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36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07T18:27:30
第 36 章 可憐天下父母心(下)

 信被帶到蘇媽媽面前,蘇仝站在空落落的書房裡,忽然覺得心裡沒了依仗。

  她走出門,愣愣地定在客廳,耳邊還在不斷迴響她爸爸說的話:「你媽媽的老寒腿犯了」、「她已經愛了你足足二十六年,只要她活著,還有下一個二十六年」、「你這樣待對你有生養之恩的母親,真的對嗎?」

  真的對嗎?這樣一種兩敗俱傷的方式交流著,真的對嗎?

  蘇仝不知道。她只是呆呆失神盯向她媽媽臥室的方向。那裡明明只有薄薄的一扇門,她卻覺得她跟母親離得有千里萬里遠了。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

  蘇仝不知道。她只知道在過往的一個星期裡,一百多個小時,她和她媽媽明明彼此牽掛,卻又彼此氣惱。她們倔傲、嘴硬、擰強、口是心非。明明是這世上最親密的兩個人。卻硬生生被她們搞成了現在這樣鬥爭的最激烈的兩個人。

  她媽媽愛她、疼她、關心她。她唯恐她因為一時衝動貿然決定選錯道路,因所遇非淑,鑄就一世遺憾。而她?她對她媽媽有一樣孺慕與眷戀,依賴和關懷。可是當她就一件事下定決心時,她拒絕她母親的價值觀綁架,她頑抗著她媽媽對她自我選擇和感情完整的影響。

  她們之間這場冷戰,就像野馬和騎師。

  她是一匹終於找到自己目標的野馬,不管不顧,桀驁執著,在自己認定的道路上橫衝飛奔。

  她母親則是手握韁繩的騎師,拼盡全力想要放緩馬速,調轉方向。只因她擔心馬兒跑錯路,耗盡精力,折蹄斷肢,最終卻一無所獲。

  蘇仝腳步沉緩地邁向她媽媽的臥室。門沒關嚴,一推就開。她母親正坐在床上,腳還泡在已經變涼的水盆裡,手捧著她給她的信,看的專注動容。

  聽到響動,蘇媽媽抬起頭,看到門口的蘇仝,手下極快地往眼睛上抹了一把,順勢把信紙塞到了被窩下。然後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低頭搓著腳趾,繼續無視她。

  蘇仝對媽媽的異動恍若未覺。只是無聲地走過去,到她腳盆邊蹲了身子。手探進水裡,試了試溫度,抱住她媽媽的小腿:「媽媽,水涼了。我給你換一盆吧。」

  她媽撩水的動作一下僵住。

  蘇仝把水盆從她媽媽腳底抽走,用乾毛巾覆上她的小腿,放到一旁的拖鞋上。去洗手間重新打水後,又端回臥室。

  她媽媽依舊保持著她離開時的姿勢,臉向著門口,好像這幾分鐘間都沒回過神一樣。

  蘇仝跪靠到床前,把水放好,拿掉蓋腿的毛巾。

  蘇媽媽像是才反應過來她要幹什麼,下意識往後縮了縮腳,一隻胳膊攔在蘇仝身前,無聲無息地阻止她繼續。

  「媽媽。」蘇仝有些哽咽,趁她媽媽聽到她喊那一聲的愣怔功夫,將她腳放進兌好的熱水中,用香皂在自己手上打泡沫,「媽媽……對不起。」

  相爭幾天,她終於肯低頭認錯。隨著這聲道歉,與肥皂泡泡一同落入水中的是蘇仝大滴大滴的眼淚。蘇仝毫無所覺,她把泡沫一點一點塗在她媽媽的腳背、腳趾,然後用手指穿搓在腳趾縫中。

  蘇媽媽低頭靜靜地看著她,手抬了抬,似乎是想抱抱女兒,可最終還是什麼也沒做,手尷尬地頓在半空,要落不落。她身後的蘇爸爸揉著眉心,低低地嘆了氣。

  「對不起,媽媽。」蘇仝又一次重複,退讓的話一旦說出,下一句就變得不再困難「我不該這麼對您。我讓您傷心了。」

  蘇媽媽張張嘴就,似委屈萬分為自己申訴:「媽媽不是你想的那樣老頑固、老封建。」

  「嗯。」

  「媽媽不過是想你將來過的體面,過的幸福。」

  「嗯。」

  「媽媽老了,沒什麼可在乎的。可媽媽不想將來你被人戳脊樑骨。」

  「嗯。」

  蘇仝的回答裡帶著濃濃的鼻音。再一抬頭,蘇媽媽也已經不知何時紅了眼眶,還兀自強硬,不肯讓眼淚流出來。

  僵持數天,她的母親終於肯跟她說話。蘇仝愧疚自責傷心不已的同時心裡還是一絲釋然感。

  父母對孩子總是寬容的。

  她是她的媽媽!做媽媽的怎麼會真的跟女兒斤斤計較?

  蘇仝她才一妥協,蘇媽媽那裡就鬆了口風。

  蘇仝這當女兒的用這樣拙劣的方式與她對抗這麼多天,可一旦低頭,她立馬就心軟、就原諒、就寬恕,哪怕她做的她堅持的,是在她看來完全無法理喻的事情。

  在第二天,一宿難眠的思想爭鬥後,早飯畢烏青著眼圈的蘇媽媽從口袋裡掏出蘇仝給她的那封信,摺疊展開,展開摺疊,反覆折騰幾次後,在看著蘇仝拿包準備上班時,終於澀著聲音開口:「週末有時間,讓溫涵來家裡坐坐吧。」

  蘇仝換鞋的動作一下頓住,僵僵地轉過身,望著坐在沙發上,低頭不辨喜怒的母親。難以置信地問:「媽媽……你……你剛才說什麼?」

  「有時間讓溫涵來家裡一趟吧。」蘇媽媽並不去看她,站起身折進洗手間,「趕緊去上班吧。你還在考評觀察期,別遲到了。」

  蘇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捂著嘴,好半天才抑制住自己想要驚呼擁抱她媽媽的衝動:幸福來得太突然!她以為她要等上好久好久,才能等到她媽媽願意見溫涵的那天。可是沒想到……在她認錯的第二天,在她們彼此和解的第二天,她媽媽就同樣妥協讓步。她比她想的還要愛她。凡她所想所求,只要她堅持,當媽媽的即便憤怒不讚,也一樣會無奈縱容。

  「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在上班路上,蘇仝第一時間給溫涵發短信報喜。

  她現在很愉悅。通過了家庭阻撓,蘇仝真正可謂是扔卻顧忌,一身輕鬆。坦白說,她不怎麼在乎旁人對她與聾啞人戀愛的看法,因為那些人不愛她,她也不用操心他們的閒話。她只在乎她所愛之人的看法。如今,她的家裡,爸爸讓步、媽媽妥協、連老姐當初說服自私的理由都已站不住腳。她還有什麼可憂慮的?

  溫涵的回覆似乎是在學蘇仝的話,他給她的回覆同樣是:「我也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蘇仝握著手機,發語音給他:「那咱們見面說。」

  溫涵飛速回過來:「好。下班去接你。」

  蘇仝笑臉回給他。一整天都沉浸在悅然氣氛中,工作效率奇高。讓宋慶芳他們幾個同事都咋舌驚嘆:「小蘇,你最近這幾天狀態有點異常啊。不是在失戀,就是在熱戀。」

  蘇仝不解地看她:「失戀?熱戀?怎麼講?」

  「失戀是說:情場失意,職場得意。熱戀是說,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可以造就任何一種奇蹟。你明白?」

  蘇仝低笑出聲。前一陣子感情生活的不順心她是沒有帶到工作上,而且為了躲避那種回家就壓抑的氣氛,她那幾天幾乎天天化身工作狂,一人幹出兩人的活兒。加上她正在青年儲備幹部的競選名單中,這樣表現倒是也在清理之中。至於今天這情況?可能真的應了心情決定效率那話?

  下班的時候,蘇仝第一個衝出了單位大門。在路邊左右看看,果然就見溫涵正從泊車的地方衝她走來。

  蘇仝顛顛兒跑過去,見了他也不管青天白日,大庭廣眾,一下撲進他懷裡,眯眼蹭蹭,咕噥道:「想死我了!讓我抱抱!」

  溫涵唇角彎起,張開雙臂抱著蘇仝轉了個圈,笑得光風霽月。

  蘇仝閉著眼睛,狠狠地呼吸著他身上香草沐浴露的味道,像是要把之前欠缺的一下子全找補過來。

  古人那句話說的真對。一日不見,如三月兮。她與他一個星期不見,就真如二十一個月沒掛面般想念了。

  蘇仝在滿足地抱了一會兒以後,被溫涵連擁帶抱塞進了車裡——這都臘月的大冷天了,溫涵是絕對不會允許她在只穿了一件大衣的情況下,在戶外傻呵呵地跟你儂我儂的。

  剛關車門,蘇仝就被後座上一個碩大無比的毛絨大熊吸引了目光。這毛絨熊長得跟她家圓圓一模一樣,就是比圓圓要大了好多號,看身高,它應該跟她在伯仲間。這難道就是長大後的圓圓?

  蘇仝轉過頭,看著溫涵不確定地試探道:「這是你買的?是送樂樂的嗎?」

  溫涵揚揚眉,眉眼彎彎指指蘇仝,用口型道:是給你的。

  蘇仝眼睛一亮,止住溫涵為她扣安全帶的動作:「等會兒,我去後頭坐著。」她要先去抱抱大號圓圓。然後在對溫涵講她的好消息,反正在後頭說,他也一樣聽的到。

  溫涵有些鬱悶地看她下車,跑到他後面一把撲到熊身上,然後拿剛才蹭他的姿勢在毛絨大熊上狠狠蹭了蹭。

  「哎?對了。溫涵,你要告訴我的消息是什麼?這個毛絨玩具?」

  溫涵眼中蕩起笑波,搖搖頭,沖蘇仝神秘地抿了抿嘴。然後方向盤一打,駛離停車區,衝著金茂小區而去。

  蘇仝不明所以地猜測他要跟她講什麼,猜了半天也沒搞明白。等到了目的地,溫涵一開門,蘇仝腳底下立馬被滾了三個小毛球,蘇仝才驚喜不已地了悟了。

  那是兩隻一個月大的白色薩摩耶和一隻同樣年紀的灰色蘇格蘭折耳貓。狗狗還好點,能有三十公分長,小貓咪才就一個巴掌大。她單手就能托起來。

  蘇仝抱著大熊,很費勁地把它安置在沙發上,扭頭就去逗會喘氣的貓貓狗狗。結果小動物們根本不買她的帳,在發現這個新來者不會給它們食物後,特別勢利眼的聚集到溫涵腳底下去了。

  蘇仝鬱悶地嘟嘴。看溫涵兌奶、開罐頭做的行雲流水時,才開口不解地問:「你怎麼忽然想起來在家養動物了?」

  溫涵摸摸一隻薩摩耶的腦袋,對蘇仝笑微微地做口型:我記得有人說,如果有機會想養一隻貓,兩隻狗呢。

  蘇仝眼珠轉了轉,看看已經撐起了狗窩貓屋的陽台,又走到廚房瞧了瞧儲備好貓糧狗糧和寵物罐頭的冰箱,裝模作樣地感慨道:「不錯。還是滿齊備的嘛。你是不是以前也養過動物?」

  溫涵老實地點點頭。

  「是什麼」蘇仝湊到溫涵身邊,跟他一起拿著彎腰看著吃東西的狗狗。

  溫涵握住她的手,在上頭不輕不重地寫:「一隻叫不出品種的流浪小狗。」

  「那它現在在哪裡?」

  溫涵指指頭頂,然後閉目抿唇,做祈禱狀,在胸前畫了個十字。

  那狗狗魂歸天國了。

  蘇仝輕咳了兩聲,很笨拙地轉移話題,指著三隻小動物問:「他們有名字嗎?你給他們去名字了嗎?」

  溫涵扭過頭,忍俊不禁看她。

  蘇仝這才想起來,他根本不用去取名字,取了他也不能叫。真不知道他以前怎麼餵養的小狗。

  似乎是看出蘇仝心裡困惑,溫涵走遠兩步,回過身,彎腰對著正吃東西的三個小傢伙輕輕擊了一下掌,那隻略肥碩的小薩摩耶立刻就支楞起腦袋,困惑地看溫涵。等擊兩下掌的時候,是另一隻小薩摩耶抬頭看他時,蘇仝就明白他是怎麼叫它們的了。

  「這不行。這要是以後,你三個一起叫,不得連拍好幾下?」蘇仝搖搖頭,不太看好溫涵的法子。溫涵指指小貓,示意蘇仝:它根本不用叫,叫了也白搭。

  蘇仝白他一眼,她當然知道喵星人壓根兒不會記自己名字。它們都是屬於自己的生物,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愛幹嘛幹嘛。主人是什麼?喵星人不知道。

  「那人家也得有名字。不能總是拍來拍去。」

  溫涵挑挑眉,帶著笑意詢問地看她。好像是在徵求她的取名意見。

  蘇仝眼珠轉了轉,一拍腦袋:「有了,就用吃的叫名字了。」

  溫涵睜大眼睛,面帶困惑。就見蘇仝挨個指著薩摩耶無比鄭重:「大的叫饅頭,小的叫包子。那隻小折耳就叫餃子吧。你覺得怎麼樣?」

  溫涵轉過身,邊點頭邊笑得肩膀聳動。

  蘇仝白他一眼,根本不管他的嘲笑,而是對著饅頭、包子、餃子挨個喚了一遍,也不管人家聽懂聽不懂,就很有成就感地對溫涵宣佈:「哈,有這些小東西在,我就不用擔心你一個人在家害怕了。」

  溫涵止住笑:我本來就不害怕。

  蘇仝一本正經:「我擔心你害怕。」

  溫涵扶額無語。點點蘇仝腦門,問她:你想告訴我的好消息是什麼?

  蘇仝站直身,望進溫涵的眼睛,特別開懷地宣佈:「我媽說,這個週末你有時間的話,去我家一趟。」

  溫涵直接愣住,片刻後回神,一把將蘇仝抱在了懷裡,摟得緊緊。

  蘇仝眼睛笑彎,伸出手拍拍溫涵後背:「這麼激動幹嘛?是不是不想去?」

  溫涵趕緊搖頭。直身望著蘇仝,親親她額角,又親親鼻樑,最後在嘴唇處啄了一下,無比鄭重地捧起她的左手,在她無名指根處落下一個吻。

  蘇仝有點不明白他的意思。特別煞風景地拍了拍溫涵腦袋,把他撥開,自己精神抖擻去逗貓狗。完全忽略了溫涵看她的深邃眼神和溫柔目光。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