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40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09T19:20:35
第 40 章 你是我的公主

  蘇仝一路嘟嘴,氣哼哼地回到病房。她媽媽看她臉色不對,納悶道:「怎麼了?就出去這麼一會兒工夫,誰得罪你了?溫涵呢?」

  蘇仝伸手往後一指,沒好氣道:「在後面呢。」

  蘇媽媽探探頭,低聲問:「跟他吵架了?為什麼呀,剛才還好好的。」

  「他在電……」蘇仝嘴比腦快,剛冒出一個開頭,趕緊剎住,輕咳一聲掩飾道,「在電子劃價大廳裡,差點沒跟人打起來。」

  蘇媽媽一愣,拉著蘇仝連忙問:「怎麼回事?」這麼多天相處下拉,溫涵看著是挺溫和的一個孩子,怎麼還能跟人打起來?難道真有潛藏的暴力傾向?

  蘇仝憤憤然三言兩句把事情講出來。講完還特不平:「媽,你說他犯的著嗎?」

  蘇媽媽跟蘇爸爸對視一眼,轉身對蘇仝正色道:「這事溫涵沒做錯。你罵人家幹嘛?」

  蘇仝張張嘴,小聲申辯:「我不是擔心他嗎?」

  「可我看他心裡是有底的。」蘇爸爸靠在床上忽然開口,「先前我還擔心溫涵不夠硬氣,不夠有原則。現在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放心了。」

  蘇仝「呼」地抬頭睜大眼睛,盯著她爸驚喜萬分:「爸,這樣說你們是徹底接受溫涵了嗎?」

  蘇爸爸閉上眼睛,又不開口了。

  蘇仝的神色開始一點一點落寞沮喪,正當她要哀聲央告時,蘇媽媽點著她額頭笑嘆了句:「算了,這麼些天,將心比心,溫涵是什麼人你爸和我也知道了。孩子人不錯,品行也沒得說,你們……以後好好相處吧。」

  蘇仝臉色一下變亮,跳起身一把撲到蘇媽媽身上,狠狠親了她一口:「媽。我就知道你們最好了!」

  終於盼到她爸媽鬆口,說出這樣類似祝福的話了。她等得好辛苦。她跟溫涵相戀在家人這裡算是徹底得到承認,她不必在背負愧疚和自責,總算是撥雲見日了。

  蘇仝眼睛有些發酸,接著她媽媽肩頭蹭了兩下。聽她媽媽輕輕緩緩地說:「等你爸爸出院,讓溫涵來家裡吃飯吧。」

  「哎。我記下了。」蘇仝答的爽脆利索。

  在臘月二十五,她爸出院的那天。溫涵被叫來幫忙,人到臨江小區,當天中午就沒再出門——蘇媽媽很是熱情地招待了他,而且重視程度直接照著準女婿的排場來。她把一家人全部叫齊,大女兒、大女婿到場,連小外孫女塗塗也在。

  塗塗不是第一次見溫涵了。先前蘇爸爸住院的時候,塗塗被蘇雨帶著去看外公時,見到過溫涵。蘇雨那會兒給塗塗介紹溫涵是:叫叔叔。

  於是塗塗奶聲奶氣叫他叔叔,在溫涵對她露出友好和善的笑後,小姑娘開始好奇地打量這個不能講話的帥氣叔叔。等到小丫頭發現除了不能說話,新任溫叔叔一點也不凶的時候,小腦瓜開始轉開。趁著她媽媽跟她外公不注意,纏著溫涵做了一堆手工摺紙。到走的時候,還捏著一隻千紙鶴不肯放下。

  這回塗塗再見溫涵,明顯比以前親近許多,溫涵剛一進門,才跟蘇媽媽他們招呼過,她就一下撲將過去,樂呵呵抱住溫涵的腿,仰起臉甜甜地叫:「溫叔叔,塗塗可想你了。」

  蘇仝看看自己的小外甥女又看看溫涵,酸溜溜地癟癟嘴:真是的,這丫頭都沒對她那麼嘴甜過。怎麼輪到溫涵待遇差別就那麼大了?難道他臉長得好,連四歲女孩都能看出來?

  溫涵一把抱起塗塗,笑眯眯摸了摸她的頭髮。順帶還瞥了眼醋意濃厚的蘇仝,趁人不注意給蘇仝丟了鬼臉過去。塗塗立刻勤奮無比,有樣學樣的對自己小姨作怪。

  蘇仝整個人都有了一瞬間凌亂:這什麼情況?為什麼她覺得從她家爸媽接受溫涵以後,溫老師的活潑指數直線上升?連帶她的小外甥女也跟著古靈精怪之途上一路狂奔了?

  這不行!這情況得遏制住。

  蘇仝單方面憂慮著,在吃飯時候,特別吃味兒地看塗塗坐到溫涵身邊,還拿著小勺子,慇勤無比地給她的好看叔叔夾菜——她這親姨媽都沒有過這待遇!

  「塗塗都不給我來一勺嗎?」蘇仝湊上去不甘地哀怨著。

  塗塗偏著腦袋仔細想了想,最後頭一扭,女王范兒十足地拒絕了蘇仝,同時拋給蘇仝一個囧囧有神的理由:「媽媽說,叔叔以後會是小姨夫。塗塗要對他好一些,這樣以後小姨欺負塗塗,塗塗就可以向小姨夫告狀了。」

  一桌人轟然大笑,連溫涵都抱過塗塗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蘇仝惱羞成怒,瞪著蘇雨控訴:「姐,你就是這樣教你女兒的?」

  蘇雨輕咳一聲,拍拍她手:「童言無忌,童言無忌。說笑,說笑而已。」

  蘇仝狠狠瞥她,回身正見溫涵眸光脈脈看她,想起剛才塗塗關於「小姨夫」的話,心頭突地一跳,低下頭掩飾性開始吃飯。

  「溫涵好像很喜歡小孩子。」洗碗時,蘇雨湊近蘇仝小聲問道,「爸媽現在都不反對了,你跟他是不是有打算結婚的念頭?」

  蘇仝搖搖頭,很正經地說:「暫時沒有這個打算。我想現在談結婚還太早。再說,也只是他見了我們爸媽而已。他那邊,我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

  「你不是說你見過他媽媽嗎?」

  「嗯。」蘇仝點點頭,有些沒底地坦白,「見過是見過,但是接觸也就那一次。而且,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歡我。」

  蘇雨恨鐵不成鋼瞪她一眼:「她媽媽要是不喜歡你,能告訴你他兒子的感情史嗎?」

  「可是溫涵家的情況真的有點複雜。」

  「複雜?怎麼講?難道除了單親,還有其他問題?」蘇雨蹙蹙眉,轉身猜測,「不會是他媽媽打算再婚,他除了有個同父異母的妹妹,還繼父帶來的兄弟姊妹吧?」

  蘇仝趕緊搖搖頭,揣摩了片刻說:「不是他姐妹那邊的事。是他爸爸,我很少聽他提起他爸。而且溫涵住院那會兒,我也沒見過他爸去病房探看他。姐,你說,會不會是他跟他爸關係不怎麼好?」

  蘇雨眨了眨眼睛,擦擦手站直身看著妹妹正色道:「我覺得你這個不該問我,而是該當面問溫涵。仝仝,如果你已經想跟溫涵在一起,想跟溫涵走下去,那麼你應該做到對他也坦率。把這種關乎到你們以後生活的困惑壓在心底並不是一種明智舉動,它只會讓你更加疑惑,更加沒底。」

  「可是……」蘇仝張張嘴,到底也沒對她姐講出來溫涵他爸可能是個大富豪,擁有玉空山別墅的那種富豪。

  「姐,你看著溫涵家世是什麼樣?」蘇仝探身小聲地問。

  蘇雨也不思考,直接說道:「舉止溫文,教養良好,待物有禮。要麼生於書快電子書論壇,要麼是跟我們家情況類似,至少爹媽中產階級。」

  「中……中產啊,……呵呵……」蘇仝訕訕的笑笑,轉過頭不吱聲了:哪裡是中產,那分明就是資產!估計還得是大資本家!

  蘇雨不管她古裡古怪的笑,直接提醒:「我跟你說這個其實有爸爸媽媽的意思在。媽媽是想讓我試探你一下,你要真是有長久打算。兩家家長盡快見面還是必要的。畢竟現在溫涵已經見過我們家人了。禮尚往來,你也應該去拜訪一下他的家人。至少是他的父母。哪怕他爸爸跟他媽媽已經離婚,但是那仍舊是他爸爸。應該受到你的尊重。」

  蘇仝悻悻地嘟起嘴,悶聲悶氣地「哦」了一聲,推脫道:「現在都是要過年了,就是拜訪,也要等到年後吧?」

  蘇雨點點頭:」這個你跟溫涵商量著來就行。我們無所謂。」

  蘇仝不在吭聲了:她其實還沒有做好結婚準備。哪怕跟溫涵的戀愛已經穩定,一下子提起結婚,她終究還是有點接受無能。

  坦白說,她是有些懼怕的。她很清楚,戀愛是兩個人的事,而結婚則是兩種社會關係的結合:你的父母我也要叫父母,我的父母你也一樣叫爸媽。我的姐姐成為你的大姨子,你的妹妹成為我的小姑子。親戚增多,人際增多,社會關係增多,很多很多東西變得不一樣。很多很多東西需要重新梳理。

  當然這些還只是對普通家庭而言。對蘇仝來說,溫涵這個有後媽和准後爸的家庭顯然更加棘手複雜。她都不知道萬一她爸媽真要跟溫涵爸媽見面,溫涵家那邊來的是溫涵親媽跟親爸?還是溫涵親媽跟准後爸?亦或者親爸跟後媽?四個都來?

  還有溫涵那閃瞎人眼的出身。這種爸是豪門,媽是將門,往上追溯點兒,他的曾外公還是畢業於黃埔三期的將官,誰知道他曾外婆又會不會是那時的名門閨秀?身家太華麗,絕對能把她爸媽嚇到。可憐她爸媽現在對溫涵認知,還是一個書快電子書論壇出來的孩子。等到兩家家長一接觸,她媽媽立刻意識到自家是在高攀。那麼她會不會忽然反悔退縮?會不會認為這樣門不當戶不對,他們將女兒交付給溫涵,其實就等於貪圖富貴,把女兒委身於一個口不能言的男人?

  問題還有很多啊!

  蘇仝神思電轉來回考量。都考量到了過年,也沒考量出到底要不要對她爸媽提前露個底,說一下溫涵出身比較的事。她總是有點鴕鳥的想:再等等,再等等。等到全都穩定下來,她媽媽適應習慣了溫涵這個準女婿以後,她再告訴他們,他們反應應該就不會太大了。

  年後假期結束時,蘇仝競聘儲備幹部的文件批了下來。她成功入圍,被調離市行,下派到柳蔭區支行網點。柳蔭區緊挨市中區,地理位置優越,支行業務量也大,職員工作繁忙。而從新工作地點到蘇仝家所在臨江小區,大約四十分鐘公交車程。蘇仝根本沒時間回家吃午飯。

  不過,湊巧的時,柳蔭區支行離金茂大廈不遠。步行最多十五分鐘,蘇仝就能到溫涵家裡去。

  這個調令下來後,蘇仝撐著額頭,憂愁以後自己到中午怎麼尋摸飯轍。溫涵已經盯著那張薄紙兩眼放光,摟住蘇仝猛親一口了。

  蘇仝莫名其妙,推開他:「你那麼高興幹嘛?跟饅頭學的嗎?」

  溫涵也不介意,眼角眉梢都帶著期待笑容,巴巴看著蘇仝,對她做口型:「你搬來住吧。」

  蘇仝「咚」的一聲,腦袋杵在了茶几上。直起身後蘇仝睜大眼睛難以置信盯著溫涵:「你剛才……剛才說了句什麼?我沒看清。」

  溫涵望了她一眼,從餃子身下抽出記事本在上頭「刷刷刷」寫道:「仝仝,搬來和我一起,好不好?」

  好你個大頭鬼啊!

  蘇仝狠狠瞪他:他這分明就是在邀請她跟他同居嘛。同居耶!意味著什麼?除了朝夕相對溫情相處,還有可能隨時被他撲倒滾床單!

  「不行,這個意見不予考慮!」蘇仝毫不猶豫否決掉溫涵建議,然後眼睜睜看著溫涵小眼神瞬間黯淡下去,不由好氣又好笑。拉著他手給自己找理由辯解:「我爸媽根本不會同意,你說了也白說。」

  溫涵眨了眨眼睛,繼續討價還價在紙上寫:「那你中午可以過來吃飯。我給你做飯。」寫完溫涵就討好地湊近蘇仝,抱著她摸摸頭髮親親嘴巴。

  蘇仝轉了轉眼珠,似乎是在快速思考中。

  溫涵再接再厲寫:「還可以在這裡午休。你辦公室肯定沒有舒服的床被。」

  蘇仝咬咬唇,望著溫涵,開始艱難掙扎。

  溫涵吸了口氣,猛攬了把蘇仝,一臉悲壯,咬牙忍痛般寫道:「我保證不對你做什麼。」

  蘇仝眼睛一眯,一下撲到溫涵身上,卡著他脖子來回搖了搖:「好你啊溫涵,敢情你之前真打算對我做什麼嗎?」

  溫涵一邊摟住她腰,防止她摔下。一邊心虛地瞄向蘇仝的領口,不跟蘇仝對視。

  蘇仝扳過他臉,往他腦門上親了一口,斷然結論:「溫老師,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變壞了。」

  溫涵眨眨眼睛,一臉茫然無辜。

  「不過有句話叫,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蘇仝又往他唇上親了一口,眯眼笑呵呵說,「誰教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呢?」

  溫涵彎彎眼睛,笑出兩個酒窩,繼續對蘇仝誘哄:那你是來還是不來?

  「我考慮考慮。」

  溫涵偏偏頭,轉眼見到陽台正曬太陽的兩隻薩摩耶:饅頭包子他們會傷心你不肯來陪它們的。

  蘇仝無語忍笑,心底天平開始傾斜,嘴巴卻一點不鬆。

  溫涵撈起記事本在上頭一條一條羅列:「不來:1回家吃飯上班可能遲到,2外出吃飯消費成本過高,3外食可能不衛生。4不能得到有效休息。5……」

  蘇仝眼角抽搐地看他條理分明寫出一段,眼看他還要接著繼續,立刻握住他的筆,失笑妥協:「誰說我不來了?有吃的有睡的有玩的,我幹嘛還不來?」

  溫涵放下筆,邊滿意地勾起眼睛露出個得逞的笑,邊抬手點點蘇仝鼻子,極其緩慢做口型:仝仝,我保證:在這裡你會跟在家一樣,是公主。

  「我才不信。」蘇仝笑眯眯不以為意,「你們男人都會哄人,嘴裡一套,行動一套。我得學聰明點,聽其言,觀其行才行。」

  她才不傻呢:熱戀這會兒,各個男朋友都能把女朋友當公主當女皇。可一旦平靜下來,女皇就一下都變成嬤嬤了。在爸媽家裡眼裡,女孩才能是真正的公主。到了男朋友的地盤,再信公主什麼的承諾,那最多被當做公主病。

  「真不騙你。」

  溫涵用手語比完這句,立刻收斂絲笑意,換上一個鄭重表情,握起蘇仝的手,在她左手無名指根處落下一枚輕淺虔誠的吻,然後他抬頭望進蘇仝的眼睛,一字一頓莊嚴道:對你發誓,我的公主。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