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48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13T18:44:51
第 48 章 女孩兒都會離開最初的家

 第二天,蘇仝意料之中的睡到很晚。朦朦朧朧裡,她被溫涵拽著坐起來,手裡塞了簽字筆,被他誘拐著,在幾張A4紙上稀里糊塗簽了字。等到簽完,溫涵還沒轉身,她就又腦袋一歪,倒床上去了。

  再清醒時,已經一覺到正中午,睜開眼時針都快劃到十二點了。

  「幸好今天休息,不然鐵定遲到。」蘇仝臉埋在枕頭裡,小聲地咕噥著,死活就是不想起床:她這會兒跟跑了個萬米馬拉松一樣,渾身上下都是酸累酸累的,不動則已,一動就跟被卡車碾了一樣。正所謂樂極生悲,昨晚光顧著胡鬧享受了,一點沒意識到縱慾過度是有後遺症的。

  蘇仝在被窩裡拱了拱工,非常不情願地抱著被子坐起身,抬眼就見對面牆上,被溫涵掛了一個大大的寫字板,上面用花體的意大利語寫著:Buongiorno, la mia principessa!

  拜貝尼尼那部知名電影所賜,蘇仝還勉強認得,這句話意思好像是在對她問早安。

  「溫涵?溫涵?」蘇仝張嘴喊了一嗓子,聲音沙沙的,還帶著晨起的慵懶,但是足夠溫涵聽到。幾乎是下一秒,溫涵就端著杯牛奶,笑眯眯來到了蘇仝床前。

  「早安,我的公主。」把牛奶遞給蘇仝,溫涵眨眨眼睛,靠坐到她身邊,一邊扶著她腰肢輕輕按摩,一邊溫熱地呼氣對蘇仝做口型。

  蘇仝齜牙咧嘴地瞪了他一眼,發現欲求得到滿足的男人最會說話,心情也最好。就想現在的溫涵,昨晚她見他時,還是仝仝呢,現在,她在他眼裡就成王儲公主了。

  「我們下月四號去登記好不好?」見蘇仝喝完,溫涵把杯子收回放到小桌上,滿是期待地用手語告訴蘇仝。

  蘇仝一愣:「下月四號?那……那不是你生日嗎?」

  溫涵很愉悅地點點頭,拿起一張便簽紙寫:「對。過生日。當然要收到上帝給的最好的禮物。」

  蘇仝張張嘴巴,拿食指點點自己:「禮物就是我?」

  溫涵再次點頭。

  蘇仝不曉得說什麼了。她想:如果一個男人能把你當成上天的恩賜,把你當成最好的禮物,並且執意要把自己生日跟結婚紀念日定成一天,那麼這人應該是很愛很愛你。完全沒有給你猶豫思索的餘地,下定決心要娶你回家了。

  「你生日那天去?」蘇仝偏偏頭,再次確認,「真想好了?溫老師,你確定了?」

  溫涵鄭重其事地點點頭,一把抱住蘇仝好像生怕她跑了一樣。

  蘇仝被他勒在懷裡也不嫌緊,只輕輕戳戳他胸口,掩飾住自己心底翻湧的感動,故作調侃說:「嗯,不錯。是個會過日子的好苗子。已經知道省錢了。那以後結婚紀念日和你生日我就只準備一份禮物,我們勤儉持家嘛。」

  溫涵臉上露出兩個大大的酒窩,眼睛笑眯成一道狹長的線,低頭狠狠親了蘇仝一口,才望著蘇仝眼睛,嘴唇開合:「隨你,都聽你的。」

  只要你肯嫁,什麼都好說。

  就算不能講話,溫涵表情裡也明明晃晃寫了這麼幾個大字。蘇仝被他那張俊秀的臉閃了一下。眨了眨眼,才回想起什麼一樣,聲音悶悶地控訴:「你知道嗎,昨晚我做夢,夢見你讓我在一份財產公證書上籤字,我不簽,你就拉住我,不讓我走。」

  蘇仝嘟著嘴,說得特別委屈:「下個月四號結婚,你要是擔心,現在去公證婚前財產還來得及。」情侶夫妻什麼的,為財產鬧僵的太多。她是為以後長久,拒絕了媽媽給她買新房的誘惑。可是誰知道溫涵會不會給他自己留條後路,也以公正書的形式防著他們以後分道揚鑣時她會貪他沾他呢。

  哪知溫涵聽了她的話,竟頗以為然地點了點頭。起身離開,直接走去了書房。不一會兒蘇仝就見溫涵拿著一個文件夾過來。文件第一頁,赫然就是寫著:公證書三個字。

  蘇仝心一沉,嘴巴裡湧出種說不上來酸楚感。談不上是難過,只是有些失落有些苦澀罷了。她低頭安慰自己說:不要這樣,溫涵自己的財產怎麼處置他都有權利。你無需置喙。再說,你根本沒想佔他便宜,何必還過不去心裡這一關?只要你們好好的,這份公證書就永遠沒用……你不是為他的人才跟他在一起嗎,那何必計較他在錢財上的劃分?你……

  正亂七八糟的自我安慰呢,溫涵已經打開文件,掀開其中一頁有蘇仝簽名的地方,遞送到蘇仝眼前。

  蘇仝莫名其妙。接過後,看了好一會兒,才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公證書確實是財產公證書,不過不是婚前財產公證,而是條件性讓渡財產公證。白紙黑字寫著如果溫涵與蘇仝夫妻關係成立,溫涵將自願將名下婚前財產更變為婚後財產,與配偶共同享有財產所有權。

  「你……」蘇仝指著溫涵,良久說不出一句話來。她想,按照正常反應,她是該高興的。因為只要她跟他領證,房子,車子,存款,全部都有她的一份。平白財富一下近在眼前,唾手可得,旁人羨慕都羨慕不來。天大好事,就這麼被他送到了她面前。

  可實際情況卻是,蘇仝只是靜靜地放下了那份公證書,又靜靜地抬起頭,無聲無息地望向溫涵。

  溫涵先還是帶著微笑,等她這樣一動不動,一聲不響過了有兩三分鐘後,溫涵像才意識到什麼一樣瞬間慌了神。把文件隨手一丟,抱住蘇仝,目露著急地扯過便簽字,想要解釋自己這麼做的初衷。

  可是還沒等他落筆,蘇仝就操起文件一下拍在他身上。

  溫涵身形驟然僵住,但下一秒,他懷裡蘇仝就一下摟住他脖子,失聲大哭:「你傻呀你?你怎麼能同意做這樣的公證呢?萬一我是騙子呢?萬一我明天跟你結婚,後天跟你離婚呢?萬一我出軌了呢,萬一……」

  不等她再說什麼,溫涵已經用他慣用的以吻封唇方式制止了蘇仝的萬種設想。

  百句千言堵在喉間,心情激盪下,蘇仝竟然完全忘了如何回應。

  直到溫涵倉倉促促結束這蜻蜓點水的一吻,目有擔憂,小心翼翼看她時,蘇仝才紅著眼睛,正兒八經地望定他。

  這個男人即將成為她的丈夫。在此之前,她被她的母親提醒:要留一條退路給自己。她拒絕了這個提醒。心裡卻依然是擔憂的,擔憂某一天他真的把她從房子裡趕出去。

  可是現在……

  有人說,男人對財產的在乎與女人對容貌的在乎等同。如果遇到一個願意與你分享財富的男人,別猶豫,趕緊嫁他。

  蘇仝覺得這話基本是句廢話,滿口的歪理。現在看著溫涵,卻忽然覺得這話說的很誘人。一個你愛的,愛你的人,一對兒彼此不為經濟因素苦惱,各自選擇了相信對方的愛人,憑什麼不能牽手走進婚姻殿堂?憑什麼不能得到美好祝福?

  蘇仝仰起頭,不問溫涵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只是沉聲道,「告訴我,你是從什麼時候有這個打算的。」

  溫涵摸不透她的情緒,抿著唇,不開口,也不動作。

  「我保證不生氣。」蘇仝偏偏頭,靠上溫涵的肩膀,轉眼定定地盯著他。

  溫涵小心翼翼拿過便簽紙,偷偷打量著蘇仝表情,一筆一劃斟酌寫:「上次家長見面後。」

  原來如此。

  她就說他這段時間一直在洛陽,不可能有時間辦這事。搞半天是早就做好打算的。怪不得他在那天忽然跟她講婚期由他定呢。

  由他確定婚期,他就把路都給她鋪平。前腳,她才拒絕了母親陪送的房產做嫁妝,後腳溫涵就一聲不吭給她補償了更多的東西。她打算與他共度此生,一腔孤勇地切斷了退路。他回她一樣的不加防備,不留餘地。

  真是兩個呆子,誰比誰傻啊?

  那天回去之後,蘇仝把溫涵公證書的事情告訴了家人。

  蘇媽媽跟蘇姐姐被震的良久說不出話來,等過了有三四分鐘,兩個已婚女士怔怔才回神,不約而同轉向自己老公,母女吐出句同樣的話:「你看看溫涵,再瞧瞧你。能比嗎?」

  是不能比。每個已婚男士都會瞞著老婆藏小金庫的,這是定律。目前溫涵只是還沒到那個層次。

  翁婿兩個對視一眼,默默地轉達了下對自己老婆設定榜樣的不以為然。

  但下一刻,蘇爸爸就輕咳一聲,嚴肅臉色,正兒八經地對蘇仝交代:「該怎麼過日子還是怎麼過日子。別瞎折騰。」

  女婿是個什麼人,他看的明白,只是嘴拙口笨,不能表達自己對即將出門女兒的擔憂牽掛。於是千言萬語,所有囑咐都濃縮在一句話裡。每個女孩兒都最後都會離開她的娘家。蘇爸爸不知道自己女兒將來還會遇到什麼問題,只能從最根本上提醒她:守住本心,千萬別作。

  蘇仝錯愕地看著爸爸,良久鄭重點頭。

  「想好你們的婚禮怎麼辦了嗎?」

  蘇媽媽關心的事一直都比較實際,在看到家裡男士都退場後,蘇媽媽開口詢問。

  蘇仝眨眨眼睛,望著自己媽媽底氣不足地講:「媽,我想不要婚禮,直接蜜月旅行。」

  「什麼?不要婚禮?」蘇媽媽皺起眉,難以置信地望著小女兒。

  她的女兒她還是比較瞭解的,雖然說不上乖巧聽話,但是太出格太與眾不同的事她還真沒怎麼辦過。再說,終身大事不是兒戲。每個女兒都有過關於自己婚禮的憧憬。很早之前,聽兩個女兒聊天時,她的小女兒也暢想過她今後結婚要如何安排,婚禮穿什麼禮服,新郎應是怎麼樣子。

  「是因為溫涵嗎?」蘇雨跟蘇仝挨坐的近,聽到這個再看看妹妹表情,下意識就猜到了答案。

  蘇仝輕輕點頭:「不管是中式婚禮的改稱呼叫爸媽,還是西式婚禮的回答『I DO",溫涵都不可能親口說出來。與其在婚禮上看他為難,還不如我自己不要這儀式。」

  她愛她即將嫁的男人,怎麼捨得讓他在大喜日子被人在暗地裡指手畫腳?

  蘇媽媽跟蘇姐姐對視一樣,皆目有複雜地看向蘇仝——人的一輩子能有幾次這樣讓自己難忘終生的儀式?她們家一個傻丫頭竟然就這麼萬分推拒。

  蘇仝被盯得不自在,故作無謂地聳聳肩,輕鬆開解母親跟姐姐:「別這麼看著我呀。媽媽,我這也是為咱們自家親戚省下份子錢。再說,讓溫涵領我去外頭玩一圈,看看風土人情,長長見識,也不錯啊。何況現在旅行結婚也是一個潮流,媽媽,老腦筋要改一改了。」

  蘇媽媽張張嘴:「大不了改改婚禮流程,讓司儀照顧一下溫涵。怎麼說也是……」

  「媽。」不等蘇媽媽講完,蘇姐姐就拉了拉她的胳膊,「仝仝都決定好了,你就聽她的,別再說什麼了。」

  蘇媽媽開始轉移怒意,盯向蘇雨。蘇雨給了蘇仝一個「你安心」的眼色後,笑咪咪地挽住自己媽媽,把她從沙發拉起來,走去書房:「媽媽來,我給你分析分析仝仝這麼考慮的原因。」

  「哼,你分析,我倒是想聽你能分析出什麼……」

  蘇媽媽口帶不忿被拽去書房。蘇仝也不知道姐姐到底是怎麼跟她講的。只知道,七月四號一早,蘇仝出門跟溫涵登記時,蘇媽媽只是悠悠看了眼溫涵,一聲不吭地把家裡戶口本拿給了蘇仝。同時在背人處強笑著嘆了聲氣。

  小雨說的對:仝仝大了,有了自己的選擇和想法。有了自己想要維護顧慮的人。她確實不能再左右她了。反正都已經這樣,剩下的,由他們去吧。只要他們好就行。

  蘇仝被載去民政局。當一個小時後,溫涵牽著她手從民政局大門出來時,望著把兩本結婚證都妥善收好後,長長舒了一口氣的溫涵,蘇仝酸溜溜地說:「嗯哼,現在人到手了,是不是打算鬆懈精神了,溫老師?」

  溫涵一下子轉過頭,也不管民政局前人來人往,抱住蘇仝轉了一個360度的圈。蘇仝驚笑著摟住他脖子:「快放我下來。那麼多人看著呢。」

  溫涵滿不情願地放了人,手依舊搭在蘇仝肩上,低頭望著蘇仝眼睛,用唇語說:算計了那麼久,終於把你算計成了溫太太,哪裡敢有一絲鬆懈?娶你回家就是要寵的。名正言順的寵。

  蘇仝望瞭望他,又看看身後同樣出雙入對進入婚姻登記處的幾對情侶,一下就抓住溫涵手,挽著他胳膊小鳥依人靠在了他身上。

  或許很多人不理解她這樣的條件為什麼會選擇一個聾啞人,或許外人眼裡她是貪圖富貴的虛榮女。或許親戚朋友都對他們的將來抱保留態度。但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她在這個人身邊呢。或許他在讓任何場合都沒法表達出「I DO 」,或許終此一生都無法對她講出一句:「我愛你」。但是她相信他,相信他每一天都會讓她體會到「他愛她」。正如他所說,她是上帝給他的禮物,他想每天早上都讓她看到他寫的「早安,我的公主。」

  這是他的生日願望,她怎麼能不滿足?對於他,她願意把自己當做禮物,一步步漸臻完善,精心打包,送給即將而立的他。

  「生日快樂。」蘇仝踮起腳,轉向溫涵在他臉上落了一個吻,目光柔柔,聲音溫軟,「親愛的,我們回家吧。」

  回他們現在共同的家,。去開啟一段新的人生旅程。蘇仝眼望著溫涵,逆光中的他瘦高白皙,卓然而立,顯得英俊出眾,格外讓人安心。蘇仝想:從今天開始,這個人是她的了。以後的人生就是他們的了,她風雨陽光始終有他相陪分享,他的福禍幸佞有她相伴分擔。他們會相依相偎,相扶相持,直到白髮蒼蒼。有人將伴著她一起變老,真好。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