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覆雨翻雲前傳之紀惜惜

jiouguai
本文:2020-10-15T20:05:33
(一) 夜宴


浪翻雲在京城從朱元璋手上搶走了紀惜惜後,便攜美返回怒蛟島。浪翻雲是怒蛟幫

的英雄人物,幫眾都認為英雄配美人這安排是天造地設的,在大家的推波助瀾下,不到一個

月,浪翻雲迎娶了紀惜惜,並於鳳儀樓幫眾設宴全幫上下。




當晚不單是座無虛席,有些幫眾更要坐在鳳儀樓門外加設的席位。當中原因固然是浪

翻雲在幫眾心目中的地位,但最大的因素是希望一睹艷絕一時,連大明天子亦拜倒於其石榴

裙下,才貌雙全的紀惜惜,芳顏是否跟傳說中一樣?




由於怒蛟幫是江湖中人,拜堂後的紀惜惜不用跟其他女子一般,躲在新房中等候。浪

翻雲興高采烈地帶著紀惜惜向眾人介紹,首先當然是與他情同父子的幫主上官飛,這位慈祥

老人對他恭賀的同時亦讚許紀惜惜的賢慧。他身旁是一位十六、七歲的青年,上官飛的唯一

獨子---上官鷹,紀惜惜的絕世芳容震撼了他的心靈,集天地靈氣的五官,雖然沒有任何化

妝,但配上雪白的肌膚,散發出動人的氣質。上官鷹眼中閃過一絲嫉妒的神情,心想:「想

不到浪首座樣貌這麼醜,居然娶得如此絕色美人,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只有我才配得

上她。」他一直自視甚高,不滿父親要他向浪翻雲學習,於是經常會有比較。上官鷹本身英

俊瀟灑,加上本身是少幫主的身份,自然不少女子投懷送抱。可是由於浪翻雲娶得如花美

眷,立時將他比下去,不由得心中忿忿不平。




浪翻雲將凌戰天和龐過之等頭目一一介紹後,便走到一名貌清瞿,雙目藏神,仿似得

道之士的老人面前,向紀惜惜道:「這位是救活無數兄弟,在我幫之中除了幫主外,最受人

尊敬的神醫---瞿秋白。」




紀惜惜笑道:「惜惜謝過瞿神醫 ,早前對夫君的援手。」 說著便要跪下, 原來浪

翻雲早前被人毒箭暗算所傷,雖然不算嚴重,但愛夫情切的關係,自然是對瞿秋白十分感

激。瞿秋白慌忙上前阻止,大手輕觸紀惜惜的纖腰,雖然受到衣服的阻隔,紀惜惜仍然感到

他指尖彷彿傳來一股電流,心裡泛起一絲異樣的感覺。抬頭望向瞿秋白,雖然他跟上官飛一

樣已過中年,但給人感到有顆活躍的心,不像一個垂暮的老人。瞿秋白笑道:「 救人乃本

份已而。」 紀惜惜自幼父母雙亡,一直由跟隨柳三娘學藝,由於柳三娘一直是保持獨身,

故此紀惜惜從小便一直缺乏父愛。看著那張慈和的臉上展露的笑容,令她感到十分親切。




婚宴在熱烈的氣氛中進行,有些幫眾在酒精作用之下,開始竊竊私語的討論起紀惜

惜,其中一檯是一名叫楊成的頭目,曾經因為與人爭風吃醋,被浪翻雲教訓了一番,一直懷

恨在心。楊成一邊望著紀惜惜,一邊對手下說:「 那娘兒可真美若天仙,如果是我的話一

定天天摟著睡覺,可惜上天太不公平了,沒有給我遇上。」 另一個跟他多年老朋友的頭目

陳冬嘲笑他道:「呵呵!你怎麼可跟浪首座比!」楊成不以為然的道:「武功我自問是比不

上,可是論到床上功夫,我不信會比他差,如果惜惜姑娘試過我的跨下雄風,一定會選我

的。」 楊成天賦異稟,長得一根長達十吋的肉棒,而且戰鬥力持久,有過連御十二女的紀

錄。陳冬笑罵道:「可惜你沒有這個機會了。」楊成還想說什麼 ,但凌戰天剛好過來跟手

下們祝酒,只好把說話吞回肚中。



紀惜惜渴了酒後,臉頰呈現兩朵紅暈,使本來俏麗的臉龐,展現出令人驚心動魄的艷

光。連古井不波的上官飛也頻頻進行注目禮,更不用說上官鷹血氣方剛的少年和楊成那些淫

棍,目瞪口呆地死命的盯著,恨不得把她吞下去。



直到午夜,各人各自散去,宴會終於完畢。浪翻雲扶著紀惜惜回到新房中,他抱著紀

惜惜輕吻了一下,笑道:「得妻如此 ,夫復何求?惜惜妳是上天對我最大的恩賜。」紀惜

惜投入浪翻雲的懷中,說道:「夫君,我也是,若然失去了你,我的天地便完全失去色

彩。」 浪翻雲抱起紀惜惜,沿著那床舖處走去。當她身體被輕放在柔軟的床上時,發現他

開始緩緩地替自己寛衣解帶,不禁含羞輕呼:「夫郎,你要溫柔點啊。」





新房那邊風光綺妮,而神醫瞿秋白的房舍,更不時傳出陣陣的女性嬌媚的呻吟。



「啊....啊........呵......呵呵.......呀.........頂.....頂...到..........了...好.....好...」只

見一個擁有完美無暇身體的女子騎在瞿秋白的身上,蛇腰不斷的隨意擺動,她的容貌可比美

紀惜惜,可是欠缺了清純的氣質,卻帶著一股妖艷的氣息。




「呵....呵呵......呵呵...玉茹,妳夾得我好緊...呵...我要射了.....」兩人身體一陣的顫

抖,瞿秋白跟那女子同出了精,瞿秋白戀戀不捨的輕輕搓揉她胸脯上的那雙肉丸,道:「玉

茹,不見多年,妳還是這麼迷人啊。」



原來這女子便是天命教的教主---單玉茹,而瞿秋白則是她的同門師兄。



單玉茹吃吃笑道:「好師哥,不用賣口乖了,我看你今晚這麼厲害是因為那個紀惜惜

的原因吧?不過這女子不單艷麗無雙,更是天生媚骨,如果入我門下,必定能將媚術發揮到

極致。」



瞿秋白岸貌道然的神情已經蕩然無存,面上盡是淫邪的笑容道:「不愧為我的好師

妹,真是什麼也瞞不過妳,我會找機會令她成為我們的人。」



單玉茹正色道:「不要操之過急,否則很容易暴露身份。」




瞿秋白笑道:「我從來都很有耐性的,妳等著我的好消息吧。」兩人又相討了一些

事,單玉茹便穿回衣服離開了。




瞿秋白望著單玉茹遠去的背影,心裡泛起了紀惜惜那張絕世芳容,喃喃自語的道:

「 看來我需要好好的計劃一下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