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42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10T18:59:56
第 42 章 你的家長自然由你去應付

  蘇仝手腳侷促地窩坐茶几前的小板凳上,從眼角偷偷打量坐在沙發不怒自威的帥大叔。帥大叔漫不經心掃她一眼,蘇仝立刻「嗖」的一下轉過頭,像是作弊被老師發現的小學生一樣,在心裡一個勁兒做蒙克吶喊狀:他居然是溫涵他爸!他居然是溫涵他爸!他居然是溫涵他爸!現在她辦公桌裡還放著有他採訪錄的《經濟週刊》呢!她前幾天跟同事閒聊時候還花痴過他帥氣儒雅風度翩翩呢!前一陣子她在走廊看到他還想問他要簽名呢!

  這麼一眨眼功夫,他就成了她男朋友的爸爸了呢?這不科學!

  啊,不對!現在不是糾結科學不科學的時候,現在是要考慮如何挽回她在他心中第一印象!剛才她可是披頭散髮、素面朝天跑去開門的,招貓逗狗的不利索模樣被他看了個全。她該怎麼解釋這個情況啊?

  蘇仝腦子已經徹底凌亂了。完全不曉得該怎麼應對這種突發的變故。只好老實蔫兒地坐在椅子上,跟等待面試的求職者一樣,僵硬緊張地低下頭,準備隨時應付提問。

  「不用緊張。」溫爸爸沉聲緩緩道,「我去參加一個慈善聚會,順路過來看看。」

  言下之意,他不是來搞突襲,她沒有準備也很正常。

  「溫涵他這會兒……可能已經在路上了,很快就到了。您,您喝水嗎?……我去給您倒水。」蘇仝磕磕巴巴說著,從凳子站起身,走進廚房,手忙腳亂翻騰茶葉和熱水。

  溫爸爸也不阻攔,只是扶扶眼鏡,審視端詳地看著蘇仝。那道銳利的目光掃到蘇仝身上,直接就讓蘇仝如芒在背,冷汗涔涔。

  「你跟溫涵交往多久了?」當蘇仝把茶水端給溫爸爸時,溫爸爸接過杯子,很是平和地說道。

  蘇仝坐回到小板凳上,乖學生樣回答:「從去年十月份算起的話,到現在是半年。」

  「十月份嗎?」溫爸爸若有所思,「你家裡知道溫涵嗎?」

  蘇仝把手放在膝頭,老實巴交回答:「知道的。」

  「那他們是什麼態度?」溫爸爸直起身,一手端著茶杯,一手放在沙發扶手上。明明是很輕鬆閒適的模樣,由他做出偏偏給人一種強悍睿智,一切盡在他掌握的壓迫感。

  蘇仝指頭絞在一起,低頭啞聲說:「剛開始是極力反對的,後來沒辦法也妥協了。不過現在,他們已經接受溫涵。」

  溫爸爸挑了挑眉,嘴角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欣慰笑容。

  蘇仝覺得整個房間氣氛為之一鬆。還沒等她喘勻一口氣,溫爸爸緊跟著問了句:「這個結果你爭取來的,還是溫涵爭取的?」

  「我想是我們共同爭取的。」蘇仝眨眨眼睛,認真斟酌後,坦率地講,「我家人在最初並不看好他,但是日久見人心。您的兒子足夠優秀,能用他的行動徹底說服我的父母,讓他們同意我們在一起。」

  溫爸爸勾了勾唇角,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點著水杯,淡淡道:「溫涵應該已經告訴你我們家的情況了吧?」

  蘇仝有些忐忑地點點頭:她有點吃不準溫爸爸在這會兒問她這個問題目的何在。要知道在溫媽媽曾經的敘述裡,溫爸爸可不是一個平易近人的人。他自己兒子跟梁曉梔訂婚前,他直接連對方家人都沒見。現在冷不丁問這麼一句,蘇仝想,他會不會也是覺得她跟溫涵在一起是圖了溫涵的什麼。

  「有什麼想法嗎?」溫爸爸口吻舒緩,跟蘇仝說話就像在循循善誘地啟發自己年輕的下屬。讓蘇仝有一種被信任,被重視的感覺。尤其他的聲音,聽在耳裡就像是最優質的天鵝絨撫摸過肌膚,讓人感覺舒適安心。

  蘇仝晃了晃腦袋,像是被蠱惑了般,不由自主就說出了心裡話:「是有點想法的。」說完,蘇仝才反應過來自己脫口而出的是什麼,立刻就後悔不迭,恨不得倒帶重來。

  「說說看。」溫爸爸對這個答案並不意外,只是身子前傾,放下茶杯,擺出了洗耳恭聽的姿勢。

  蘇仝緊張抿唇,深呼吸好幾次才豁出去般說:「您知道在交往之初,溫涵他並不敢向我透露他家裡的情況嗎?」

  溫爸爸平靜地點點頭:「我可以理解。」

  「那會兒我心裡挺埋怨他。」蘇仝攥了攥拳頭,澀聲說:「我覺得他不夠信任我,不光向我隱瞞家世,還有他自己的感情史。他把我想的那麼膚淺,我想要自己平靜都平靜不下來。不過後來再想,覺得他的擔心其實是有道理的。任何一個人都希望自己所愛是愛著自己的人,而不是附加在身上的那些光環。溫涵的家世曾經讓我望而卻步,也曾讓我想入非非。不過現在卻只成了一個讓我頭疼的難題。」

  「難題?」

  「是的。難題。我爸媽都是很傳統很保守的人。儘管小的時候,我家人為了要我努力上進自立自強,會告訴我:一個人父母的能力不代表他自身的能力,一個人父母的財富也不代表他本人的財富。但實際上,在他們思維裡,戀愛婚姻還是要講究門當戶對的。我的出身,想必您肯定在知道我與溫涵關係後的第一時間就派人調查清楚了。而溫涵?到現在他在我父母眼裡還都只是一個書快電子書論壇成長起來的安靜寧和小夥子。如果有一天他們知道被他們視為準女婿的人其實身後有這麼個及其耀眼的背景,我不敢想像他們會做出什麼反應。」

  溫爸爸瞭然地點頭,沒有就蘇仝的話發表任何看法只是繼續以一種長者地口吻鼓勵她:「除了擔心你的家人會再次反對外,還有其他的嗎?」

  蘇仝微微抬起頭,在腦海裡搜索了一圈,還是底氣不足地說了句大實話:「有,有一點。就是……就是……我挺……挺膽怯。總……總擔心自己不夠好,會不討你們喜歡。」

  「這沒什麼可擔心的。」溫爸爸微微笑開。眉目舒展時柔和了渾身氣度,讓蘇仝有一種他真的不是什麼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商場名宿,他更像一個平易近人的和藹智者。

  「只要你跟溫涵相處的好,我們的好惡都不重要。」

  「哈?」蘇仝傻呆呆的仰起頭,完全不瞭解溫爸爸這個違反常理的結論是從何而來。

  溫爸爸站起身,低頭看眼蘇仝腳邊的折耳貓,又望望沙發上趴著曬太陽的半大兩隻薩摩耶:「你們養的?」

  「啊?算……算是吧。」蘇仝被轉移注意力,邊點頭邊不好意思地小聲說,「其實是我想要。但是父母不讓。所以溫涵就養到家裡了。」

  溫爸爸伸手摸摸饅頭的腦袋:「挺好的。有生氣兒。」

  蘇仝訥訥,不知道該如何接口:她算是有點明白為什麼有人說,在商場之上碰到誰當對手,也千萬別碰到她眼前這人。溫涵他爸思路真是太難琢磨。前一刻他還能氣場強大,壓得她心思惴惴,幾乎喘不過氣來。後一刻,他就慈眉善目跟她推心置腹探討他兒子跟她的交往中遇到了什麼情況。再等下一刻,她還沒回神,他已經及時抽身,若無其事般跟她閒話貓狗寵物了。可是每一刻,你又都覺得他一點不違和。好像原本他就該這樣,不管他有什麼舉動,都會讓人不自覺地去追隨他,去配合他。明明你摸索不出他對某件事的態度,可還是一樣生不出一絲質疑。

  這人太可怕。幸虧溫涵不隨他。不然,她每天別的不幹,就跟溫涵鬥智鬥勇思考他言談深意都得消耗大把腦細胞。

  溫爸爸似乎看穿她心裡所想,扶了扶眼鏡,打量著溫涵客廳,最後把目光定在座鐘上輕輕嘆了口氣:「蘇仝,你比我想像中的好直接和坦率。這次,我選擇相信溫涵的眼光。」

  蘇仝抬起頭,不解地看他:她剛才沒說話吧,怎麼就坦率了?還有,這次相信?潛台詞也就是曾經質疑?針對誰質疑?梁曉梔嗎?難道他曾經是反對溫涵跟梁曉梔的人?

  想到這兒,蘇仝一下覺得溫爸爸可親了許多,在她發現溫爸爸話落就往門外走時,不由大膽疑問出聲:「您不再多待一會兒了嗎?溫涵他很快就回來了。」

  溫爸爸腳下頓了頓,手搭在門把手上,搖搖頭,惜字如金:「不必,我趕時間。」

  蘇仝錯愕地起身相送。兩人到梯口時,電梯門開。走出的正好就是溫涵。

  看到自己父親,溫涵先是一愣,繼而笑了笑,點點頭,側身讓過路,讓他爸進電梯。

  而溫爸爸也只是看了眼溫涵,面無表情對兒子頷了頷首,繼而一言不發走向電梯間。

  父子倆見面一點沒有蘇仝想像中的親暱。反而顯得客套疏離。

  蘇仝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心裡無端生出一股酸澀:到做父親的那位離開,他都沒有對兒子說一句囑咐問候的話。真是奇怪的父子關係。明明他關心溫涵,在乎溫涵的。在去應酬的路上還抽時間專門上來看看。在房間裡的時候,他如普通父親一樣,在聽到自己兒子被她父母接納時,露出毫不掩飾的欣慰笑容。剛剛,他還撫摸過溫涵跟她養的寵物,還很認真的告訴她:「只要溫涵喜歡,我們的好惡都無所謂。」可為什麼溫涵在他面前時,他又恢復那副不苟言笑,不近人情的清冷嚴肅樣子。

  「溫涵。」走進家裡,蘇仝忍了又忍,終於還是在做粥的空當,從一側抱住溫涵的腰,把腦袋放在他肩頭,小聲問,「你跟李先生是不是……相處不好?」

  溫涵摸摸她腦袋,有些不解地看她。

  「我覺得你們剛剛見面時,氣氛很怪。」那根本不像是父子,倒像是鄰居。

  「我很希望你跟你爸關係融洽的。因為這樣,你好歹還能給我說說情。」蘇仝把臉埋在溫涵肩窩蹭了蹭,半真半假的抱怨,「你知道我剛才什麼形象去給你爸爸開門的嗎?上頭披頭散髮,下頭踩著卡通公仔拖鞋,中間還抱著餃子。完全一副生活不能自理的邋遢姑娘。他對我印象肯定糟糕透了。」

  溫涵湊過頭在蘇仝額親了親,安撫地拍拍她手背,用唇語講:「不要想那麼多,他不在乎那個的。」

  「哈?這麼糟糕的第一印象也不在乎嗎?」

  「從小到大,他都不怎麼管我。只要我喜歡,他們無所謂。」溫涵拉過牆上掛的一個便簽本,飛速寫道。

  蘇仝眨眨眼,似信非信地看溫涵:「真的?可我怎麼覺得你們不怎麼親暱?」

  溫涵笑彎眉眼,欺近蘇仝,在她手背上寫:「他看著跟誰都不親。不管是以前我跟我媽,還是現在樂樂跟穆姨。」

  蘇仝莫名瞪他一眼:沒見過這樣的。明明是說自己老爹如何冷漠,他居然還笑得那麼愜意。

  溫涵無辜地眨眨眼,繼續寫:「小時候我也不知道,長大懂事後才發現,我爸性格其實很像熱水瓶。」

  「哈?熱水瓶?」蘇仝呆滯愣怔,好半天合不攏嘴地看溫涵,「你這不孝子,怎麼形容自己老爸呢?」

  溫涵滿不在意,幽幽以口型解釋:「外冷內熱。」

  蘇仝一愣,眨眨眼,再眨眨眼,等了有一會兒才半信半疑地試探說:「溫涵,你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在說:你其實覺得你爸是個挺悶騷的人?」

  溫涵笑渦瞬間加深,把一隻手指豎在蘇仝跟他中間,眼睛閃著無比清澈無害的光,口型開合:「是你這麼說的。我沒有這麼講。」

  蘇仝無語凝噎:你其實就是那個意思好吧?

  「溫涵,我忽然發現你家情況比我想像的複雜噢。」蘇仝故作苦惱地抱著頭,掰著手指給溫涵算,「先是一個天南海北遊走而童心不老的親媽,一個國際友人的年輕准後爸,再有就是不苟言笑氣場也能嚇人的親爸。還有一個青春叛逆期對我有敵意的妹妹,以及素未謀面想也知道非泛泛之輩的後媽。你說,我要跟你好,怎麼感覺跟邁進一場宅鬥大戲的片場一樣?」

  「不用宅鬥。只要鬥好我一個,其他我幫你擺平了。」溫涵手速飛快寫了排字遞到蘇仝眼前,然後把紙筆一放,牢牢攬住蘇仝。微抬起蘇仝下巴,吻了吻她,才左手握右手,與蘇仝十指相扣,低下頭,唇語講述:「別害怕,仝仝。我的家人那裡我都已經替你做好工作。你只要開心做最自然的你就夠了。」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