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45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12T09:38:54
第 45 章 一場突如其來的求婚

 女同事一離開,蘇仝立刻就從溫涵懷裡抬起頭,連珠炮般發問:「你怎麼來的?什麼時候過來的?來前怎麼也不告訴我一聲?還有,你來了饅頭他們怎麼辦?」

  她操心的事倒是不少,就是溫涵沒一點回答的慾望。他只是往前一步跨進門內,胳膊撐著牆上,把蘇仝禁錮在他和牆壁中間,面上帶起一絲讓蘇仝感覺很不好的微笑——有一回在醫院的電梯裡,他就露出過這種表情,然後……再然後他們就被一個哥們兒誤會他們是在電梯PLAY了。

  而且長久相處,蘇仝發現溫涵一個讓她特別抓狂的屬性。就是每次當她說了什麼他不樂意聽或者不樂意回答的事時,他不會直接衝她甩臉子,而是特別溫柔湊近她,在她喋喋不休的時候,忽然出手,猝不及防吻住她嘴唇。這樣既能讓她閉嘴,還能分散她注意力,最重要的是他自己還能得個清靜。

  蘇仝警惕地貼著牆,摀住嘴巴戒備地看著溫涵:「你……你想幹什麼?」

  溫涵垂眸望著她的小手,先是眉目彎彎地笑著親了親。隨後手勢一轉,將掌心撫上了蘇仝的額頭。還不等蘇仝反應他在幹嘛,溫涵就已經傾身,用眼角貼上了蘇仝前額。

  蘇仝完全不曉得他在幹嘛,愣愣僵在那裡也不敢動。等溫涵起來,才疑惑地發問:「你幹嘛?」

  「測量你的體溫。」溫涵嚴肅了臉色,用手語跟蘇仝說,「還在發燒。吃藥了沒?」

  蘇仝傻眼地搖搖頭,看他這心裡嘀咕:這是個什麼怪胎?為什麼他要用眼角給她估摸體溫?不是該用手心嗎?

  溫涵皺了皺眉,抬頭往屋裡掃了一圈,從桌上拿起蘇仝的藥盒後,拉著蘇仝離開了房間。

  當蘇仝在酒店門口看到一輛車牌號低調到讓人看三分鐘都未必能記住的黑色賓利向他們緩緩駛來時,她覺得自己好像知道她剛才問溫涵那些問題的答案了。

  「你跟李先生說你來蘭考了?」蘇仝指指面前的車,轉臉問身邊的溫涵。

  溫涵搖搖頭,笑微微對蘇仝做口型:「不。我只是把饅頭他們送去了玉空山。」

  蘇仝瞪他一眼:你是沒說,可你大晚上把家裡寵物送去玉空山那裡,只要你爸不傻,肯定能猜出自己兒子是要著急出遠門。配車配司機什麼的,簡直就是情理之中的事!

  溫涵對她那一瞪完全不在意,拉她上車後,直接把手機屏幕上幾個字擺給駕駛座司機。司機點頭會意,驅車離開。

  蘇仝頭一次坐這麼豪華的專車。車內空間簡直大的不像話。蘇仝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市場賣的常規車型,因為沒有哪家4S店那麼抽風,不光在車門上設計著不知道幹什麼用的暗格,還給腳邊安裝了可調高低的小咖啡桌。那桌子的精緻度,在上頭放台筆記本上網都完全不成問題。

  蘇仝嘖嘖地讚了兩聲,立刻小市民心理發作。一邊對著溫涵微微做口型吐槽他資本家作風,一邊又好奇地瞧瞧這裡,摸摸那裡,好像一個剛入幼兒園的孩子,對整個身周環境都無比好奇。

  溫涵不曉得從哪個暗格拿出一瓶礦泉水,把它遞給正到處探索的蘇仝,然後看著說明從藥盒裡拿出藥探到蘇仝嘴邊。

  蘇仝抿著嘴,可憐兮兮地看溫涵:「能不吃嗎?我昨天已經打過針了。」

  溫涵面無表情把藥又沖她面前遞進一步。蘇仝無奈地張開嘴,像跟藥有仇一樣,皺著臉就著溫涵的手,一仰脖子把三枚藥片一下全吞,然後就忙不迭地往嘴裡灌水。

  駕駛座上的司機從後鏡裡看到蘇仝舉動,不由輕笑出聲。蘇仝尷尬地吐了吐舌頭,努力地把視線投注在溫涵身上,拉著他手在上頭寫字,試圖轉移話題:「你知道嗎?昨天我同事差點就給你打電話了。」

  溫涵挑挑眉。

  「因為她以為我懷孕了。」蘇仝不嫌事大地在溫涵掌心劃拉著筆畫,寫完偏過頭偷偷打量著溫涵臉色,湊他面前無聲無息用唇語問,「有這樣的誤會,你應該給一點什麼反應?」

  溫涵揚起一個暖和地笑容,拉過一張便簽字淡定地寫:「你讓我有什麼反應?」

  蘇仝一噎,皺起眉不甘道:「至少要有點表示。」

  「可那是假的。」溫涵繼續淡定。

  蘇仝急了,抓住溫涵衣服脫口道:「那萬一是真的呢?你都一點不在乎對不對?」

  溫涵握住她的手,低頭看進蘇仝的眼睛,等把蘇仝剛才那點無理取鬧的囂張氣焰望的融化不少後,他才又拿起筆在紙上一字字認真工整地寫:「如果是真的,我就根本不會放任你離開我的視線一天!更不會同意你出差!」

  嘆號!他居然用了嘆號!

  認識他這麼久,蘇仝頭一回見溫涵在紙筆交流上用到這個標點。這種難得的強勢語氣讓她有點震驚,也有點竊喜。估計女人骨子裡多少還是有那麼點小女人情節的,盼著有朝一日被一個霸氣威猛的男人收服之類的。

  就像蘇仝,她的審美一直走在「高瘦白」的文雅路線上,她的溫涵也一直走穩重溫柔風。但是偶爾忽然換成霸道專橫的口氣跟她說話,她居然一點不覺得違和,一點不覺得生氣。她很喜歡,甚至有些感動——她愛的這個男人目前之所以反常是因為在乎她,讓她怎麼無動於衷?

  蘇仝抿著唇,不無希冀地想著:「難道除了看著我,不讓我離開你視線,你就沒別的表示了?」

  她在轉這個念頭的時候,腦海裡浮現的是他為她做飯,被她欺負還任勞任怨的賢惠形象。只是這一走神,剛才的想法就不由自主說了出來。

  溫涵表情有些微妙地愣了兩秒,隨後笑眯眯托起蘇仝的左手,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絨布首飾盒,在蘇仝面前打開,一枚亮晶晶閃著光芒的鑽戒就出現在了蘇仝面前。

  蘇仝目瞪口呆張著嘴巴,看溫涵在她側前方緩緩地單膝下跪,目光清亮柔和,帶著期待和忐忑望向她。

  「你,你……你……」蘇仝抬起一隻手,傻乎乎指著溫涵,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她如今大腦一片空白,壓根兒就是當機狀態。

  前不久,她跟溫涵跨過最後一道檻兒時,她曾設想過溫涵向她求婚的場景,也設想過他們訂婚結婚的場景,不然她那會兒不會那麼精神分裂,一會兒去專注他的銀行卡一會兒關心他的身份證。

  但是當事情發生的時候,蘇仝還是覺得有些措手不及。看溫涵那樣子,明明是戒指都買了好久的,隨時隨地準備找機會向她求婚了。可是她居然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丈量過她的手指,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買的戒指,更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生出結婚念頭的。

  難道,眼前這一切只是因為剛才他們聊天,話趕話說到她懷孕他要怎麼表示,於是他就坡下驢,順勢而為了?可是,能把一個假設問題上升到求婚高度,溫老師的反應是不是過激了些?

  「溫……溫涵……」蘇仝吞了下口水,覺得此時此刻她自己的忐忑緊張緊張不遜色於溫涵,「你……真的想好了嗎?」

  溫涵一愣,看著蘇仝的眼神帶起一絲困惑。

  「你真的想好要跟我結婚了?」蘇仝如坐針氈地挪挪身子,小聲嚅囁著,「我又不漂亮,又不溫柔,還老欺負你壓榨你,沒事兒就喜歡衝你發脾氣,對你動手動腳。我還……我還有許多壞毛病,我不會做飯,不會熨衣服,家務活也不太熟悉,而且我……唔……」

  不等蘇仝的檢討完畢,一直單膝跪地的溫涵終於受不了她的喋喋不休,自己起來坐到她身側,攬住人特自覺地吻上她,終止了她的內心反省。

  蘇仝「嗚嗚」地掙紮了幾下,極力想對溫涵表達下「你放開我,前面有人看著呢」的意思。卻不成想司機先生面色如常,巋然不動,彷彿對身後發生的事一點不知道一般——果然不愧是個溫涵他爸開過車的人,心裡特明白事,對什麼該看什麼不該看,人家不點自明。

  溫涵親夠吻夠終於放開人,蘇仝迷迷糊糊靠在椅背上,正要下意識拍給溫涵一下,一抬手,才發現左邊無名指上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戴了一枚鑲著亮晶晶閃眼鑽石的小圈圈。蘇仝心裡一陣惱羞,想立刻摘下來,又不忍心。想重新責怪他,又不捨得。反正矛矛盾盾,讓她一下子沒了剛才的好臉色——她剛才的話可不是開玩笑。她是認真在問溫涵。她想跟溫涵過的長久,所以才擔心她那些根深蒂固的毛病是他因為熱戀刻意忽略,還是因為他包容她,而不在意。

  身邊一些人戀愛婚姻經歷告訴她,很多熱戀裡的未曾重視的細節往往就成為之後婚姻破裂的隱形殺手。她愛溫涵,想跟他一路走下去,不想中途換人。她希望得到他的承諾,他的保證。哪怕這個承諾以後他可能違背,但至少現在他可以給她安心。

  溫涵見蘇仝臉色不對,立刻小心翼翼抱住她。輕輕抬起她的下巴,讓她眼睛與他對視。彼此四目相望,能看到眼底最真實的情緒。

  「仝仝,我愛全部的你。優點缺點我都知道,可我仍舊想娶你成為我的妻子。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成為你一輩子,唯一的,可以白頭偕老,共擔風雨的愛人。」

  溫涵仍舊不能發聲,僅緩緩用唇語告訴蘇仝。但從眸底深處漾出濃濃化不開誠摯與愛戀卻著著實實讓蘇仝心頭狠狠震撼了一把。

  他說完,就那樣靜靜地看著她,臉上有掩飾不住地期待和緊張。

  蘇仝定定地望著他,忽然感覺眼前這個男人也不是像他從來表現的那麼淡然。這段感情裡,他的付出與她同樣,他的希冀與她同樣。甚至就他本身實際情況,他要經歷的心裡波折肯定比她多。從頭到尾,她都看似是被溫涵牽著走:他給她設套、他會小小算計她、他還會出其不意給她來點難以預料的意外。可是歸根到底他都從來沒有忍心把主動權從她手裡收回過。他都是給她機會,讓她選擇,自己在一旁默默等候她的宣判。

  如果這樣就說他是消極的人?不對。他一點也不消極,溫涵是蘇仝見過的最積極向上的年輕人,無關他殘疾健全。他有那份心智,那份完全俘虜她,讓她毫無招架之力只心甘情願隨他決定復議點頭的心智。可他到底也沒用出來,也沒用那超強的控制力讓她任由擺佈。

  就像他說的那樣,他愛這個充滿悖論,缺點和優點並存的蘇仝。他會包容她,愛惜她,小心翼翼地成全著她的成長,細緻周到地呵護著她人格上的獨立。他讓她依戀他,卻不依賴他。他對她那麼在乎,在乎到給她最舒適的感情,恰到好處得讓她在他懷裡還是當初那個自立倔強偶爾迷糊偶爾彪悍的女孩子。她完整地保留著她自己。在與他的情感裡,她自在放鬆,又不會覺得有被他忽略漠視的孤獨感。

  蘇仝腦海思緒停止,將手輕輕抬起,放到溫涵脖子一側,捧起他的臉,輕聲回答:「好。我答應你。」

  溫涵長舒一口氣,來不及回味求婚成功的喜悅就得趁熱打鐵地建議:「那回去我們讓家長們見面好不好?」

  蘇仝無聲地點點頭,在溫涵瞬間變得熱烈的目光下,不好意思地轉身望向車外。

  然後……然後她就愣了,忙不迭地起身張望前方,也不管剛才的浪漫氣氛,質問溫涵:「喂!溫涵,車是要去哪裡?為什麼離開蘭考了,前面導航怎麼顯示我們在向開封走?」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