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04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15T20:13:40
第 4 章

  馮一一其實挺想就這麼跟了沈軒的,結婚說到底就是過日子,她和沈軒做了這麼多年朋友相處挺融洽的,真的在一起過日子應該也能相敬如賓。

  她二十八歲了,像馮媽說的,過了沈軒這個村,恐怕再也沒有這個店啦!

  如果不是沈軒就更好了,換一個不知道她從前的男人,換一個她不瞭解他從前的男人,那她立刻就願意和他心靜如水的過小日子。可沈軒……他們之間不是兩個人,是四個人呢,多彆扭啊!

  這事令馮一一猶豫不已。

  好在沒過幾天春節假期就結束了,該上班了。

  馮一一在一家廣告公司上班,公司日常業務最大的甲方就是盛氏,因為她和盛承光一家的私交,公司很看重她,加上她做事認真盡責,人也踏實安分,這幾年一步一步的升上去,現在她管著一個小組,也算是管理層級別的了。

  假期後第一天上班,上午給組員們開了個例會,下午馮一一去盛氏結算年前結清的錢款。一出門她左眼皮就跳個不停,開著車呢,她樂呵呵的安慰自己「左眼跳財」,一路小心翼翼的把車開到了盛氏樓下。

  剛停車還沒熄火,盛氏的保安跑過來敲她車窗,「小姐,這裡不可以停車。」

  馮一一賠笑:「麻煩你拉,我就停一會兒,上去拿個東西馬上就走。」

  保安認得這個笑起來兩眼彎彎的姑娘,好聲好氣的笑著對她說:「對不住,今天真的不行,有重要的客人來訪,我們隊長三令五申絕對不能掉鏈子,您就配合一下我們工作吧。」

  馮一一聽了這話,不好再為難人,繞了一大圈把車停進了地下車庫。

  在盛氏財務室等支票的時候,她想起這事就順嘴打聽:「李姐,今天什麼人來啊,樓下都不給停車了。」

  「哦!F.D的老闆來了!剛才還在這塊兒轉來著,嘖嘖,長得可真沒話說!」李會計笑嘻嘻的,壓低聲音告訴馮一一說:「用你們小年輕的話說:高帥富!」

  馮一一怔在那裡,李會計卻忽然站了起來,對著她身後正色叫了聲「盛總」。

  盛承光來了啊,馮一一魂不守舍的轉身,還沒順利牽起笑容,第一眼就看到了盛承光身邊的那個人,頓時勉強牽起的半個笑僵在了她嘴角。

  這些年總在電視報紙上看他穿白衫黑褲,在一群盛裝明星中扮低調,現在近看卻覺得白衫黑褲也擋不住逼人的英俊。馮一一覺得嫉妒,他怎麼看起來一點都沒有老呢?那張臉和三年前一樣的年輕,只有眼睛裡沉沉的神情不一樣了。

  以前他的眼睛明亮清澈,從中能看得清他所有的喜怒哀樂,現在雖然仍是璀璨如星,卻已沒有任何情緒在那裡面了。

  他的髮型也變得簡單,清爽的短髮,髮色是光澤很好的棕,馮一一知道這是他頭髮本來的顏色,以前他頭髮顏色隨著衣服風格變,沒人知道他頭髮本來就不是黑色的。

  當年他如一隻公孔雀風靡G市時尚圈的時候,也沒有人知道若干年後謝嘉樹居然會走這種極簡風格。

  馮一一知道此刻她應該笑著說「嗨」或者是「哎呀你回來啦」,可是她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怔怔的看著謝嘉樹,嘴角還帶著僵笑呢,出醜之極。

  謝嘉樹的神情平靜多了,他只是微微的對她笑,彷彿遇見多年不見的普通舊識,沒什麼話好說,這樣客氣疏遠的微微笑著便可。

  還是盛承光打破了僵局,對馮一一說:「你來了啊,小熊昨晚還在問你呢。」

  馮一一緩過那一陣夢魘一般,艱難的找回自己的聲音:「哦……我過兩天去看她。」

  她緩過神來了,自覺丟臉,不敢再看謝嘉樹,可是謝嘉樹一直看著她,目光平靜卻是緊緊的鎖在她臉上的,馮一一竭力裝作無事,偏過臉去看李姐桌上的資料。

  謝嘉樹不說話也不動,一時冷場。如今他是F.D的執行總裁,盛承光也得給幾分面子了,所以盛總索性也不說話,閒閒的陪他站著。

  場面攪的這麼冷,謝嘉樹卻自在的很,過了一會兒轉頭對盛承光說:「小熊沒問我嗎?小丫頭怎麼那麼沒良心。」

  盛總笑笑沒說話,謝嘉樹也不介意,就這麼站在人來人往的財務室門口自顧自的說著家常。一句一句的聽在馮一一耳朵裡,不知道為什麼像是一針一針紮在她心上似的。她知道自己得立刻離開這裡。

  「李姐,我公司有急事先走了,支票我明天來拿。」她交待完便轉頭往外走,走到門口對擋著門閒扯的兩個人低聲說:「借過。」

  盛承光看著謝嘉樹紋絲不動的神情,心裡笑翻了,退開一步放馮一一過去。

  **

  盛承光總算明白謝嘉樹為什麼挑今天來,又為什麼一下午都在財務室這塊打轉。現在該見的人見到了,接下來也不必參觀什麼了,盛承光陪著回到總裁辦公室,坐下後戲虐的問:「怎麼樣啊,謝總?」

  謝嘉樹這次是帶著幾百個億的投資回來的,可謝家對娛樂行業沾染的少,倒是盛承光手頭有不少資源,很可以和謝嘉樹合作一把。

  只有兩個人面對面了,謝嘉樹對盛承光依然很實誠:「承光哥,你知道我家的情況……我儘量擺平。」

  盛承光和謝嘉樹的姐姐謝嘉雲曾經有過長達二十多年的婚約,後來盛承光為了子時一意解除婚約,當年鬧的滿城風雨的,盛家和謝家成了死敵。

  謝嘉樹這次主動拋出橄欖枝,也是有合好之意,畢竟同在G市,做朋友要比做敵人好得多。盛氏和謝氏多年以來幾千個合作項目,如果能藉機重修舊好,謝嘉樹姐弟在謝家的地位將不可撼動。

  盛承光也是這個意思。

  事情三言兩語的談完,謝嘉樹搭乘總裁辦公室的專用電梯直接下到負二樓,剛坐進車裡,助理立刻匯報說:「監控室那邊的畫面已經切換過來了,馮小姐還沒走,還在樓下。」

  謝嘉樹接過了平板電腦。

  盛氏停車場正對著她車輛的那個攝像畫面,他點擊放大全屏,黑白的畫面並不清晰,能看到駕駛室裡她神情呆呆的坐著。

  謝嘉樹面無表情的緊緊盯著幾乎是靜止的畫面。過了不知道多久,畫面裡的人緩緩埋頭,將臉伏進自己臂彎、靠在方向盤上。畫面上看不到她人,依稀能看到她支著的肩膀。

  謝嘉樹手指輕輕摩挲著冰冷的螢幕,表情終於有了一絲動容。

  **

  馮一一下樓後急步奔進車裡,好一會兒腦袋裡都還是空蕩蕩的。

  想想真是太丟臉了!自己怎麼能就那麼一副呆樣呢?!居然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馮一一鬱悶的簡直要捶胸口啊:這幾年演練過的次數數不清,到頭來居然這麼丟人!

  她趴在方向盤上失神的想:哦!馮一一!你終於承認自己期待著和他重逢了!

  眼睛有點發澀。

  她的人生真是糟糕啊,連對自己內心都要掩飾,連自己的真實情緒都分辨不清,連當初對自己的承諾都失信。

  最糟糕的是,她掩飾著內心、寧願分辨不清、對自己的承諾失信,只為了那麼一點只保存在她心裡的期待。

  這很過分嗎?

  否則他怎麼會連一句「好久不見」都吝嗇。

  在車裡不知不覺待了很久,眼看時間都快下班了,馮一一搓搓臉,振作精神。

  發動了車從停車場開出去,出口處的斜坡明明前一秒還空無一人,不知怎麼忽然就出現了一輛車,馮一一大驚失色,急踩剎車卻還是撞了上去。

  被撞的那輛車很穩的停下,下一秒駕駛位和副駕駛位的門大開,人都往後面跑,拉開後座的門往裡焦急的看著喊著什麼。馮一一這會兒腦袋完全懵了,耳邊嗡嗡嗡的響,雙手都是麻的,來來回回的回憶這車哪冒出來的、自己究竟是怎麼撞上去的……前車後座裡走下來一個人,往她這邊走過來。

  車門被人很用力的拉開,馮一一感覺身側一涼,木木的扭臉看過去,謝嘉樹那雙眼睛在昏暗的地下停車場簡直如遙遠天邊明亮的星星。

  閃花了馮一一的眼睛。

  「馮一一,」他聲音像星光,又冷又華麗,「你吸引男人注意力的招數還是這麼濫。」

  馮一一呆呆的看著他。

  謝嘉樹,她嘴裡說不出話,心裡輕聲的反覆問著:是你嗎?不是你吧?並不是你回來了。

  這邊剛出事就有人通知了上頭,盛承光匆匆趕到,見此狀況心中一目瞭然,過來先問車裡的馮一一:「你沒事兒吧?」

  馮一一不負所望的呆若木雞。

  盛承光直起腰對一臉寒冰的謝嘉樹嘆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膽子小,幹嘛呢這大過年的,這麼多年沒見面了。」

  謝嘉樹面無表情的直起身、緩緩抬手摀住了後頸。他的助理立刻過來扶住他,演技滿分的焦急大喊:「快送謝總去醫院!」

  盛承光嘴角一抽,心想待會兒得子時打個電話,暫時不用給馮一一留意相親了,這兩個且得有戲呢。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