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懷念的01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14T17:47:57
第 1 章

  《我懷念的》

  馮一一是個挺普通的女孩子,唯有兩件事稍稍特別。

  第一件是她的名字。她出生時,馮爸聽說是個女兒扭頭就走了,馮媽那會兒頭暈體虛的,想著隨便取一個,就叫「馮一」吧,第一胎嘛!還好護士小姐說了句「『馮一』不像個女孩兒名字」,馮媽才又給加了個「一」。

  可能真是給馮一一這名字帶的,過了幾年家裡真的添了二胎,這回馮爸馮媽特意託人給查了胎兒性別,得知肯定是個兒子,馮爸花了八百八請人給兒子算名字,最後千萬斟酌的叫了個「馮一帆」,筆劃是算過的,字面意思也好,象徵著寶貝兒子一生一帆風順。因為恰好有個「一」,倒顯得馮一一的名字也是認真取的了。

  馮一一第二件不普通的事是她的血型:她是RH陰性血,俗稱的熊貓血。

  熊貓血顧名思義是種很罕見的血型,因此熊貓血的輸血費用比普通血貴。馮一一四歲那會兒不小心磕破了頭,馮媽抱她去醫院,縫了好幾針還輸了一袋血,那會兒正要過年,因為這事兒過新年馮媽只給馮爸和她買了新衣服,沒捨得再買馮媽自己的。等到馮一一上小學的時候——那會兒家裡已經有弟弟了,她手臂上被學校的窗戶玻璃劃了個大口子,那次是老師送她去的醫院,馮媽下班過來交錢,回家路上馮媽給她算了筆賬:她這進出醫院一次,馮媽一個禮拜的班都白上了。家裡弟弟正在長個子,早上只喝一瓶奶不夠了,正要給他加晚上一瓶奶呢……「那我的那瓶牛奶不喝了吧,留到晚上給弟弟喝!」七歲的馮一一對逆風蹬自行車的媽媽大聲說。

  「行吧。」馮媽答應的挺乾脆,「女孩兒也不用長那麼高……再說牛奶就是補鈣!回頭家裡吃蝦你別吐殼,嚼吧嚼吧嚥了,也就補鈣了。」

  「知道啦!媽媽!」

  從小沒心沒肺的小傢伙,不知道害怕,手上這傷還熱乎著呢就在自行車後座扭著屁股中氣十足了,馮媽愁的不行,說:「媽告訴你,你這血型特別特別稀罕!有多稀罕呢:別人受傷了進醫院,逮十個人總有一個能給他輸血的;你要是受傷了,逮一萬個不見得有一個能給你輸血的。你知道沒血的話、人就會死吧?」

  「不知道啊!」馮一一興高采烈的玩著自己手上的紗布,傻乎乎的說。

  「那媽媽現在不是告訴你了麼!沒人給你輸血你就會死!」馮媽覺得這丫頭太缺心眼了,得加重力道:「你想想看,你要是受傷了,能不能一眨眼湊齊一萬個人?」

  「不、不能……吧?」

  「當然不能!」馮媽呼哧呼哧踩著自行車,「你記得表舅婆吧?去年她死了你爸帶你和弟弟去給她磕頭——」

  「爸沒讓我進去,讓我在外邊兒看車!」馮一一脆生生的打斷。

  「……對!就是那個表舅婆!她就是摔了一跤,沒湊齊一萬個人!然後她就死了……」

  不長的一段回家路,親戚中因為意外來不及輸血而死的人已經夠寫一本三十六回的《死亡筆記》了,這些人都是馮一一見過或者聽說過的,太真實太有代入感了,小姑娘聽著聽著,拽著媽媽衣角的手越來越用力……她從不知道這世界是這麼可怕的,頭頂上的天都黑沉沉的往下掉似的。

  終於到家了,以往馮一一都是不等停就歡快的跳下自行車的,這天直到馮媽停穩車子她才巴著坐墊彎著腰滑下來,戰戰兢兢的,直到雙腳落地才大出了一口氣。

  過了幾天家裡真的買了蝦,馮一一分到了小半碗,她小心翼翼的全給嚼了!她那瓶牛奶已經歸了弟弟了,這幾天看弟弟早上晚上各一瓶喝的津津有味,她嘴上不說心裡其實可羨慕了!現在好了,她心裡不難受了:以前家裡吃蝦都盡著弟弟吃,弟弟吃剩下的才輪到她,還得分幾個給馮爸下酒,可今天,馮媽豪氣的給她先盛了足足小半碗!

  馮一一捧著她那小半碗缺頭少尾巴的小蝦,特別滿足。

  **

  馮一一從此以後特別當心自己,再也沒有受過需要輸血的傷。她小心翼翼的長大了,唸完大學工作了幾年,一晃就二十八歲了。

  二十八歲的馮一一沒有男朋友,好像有點不普通了。

  剛到二十八歲的這一年,過年的時候家裡親戚們來,馮一一被七大姑八大姨抓住了盤問怎麼還沒男朋友,緊接著就有張羅著給她相親的……這個新年馮一一過的挺狼狽,見人就低頭躲著走。

  年初二那天,家裡擺了三張桌子打牌,客廳被熊孩子們霸佔了,馮一一躲進自己房間,捲著被子窩在床上看韓劇。正為大長腿們如痴如醉,手機叮叮叮的響起來,拿起來一看,是沈軒的拜年短信,祝她新的一年平平安安無病無災。

  馮一一順手回覆了新年快樂。

  沈軒回的很快:不怎麼快樂唉!

  馮一一:怎麼啦?沒要到壓歲錢嗎?

  沈軒:不僅沒要到,還發出去好多。散了財還要被催婚,怎麼快樂得起來嘛!

  馮一一心想鬼才信你!杏林世家的公子哥,一手好醫術,才三十五歲已經是G市最貴的私立醫院的院長,長相嘛——也就謝嘉樹那樣的站旁邊才能把他比下去幾分……這樣的黃金單身漢只有自己不肯找的,跟她在這兒抱怨被催婚,叫她這種大齡剩女情何以堪!

  要是早幾年的馮一一,這會兒大概會回覆:你只要跑出去站馬路上吼一聲,大堆大堆的姑涼撲上來好吧?騷年你為賦新詞強說愁了喲~

  可二十八歲的馮一一回覆的是:拍肩!

  這回沈軒久久沒有回覆。馮一一也不在意,滑進被子裡繼續花痴口水她的大長腿。

  過了好一會兒,被子上面的手機螢幕一亮,一條短消息跳出來,依然來自沈軒:元宵節跟我回家吃飯吧。

  馮一一頓時就被震驚了!可就在這時,大長腿抬起他的大長腿把另一個大長腿踹進了游泳池裡……馮一一的震驚頓時就被刷新了!

  大長腿們太幼稚了!簡直比謝嘉樹還幼稚!不過這畫面真好看啊真好看!

  **

  接連被震驚了的馮一一摸出房間去倒水喝,馮媽正在廚房裡忙活,見女兒披頭散髮的進來倒水,按著手下的白斬雞剁下一隻腿遞給她。

  自從每個月往家裡交四千塊錢,馮一一的家庭地位明顯上升了!要不雖說弟弟愛吃雞翅膀,但是馮媽覺得雞腿肉好吃、也總是硬塞給兒子的。

  「剛你三表姨說她女婿有個同學還是單身,回頭找機會帶來家裡吃飯——你這幾天在家也別弄得這麼邋遢,萬一人忽然來了呢!」馮媽剁著雞,叮囑女兒。

  馮一一不太樂意:「表姨的女婿四十幾歲了,那他同學……」

  「你以為你自己是二十出頭的小姑娘?」馮媽翻了一個白眼,「就算二十出頭,你長得又不多好看,我們家條件也不是特別好,你下頭還有個弟弟……人家也要看你條件的好吧?」

  「哦……」馮一一默默的往外走,走兩步又退回來小聲說:「媽你先問問人長什麼樣、在哪兒工作月薪什麼的……」

  「問了!」馮媽奮力揮舞著菜刀,「在銀行!一個月能有七八千——銀行福利好!長得嘛,你表姨說她見過的——配得上你!」

  馮一一聽這話心裡抖了一下,打心眼裡的覺得這事不靠譜,在門邊磨磨蹭蹭半天,猶豫的說:「媽媽,其實我也能帶個人回來吃飯……」

  「啥?!」馮媽一刀重重跺在案板上,提高嗓子問——她是真沒聽清楚。

  可馮一一被雪亮的菜刀嚇回去了,心想萬一沈軒那是開玩笑的怎麼辦?就算不是開玩笑,只是叫她去他家普通吃頓飯怎麼辦?完全不是那個意思怎麼辦?

  她像隻兔子一樣貼著牆角蹦回了房間。

  剛才她沒回覆沈軒,也不見他再有短信追來,馮一一摩挲著手機半晌,心裡來回的設想又來回的否定,最終還是邁不過去這個檻,到底還是回覆沈軒說:元宵節有安排了。

  沈軒很快回了一句:「好。」

  **

  沈軒關了手機攥在手裡,抵著眉心揉了兩下,一邊笑一邊自嘲的搖頭。他家那個在市裡主持A級醫療班子的堂哥湊過來八卦:「和誰發短信呢?看你瞳孔都不聚焦了,是個姑娘吧?」

  沈軒笑笑,收起了手機。外科醫生有一雙很好看的手,沈醫生尤其,手指修長乾淨,握在淡金色手機殼上,和他那張臉一樣的勾人。

  「嗯,是個姑娘。」

  「是同事嗎?」堂兄來了興趣,「不會是醫藥銷售的吧?」

  沈軒笑著看了堂兄一眼,說:「不是。她算是我一個病人。」

  還是個老病號,早幾年的時候幾乎是一個禮拜來兩次醫院,咳嗽一聲都要來化驗血常規。這兩年她工作忙起來了,人也長大了,心性壓下去不少,不再那麼一驚一乍的,但一年四次的體檢是雷打不動的,平時偶爾小病掛水也都是他親自經手。

  沈軒想起馮一一就不由自主的笑,他家堂兄卻是一臉很不看好的神情:「病人啊……身體不好可不行。」

  沈軒聽了笑的更樂了:「她身體好的很,能吃能睡會保養,比我健康是肯定的。」

  「你小子……」堂兄覺得和這丫聊天費勁,可眼看沈家就這麼一個老光棍了,不得不操心一把:「看你笑這麼騷,真喜歡啊?真喜歡你追回來啊!」

  沈醫生修長漂亮的手指摸著下巴,笑的更加風騷了:「嗯,我也覺得就這樣放棄有點可惜。」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