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仙極075

Ethan
本文:2020-10-05T08:31:09
第七十五章 築基期修士的戰鬥

“身在凡人俗世的時候,往往一個煉氣期級彆的高手就能呼風喚雨,但是他也不敢平白無故殺戮凡人,那是要遭天譴的。”

高空上,數道劍光飛馳而過,其中一道劍光便是一柄通體天藍色的巨型飛劍,飛劍最前方立著一名築基期修士,後麵則是使出千斤墜端坐著的洛天一行五人。

此刻,平複了初上飛劍那股慌亂和不安的王胖子,開始侃侃而談,這傢夥天南海北一通說扯,倒真算得上淵博,其中有些奇遇見聞便連那築基期修為的師叔聆聽之下都是暗自點頭。

一名築基期修士的飛劍法寶最多能帶七八人飛行,帶上五個人除了起飛之際時有些顛簸,倒也算是平穩。不過高空之中罡風陣陣,有幾次差點把好奇朝著下方張望的幾人吹落了下去。要說五人中最為鎮定的要屬洛天,前世他便是一名成功飛昇的頂尖高手,這法寶飛行之術若是能驚嚇了他,不免叫人笑掉了大牙。

“哦,照王師弟所說,那些俗世中的散修倒是可以求一個安穩的功名利祿了?”灰衣老者朱師兄不由問道。

“師兄此言差矣。”王胖子緩緩搖了搖頭,“便是修煉到煉氣期的散修,若是無法拜入仙門,也是頂多活上一百餘歲,壽限到了還不是坐化。所以,那些散修俱是想方設法拜入仙門求那功夫靈丹延續壽命,縱然是無法拜入仙門也會尋一處靈氣充足的地域努力修煉,最好突破到了築基期,那樣還能在大門派做個外門弟子,總歸還是有機會成為內門核心弟子的。”

眾人聞言不由齊齊點頭。

“所以啊…”胖子見狀冇有半分得意,反而歎息了一口氣,“還有一些心術不正被修仙宗派拒之門外的築基期修士會等待機會,打劫我們這些修為低下卻又身懷不少法寶靈藥的修士。若是運氣好劫了一捲上好功法突破了瓶頸,也就算大賺了。”

“不錯!”

接話的卻是那名駕馭飛劍的築基期師叔,隻見他頗為讚許地望了胖子一眼,“雖然說我等修仙中人和那凡人俗世無甚交集,但是並不是完全安全。那些築基期散修會趁著今日這等機會前來殺人奪寶。”

洛天心中一動,連忙問道:“師叔,你的意思是我們尚未到翠龍潭之前會有一些變數發生?”

“一般都會有。”那名築基期修士見眾人神色有些不安,笑道,“不過不打緊,那些散修縱然是有築基期修為,但是無甚厲害的法寶,你們都算是仙霞門的精英弟子,身上都有師門長輩賜下的防禦法寶,有我們照拂,他們一般短時間奈何不了你們的。”

“師叔,他們不是搶到了法寶纔要離開麼?”黃玉玲在一旁問道。

築基期修士搖了搖頭還未說話,王胖子就開口了,“那些築基期修士此舉就是來撞大運,他們一般都是壽限將到的修士,若是碰到了師叔這等同級彆高手,一旦陷入了久戰是必死無疑。他們雖然壽命不久,但是也不想現在就死啊,能多活一天就賺一天。”

築基期修士被胖子這一記隱晦的馬屁拍的很是舒服,便連他逾越搶話都是冇有計較。

這時,空中突然起了一陣狂風。

築基期修士連忙運轉法力將飛劍穩住,隨後神識透體而出,麵色微變,語氣有些快速地說道:“你們待會安然待在劍光之中不要亂動!”

洛天幾人心中一稟,對望了一眼,心中瞭然,前方定然是發生了一些突髮狀況。

這時,五人身下的飛劍輕輕一抖,劍光大盛,迅速從下而上將整個飛劍包裹了起來,形成一道閃耀的光罩。隨後,飛劍劇烈一震,卻是速度猛然間加快向前衝去。

坐在邊上的洛天沉思片刻,眼中青芒轉動,背對著眾人將靈目運轉了開來,瞬間就穿透了劍光和高空中的雲霧,看到了最前方的陣勢。

心道胖子這廝果然是烏鴉嘴,說啥來啥,前方仙霞門已有五六道劍光停了下來,在他們的對麵淩空站立著三名蒙著麵容的黑衣人,想是怕被仙霞門眾人記下告知門中老祖。這些攔路打劫的散修雖然修為高絕,但是並無一人到了結丹期,一般情況下他們是不會對被搶劫的宗派弟子下殺手的,否則惹怒了門中老祖前來,他們無論如何也無法逃脫。

“咦?洛兄你眼睛怎麼是青色的?”這時候,王胖子在旁邊來了這麼一句,嚇得洛天趕緊收回了目光,心中對這王胖子很是無語。

“怎麼可能?”洛天微笑著望向王胖子,依然是黑色眼珠。

王胖子皺眉不語片刻,方纔笑道:“可能是我眼花了。”

片刻功夫之後,洛天五人所在的劍光便到了前方陣列,五人之中除了洛天全部都運功雙目,努力向外看去,倒也勉強能看到前方淩空立著幾道黑影。

“有敵來襲!”王胖子這廝當先低呼了一句,看其表情竟是興奮異常。

“諸位道友為何攔住我等去路?”

讓洛天和王胖子很無語的是,仙霞門中的一門築基期師叔當先問了這麼一句毫無營養的話,人家都堵著路來打劫你了,客氣個啥呀,直接開打,跟他廢話恁多作甚!

誰料那位師叔話音剛落,對方就各自驅使著手中法寶打了出來…

“來得好!”

仙霞門這邊立即有三名修為最高的築基期高手一手操控著飛劍,另外一隻手卻是一拍腰間掛著的乾坤袋。

一麵銅鏡、一麵古意盎然的鐵盾、還有一個毫無出奇之處的印章迎向了對方的攻擊法寶。

銅鏡、鐵盾和印章俱是迎風便漲,刹那間,就從初始的幾寸大小變成了數丈大小,鐵盾當先一轉,然後懸浮在眾人頭頂,從上而下灑出一片黑茫茫的光華,登時罩住了眾人。而銅鏡在空中滴溜溜一轉,被它的主人噴了一口精氣之後,鏡麵上折射出無數霞彩靄光,道道如同繩索一般靈活生動,將對麵三位明顯是築基期敵人的飛來的法寶纏住,那三柄刀劍立即變得慢吞吞起來,彷彿掛著重物。最後,那個印章變化得如同小山一般從空中帶著呼嘯的勁風狠狠落了下來。

叮噹!

隻是一個照麵,對方驅使的那幾柄材質低劣的飛劍飛刀法寶便被印章那龐然大力給轟破了表層縈繞的寶光,隨後印章又是砸了幾下,那幾柄飛劍飛刀便開始發出一陣陣金鐵交鳴,其上隱然現出了幾道裂痕,最終被印章給砸成了一堆破銅爛鐵,從高空中墜落。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6]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