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03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15T10:45:54
第 3 章

  這個晚上,伴隨著客廳裡稀里嘩啦的麻將聲,馮一一夢了一夜的從前。

  從前她只有二十歲,大學還沒有畢業,在漫畫網做著兼職編輯。某天漫畫網所屬的長樂集團太子爺空降,她被派去做助理,後來太子爺玩膩了漫畫網,但是用她用順手了,兩人還是常常在一起。

  他們從來沒有談過一天的戀愛,但那些並不是戀愛的快樂日子,是馮一一最好的年紀裡最快樂的時光。

  清醒的時候馮一一滿意自己如今也算事業有成,可在夢裡,當她回到過去的那個自己,她才知道她是多麼的懷念那段從前。

  一生的快樂是不是都在那時用盡了呢?否則何以自他別後,再無歡愉。

  早晨醒來,枕巾一半都是濕的。

  馮一一閉著眼睛不願睜開,手指摩挲著在濕冷的枕巾上一下一下按著,心裡的滋味壓根無法描述。外頭親戚們說笑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隔著房門都能聽著隱隱約約的。她擁著被子坐起來,在床上發呆半晌,搖頭晃去夢了一夜的那個身影,如常一般爬起來穿衣洗漱。

  過年有這麼多人在家裡,馮媽管不著她吃喝,她得自己找吃的。可是今天她一開門貼著牆角往廚房溜,忽然就被叫住了:「哎喲!我們一一起來了!」

  馮媽異於往常的熱情溫柔聲調令馮一一打了個寒顫,貼著牆轉頭奇怪的看過去,等看清楚姨媽表姑們圈圈圍著的那個人,頓時她就驚呆了——「沈軒?!」

  他怎麼在這兒?!

  坐在擠了八個人的四人沙發上,前後左右全都是圍觀人群,沈醫生依然笑得純良溫和:「你起來了。」

  馮一一心頭大震,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他這語氣……不對勁吧?

  顧不上吃早飯了,馮一一把他從姨媽們當中搶出來,在親戚們的打趣哄笑聲裡把他拉出門。

  **

  門外是初春的小雪,馮一一穿著一件套頭衫就出來了,迎面一團風雪撲來,寒氣令她整個人都縮了縮。

  沈軒風度很好的展開他的羊絨大衣——「冷吧?要不要躲進來?」

  馮一一看他一眼:「你這姿勢跟日漫裡的暴露狂大叔似的。」

  沈軒想想確實是哎!嘆口氣,他脫了大衣給她披上。

  馮一一抬手推開,可沈軒臉上笑的不正經,手上力道堅定的很,按著她肩膀給她攏緊了衣服,然後他手就不鬆開了。

  「去我車裡吧?我們談談。」

  馮一一點點頭。

  **

  沈軒的車裡收拾的很乾淨,車載香水味淡淡的很好聞,一坐進去馮一一要還他衣服,被他按住了。

  「暖一點再脫衣服,」沈軒調著暖氣風口對她那邊,「不然打噴嚏了又要來找我掛水。」

  他是開玩笑緩解氣氛,馮一一卻不免多想:當初他們熟悉起來就是因為她打個噴嚏都要掛水,不僅打噴嚏要掛水,那時候的馮一一手指被割破要打破傷風針,腳崴一下就拍片,身上不明原因起個紅點都要抽血化驗,還總是覺得自己得了某種隱患型疾病、不知道哪天就會爆發死掉……子時看不下去了,把醫術精湛的沈軒介紹給她。

  膽小怕死是馮一一打小的毛病,認識沈軒以前她往醫院跑也很勤快的,可是現在被他這麼一提,就好像她那都是故意裝病勾引他似的。

  「那個,」馮一一心裡彆扭,巴不得趕快說清楚:「你今天來找我有事兒啊?」

  沈軒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眼神明顯是壓著笑意,馮一一被他看得有些手足無措,扭頭看向窗外。

  沈軒不緊不慢的「嗯」了一聲,「來拜年,順便和你談談。」

  這傢伙人長得好、氣質也好,就這麼隨隨便便倚在那兒就很好看了,外科醫生的手保護的小心,他的手很漂亮,修長的手指搭在方向盤上,一下下的點著,點的馮一一心跳都亂了節奏。

  她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動心了。

  「元宵節跟我回家吃飯吧,我家裡人都在。」沈軒溫聲說,還轉過頭對她一笑。

  馮一一心想:來了。

  「那天短信不是說了麼,我元宵節有安排了。」

  「那往前挪一天,或者後面一天?或者你哪天有空?」沈軒笑容不變,從容得很。

  馮一一穩了穩心神,神情正經的說:「我不想去。沈軒,我們兩個還是做朋友吧。」

  她說出口心裡狠狠的一鬆,自覺如釋重負,可看沈軒依然笑眯眯的,神情一點都沒變,倒叫她慌了起來,結結巴巴的繼續說:「你挺好的,這幾年我們很好啊……繼續做朋友不好嗎?如果那什麼什麼了,以後連朋友都做不成……我都沒地方看病了!」

  沈軒聽著她詞不達意的解釋,眼看她越說越慌臉都紅了,不由得眼裡的笑意更深了一分,往車窗外看了一眼,他語氣慢悠悠的聽不出什麼情緒:「你是擔心我們做不成情侶,以後連朋友都沒法做了嗎?」

  聽他當面說出「情侶」,馮一一感覺更怪了,不自在的點點頭。

  「不是因為別的?比如——害羞?」沈軒目光看向車窗外,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她也看。

  馮一一轉過頭,就見她家高大英俊的弟弟踏雪而來,正走到車窗邊彎下腰。

  沈軒按鍵降下了車窗,馮一帆略過他親姐,對駕駛座上的人打招呼說:「沈軒哥,來了啊!」

  馮一一眼皮一跳啊!頓覺大事不妙!

  「你們倆怎麼認識的?」她來回的看兩個男的。

  「我昨晚給沈軒哥打電話了,」馮一帆同學大方又磊落的說,「你不是挺喜歡他的,就是害羞麼,我都幫你說了!」

  「……」

  馮一一真想一拳打昏這小子、再一拳打昏她自己!

  **

  「我先進去了,你們慢慢聊!」馮一帆衝他姐丟了一個加油的眼神,「晚上晚點回來不要緊,我會跟爸媽說的。」

  馮一一這會兒完全說不出話,連伸手打馮一帆一頓的力氣都沒有,她的手緊緊縮在袖子裡,臉偏過去想埋在衣領下,卻忘了這是沈軒的衣服,頓時鼻端滿是他的氣息。

  頭好疼啊……她眼睛都閉上了。

  馮一帆說完真的轉身走掉了,沈軒把車窗關上,接著便饒有興趣的盯著扭臉裝死的人看。

  這丫頭,從他認識她到現在,看著像是已經變了一個人,可還是這麼有趣啊~

  「好了,別害羞了。」沈軒也不想讓她太彆扭,溫和的說,「是我不好,我沒有早和你說清楚。其實我一直覺得你是個好姑娘,你願意和我做這麼多年朋友,想來也不討厭我。你剛才也說我挺好的、我們這幾年挺好的,不如我們試試看?反正我們話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再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也不可能。」

  他這麼坦誠,馮一一那股羞憤欲死的勁也淡了一點,心裡前所未有的猶豫,彷彿站在岔路口,不知如何是好,磨蹭著轉頭偷偷看他臉色。

  雖然形容馮一一外貌時用的是普通,但是女孩子五官端正、乾乾淨淨,又因為羞憤雙頰飛紅、明眸含水,雪天溫暖的車裡,看起來端的是可口彈牙……沈軒壓下去時有一瞬間也覺得不太好:剛表白就親啊?

  可是沈醫生從來就不自詡為良善之輩,親都親了嘛,親一下!

  馮一一腦袋裡正一團亂麻,這突然而強勢的一吻,整個腦袋都糊住了,她反應過來立刻伸手推他,可沈軒按著她肩膀的手力道不小,把她牢牢按在座位裡動彈不得,只能仰著臉任他親。

  而他的吻很溫柔,溫柔的幾乎不含情欲,只是唇瓣溫熱的相觸,吻的深了也只是淺淺的吮吸。

  馮一一兩隻手撐在他胸口抵著他,吻得久了她覺得喘不上氣、熱,輕輕推他,這次他很快退開了。

  兩人分開,沈軒的手還按著她,離得很近的看著她紅紅的臉和紅紅的唇,他很溫柔的笑。

  馮一一氣喘吁吁的扭開臉看向窗外。

  沈軒忍不住又伏下去,親親她小紅蘿蔔似的耳垂,貼著她耳邊氣息滾燙的輕聲說:「元宵節跟我回家吃飯?嗯?」

  最後那個「嗯」又熱又癢的鑽進馮一一耳朵裡,都要鑽進心裡去了!她渾身一顫,咬了咬唇,回頭艱難的對他說:「你讓我想想吧。」

  沈軒很挫敗的嘆了一聲,「我真是老了嗎?剛被我親過的姑娘居然還拒絕我!」

  馮一一捂著滾燙的臉頰:「那我還好沒在年輕的時候遇上你。」

  沈軒笑得意味深長:「遇上了啊,只是那時年紀輕。」

  **

  只是那時年紀輕……是人是狗看不清?

  以沈醫生的腹黑毒舌,人指的肯定是他自己。

  他竟然攻擊謝嘉樹是狗!

  過分!

  馮一一進門時一臉的陰鬱不平,迎上來的馮媽一臉的好奇,急切的問:「怎麼了怎麼了?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馮一一眯著眼睛開始擼袖子,「馮一帆呢?我要揍死他!」

  馮媽狠狠一指頭就戳上去了,虎著臉罵女兒:「大過年的別胡說八道!」她還想再給馮一一兩下,可馮一一身上披著一件男式大衣,羊絨質料又輕又軟又暖和,摸了兩下她就不想打女兒了。

  一屋子親戚面上都假裝不在乎,其實一個個豎著耳朵呢,馮媽掃了一圈,拉著女兒進房間。

  「你過來!」

  把女兒連拽帶扯的推進房間裡,馮媽開始盤問:「那個沈軒是你男朋友沒錯吧?是個醫生啊?哪個科的醫生?」

  馮媽難得對她的事情這麼感興趣,馮一一深感榮耀,老老實實的把沈軒的老底賣了個底朝天。

  「……媽,我覺得他沒那麼喜歡我。」

  馮媽聽到「他家裡幾代都是做醫生的」、「他是院長」就已經心滿意足了,一聽這話立刻反駁說:「他都說試試了,不就是喜歡麼!要不然他那條件找誰誰不願意和他試試?」馮媽頗有決斷的一揮手,「試吧!好好試!我警告你啊!你別矯情,錯過著村沒這店了,到時候看我怎麼收拾你吧!」

  「可是……他以前喜歡過我一個朋友。」馮一一硬著頭皮說了出來,希望得到媽媽的同情和支持。

  「那怎麼沒跟你朋友好?」馮媽輕蔑的說,壓根就不覺得這是個事兒。

  馮一一神情糾結的看著她媽。

  馮媽被她那可憐相小小的打動了一把,拍拍她臉,罕見的苦口婆心的說:「姑娘,兩口子過日子沒那麼多喜歡不喜歡的,你早上睜眼,吃喝拉撒,一天下來吃得好穿得暖玩的開心,還有什麼?你要是談戀愛呢當然找喜歡的,可你都這個歲數了,你嫁的是你以後的日子,不是喜歡。」

  馮一一沒說話。

  馮媽怕她腦子壞了真跟沈軒矯情,急著敲定這事兒:「十五晚上叫沈軒來家裡吃飯,今天人多,也沒招待他。」

  馮一一下意識就拒絕,說:「十五他叫我去他家吃飯,他家人都在。」

  馮媽眉頭舒展的看了女兒一眼,拍拍女兒身上價值不菲的男士大衣,滿意而舒暢的長嘆了口氣,出去打牌去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