小,就讓小小用身體贖罪吧。」

  「身體,身體的什麼部位啊。」

  「小小的大乳房,小小的大奶子,小小的大屁股,小小的騷屄,還有小小的
小屁眼,只要大衛哥喜歡小小,肯原諒小小,小小的一切都是大衛哥的。」

  聽到應老師的嘴裡說出這樣粗俗的話,大衛更加興奮了,「我要看你自己玩
自己。」

  應老師的手開始撫摸自己的那對豪乳,乳房相互擠壓、揉搓,並往上推,低
下頭舔著雪白的乳房和粉色的乳頭。

  一隻手逐漸往下移,滑過高聳的恥丘,撫摸著濕滑的陰唇,並把纖細的手指
插進了自己的肉洞,

  半閉的雙眼,淫蕩的哼聲……也許是手指太過細小,她拿起了假陽具,插入
了淫靡的肉洞,用力抽插著,隨著活塞運動的劇烈,應老師的喊聲也變得大聲起
來。突然她繃直了身體,用力推送了幾下拔出假陽具,隨著假陽具一起出來的是
一股濃烈的淫精噴射在茶几上。

  大衛看到了這一幕,無法想像的亢奮油然而生,他忍不住用手握住發脹的雞
巴。

  小李對小黃笑著說:「真有你的,你老婆現在真的像條母狗了,瞧她多自在
啊。」

  「呵呵,以後還得靠李哥多多照顧了啊。」

  「哪裡話,這是你們自己幹得好啊。客人都喜歡來你們這裡。」

  「來。應老師,一見你這樣,我的腳丫就癢。」小李晃了晃自己懸空的腳,

  應老師爬到了小李面前。張開小嘴,用牙齒把小李的襪子咬了下來。接著伸
出舌頭舔著小李的腳丫,一邊舔一邊還把小李的腳趾頭含在嘴裡一個勁的吮吸。
面對著大衛的是她那雪白的屁股和濕漉漉的陰戶。她不住地晃動屁股,收縮著屁
眼。美麗的菊紋在收縮中顯出一種妖異的畫面。

  「不愧是老師。就連口技也比那些下崗妹要強。」

  大衛可沒那份耐心。他走到應老師的身後,伸出手指插入應老師的陰戶。暖
烘烘的膜肉緊緊的裹住手指,使大衛感到一陣麻木。指尖頂住陰道深處的陰核,
用力地旋轉,指甲刮動陰道內的膜肉。

  喜歡這樣重力的應老師,感到出奇的爽快,這種疼中帶癢,還有那陣陣酥麻
的感覺,整個陰戶就像有千萬隻螞蟻在叮咬,她忍不住的用力吮吸小李的腳丫,
隨著晃動幅度的增加,鈴聲愈加激烈,在這激烈的鈴聲中還有那低微的呻吟。

  壓抑的呻吟,清脆的鈴聲,強烈的刺激著大衛的耳膜,肥碩的粉臀,纖細的
柳腰,雪白的肌膚更是使大衛目眩,手指被淫水濕透,指尖的那種快意更是讓大
衛衝動,他抽出了手指,一隻手搭在應老師的腰間,一隻手握住雞巴,對準濕漉
漉的肉洞用力刺入。

  陌生而又熟悉的雞巴有力的插入自己的體內,陰道那種充滿的感覺伴隨著一
種強烈的快感,使應老師感到奇爽無比,她搖晃著屁股配合著大衛抽送的節奏。

  狠力抽送,肉與肉之間響起了一陣陣的拍擊聲,一種性交的快感和那種佔有
的快感令大衛感到無比的興奮,他加快了抽送的力度,一邊摒住呼吸,用力抑制
住射精的念頭。突然他把雞巴完全的插入了應老師的肉洞,雙手捉住應老師的纖
腰,龜頭頂住陰核,有力的撥動陰核,發硬的陰核有如嬰兒的手指一樣撥動著大
衛的龜頭。

  應老師這時也成了淫老師了。她的嘴離開了小李的腳趾,舌頭依然長長的伸
出舔著他的腳趾頭,還發出含糊不清的浪叫。淫水順著赤裸的大腿往下淌。

  看著應老師的反應,大衛有種說不清的滿足感,昔日高傲,而且對自己不屑
一顧的女教師,此刻竟然像母狗一樣趴在地上撅著大屁股,讓自己盡情地操。突
然他產生了一個念頭,大衛抽出了濕淋淋的雞巴,對準了應老師的屁眼,狠力插
了進去。

  應老師的屁眼雖然也不是一塊處女地,但也無法適應這樣野蠻的插入,肛門
裡火辣辣的疼痛令她忍不住抬起頭發出了淒厲的慘叫:「啊!疼死了,你的雞巴
太厲害了,屁眼脹壞了。」

  大衛根本不顧應老師的反應,他只是覺得,雞巴在屁眼裡格外的舒服,肛門
的括約肌有力的裹住雞巴,肉腸則包住龜頭,那種緊湊感是肉穴中無法享受的。
尤其是應老師那淒厲而又淫浪的叫聲,更讓他產生了一種暴虐之心。

  他彎下腰,一隻手伸到了應老師那濕透的陰戶,用手指摸著她的陰戶口,由
於肛門裡插著肉棒,陰道口變的狹窄不堪,大衛的手指順著堅硬的恥骨插入了陰
戶,隔著一層膜肉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肉棒。

  肉棒在屁眼裡用力抽送,手指在肉洞裡用力摳挖,應老師的屁眼適應了肉棒
的插入後有了一種熟悉的酥麻的感覺,

  大衛這時再也無法忍耐應老師直腸帶給自己的刺激,他感到雞巴要爆炸了一
樣,用力猛挺了幾下,趴在了應老師背上。他喘著粗氣:「真是他媽的緊。」

  大衛的野性激發了應老師受虐的本能,這種近似於強姦的性交,把她的淫慾
提升到了極點,她撅著屁股癱軟在地上。

  大衛抽出了疲軟的肉棒,看著應老師那合不攏的屁眼和緩緩溢出的自己的精
液,一種洗刷了自己往日的卑微的感覺油然而生,同時產生的是那種嫖妓的快樂
感。

  小李掏出了煙,扔了一根給了大衛,「怎麼樣啊,大衛兄,味道不錯吧,不
是我吹牛,只要你大衛捨得讓嫂子出來做,你就可以享盡各種美人,何況這樣一
來還能解決你現在的經濟困境。」

  大衛坐到了沙發上,低著頭,猛抽著煙,低聲說道:「道理也是,可這事讓
我怎麼和我老婆說啊。」

  「這有什麼難的,只要你同意,到時我會教你怎麼說的。」小李悠閒地晃著
二郎腿,臉上露出了一絲奸邪的微笑。腦海中閃現出被譽為廠花的小眉那張俏麗
的臉蛋和小巧玲瓏的身材。那將又是一台為自己賺錢的機器。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