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37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08T09:22:25
第 37 章 意料之外的波折事

  蘇仝回到家的時候,蘇爸爸跟蘇媽媽已經吃過飯。

  蘇爸爸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蘇媽媽卻拿著兩枚藥片,把手裡水杯往蘇爸爸跟前一磕,臉色難看地喝令他:「吃了!」

  蘇爸爸瞥了眼小藥片,一聲沒吭就水吞了。

  蘇仝抱著碩大無比的毛絨熊,特別關切地問:「爸,你怎麼了?」

  「回來了?」蘇媽媽瞥了她一眼,對她懷裡的東西一點好奇沒有,扭頭就聲色嚴厲念叨她爸,「我說你都快六十歲的人了,辦什麼事你自己心裡沒譜嗎?你戒菸多少年了?一下子就抽那麼凶,身體受得了嗎?你還看?看什麼?我說錯了嗎?折騰一圈受罪的還不是你自己?」

  蘇爸爸望著自己妻子張了張嘴,還沒等說什麼呢,蘇媽媽就面色不善地瞪他。蘇爸爸只好識趣閉嘴,把空杯子往茶几上一放:「仝仝,給我倒杯水。」

  蘇仝立馬放下東西,顛顛兒照辦。等她把水再送過來,想抱著熊回臥室時,蘇爸爸側臉說了句:「你床上放不開,就放窗檯吧。」

  他也一樣不好奇這東西的來源。甚至,他連平常見蘇仝晚歸時最愛問的那句:「怎麼回來這麼晚?」都沒有說。

  蘇仝想他們一定是已經猜到她跟誰在一起了,可是他們心裡不舒坦,又不好再阻攔她,所以只能這麼別彆扭扭的適應著她。

  她也不好得寸進尺,在小小招呼一聲後,蘇仝悄默聲地轉去了自己臥室。

  其實從她的臥室窗戶正好可以看到他們小區的大門。溫涵剛才送她到樓下,現在車才剛剛駛到小區門崗處。

  在樓下的時候,他跟她分別,特意看了看她家亮著燈的窗戶的。眼睛裡有一點期待,有一點緊張,有一點意外,有一點忐忑。不用猜,他就正惦記著週末要前來拜訪的事呢。

  「要現在上去嗎?」蘇仝眨著眼睛小小逗溫涵。

  溫涵思索片刻,鄭重地搖搖頭。大晚上,他真空手就上去了,不是更冒昧唐突?

  蘇仝笑了笑,眯著眼睛點點他心口:「我說溫老師,這週末來我家想好怎麼接受盤問了嗎?有沒有點小緊張?」

  溫涵輕輕挑了挑眉,抓住蘇仝的小手握握後,特老實特坦率地對她點了點頭。

  他居然還真的在緊張呢!

  蘇仝有點意外同時還有點小竊喜:緊張好啊。緊張說明他在乎她,說明他重視這次拜訪,說明在他心裡,她家人的看法是有十足份量的。

  蘇仝踮起腳,環著溫涵脖子親了他一口,然後邊伸手替他整理這大衣衣領,邊在他跟前特事兒腦袋的一條一條叮囑:

  「等會兒走的時候,路上開車慢點。」

  「記得系好安全帶。」

  「到家要給我發個信息。」

  「晚上休息別忘了關好門窗。」

  「還有,饅頭包子他們的水盆裡別空,不然它們會半夜起來吵你。」

  溫涵由著她羅里吧嗦,很好脾氣很好耐心,笑微微點著頭一一應下。

  蘇仝蒐羅了一圈,終於發現自己沒什麼可交代的了,才戀戀不捨揮揮手,一步三回頭在溫涵目送下進了電梯口。

  等回到臥室的時候,蘇仝從窗戶上看到溫涵的車駛出他們小區時,她才忽然反應過來:她剛才好像做了一個她曾經特別鄙視的行為。就像她媽媽最愛做的——用些亂七八糟的廢話囉嗦她爸爸。

  蘇仝以前特別費解,想她爸一個高級工程師,活了快六十歲,什麼陣仗沒見過?用的著她媽在一旁拎著耳朵一回一回重複注意事項?她媽媽簡直是在浪費口水嘛。

  可是事情攤到她自己頭上時,蘇仝才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她爸爸在外人眼裡確實是個術業專攻,桃李斐然,受人尊重的高級工程師。但是在她媽媽眼裡,她爸爸就是個不愛說話不愛交際,人有些清高又不怎麼會照顧自己而只知道埋頭案牘的普通男人。她一時提醒不到他,他當真的忘記了怎麼辦?

  就像溫涵,他也有千般細心,萬般周全。任誰看他們倆相處,都會覺得溫涵比她靠譜。但是蘇仝還是忍不住要在他離開時叮嚀兩句。

  女人的嘮叨都是從遇到那個她喜歡的男人開始的。天下女人大抵都是一樣的,最初喜歡一個男人的時候,覺得這個男人各方面都是那麼優秀。他精幹、聰明、有才華,溫柔、體貼、有擔當。於是她情人眼裡出西施,被他的光輝吸引,覺得他無所不能,覺得他是這世上最好的戀人。她對他的感情裡參雜著欣賞與仰慕,崇拜與佩服。

  而隨著愛戀加深,那一點崇拜,那一點仰慕便統統轉化為靜好歲月中的細水長流。愛到深處,便沒了驚天動地,沒了轟轟烈烈。於是愛越濃情越重,擔憂也越多——她會總覺得他笨拙,一刻照顧不到,便要擔心他會不會又出了什麼狀況。即使這個男人在旁人眼中已是鮮花著錦,意氣風發,萬人仰止。可在他身邊那個女人眼裡,他也不過是個時時需要她念叨、需要她提醒的,不懂得愛惜自己的笨蛋。僅此而已。

  蘇仝在她的二十六歲,遇上溫涵,開始學會明白這個道理,開始學會理解她的母親。可能每個女孩兒生命裡都會遇到這麼一個人,他不一定完美無瑕,不一定英俊瀟灑。但是,他會與她一道經歷成長,漸臻完善。

  帶著對家人即將接受溫涵的喜悅和放鬆,蘇仝進入夢鄉。第二天時,她剛剛醒來沒多久,溫涵就給她發短信:「上午有時間沒?」

  週六休班,她還沒什麼計畫,當然有時間。

  「那趕緊來幫幫忙。」溫涵在短信裡說的特別著急,讓蘇仝還以為怎麼了呢。拎著外套急匆匆套上,奔赴樓下,剛要攔出租去他那裡,就見小區門口,溫涵已經停車在一旁,笑微微倚著車門對她招手,顯然是已經恭候多時。

  真是個笨蛋,來多久了都?也不知道跟她提前說一聲,萬一她在上頭在磨嘰一會兒,他不是要繼續等著?

  「怎麼起那麼早?寒假第一天,都不睡懶覺嗎?」蘇仝坐進副駕,抱著小本困惑地問溫涵。她現在唇語的水平還可以,手語就不怎麼樣了。不過好在溫涵聽力缺陷不算太大問題。有助聽器時,她直接說話就行。沒有助聽器,他只要看著她口型,也能知道她要表達的意思。基本上蘇仝學習手語真用於比劃的地方很少。

  溫涵掃了眼蘇仝問題,在手機上飛速打出:「因為有三隻及其準時的小可愛鬧鐘。到了六點就來撓我臥室房門要吃的。」

  「你可以給它們弄好以後倒頭繼續睡。」蘇仝看著屏幕,眼睛有了一絲笑意。她都可以想像,溫涵穿著睡衣睡眼惺忪拉開房門,還沒邁步,腳底就滾過三隻小毛球的萌萌畫面了。

  「沒我的地方了。」溫涵似無比委屈望著她,對她做口型,「等我把它們罐頭放好回臥室時,餃子已經睡在了我枕頭旁。包子臥在一隻拖鞋上。至於饅頭?它現在還趴我被窩裡不肯讓我疊被子。」

  蘇仝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笑完以後,她問溫涵:「你把我叫出來幹嘛?」

  溫涵眨眨眼睛,驅車上路,直接奔著市中心廣場去。中心廣場周邊的黃金地段上全是大型綜合類商場,蘇仝轉著眼睛,思考了下溫老師本週末即將面臨的處境,了悟地點頭小讚:「不錯。還算有覺悟,知道初次登門,不能空著手去。」

  溫涵扭頭含笑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在糾正:他不是初次登門。

  「那次不算。作為男朋友,你還是第一次上門的。」蘇仝不理他,頑固地堅持自己觀點。談到這些的時候,蘇仝自己心裡也開始各種緊張了。

  其實溫涵倒是算得上有經驗的,畢竟他跟梁曉梔還有過一段呢。蘇仝就不成了,先前這丫頭還能沒心沒肺拿上門的事逗溫涵。等溫涵把車一放到停車上,牽著她手走進商場的時候,蘇仝掌心都慫出汗了——帶自己所愛之人見家長這種事絕對是一件人生大事,除非蘇仝腦子缺根筋,否則絕對不會一點感覺沒有。

  「買……買什麼東西你想好了沒?」蘇仝被溫涵拉著,靠著溫涵胳膊小聲問他。

  溫涵轉身做口型:你覺得呢?

  蘇仝咬咬唇:「第一次上門的話,不用太隆重吧?買點水果茶點就行吧?」

  溫涵笑了笑,揉著蘇仝的小手,不置可否。

  蘇仝拍他一下,撐著氣場強調:「我這是在給你省錢!要學會勤儉節約過日子知道嗎?再說,我家裡什麼都不缺,你真拎一堆東西去。回頭你走了,我媽媽就又該念我了。」

  溫涵拉她望前排貨架走,邊走邊會過頭問她:她念你幹什麼?

  「肯定要說哪兒能那麼不會過日子?溫涵說買你就真的讓他買?你們這還沒怎麼著呢,怎麼可以處處占人家便宜?」蘇仝仰著腦袋,把她媽媽平日訓話的表情學了個十足十。學會以後,她忽然想起什麼,臉色一黯,低頭細聲細氣地嘟噥一句,「其實我到現在都沒敢告訴我媽媽你的家世。」

  溫涵腳步一頓,不明所以地看蘇仝。估計他有點不明白,怎麼旁家姑娘眼裡是巨大誘惑和籌碼的家世到了蘇仝眼裡就是各種難以啟齒的阻礙屏障了呢?

  「一來是因為我也對你家到底什麼狀況搞不太清楚。你媽媽跟我說的時候,我注意力光集中在你前女友那一段上了,沒太聽你家的事。還有一個原因是……是我告訴我爸媽以後,他們會反悔,會繼續反對我們。」

  溫涵眉頭輕輕蹙起,有些搞不懂蘇仝這個邏輯是怎麼來的?

  蘇仝悶聲解釋:「我爸爸跟我媽媽都是特別傳統特別保守的那類人。他們講究門當戶對。」

  溫涵似有所悟,伸出一隻胳膊攬住蘇仝肩頭,另一隻手牢牢牽好她的手。擁她一起去往菸酒專櫃。

  蘇仝一見行走方向,立馬阻攔:「我爸爸不抽菸了。而且酒也不怎麼喝。你買了也白搭。」

  溫涵從善如流,腳下一轉,帶她去往茶品區。

  蘇仝愣愣咋舌:他對她爸爸的愛好推測的蠻精準嘛。她才剛一說她爸爸無煙少酒,他立刻就往奔茶去了。還真被他蒙對了,她老爸這輩子最愛的兩件事:一是下棋、二是喝茶。全是不跟潮流,古舊傳統的跟出土文物似的兩大愛好。

  等出茶品區的時候,蘇仝的購物籃裡已經裝了兩盒精包裝的茶葉。關於茶葉的品相湯色和味道蘇仝是察覺不出什麼,但看剛才溫涵跟人售貨小姐在紙上交流滿滿兩大張,想想也真是費盡心了。不過等溫涵挑完打算拿走時,蘇仝無意掃了眼價簽,心都要痛得滴血了——她頭回知道原來溫涵講究起來也是精緻人,信奉什麼「品質第一,其他全扯」的理論!一盒茶葉能喝去她半個月工資了。不行,這價錢絕對不能給她爸爸如實告知,就是問了也不能說。

  蘇仝這麼想著,心裡一個勁兒盤算等會兒怎麼給溫涵灌輸一下:來日方長。你真照這個標準買的話,以後真沒法到我們家去了。

  可是還沒等她開口呢,溫涵就帶她望兒童玩具那兒走了。不用想,這是給她小外甥女買東西:他照顧的還挺周全,連小姑娘都能想到。

  「我姐可是醫生。輕微潔癖。你送禮物要當心。」蘇仝不知道是不是在惦記姐姐當初的反對態度,唯恐這東西送出去,她姐會不喜歡。所以提前給溫涵打預防針。

  溫涵笑出兩個酒窩,抬手摸摸蘇仝頭髮:就說是你給的。蘇仝白他一眼,拍掉他手,一點也沒感激他給她的這個一個不花錢能當好人的機會。

  等兩人花了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確定溫涵來家帶的東西,又在一起膩歪了半下午,推敲著蘇仝爸媽有可能對溫涵發問的問題後。期間蘇仝給善善打了個電話,詢問善善當初老肖去他們家時首次都帶了什麼,得到善善一個特別不靠譜的答案:老肖?去我們家?第一次?記不清楚了。我們倆確定關係的之前我老媽都恨不得把他當新兒子待。他拿什麼東西……估計買菜的面大。

  蘇仝無語地掛了電話,囧囧有神跟溫涵對視著,然後心思活絡地給溫涵出點子:「哎?實在不行,你明天也可以買菜去。不用買水果了,直接做菜表現一下也可以。」

  溫涵頗為考慮地點點頭,正要詢問蘇仝她家人口味喜好,蘇仝就自己搖頭了:「不成。我媽媽肯定不會同意。她對廚房佔有慾可強了,在我們家,我爸都是給她打下手的份兒。今兒一早我出門時,就聽到她跟我爸講要做什麼菜招待你的事。你要真這麼幹了,說不定落我媽媽埋怨。」

  溫涵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拿著筆桿跟蘇仝繼續討論下一個預見問題。兩人寫寫畫畫到傍晚時分才算分開。

  溫涵把蘇仝送回家,笑眯眯目送她進了電梯,看著她家房間燈光亮起,才緩緩轉身打算離開。

  可是還沒等車子走出多遠,溫涵手機就響了。屏幕上蘇仝的名字異常歡快的閃爍著。

  溫涵才接起,蘇仝焦躁著急的聲音就讓他一下子蹙緊了眉頭,接著一個剎車,調轉方向,折返蘇仝所在臨江小區。

  蘇仝在電話裡,帶著哭腔說了句:「溫涵,你現在走都哪裡了?回來下吧,送我去一趟中心醫院,我爸……我爸在醫院呢!」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