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33

天地丸丸
本文:2020-10-06T10:45:08
第 33 章 這番阻力如此之大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主要都是工作上的事,還是不要跟你說了。」蘇仝轉轉眼珠,眼皮不抬地扯出一個理由。

  她可沒有騙溫涵,最近她工作上確實遇到一點事情。他們單位要培養青年儲備幹部,要求碩士及以上學歷,兩年工作經驗,三十週歲以下,考評成績為優秀者。偏巧,蘇仝這些條件都符合,但就是在要不要參選上,蘇仝猶豫了。

  一方面是因為本質上,蘇仝不是一個太有野心的人,小富則安。反正,就算她不去競選,等個三五年累積到資歷也會得到適度提拔。另一方面就是,凡是參與競聘者除了開始的各項考核外,還有一個下基層的必要項目。就是指在觀察考核期內,他們要離開各方面待遇優渥的市行,下調到連中午飯都得自己解決的區行或各網點行。層次差了不止一個,算是歷練鍛鍊,也算是黎明前的黑暗。

  溫涵抬起手,撫上蘇仝的臉頰,拿拇指輕輕摩挲著她的下巴。眸光清亮明透望進她的眼睛,好像任何隱瞞在他目下都無處遁形。

  蘇仝心虛地偏過頭,開動腦筋小聲嘀咕著:「就是工作上的事嘛。我們單位青年儲備幹部的事。我再糾結要不要參選。」

  溫涵挑挑眉,側首擺出一副洗耳恭聽模樣。蘇仝沒辦法,只能把臨時拉來湊數的理由詳細解釋給溫涵聽。

  溫涵思索了一下,在蘇仝掌心寫道:「為什麼不去試試?」

  「可除了市行,其他要下調的銀行網點都離我家很遠。最近的也有半個小時車程。我總不能每天中午在這上頭往返折騰吧。」蘇仝嘟著嘴,小小聲地講出自己顧慮。「再說……我現在作為一個銀行職員跟你處著還有人覺得各種委屈我呢。我要是進了儲備管理層,不是更……」

  蘇仝話沒說完,但溫涵是個聰明人。對聰明人話說三分就已足夠。

  溫涵握住她的手,鼓勵地望著她。用蘇仝能理解的口型說道:仝仝,如果你因為顧忌我而放棄這次機會,就太不應該了。

  蘇仝不解地看他:「為什麼?我這明明是為我們以後的幸福考慮。」難道他看不出她這樣的付出和犧牲嗎?他憑什麼說她不應該?

  溫涵安寧地笑了笑,把她攬在懷裡,親了親她額角才抽紙來,在上面鄭重寫道:「這是不必要的犧牲。仝仝,每一個珍惜你愛護你的人都會希望你變得越來越好,越來越優秀。我也一樣。」

  蘇仝靜靜地看著他運筆的手腕,清逸雋秀的字體從他筆尖迸出,快速,卻不潦草。

  「我知道與我在一起對你來說是一件壓力很大的事。」溫涵抬眉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繼續寫,「但這不能成為你不去嘗試的理由。仝仝,我不在乎你是溫室嬌花還是是參天大樹。我更關心我的愛人在與我的感情裡,汲取的是一份積極的給養還是一段無謂的消耗。」

  寫完,溫涵擱筆。雙手搭上蘇仝的肩頭,低頭看著她的眼睛,口型開合:不要顧及太多。做你想做的,其他的交給我。

  蘇仝心頭狠狠一跳,一種驕傲自豪的感覺湧上胸腔:是誰說一段好的戀情是激人向上的,一個好的伴侶是可以充當良師益友和迷途燈塔的。簡直太有道理了!她的溫涵絕對可以勝任這段描述。

  很早以前,她聽人說:男人一般不喜歡比他強太多的女朋友。男強女弱,才是慣例,才能更讓戀情穩定。現在看,那根本就是謬論!真正自信優秀的男人壓根兒不在乎他的女人到底是不是比他強。因為他內心足夠強大,足夠平和。他們能夠欣賞伴侶的優秀與強大,能夠讚美伴侶的成績與斐然。這樣的男人像一棵樹,可以在你弱小時為你遮風擋雨;可以在你困境時為你沐風浴雨;更可以在你成長中與你分擔風雨。

  蘇仝愣愣地望著溫涵。真是奇怪。他明明不能說話,可她卻從他身上品味出無端的安心感:不要顧及太多,做你想做的,其他的交給我。

  這算不算他給的承諾呢?她要不要為這承諾,真的在工作上爭取一把,不再抱重在參與的兒戲心態,不再抱能不能上無所謂的玩票心態?

  溫涵的眼睛烏亮沉靜,像是夏日裡寧謐的夜空,閃爍著細細碎碎的星光包容一切。蘇仝咬了咬下唇,握住拳頭,重重地點點頭。湊到溫涵唇邊輕柔地親了一口,緩緩抽身道:「好。如果這是你希望的。」

  溫涵眼角勾起,笑渦再現。還不等蘇仝真直起腰離開他懷抱,他就一把撈過蘇仝,俯身加深那一吻。他這吻跟蘇仝蜻蜓點水的完全不同,帶著喜悅愛惜,帶著欣慰驕傲,用舌尖一點一點撬開蘇仝牙關,與她唇相依,齒相碰,舌相纏。

  蘇仝乖順地閉上了眼睛,一隻手攀上溫涵的肩膀,在激吻中不自覺地仰起脖子,露出人體結構中最脆弱的咽喉。

  據說在大自然的進化中,在最原始的動物本能裡,雄性求偶成功的標誌之一就是在追逐過程中雌性動物願意將自己要害的咽喉部展露給他。人類萬年繁衍,或許已經脫離這種動物的追逐習性,但親密接觸時,女性的一方在徹底被征服後,仍舊會自覺不自覺地送上這份標誌。就如現在的蘇仝。

  趁著這個姿勢,溫涵的吻一路向下,細細密密帶著酥酥的,癢癢的歡愉感,到她脖頸處,輕輕啃咬,讓蘇仝不禁吟哦出聲。那聲音嬌軟無力,帶著蠱惑引誘,嫵媚慵懶。才發出,就把蘇仝自己驚到了。

  她一把推開溫涵,捂著嘴唇,睜大眼睛靠坐在沙發上不斷的喘息:剛才那一聲竟然是她發出來的?怎麼可能?她怎麼會……

  溫涵在她對面,一樣是閉著眼睛艱難的平復呼吸呢:他還從來不知道他的自制力有這麼差的時候。好像一遇見她,就土崩瓦解一樣。

  「咳……」蘇仝掃了眼同樣狼狽的溫涵,清了清嗓子,覺得自己有必要說點什麼,「剛才推你那一下……是因為……我覺得,我還沒有準備好。溫涵,我不是那個……哎呀,反正就是我覺得現在時機不對,地點不對,場合不對!什麼都不對!」

  溫涵趕緊擺擺手,示意她別說了。再說下去,他怕她說順嘴溜出一句:連人也不對!那他才真是擦槍走火,得不償失呢!

  蘇仝很聽話地閉了嘴,跟溫涵大眼瞪小眼不乏尷尬地對坐了一會兒,然後看著溫涵漸漸平復的呼吸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腿一抬,一邁,就坐到了溫涵大腿上,然後摟著他脖子笑眯眯地問他:「哎,剛才那是不是就算擦槍走火?」

  溫涵特痛苦地別過臉去:他們家仝仝學壞了。她原來什麼時候在他跟前抖過這種鬼機靈。現在?現在明知道他剛穩下來,又故意來招他!是不自信她對他的吸引力還是太自信他對她的控制力?

  蘇仝笑眯眯捧住溫涵的臉,在他額上親了一口,鄭重道:「溫涵,再給我一些時間。等我把所有事情搞定,我們再來談身體交流的事好不好?」

  溫涵怔了下,轉頭望向蘇仝,眼睛情緒如江潮般湧動流淌。但最終他也沒問她要搞定的事是什麼,更沒有再提他們之間的尷尬。只是攬著蘇仝,把下巴靜靜地擱放在了她的肩頭。

  那天蘇仝一直在溫涵病房裡待到傍晚,陪他打針,看他吃藥,跟他打字聊天,纏著他教他手語唇語。到快晚飯的時候,蘇仝才戀戀不捨的離開。

  「今天我姐他們要來家吃飯。我得回去。」臨走的時候,蘇仝吻了吻溫涵,對自己不能陪他共進晚餐原因簡明地解釋了句。

  溫涵露出個挺遺憾的表情,眼神黏在蘇仝身上一樣,一直到她出門還沒收回。

  蘇仝到家的時候,她姐姐姐夫連帶她的小外甥女塗塗都已經到了。蘇雨正在跟她媽聊天,女兒被蘇爸爸看著。蘇仝她姐夫在廚房忙碌。

  見她過來,蘇雨笑眯了眼睛:「喲,大忙人,約會回來了?」

  蘇仝心裡一突,望著蘇雨,不確定她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蘇雨拍著身邊沙發:「來來,坐下。」

  蘇仝老實巴交地靠坐過去:說實話,她對這個比她大八歲的姐姐是有點畏懼和敬佩的。感覺很複雜,一方面她喜歡她姐,親近她,跟她說話總是自覺不自覺就帶著小妹妹撒嬌的味道。但另一方面她又有點怵她。她姐跟她媽不太一樣,她身上有遺傳自她媽的行動力,但同時又有遺傳自她爸的洞察力。綜合起來造成的結果就是,從小打大,蘇仝撒謊的時候,可以連蒙帶騙瞞過她媽,但是鮮少有瞞過她姐的。這跟她姐愛較真兒愛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格有關。

  「剛才聽媽媽說,你最近再跟她探討些愛情悲劇的事,探討的怎麼樣?」蘇雨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望著妹妹。

  蘇仝就害怕她姐這種表情,每次一露出來,她就覺得自己又辦了什麼虧心事被她察覺了一樣。讓她下意識就低頭坦白。

  「沒什麼,就是為了問問媽媽對世俗不看好以悲劇收場故事的看法。」

  蘇雨眼睛眨了眨,循循善誘道:「為什麼要問媽媽這個?」

  蘇仝張了張嘴,偷偷看一眼蘇雨,在要現在就坦白和繼續隱瞞之間來回搖擺。

  蘇雨拿了把瓜子,擺出一副要促膝長談的樣子輕聲說:「我剛才去你房間溜躂了一圈。」

  蘇仝頓生警惕。

  「順手呢,看了眼你的電腦!」

  「姐!」蘇仝開始色厲內荏地炸毛,「亂翻別人東西是完全的道德敗壞!」

  蘇雨無辜地探探手:「我沒看到什麼東西啊。我連你開機密碼都沒有。你這麼緊張幹什麼?說,是不是有什麼貓膩誰瞞著大傢伙兒?」

  蘇仝登時蔫兒了:別看她平時在在溫涵跟前囂張霸道各種邪魅卷狂炫酷拽,可是到她姐跟前,她還是乖得跟鵪鶉一樣。到現在,她姐眼裡,她還是那個處處要他們操心的缺心眼兒傻丫頭一個呢。

  「回來這麼晚,是不是戀愛了?」身為姐姐的蘇雨比有代溝的母親更能察覺蘇仝的異常,一句話就說中關鍵。

  蘇仝緊張地握起手,心道:今兒就今兒了,也別顧慮著什麼旁敲側擊,潛移默化了。既然話趕話開了篇,她就直接攤牌吧。

  「是。我有男朋友。你別安排去相親了。」蘇仝抬起頭,鄭重其事地說。

  蘇雨跟蘇媽媽皆是一愣,母女倆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問:「那小夥子叫什麼?長什麼樣?」

  蘇仝直了直腰,看著她媽,緩緩道:「是溫涵。媽媽,我在跟溫涵交往。」

  蘇媽媽臉色「唰」的一下變得陰沉。蘇雨一頭霧水:「溫涵?那是誰?」

  「他是聾啞學校的特教老師。教美術的。我原來問你要送什麼東西給朋友時,就是為他問的。還有問姐夫要的Haller 的德文版原裝書也是送他的。」

  蘇雨皺皺眉,不解地望瞭望自己媽媽,小聲道:「聽起來沒什麼問題。媽,你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蘇媽媽狠狠瞪了眼小女兒,「啪」得一聲拍了桌子,站起身,指著蘇仝:「你想都別想。我不同意!」

  蘇仝咬著唇,一言不發,倔強地跟她媽媽對視。

  蘇媽媽轉過身,氣勢洶洶走開進了臥室,「彭」的一下把門摔上了。

  蘇仝抖了一抖,眼淚匯聚到眼眶。抓著衣角,硬是咬牙沒讓它流出來。

  蘇雨完全不明白狀況,看看身邊死扛著要哭不哭的妹妹,又瞅瞅摔門而去不打算露面的老媽,抬起頭一臉的莫名其妙。

  「這是怎麼了?好好的,怎麼忽然說不高興就不高興了?爸爸,我媽更年期到了吧?」

  蘇爸爸從剛才母女三個說話起就小心地湊到附近,等到氣氛僵凝時,蘇爸爸更是巧妙地站到了蘇仝蘇雨跟她媽媽的中間,一副準備隨時出手,攔住母女爭執的樣子。這會兒,他聽到大女兒發問,也是把頭微微轉向蘇仝:「仝仝,你剛才說什麼?你再與溫涵交往?上次來我們家的那個?」

  蘇仝站直身,下巴抬起,很是無畏地點點頭,坦然道:「是他。」當話題鋪排開的時候,她倒不再像之前那樣忐忑地琢磨怎麼爭取她爸媽同意了。別妄想了,他們怎麼可能輕易同意?她還是要做一場持久戰的準備。

  蘇爸爸微微皺皺眉:「不能說話的那位?」

  蘇仝繼續點頭:「是。」

  「等等?不能說話?」蘇雨仍在迷濛中,「不能說話是什麼意思?聾啞人?」

  蘇仝目光轉向她姐,頭一次拋卻畏懼怯懦,直視著她姐的眼睛,一字一頓:「對。聾啞人。姐,我男朋友,溫涵,是聾啞人。」

  蘇雨目瞪口呆:「這……這……這怎麼可能?仝仝,你開玩笑吧?」

  「沒有。我是認真的。前所未有的認真。我喜歡他。我想和他在一起。就是這樣。」蘇仝吐字清晰地說出這句話後,像終於在心底找到一個長久未尋到的根基一般,穩定了神色,平靜道,「我知道這決定對你們來說有些突兀,沒關係,我可以等到你們接受他的那一天,再把他帶來給你們看看。」

  「不可能!」蘇媽媽忽然拉開門,臉色黑沉,聲音尖利,「蘇仝,你死了這條心吧!不管他多優秀,我都不可能有接受他做我女婿的那天!」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