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39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09T10:26:24
第 39 章 這讓人抓狂糾結的溫老師

  讓自己的家人和愛人能夠和睦融洽,是每一個女孩兒的真實願望。蘇仝想,她的戀愛即使開始不能夠被她的爸媽認可,可總有一天他們會理解她,接納溫涵。她只是想不到,老天爺給機會給的那麼快,而溫涵的把握又是那麼的恰到時機。

  很難形容蘇爸爸入院伊始,在病床上醒來看到溫涵時是個什麼心情。蘇仝只知道當時她爸爸臉色有那麼一絲複雜。什麼也沒說,又疲乏地閉上了眼睛。

  這個反應讓蘇仝心裡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她只能趁著人不注意,把溫涵拉到一邊低聲寬慰:「我爸病著呢,心情可能不太好。你……」

  溫涵握了握她的手,止住她的小心翼翼的話頭,溫柔地望進蘇仝的眼睛裡,薄唇開合:我明白……

  他怎麼可能不明白呢?

  從開始相戀到現在,蘇仝的掙扎糾結被他看在眼裡,蘇仝的顧忌困惑他也看在眼裡。蘇仝的努力爭取,他仍舊看在眼裡。他喜歡的這個姑娘,粗心大意,迷糊遲鈍,在向他一步一步走近的過程中有過猶豫不決、有過瞻前顧後。可是她方向始終如一。現在終於突破重重阻礙跟他走在一起。他怎麼可以再任由她為他在家人跟前擋風遮雨?

  溫涵牽著蘇仝的手,放在唇邊親了親,在她掌心一筆一劃寫下:「仝仝,接下來交給我吧。你已經做得夠多了。」

  蘇仝詫異瞪眼:她不是覺得溫涵的話有問題,而是她擔心溫涵能做到什麼份兒上。他的家世出身在那裡擺著,注定他不是一個照顧病人很有經驗的人。再說,她爸爸媽媽雖然勉強接受他,但心裡到底還是存著些彆扭疙瘩。她爸媽健康的時候,她都會害怕帶溫涵去家裡,他們相處會不會有不愉快,更何況現在她爸爸是病著?

  溫涵似乎勘破她的憂慮,在她手上寫道:「放心吧,仝仝。我不會委屈自己。」

  蘇仝側頭看他,有點不理解他的話。

  「跟對我父母一樣的標準行不行?」溫涵彎了彎眼睛,一泓柔情在眸底蕩漾開,他給蘇仝做口型,「我能為我爸媽做的,我會一絲不少在叔叔阿姨身上做到。我不能為我父母做的,在叔叔阿姨身上我也同樣做不到。」

  蘇仝眨了眨眼睛,反應過來溫涵說的意思後,不由微微鬆了口氣。同時心裡還生出一股慶幸:還好,還好,溫涵腦子夠好使。給出的標準夠靠譜。儘管聽上去不夠甜言蜜語,但卻是最質樸最地道的好男友行為準則。

  其實說實話,她也沒盼著溫涵能在她爸生病時有什麼驚人表現。他只要本色發揮,讓她爸媽知道他是個什麼品行的人就夠了。

  當然,後來的事實證明,即便是沒有她的刻意囑咐,溫涵這樣男朋友的表現也確確實實是能讓蘇爸爸跟蘇媽媽說不出來什麼反對話的人。

  從手術後第二天開始,溫老師就跟一隻勤勞的小蜜蜂一樣,接手了蘇爸爸的營養飲食工作。

  蘇媽媽開始還是頗有微詞的,但後來發現溫涵烹飪手藝真的是比她一個三十多年的家庭主婦還好時,蘇媽媽很識趣地閉嘴了。當然,她還要照理嘴硬幾句,跟蘇仝小聲嘀咕:「仝仝,溫涵那孩子是不是平時沒事就研究怎麼做飯了?這可不好,一個大男人,怎麼能總圍著廚房轉悠。」

  「沒有。他平時精力還是在專業上。帶學生寫寫生,去美協那邊搞搞活動什麼的。研究藥膳是這個寒假才有的。不過他家有些小東西不樂意他忽視,經常給他搗亂。」蘇仝笑得很開心,趴在她媽耳朵邊輕聲透露,「昨天他煲粥的時候,包子跟餃子就闖進他書房把他一副畫冊給扯了。」

  「包子?餃子?」蘇媽媽長大嘴巴,「這……這玩意兒還能動?」             蘇仝噗嗤一下笑出聲,辯解道:「是他養的薩摩耶跟折耳貓。」

  「他還養動物?」蘇媽媽驚訝地挑挑眉,然後眯著眼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蘇仝也不知道她到底聯想到了什麼,反正從那天之後,她媽媽倒是沒有再像之前那樣別彆扭扭看溫涵,也沒有再溫涵來時極其不自然地對著溫涵客套寒暄。好歹,她終於肯拋去有色眼鏡,拿一個正常的把關女兒男朋友的標準去看他了。

  相比蘇媽媽的心裡掙扎,蘇爸爸對溫涵的接受度要高一些。人心都是肉長的,蘇爸爸自己住院這些天溫涵是怎麼對他,他心裡比誰都清楚。術後吃流食容易口淡,溫涵能變著花樣給他做各種口味的湯汁粥水。他在病床上閒的無聊,溫涵能搞來一套磁吸象棋陪他下棋。棋盤豎著擺在他床頭邊的地上,棋子牢牢釘在棋盤上。都不用他動手,他只口述,溫涵就能把棋子妥妥貼貼的安放到他要落的位置。等到他同事們醫院看望他時,溫涵又會悄無聲息地躲出門去,不給他添一絲麻煩。

  他簡直懂事細心的讓人心疼。

  也正是隨著接觸的加深,蘇爸爸也漸漸明白,自己女兒為什麼就認定溫涵不動搖了。得承認,溫涵身上確實有一種魅力,瞭解越深,你就越容易忽略他是殘疾人的情況。哪怕不能開口說話,他觀察入微的眼力勁兒能讓大多數人自愧不如。像蘇爸爸這樣被溫涵關切照顧兩三天以後,溫涵會摸索出蘇爸爸的一些行為規律。很多時候都他不用多開口,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個口型,溫涵都能大略猜到他想表達什麼,想要幹什麼。

  這是蘇爸爸在他認識的年輕人當中從來沒有見過的。這種特質讓他感覺即欣慰又擔憂。一方面溫涵善解人意,體貼細緻,能夠讓他女兒和他在一起時不必操心太多瑣事。另一方面溫涵性子太過寧和,不能說是淡然泊然吧,但好像他也沒什麼反面情緒。似乎對什麼都能容忍,對什麼都能寬恕。這就讓蘇爸爸覺得不好辦了——作為一個男人,要是沒有底線,沒有原則,沒有擔當,哪個當爸爸的樂意把姑娘交給這樣的人?

  蘇爸爸很憂慮。他本來就不是一個多話的人,這回想的又是自己腦子裡各種揣摩實際上卻找不著根據的事,於是翻來覆去思量多次,苦於無法傾訴的蘇爸爸終於在一天白天病情有了反覆,起了小小的低燒。

  趕巧那天是蘇仝下午休班,中午就匆匆過來了。見病房一看,就她媽媽一個人守著她爸爸呢。不由疑惑納悶:「咦?溫涵呢?回去了?」

  蘇媽媽拿著水杯給蘇爸爸遞過去,看到女兒過來,立馬指了一個方向急急說道:「他拿著處方到收款處給你爸爸劃價拿藥去了。你趕緊追上他。」

  「哈?」蘇仝一頭霧水。她爸爸的藥不都是在護士站放著嗎?怎麼溫涵還去劃價?還有,她媽媽這著急忙慌的口氣是怎麼了?

  蘇媽媽拍了下手揚聲重複:「你還愣著?快去啊!你爸生病,人溫涵照顧搭時間搭功夫就夠了,怎麼還能讓他往裡搭錢?」

  「哦哦,我這就去。」蘇仝腳步一所,拎著包轉身就走。

  等她火急火燎趕到收費處,一眼就在排隊的人群裡看到了溫涵。他站在隊伍裡,安安靜靜不驕不躁。好像只是在那裡,就能讓身邊傳遞一種寧和氣氛,讓人熨平在醫院產生的焦躁煩悶。蘇仝發現,只是這麼一會兒功夫,就已經有幾個路過劃價大廳的女孩子在偷偷看他了。

  真是長了一張拈花惹草的殼子!怪不得他病的那會兒得住VIP病房——能躲人,清靜!

  蘇仝剎住腳,站在十步開外,說不上是自豪還是幽怨地盯著溫涵:現在他前頭還有四五個人,她不用著急過去,可以遠距離欣賞一下自家男朋友的美色。

  可是還不等她欣賞完畢呢,劃價處那裡就起了小小騷亂。在所有人都在排隊的時候,一個膀壯腰圓五大三粗的中年漢子,一下子擠開隊伍當前人,插到窗口,把處方單往櫃檯一拍,用蘇仝都能聽到的嗓門大喊:「我拿藥!來交錢!」

  好囂張的口氣,明目張膽的加塞!

  蘇仝皺了皺眉,特別反感地瞪了那中年男人一眼。沒說話,就等著他交完錢,趕緊走人!隊伍裡其他人跟蘇仝反應差不多,都是特別厭惡地掃了眼那男人,小聲嘀咕著抱怨了幾聲。

  偏這時溫涵從隊裡走了出來,一隻手按在了壯漢劃價的單子上,把它輕輕推了回去。

  大漢怒目瞪他:「你幹嘛?」

  溫涵春風拂面地笑了笑,無聲無息指了指身後的隊伍。意思不言而喻:請按秩序排隊。

  「老子不樂意,怎麼地?」

  眼看大漢要蠻不講理,蘇仝心臟一下提起來了。趕緊抬腿小跑到窗戶邊,擋在溫涵身前:「你憑什麼加塞?大家都在排隊呢!」

  溫涵手輕輕搭上了蘇仝肩頭,把她撥到自己身後。收斂笑容,微微揚起下巴。他這是要堅持到底,絕不退讓了。

  蘇仝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因為據心理學研究證明,人在醫院這種地方的情緒衝動指數明顯要高於其他環境。在這麼浮躁的場合,他們別是要打架吧?

  蘇仝下意識地就想拉開溫涵,帶他換個劃價窗口。沒想到溫涵卻固執地可以,除了指指隊伍最後外,他還把原來最前面的那位小夥子拉到了窗口前。

  大漢胳膊抬起,是想推搡溫涵一把。被溫涵側身一把架住了手腕,動彈不得。壯漢掙了掙,沒掙脫,臉色漲紅一片,眼看就要坡口大罵。

  蘇仝一見勢頭不妙,唯恐溫涵吃虧,立馬自溫涵身後跳出,指著壯漢:「本來就是你不對,你還想先動手呢。」

  蘇仝這句話似乎是提醒了圍觀的幾位,一個在溫涵之後排隊的婦女聲音不大不小的斥責道:「插隊加塞還有理了?沒見過這樣的。」

  話落之後,其餘人也立馬跟進,紛紛憤然道:

  「是啊,是啊。人家小夥子勸你不錯,你憑什麼不排隊。」

  「我們都排隊。你也得排」

  「搞什麼特殊?誰不著急,就你跟人不一樣?」

  「排隊,排隊」

  「……」

  蘇仝心有感激地瞅了眼站在他們這邊的圍觀人群,底氣壯了挺挺腰桿。壯漢似乎見自己處境不妙,抓過劃價單狠狠瞪了眼溫涵,冷哼一聲,揚長而去。

  蘇仝抱著溫涵胳膊心有餘悸地喘氣,喘勻以後,一股怒火又漸漸湧上了心頭:剛才多險啊!差一點兒就……

  溫涵看了她一眼,重新掛起讓蘇仝熟悉的笑,溫柔無比撫摸了下她的頭髮。

  蘇仝「啪」的一下拍掉他的手,也不管他錯愕驚訝,扭頭走去一邊做心裡安慰去:不氣,不氣。她才不氣呢。剛才她男朋友出頭真的只是碰巧而已。其實他並不是每次都那麼愣頭青的!

  蘇仝在叨叨咕咕一陣子,自我紓解的話說了不少,可一點效果也沒有。她回頭掃了眼溫涵,暗自道:要不是這是在大庭廣眾她給他留著面子。現在,她早就沖上去質問他了!

  溫涵別蘇仝那一瞪看的莫名其妙,臉上露出一個困惑茫然的神色:看來他完全不知道蘇仝為什麼生氣。剛才不還是好好的在他身邊跟他統一戰線呢。怎麼一眨眼,就變臉了?

  溫涵偏了偏頭,等到劃價交錢後,立刻討好地去拉蘇仝的手。

  蘇仝一把甩開,腳步匆匆在前頭走著,嘟嘴鬱悶。

  溫涵趕緊追上,偷偷瞥眼余驚之後怒氣上頭的蘇仝,不氣不餒去握住她的手,結果被無情掙脫。

  再握住,再掙脫。

  第三次握住,沒掙脫,握實了,溫涵滿足地露出兩個笑渦,特別開心地看看蘇仝。衝她揚揚手裡的藥,拉她走去電梯口。

  電梯間裡難得只有他們兩個,門一關,蘇仝「呼」的一下就轉身朝向溫涵,橫眉立目:「你傻呀你?那麼多人不說話,怎麼你就非得出頭啊?你很會打架嗎?萬一真打起來你吃虧怎麼辦?」

  溫涵被吼的一愣,眨眨眼,也不辯解,委委屈屈地低下了頭。

  蘇仝壓著被他表情勾的突突冒頭的心軟感,繼續呵斥:「你知不知道剛才嚇死我了!萬一真動起手來傷了你怎麼辦?萬一我不在你們真吵起來怎麼辦?你吃虧怎麼辦?那不就是排個隊嗎,你充什麼正義衛士?你多等一下會……」

  蘇仝話沒說完,溫涵忽然就欺近了她,胳膊一攬,頭一低,給了她一個紮紮實實的吻,恰恰堵住蘇仝的嘴。

  蘇仝眼睛驟然睜大,「嗚嗚」掙紮著拍了溫涵兩下肩背,就被溫老師趁虛而入,攻城略地了。舌齒交纏,相濡以沫裡,蘇仝漸漸放鬆了緊繃了身體,眯起眼睛,胳膊不自覺環上溫涵的脖頸。正當她要沉迷於這個吻時,電梯突然停下。然後不等蘇仝反應過來,門就豁然洞開,外面一個戴著棒球帽的男人往裡瞅了一眼,正好看到還掛在溫涵身上眸光瀲灩,面色如桃的蘇仝,也不曉得他產生了什麼聯想,立刻縮回腦袋,對著溫涵搖手致歉:「喲,哥們兒,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正趕流行在電梯裡玩這個呢。實在對不住,你們關了門繼續。我等下一班電梯。」

  溫涵笑笑,淡定點頭對棒球帽男致謝,一臉理解萬歲地抬手關了電梯門關了。

  回身就見蘇仝臉色青白瞪他。

  溫涵故作正經地衝她搖搖手裡的藥盒,那意思分明就是:他是為盡快送藥著想。

  蘇仝磨磨牙,吸氣,吸氣,再吸氣。最後一口,終於咆哮出聲:「溫涵!你這個沒有節操的混蛋!你是故意的!」

  【溫老師內心小劇場】

  電梯間,蘇仝在吼。

  溫老師:啊呀啊呀,仝仝生氣了,可是明明倫家沒做錯什麼。她怎麼就生氣了呢?不過,生氣的樣子好可愛,像桃子,好想咬一口。

  真咬了以後。

  溫老師:嗯哼。味道不錯,尤其是在電梯這種地方。隨時可能被看到喲,隨時可能會被打擾哦,很刺激有木有?可以繼續加深品嚐有木有?不光能嘗到美味,不聽聒噪,萬一有情況還能讓轉移仝仝注意力。這真是一舉多得有木有?

  電梯忽然停住

  溫老師:嘖嘖,停的有點快了,明明還沒有親夠呢。看來是預算失誤。不過外頭那哥們兒還算識趣。點讚一個!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