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美麗女調查員的凌辱筆錄淫蕩哼聲

kg0000
本文:2020-10-06T18:42:16
池上真穗一直在屁股上感受到奇妙的觸感。
她正從池袋搭乘地下鐵往有樂町。在趕上下班的時間,車內十分擁擠。
背後的男人利用擁擠的乘客,把身體緊貼在真穗的身上,慢慢撫摸屁股。
這一天真穗穿的是黑底有花紋的洋裝,繫一條紅色的寬邊腰帶做裝飾。
這是很大膽的配色,但更大膽的是洋裝的下襬在膝上三十公分處。
豐滿的大腿露骨的吸引男人的視線。
真穗多少感到興奮,在上車前就預料會發生這種事情。到那時候準備抓住對方的手,給他一記耳光。
今天的色情狂動作非常巧妙。
來到背後,用雙腳包夾穿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的真穗的腳。
不多久,真穗感覺出有勃起的東西頂在屁股溝。
不用回頭看也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想移動身體,由於雙腳被夾住,無法移動。如果扭動身體,還可能讓對方認為她是在享受那種觸感。真穗想不出抗拒的方法。
就在此時,那個男人把火熱的呼吸噴在真穗的耳根上。
一般而言,在女人身體暴露於外的部分中,可以說耳朵是最敏感的性感帶。雖然在地下鐵的車內,但不斷的受到糾纏,難免會產生性感。
頂在屁股縫的男人的東西好像更膨脹。
如果是一般的女性,男人的硬東西可能會踫在肛門附近,可是有修長的雙腿,屁股位置也高的真穗,正好踫到下面有大腿根夾住的柔軟部份。
這個男人還利用車輛的搖動,淫猥的用勃起物摩擦。
隔一層洋裝和三角褲摩擦到敏感的花蕊,每一次都會有甜美的感覺如電流一般擴散到全身。
男人的手從屁股上繞過腰部,來到下腹部。
真穗急忙想撩起迷你裙的手。
這個男人很老練。更用力頂在屁股溝上,扭動摩擦,嘴唇也靠近到快要踫到耳朵。
這種動作非常巧妙。不知不覺中,真穗已經鬆開男人的手。
洋裝的下襬撩起,男人的手從三角褲和絲襪上撫摸大腿根隆起的部位。
我投降了。
男人的技巧使真穗的厭惡感消失,甚至有一點欣賞他的巧妙動作。
真穗放鬆全身繃緊的力量,把一隻手伸到背後,輕握男人隆起的褲前部分。撫摸數次後,拉下拉鏈,從褲內掏出肉棒。堅硬火熱的觸感使真穗興奮。
想起來最近都沒有和男人睡覺……
從花蕊溢出的蜜汁早已使蕾絲花邊的三角褲濕潤。蜜汁從三角褲和褲襪滲出,男人的手指一定感覺得出來了吧。
男人的手開始脫褲襪,毫不猶豫的用雙手把三角褲拉下去。
原來從外側包夾真穗的腳的男人之腿,現在用一隻腿插入真穗的雙腿之間。真穗主動的分開修長的雙腿。男人的手指毫不客氣的撥開真穗的花瓣,向裡面摸索。
「啊……」
真穗不由得嘆氣。開始直接愛撫後,男人的技巧還是很高明。手指在每一片花瓣上撫摸,輕輕捏弄陰核。把沾上花蜜的手指插入肉洞裡抽插。
受到三點攻擊,真穗已經癱瘓,完全濕潤的花蕊不停的抽搐,更大量溢出的花蜜流到大腿根。
男人的手指在撫摸花瓣的同時,用大姆指揉搓肛門。如加上噴氣到耳朵,等於是五點攻擊。
真穗咬緊牙關,不讓自己發出哼聲。如果可能,恨不得馬上讓手裡握住的東西從裡面插進來。
「唔!」
在耳邊聽到男人的哼聲。就在這剎那,精液噴射在真穗的手掌裡。
這件事讓真穗恢復理智。男人仍繼續撫摸花瓣。真穗推開男人的手,很快的穿好三角褲和褲襪。
「櫻田門站到了……櫻田門站到了……」
車廂內的廣播被列車聲抵消一半。
真穗頭也不回的擠出人群。走向出口時,有一個男人在後面搭訕。
「小姐,怎麼樣?一起喝一杯茶吧。」
真穗向男人瞄一眼,逕自的走了,未加理會。
年齡四十來歲,身材矮小,露出大牙,而且駝背的男人。
「好嘛,我想和你好好的享受一番。」
「不必了。」
真穗一本正經的回答。從她的臉上可以感受到充滿知性和氣質。一點也不像剛才沉迷在色情遊戲裡的女人。
男人不斷的糾纏。
「嘿嘿嘿,不要這樣神氣活現的嘛。我的手指還沾有你那裡的味道。」
男人帶著淫笑抓住真穗的手臂。
「放開你的手!」
「我們去性交吧!」
「我說,要你放開手!」
「你不要太神氣了。」
真穗突然停下腳步,與此同時,猛烈的一巴掌打在男人的臉上。
「痛!你這是幹什麼!」
男人憤怒的撲向真穗。
真穗的手掌如刀一般砍在男人的脖子上。
男人搖搖擺擺的彎下身體時,真穗的腳踢中男人的腹部。
男人的身體仰倒在月台上,形成四腳朝天。
真穗低著頭,對男人說︰「以後要看清對象再誘惑。」
說完,轉身快步離開。周圍的旅客露出驚訝的表情,像在看一場警匪的連續劇。
(2)
池上真穗走出車站後,向位於櫻田門護城河邊的地上十八層、地下四層的建物走去。
建物是象牙色的磁磚,四周有各種樹木圍繞。
真穗從大門走進去,直接走向電梯間。
「每一次你的時間都很準……」
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站在旁邊,眼神看著前方說。身穿整潔的夏季西裝,繫深紅色領帶,從胸口帶露出同顏色的手帕。
肌膚曬成銅色,使這個男人看起來比實際更強壯結實。
「池上調查員……」
從蓄小鬍子的嘴角露出雪白牙齒,微笑時眼尾顯出幾道縐紋,使他的面貌看起來非常柔和。
這種樣子也許會受到女大學生的歡迎,但在真穗的眼裡看起來真是俗不可耐。
這個男人和真穗一樣,隸屬於警視廳公安部的調查員一色佑一郎。
遇到討厭的傢伙了,真穗在心裡嘀咕。
「你也是被叫來嗎?能被叫來我很高興。」
「這是只有你才會這樣想吧。知道工作內容了嗎?」
「怎麼可能。是魔鬼公安部長直接打電話給我,說「七點鐘來」,真是難得。不過對我來說,不論是什麼工作,在這段時間裡能看到池上特別調查員的玉腿,還有什麼話可說呢?」
說完,臉上又出現他那特有的微笑。
電梯門開了,進來兩個人。還有二、三個人想進來時,一色說︰「對不起,這個電梯是因為公安部長有緊急命令,請你們搭其他的電梯吧。」
說完,同時按下關門和十四樓的按鈕。
「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呢?」
「不要緊,這一點小玩笑,公安部長會瞭解的。說起來……」
一色又重新在真穗的全身上下打量。
「池上特別調查員真是勇敢。」
「你在說什麼?」
「讓我參觀了白色蕾絲三角褲。」
「什麼?」真穗露出疑惑的表情看一色。
「哪裡,哪裡。只是偶然看到而已,在地上鐵的月台上。」
「你看到了?」真穗害羞似的轉開臉。
「是看到了。不過,不需要弄到那種程度吧,他只是色情狂而已。」
「你怎麼知道?」
「那個男人叫左田五郎,是色情狂的慣犯,還兼扒手。」
「既然知道了,為什麼不逮捕他?」
「我可是公安部的調查員。怎麼能侵犯刑事部的工作,倒不如看一看有沒有丟東西?」
真穗緊張的查看皮包裡的東西時,電梯停在十四樓。知道什麼也沒丟時,已經不見一色的人了。
慢一步進入部長室,站在部長辦公桌前,一色回頭看真穗,臉上戴著特有的微笑。
「對不起,來晚了。」因為仁木部長已經來了,真穗不得不這麼說。
「馬上告訴你們這一次的工作內容吧。」
已經有白髮的部長有一副和職務不相稱的溫和面貌,但和面貌相配的溫和聲音。
公安部長的職位在警視廳內也是最重要的職位之一。歷任的部長大多升任總監或警視廳長官、次長等。
不過,這位仁木部長好像沒有那種野心。
「最近二、三天,有人打恐嚇電話給矢田東京市長。市長預定今晚搭新幹線到大阪府,幫候選人做競選演講。嫌犯說「要停止去大阪,不然就用實力阻止」。」
「是激進派的兄弟們嗎?」
「還不能確定,但差不多吧。市長向我們請求保護。雖然是在野黨的市長,有要求就必須要保護,相對的,也許能抓到他的弱點。」
「記得這位老先生是有愛人的。」
「沒有錯,也許還會帶去大阪,因為有一星期的時間。」
「一星期啊……」
矢田市長年逾六十五,不會因為一星期沒見到女人就慾求不滿了吧。
可是冒險找來的愛人,很愛的話,可能會在大阪相會。
「我們沒有辦法照顧她的愛人。」
「這件事我也對他說過了。」
「市長是如何回答的呢?」
「不想讓我們干涉他的私事。」
一色以誇大的動作攤開雙手。真穗也有相同的看法。
說到矢田市長,就是以特有的矢田微笑知名,對老人的醫療免費等大膽的措施,受到老人或女性們的壓倒性支持。
聽到這樣的矢田金屋藏嬌,出去辦公事還帶去,自然會產生不滿的感覺。
當然也無法責備他自己的金屋藏嬌,可是在他重視福利的美名下,七年來有了一千億的赤字。
這件事受到質詢時,他說︰「在我的任內一定會平衡。」
事實上,赤字是年年增加。
「沒有工作的能力還金屋藏嬌。」
一色以不屑的口吻說:「有投票權的人大概都會有這種想法吧。」
「在這裡發牢騷也沒有用。我套一句公式化的話,請你們盡全力保護他吧。」
(3)
矢田坐在大阪市市長候選人日野東吉的宣傳車上。連日來從早到晚巡迴大阪市的大街小巷,晚上還要參加日野的政見會,熱情的發表演說。
這種精力充沛的活動,不似一位年近七十的老人。
「就因為這樣才有能力包女人。」一色一面保護矢田,一面說他的壞話。
三天了,沒有發生任何事。
為保護日野,公安警察方面也派出護衛,不論從哪裡,激烈派的人也沒有辦法攻擊這兩個人的。
第四天也沒有發生特殊的事情。
「那個電話只是恐嚇而已吧。」
矢田似乎放心了。真穗等人還不敢大意。
第五天晚上,矢田在旅館的房間裡準備外出。這一天晚上沒有任何的預定行程。
「要去哪裡呢?」
「要去見一個人。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可能到明天早晨才會回來。我說你們不要跟來……但還是會跟來吧。」
「是,因為這是我們的工作。」
真穗看一下一色,一色以眼神表示去隔壁的房間。
「我們要用五分鐘的時間準備。」
真穗說完,和一色一起進入隔壁的房間。
這幾天以來,他們兩個人除必要的話之外,沒有任何交談。
其實說起來是真穗不理一色。
原因是為了那個叫左田五郎的色情狂。
那一天真穗離開警視廳後,立刻搭計程車回家。又突然想起事情,計程車折回警視廳的途中,看到意外的事。是一色和左田五郎並肩走在路上。
從一色的鬍子下看到白牙。是不是說到她而在笑呢?想到這兒,真穗又羞氣,同時也產生疑心。
一色平常都開他的愛車BMW,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晚上坐擁擠的地下鐵呢?若說偶然,是不是太偶然了呢?
真穗下了計程車,開始跟蹤。
一色和左田五郎進入咖啡廳,談了二十分鐘左右分手時,看到一色交給左田五郎一張紙。
真穗繼續跟蹤左田五郎,到櫻田門車站時,開口說︰「我有事找你,能不能和我一起走?」
左田五郎回頭看到真穗,拔腿想跑。
「你想要我逮捕你呢?」
左田五郎停下腳步不動。
「知道我是誰嗎?」
「是,知道。」
「你說說看。」
「公安部特別調查員池上真穗小姐。」左田彎曲已駝的後背,像受責罵的學生,眼看著前方回答。
「答得很好。為表示嘉獎,請你喝茶吧。跟我來。」
真穗邁開從迷你裙露出的玉腿,大步向前走。左田五郎的視線集中在大腿上,跟著真穗提起地下鐵發生的事,左田五郎這才開口說︰「一色先生對我很照顧,我本來不想說的,除了做色情狂和扒手外,還做情報販子。和一色認識七、八年之久了。」
「那麼我問你。在電車上對我做出色情狂的行為,是已經知道我是公安部的人了嗎?」
「這個……這個……」
「你要老實回答!」
真穗手拍桌子時,左田五郎的身體顫抖,手裡的咖啡杯幾乎撒出咖啡。
「是,是的。」
左田五郎的面貌,平時會讓對方感到恐懼,可是被真穗美麗的大眼精怒視,他這樣的人也嚇得縮脖子。
一方面是先前在地下鐵的月台上遭受懲罰,同時看到充滿知性和高貴的美貌,把他的氣勢完全壓倒。
「是從一色那裡聽來的嗎?」
「這……是……」
「那麼,你是奉命行事囉?」
「什麼?」
「不要裝傻。」真穗的眼裡發出母豹般的光澤。
「你也不是糊塗到明知是公安部的調查員,還做那種色情狂的事吧。一定是什麼人命令你這麼做的。」
「是……這樣的。」
「把命令你的人的名字說出來。」
「一色先生……」左田五郎很快的說出名字來。
第二天在前往大阪的新幹線上,真穗把這件事告訴一色。
「你為什麼命令那個人做那種事呢?」
「這還用問嗎?因為我自己無法下手。」一色是毫無悔意的樣子。
從此以後,除非必要,真穗不再和一色說話了。
但現在到必要的時候了。
「他究竟要去那裡呢?」
「這還用問嗎?是這個。」一色豎起小指。
「你怎麼會知道?」
「今天午飯吃了什麼?」
「鰻魚。」
「晚飯呢?」
「牛排。」
說到這裡,真穗明白了。
「有關矢田的資料上寫著「矢田在和愛人幽會前一定會吃鰻魚和牛排」,你不是也看過了嗎?」
「可以讓他去嗎?」
「有什麼辦法。今天晚上應該準備一付耳塞了吧。」
(4)
矢田和愛人野澤壽子見面不是在旅館,而是在普通的住宅區。
「這是我朋友的別墅,今晚特別請他借給我用。」
矢田這樣解釋,絲毫沒有向真穗等人隱瞞的意思。
「我留在車上,在稍離開的地方監視,每二小時換班吧。」
「好吧。」
「他的那一邊就拜託你了。」
一色說完,把車開走,轉進巷子後,車子消失了,可能在附近轉一圈後再回來吧。」
真穗和矢田一起走進玄關門。
穿素的藍色條紋洋裝的野澤壽子出來迎接,年約三十五、六歲,肌膚細白。
「這位是公安部的池上小姐。」矢田介紹真穗。
「麻煩你照顧了。」
壽子小聲說。她看真穗的眼光,呈現出近似敵意的冷漠。
「想喝什麼嗎?」
「嗯,喝白蘭地吧。」
矢田走進客廳,拿來白蘭地。把三個玻璃杯放在桌子上。
「池上小姐也喝一杯吧。」
「不,現在是服勤中。」
「不要這樣太認真,喝一杯也沒什麼大礙吧。」
在倒酒的時候,拿來冰塊和水。真穗只好和他們同坐。
有兩個美女圍繞,再加上酒意,矢田顯得很高興。
儘管有真穗在一旁,摟住壽子的腰,用女性般的聲音說起選舉的事情。
他在選民面前絕不會露出這種樣子,賴以出名的矢田微笑;現在看起來也只是好色老人的微笑而已。
的確,矢田一面摟住壽子的腰,眼睛卻在真穗從迷你裙露出來的大腿上打轉。
壽子敏感的發覺那種眼神後,以嬌柔的聲音說︰「什麼時候帶我去巴黎呢?」一面說,一面撫摸矢田的大腿。
「巴黎嗎?嗯,以後都這樣。我要你肯定的答應。」
「好吧,好吧。最近一定會帶你去。」
聽到兩個人的對話,真穗不耐煩的站起身,說︰「我要失陪了。」
「你要去哪裡呢?」
「我還沒有查看其他的房間。」
「是不是也要看臥房呢?」
「要,因為這是我的職責。」
「那麼,我陪你去吧。因為沒有這個鑰匙,進不了臥房的。」
矢田露出手裡的鑰匙,握住壽子的手站起來,說︰「你也一起來吧。」
「可是……」壽子向真穗看一眼,似乎把她視為多餘的人。
「你不肯聽我的話嗎?」
聽矢田這樣說,壽子很不情願的跟在後面。
奇妙的是,矢田所說的臥房是在地下室。
進入房間時,真穗產生彷彿頭部受到重擊的感覺。
牆上掛滿皮鞭和各種手銬腳鐐、繩索等,還從屋頂垂下幾根條。
在房角還有用鐵欄杆做的籠子、三角木馬、婦產科用的診療台等。
「這……這是……」真穗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這是一般人所說的遊戲房。怎麼樣?相當不錯吧。」矢田面不改色的說。
「我們就有這種嗜好。這種情形連公安部也不知道吧。」
真穗對矢田的話幾乎有一半沒有聽到,不知何故,嘴裡乾乾的,心跳加速。
「壽子,把衣服脫了。」
壽子的表情變緊張。
「不要……有人在這裡。」
真穗突然警覺過來,說︰「失陪了。」說完,向樓梯走去。
「等一下,我還沒有說你可以離開。」
「但這裡沒有我的事吧。」
「有沒有事由我來決定。我要你暫時留在這裡,不然不能放心的遊戲。」
聽矢田這樣說,真穗沒有辦法離開。
「壽子,你還不快脫衣服。」
「我不要這樣……」壽子抱緊胸口,往後退。
「你是奴隸,不聽主人的命令了嗎?」
「……」
「你不聽我的話,就取消去巴黎的事。」
壽子看一眼真穗,說︰「知道了。」
好像認命了,開始脫洋裝。
雖說三十多歲,但穿上黑色乳罩和三角褲,以及褲襪的肉體,還是很美。
腰不是很細,但豐滿的胸部和屁股足以彌補此一缺點。
矢田把壽子的雙手固定在從屋頂垂下來的皮手銬上。打開設置在牆壁的開關。與皮鞭連結的鐵被滑車拉起。
壽子的雙手隨之高高舉起,身體形成一直線。
知道壽子必須用腳尖站立時,才把開關關閉。
「要看清楚,以便上司問話時能回答。」
矢田帶著冷笑對真穗說。然後從牆邊拿來前端分出幾條的皮鞭,來到壽子的身後,把褲襪和三角褲拉下去,露出豐滿的屁股。
「要開始了!」
先用皮鞭在屁股輕撫後,立刻開始抽打。
「啊……」
隨著皮鞭的聲音,壽子的身體向後仰,發出驚叫聲。矢田毫不留情的從各種角度連續抽打。
真穗站在樓梯邊,不由得轉開臉。
不過,聽到打在屁股上的聲音和壽子發出的苦悶聲時,真穗的身體產生甜美的搔癢感。
二十三歲的真穗還沒有固定的男朋友,因為是美女,不斷的有男人追求,但絕大多數的男人知道真穗的職業後就打退堂鼓了。
她是女調查員,但畢竟是女人,不可能沒有性慾。外表秀麗,又有健康豐滿的肉體,對性的慾望自然也比一般人強烈。
還沒有對任何人說過,有時發覺在自己的肉體裡隱藏著淫慾,連真穗本人都感到驚訝,但也沒有因此就想廉價出售自己的肉體。
她有排慾望的對象,那就是現在的工作。生命面對危險時,會產生無比的充實感。
在生死邊緣的工作,個中的緊張感和刺激,甚至會演變成性高潮。這絕不是誇大其詞。每次面對危險後,真穗的三角褲都變濕潤。真穗對淫邪的遊戲,把臉繃緊得自己都感到奇怪。
在一般的情形下,這是不允許的行為。雖說是一種遊戲,男人把弱女子吊起,用皮鞭抽打就是不當的行為。
而且這個男人是現任的市長。
真穗的感情達到憤怒的程度。同時這種變態的景色,不知何故使真穗內心深處受到震憾。
矢田放下皮鞭,改拿電動假陽具玩弄壽子。
開始時還在意真穗視線的壽子,如今也完全投入遊戲裡,不斷發出淫糜的哼聲。
真穗把這個聲音聽成是自己的聲音。全身的血液因淫蕩而沸騰,下意識的夾緊雙腿扭動。
「這……這個……」
真穗想對矢田說話,可是喉嚨抽搐,發不出聲音來。
丟下熱衷於遊戲的兩個人,真穗從樓梯走上去。由於雙腿無力。無法伸直雙腿行走。走出地下室,真穗立刻進入在廚房前的廁所,撩起迷你裙,迫不及待的拉下褲襪 和三角褲,在高開叉的白色三角褲底,沾滿蜜汁,發出淫猥的氣味。因為三角褲很薄,摸褲襪的底部時,發現已經濕了。用力分開修長的雙腿,用手指撥開黑影下的 花唇。
「啊……」
僅僅如此,如觸電般的快感向全身擴散。花瓣內側濕淋淋的幾乎要滴下液體來,真穗的手指忍不住滑入到花蕊深處。就在此時,聽到廚房的方向有什麼聲音,真穗手 指留在花蕊裡,全身開始緊張。在緊張中,從腋下流出一滴冰涼的汗水。這不是耳朵的錯覺,真穗慢慢拔出手指,穿上三角褲和褲襪,打開皮包,拿出小型的自動手 槍,輕輕打開廁所的門。
豎耳傾聽,但什麼也沒有聽到。地下室可能有遮音設備,遊戲室的聲音傳不到外面來。真穗走向廚房,有走廊的燈光,所以廚房不是漆黑的。一時之間,覺得沒有任何人。重新拿好手槍,向餐桌方向走過去時,感到左手邊有人的動靜。
在真穗回頭看的同時,有一個黑影向她揮棒。
扭動身體閃躲,可是在右肩下感受到強烈的衝擊,手槍滑落在地上,來不及拾起。黑影閃動,做第二次攻擊。這一次真穗來不及閃避,只好向對方的身體衝去。這個男人發出輕微的哼聲,身體前曲。與此同時,真穗的手掌劈在男人的脖子上,男人晃一下就倒下去了。
「可惡……」
這是另一個男人的聲音。看到有鐵管橫掃過來,這一次無法閃避,鐵管擊中腰部。真穗倒在先前倒在地上的男人身上。鐵管向真穗的頭部揮過來。在千鈞一髮之際,真穗從地上拾起倒下來的那個人掉落的鐵管擋住揮下來
的鐵管。
真穗產生能打勝的信心。撥開對方的鐵管,用力捅對方的胸口。
這個男人的頭踫到餐具架上,昏倒。真穗的劍道是三段。拾起手槍,急忙趕去地下室。右肩還有一點痛。打開地下室的門向裡面看。壽子仍舊高舉雙手吊在那裡,但看不到矢田。
「快來救我。」壽子發現是真穗,大聲求救。
「市長呢?」真穗一面下樓梯,一面問。
壽子的眼睛轉向樓梯的下面,好像不敢說話的樣子。
「在這裡。」
樓梯下面傳來聲音。有一個身材矮小,但健壯的男人用小刀指著矢田的喉嚨。
「丟下手槍,到這邊來吧。」
真穗有一點猶豫,擅長射擊,但還是沒有信心不讓矢田受傷就命中背後的男人。
「你怎麼了?不管市長的後果了嗎?」
那個男人在對正矢田喉嚨的小刀上更用力。
「啊……你快照他的話做。」矢田發出哭求的聲音。
「不要做這種無用的事。這個房子已經有人監視。早就知道你們會侵入,已經向警察聯絡了。」
手持小刀的男人,冷笑一聲說︰「已經向你的夥伴打過招呼了。用這個。」
聽到背後有聲音,真穗回頭看到兩個男人扛著鐵管站在那裡。就是剛才在廚房打鬥的那個男人。
「你的見面禮夠狠的了。這一筆帳我會加倍奉還的。」戴眼鏡的男人摸著肚子說。
「和那個無用的小白臉差太多了。」蓄鬍子的男人說。
在真穗的眼底,剎那間出現一色的臉孔。
「快丟下手槍。」男人用強烈的口吻說。真穗咬緊嘴唇,把槍丟在腳下。
真穗只有照做了。
戴眼鏡的男人拾起手槍,指著矢田說︰「派女人來保鏢,警察也太小看我們了吧。」
持小刀的男人來到真穗的面前。
「我要搜身,檢查一下有沒有其他的武器。」說完,開始在真穗身上尋找。
「咦?這是什麼呢?」
男人抓住胸前隆起的豐乳用力揉搓。真穗不由得抓住男人的手。
「放開你的手。」
真穗瞪男人,但還是放下自己的手。
男人得意的笑了。繼續在乳房上揉搓一陣後,手向下半身移動。
「你把裙子撩起來。」
真穗繃緊臉。
「你自己弄吧。」這是真穗最大的抗拒。
「照我的話做,不然那個肥豬要受罪了。」男人指著矢田。
「救命啊……我們來談吧,不要使用暴力。」
「吵死了,讓他閉嘴!」
抓住矢田的年輕男人一拳揮打在矢田的臉上。
矢田的臉向後仰,身體軟綿綿的靠在那個男人的身上。
「不要打市長!」真穗大叫。
「這是你不順從的關係。只要聽話,我保證不殺你。反抗的話,就不能保證你的命了。」
真穗只有點頭。
「快把裙子撩起來。」
「真卑鄙。」
真穗撩起迷你裙的下襬。
剛才溢出蜜汁的味道散發出來。透過黑色褲襪看到三角褲緊貼在下腹部。
男人的手在渾圓有彈性的屁股上撫摸。
「這個屁股真好,讓你當警察太可惜了。」
另外兩個男人的視線盯在大腿上。
「把腿分開。」
真穗把抓住裙子的手握緊,但還是分開修長的雙腿。
男人伸出手,在大腿根上隆起的部位撫摸。
「喂,杉田,幹了她吧。」
剛才打昏矢田的戴黑邊眼鏡,留著長髮的男人,伸出舌頭舔一舔嘴唇說。
「當然要幹,但不是在這裡。把這個女人和市長一起帶走。」
男人的臉上都露出好色的笑容。
(5)
到這一群男人的地盤,開車需要三十分鐘。
眼睛被蒙上,雙手被困綁於背後,真穗無法知道身處何地,更遑論在不熟悉的大阪。
在車上幾乎沒有逃走的機會,即便能逃走,但那樣會使市長的生命有危險。
現在跟他們去了以後,再設法求援,是比較明智的方法。
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真穗的高跟鞋後藏有發報機,只要旋轉左腳的後跟,求救的信號就會發到大阪府警察局的公安本部。現在因為雙手綁在背後,還沒有這個機會。
真穗和矢田以及壽子被帶去的地方是看起來很普通的一棟房子。
房間裡空空蕩蕩,沒有傢俱。在第一間六個榻榻米的房間裡,雜亂的放著報紙、吃剩的空碗麵,啤酒罐等。
「馬上做攝影的準備。」
杉田說完後,幾個男人從汽車上搬來錄影器材、燈光等器具。
「這是要幹什麼?」
「要把你們這些豬的實情錄影,讓百姓們看。讓百姓知道市長是如何浪費百姓的稅金,以滿足自己的慾望,還有保護這種人的腐敗警察。」
矢田的臉色大變。
「不能亂來。我是為了增進老人的福利,不曾做過違法的事。」
「我不想聽你的演說。你再囉嗦,我可要割掉你的舌頭。」
杉田的怒吼使矢田噤若寒蟬。
杉田確實有什麼事都會幹的狠勁。
「準備好了的話,就從你開始吧。」
真穗被杉田推到房中央站立。
「你想保護市長的生命,就不要做出怪動作。」
杉田說完,解開困綁手的繩子。
燈光亮了,戴眼鏡的男人操作錄影機。
「要繼續檢查身體,脫褲襪吧。」 
真穗認命似的把手伸入迷你裙內,拉下褲襪。
這是好機會。男人們的視線集中在從迷你裙露出的三角褲和大腿根上。真穗故意把上身深深彎下,露出白色比基尼式三角褲,把褲襪拉到腳踝。就在想伸手拿鞋跟時,杉田突然說︰「等一下!不要用手脫高跟鞋!」
「什麼?」
「照我的話做!」
真穗在心裡咋舌,但沒有表現在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靠近腳後跟,脫下高跟鞋。
杉田走過來,拿起脫下的高跟鞋。
「記得看過從鞋尖冒出小刀,現在想起來了。」
說完,眼睛盯著真穗看,開始檢查高跟鞋。
真穗的背脊發涼。
「好像是一般的高級高跟鞋。看樣子,警察的待遇還不錯。」
杉田說完,把高跟鞋擲向牆角。
「繼續脫,該脫上衣了。」
至少唯一的一張王牌沒有被發現,真穗鬆一口氣,脫下襯衫,解開乳罩的掛鉤。用一手擋住胸前,取下乳罩。
「把手放下來。」
真穗的視線盯在杉田的身上,把雙手放下。
露出來的乳房是雪白而豐盈,淺紅色的乳頭向上翹起,男人們都瞪大眼睛盯著乳房看。
「脫三角褲。」
在脫裙子前,要她脫三角褲的要求,使真穗咬牙切齒。但也只有先脫三角褲,再讓迷向裙落在腳下。
「把她困綁,吊起來。」
聽到杉田的命令,兩個男人拿來繩子和鐵管。
「把手伸出來。」
戴眼鏡的男人困綁真穗的雙手。這個男人的名字叫細野。
「剛才承蒙你照顧了。」
把剩餘的繩子交給名叫江島,臉上有青春痘痕跡的男人。
「我要回謝了。」細野說完,用力捅真穗的腹部。
「噢!」真穗發出痛苦的哼聲,彎下腰。
「總算會鞠躬了。」
細野抓住真穗的頭髮,拉直身體,又在腹部上猛打。
「唔……」真穗不由得蹲下去。
「喂!到這邊來。」
江島抓起繩子,拉真穗到隔壁的房間。因為還沒有抬起身體之前就拉,真穗的身體撲倒在地上。
「這樣就不行了,公安部的調查員也真沒用。」
細野揪住頭髮,強行拉起真穗。
「等一等……」
真穗還來不及站起來,只好跪著拚命向前爬。
「快一點!」細野粗暴的在真穗的屁股上猛踢一腳。
「噢!」
真穗又倒下去。江島不等她爬起來,把真穗的身體向前拖,到房樑下才停止。把繩子繞過房梁,用力拉。
「啊……」
真穗的身體逐漸離開地面,直到必須用腳尖站立時,江島才把繩子固定。
燈光和鏡頭朝著真穗的玉體。
「開始吧。」
江島和細野戴上只有眼睛、鼻子、嘴挖開洞的面具,撲向真穗的乳房。
細野在左,江島在右。揉搓乳房,把乳頭含在嘴裡吸吮。
這是根本不理會技巧的粗暴愛撫,但對現在的真穗而言,根本考慮不到那種問題。
「唔……啊……不要……」
侮辱感和厭惡感使得真穗皺起眉頭,拚命的搖頭。
細野蹲下去,舌頭舔到下腹部的陰毛。細野想把腿分開,可是真穗雙腿用力,不肯分開。
「喂!來幫忙拉開她的腿。」
江島從牆邊拿來繩子和鐵管,兩個人一起拉開真穗的腿。
「不,不要!」
真穗大叫,扭動身體抗拒。但對方是兩個男人,很快的就把雙腳拉開,綁在鐵管上。
細野蹲在真穗的面前,看到美麗的雙腿和大腿根,忍不住把嘴壓到陰毛上。
「唔……啊……」
真穗咬牙切齒的忍耐厭惡感,細野還把花瓣用手指拉開,伸出舌頭舔。
舔一下,嘗到美味後,開始不顧一切的猛舔。
不久,回頭對杉田說︰「可以了吧,我實在忍不住了。」
細野摸一下自己褲前隆起的部分。
「不,還要繼續弄三十分鐘。」
「為什麼?」
「你不要問,夜晚是很長的。」
細野吞下口水,又開始用舌頭舔。這時,江島來到真穗的背面,伸手到前面撫摸乳房,還把舌尖插入真穗的耳孔裡扭動。真穗感到狼狽。這樣不斷的愛撫三十分鐘, 她的身體一定會有所反應。那樣就不如早一點讓他們姦淫。杉田沒有立刻採取行動,一定看出真穗的身體很快的有性感反應。真穗咬緊牙關。
細野和江島的愛撫雖然單調。但非常執著。真穗咬緊的牙關也逐漸分開,開始發出如啜泣般的甜美哼聲。這樣的嗚咽聲越來越大。男人的舌尖很偶然的踫到躲藏在包皮裡的粉紅色嫩芽。
「啊……唔……噢……啊……」
真穗極力忍耐,但對不斷湧出的快感,沒有辦法抗拒。
「十分鐘了嗎?」
「還有五分鐘。」
「啊……饒了我吧……不要這樣了……」
蜜汁從分開的大腿根如洪般的流出來。
「時間還沒到嗎?」
「還有三分鐘。」
真穗已經無法忍耐,全身的官能火熊熊燃燒。可是男人們還沒有插進來,簡直像官能的地獄。
「還沒有到嗎?」
「還有一分鐘。」
細野等人在心裡一面數秒,一面愛撫。真穗也在數秒。
五秒……四秒……三秒……
細野站起來脫褲子。
「杉田,可以了嗎?」
「好,你幹吧。」
事實上已經超過三十分鐘。真穗被三個男人不停的玩弄將近一個小時。
細野抱住真穗的屁股,把勃起的肉棒挺過來。
真穗毫無抗拒的力量。反而挺出屁股,使對方易於插進來。
肉棒插入的剎那,真穗的嘴裡發出露骨的淫蕩哼聲。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8]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