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妖神記-第十六章妖術

醜到被退學
本文:2020-10-01T14:03:23
葉紫蕓從空間戒指里面取出兩張銘紋卷軸。

強者們把一些招式以銘紋的方式,寫入卷軸之中,等到戰斗的時候,直接催動銘紋卷軸就可以施展出強大的戰技,比直接施展要快很多。不過銘紋卷軸往往是非常昂貴的,光是空白的卷軸就要數百妖靈幣,一張青銅級別的銘紋卷軸就要賣到上千妖靈幣,白銀級的可能就要上萬妖靈幣,至于黃金級的,更是無法想象。

這東西不是一般人能夠用得起的,異常珍貴。

“這兩張銘紋卷軸,都是風雪銘紋。”葉紫蕓蔥白的手指緩緩地打開了其中一張青銅級的卷軸,“這兩張銘紋在刻畫的時候似乎有些問題,一直無法使用,但我找不出問題的所在。”

聶離掃了一眼卷軸上的兩個銘紋,他一眼就看出了這兩個銘紋的問題所在。

前世在時空妖靈之書里面修煉了這么久,聶離對各種銘紋的了解,達到了巔峰的極致,所有屬性、所有種類的銘紋對聶離來說,全都了如指掌。校正兩個青銅銘紋而已,對他來說毫無難度。

“即便一般的教授都看不出這兩個青銅銘紋的問題所在,以你的家世,可以去找你的父親解答啊?”聶離看向葉紫蕓道。

葉紫蕓那淡紫色的瞳孔中,閃過一絲黯然的神色。

聶離忽然懂了,葉紫蕓從小沒有母親,她的父親是城主,日理萬機,她爺爺是傳奇妖靈師,要帶領部下探索圣祖山脈,為光輝之城排除潛在的危機,自然沒有人幫葉紫蕓解答。

想到這里,聶離對葉紫蕓充滿了憐惜,道:“以后有什么問題每天的這個時候都可以來這里找我!”

說完,聶離的目光落在這兩個青銅銘紋卷軸上,指著其中一張青銅銘紋卷軸道:“這張青銅銘紋是風雪系的‘風雪如刀’銘紋,在銘紋刻畫的結構上確實沒什么問題,卻是一張劣質卷軸。”

“劣質卷軸?”葉紫蕓訝然。

“不錯,此人作假的手段極其高明,眼力不夠精準的話被騙購買了這樣的卷軸也在情理之中。”聶離笑笑道,“‘風雪如刀’銘紋是用風雪靈蟲的血書寫的,一般成年風雪靈蟲的血是銀灰色的,而不是這種艷麗的銀紅色,據我估計,這是用風雪靈蟲幼蟲的血書寫的,風雪靈蟲幼蟲不夠強大,所以令這個‘風雪如刀’銘紋無法催動。”

成年風雪靈蟲的血是銀灰色的,而幼年時則是銀紅色,葉紫蕓萬萬沒想到,問題居然出在這里。她拿著這張無法催動的青銅銘紋卷軸,請教了學院里很多教授,甚至還有副院長,可是沒有一個人找到問題所在,因為這個青銅銘紋卷軸是完整的!

這個疑惑已經藏在葉紫蕓心里好久了,直到今天,這個疑惑才豁然解開。

原來她思考的角度一直是錯的,這個銘紋的書寫方面沒有任何毛病,她想要從書寫方面找出毛病,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這樣的問題,聶離都能一眼看出來,這要學識達到何種程度才行?就連那些教授和副院長,在學識上都無法與聶離相提并論么?

葉紫蕓對聶離產生了深深的敬佩,也稍稍地放下了心中的防備,一個擁有如此淵博學識的人,想必人品應該不會太差吧?

“那這張青銅銘紋呢?”葉紫蕓指向另外一張青銅銘紋,她一邊指著,一邊重新打量了一下聶離,聶離的身材比她稍高那么一點點,臉頰輪廓分明,劍眉星目,還是相當俊朗的。

以前聶離在班級里的存在感非常低,直到今天,葉紫蕓開始對聶離有了一些了解之后,心中產生了深深的敬佩。

“這個銘紋是風雪系的‘凜風驟雪’銘紋,‘凜風驟雪’原本是白銀級的銘紋,可是黑暗時代留下來的‘凜風驟雪’銘紋是殘缺的,后人將其補齊之后,這個銘紋降低了一個層次,變成了青銅銘紋。”聶離道。

葉紫蕓疑惑,她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一段歷史,這段歷史記載在哪部書上,她怎么從來沒有看到過?

只聽聶離繼續說道:“除了降級成了青銅銘紋,補齊后的‘凜風驟雪’銘紋因為結構有一些問題,經常在使用的過程中出現各種問題而無法使用。需要將銘紋結構改動一下。”

“改動結構,怎么改動?”葉紫蕓眼眸中寫滿了疑惑,就連她爺爺,也不敢擅自改動一個銘紋的說,因為上古流傳下來的銘紋,都是比較完美的狀態了。她爺爺雖然是個傳奇妖靈師,能夠自創銘紋,卻很難改動一個銘紋。

“有筆嗎?”聶離看向葉紫蕓問道。

葉紫蕓右手一動,從空間戒指里面取出一支銀角筆,這是用角羊的尖角制成的。

聶離從葉紫蕓手中接過銀角筆,指尖無意中碰到了葉紫蕓的掌心,那滑膩的肌膚令他心中一蕩。

葉紫蕓立即把手縮了回來,豁然抬頭,戒備的目光看向聶離,她還以為聶離故意占她便宜,卻見此時,聶離一本正經地拿著銀角筆,臉上顯出凝重認真的神情。

或許是自己想太多了,剛才的接觸令少女心中涌起一絲絲異樣的感覺。

聶離在白紙上簡單的幾筆勾勒,一個比‘凜風驟雪’更加完整的銘紋便躍然紙上,每一絲線條的比例,都分毫不差,就像是印上去的一般。

如此復雜的銘紋,聶離僅僅只是隨手幾筆就勾畫出來了,這驚人的能力令她嘆為觀止。這個改動后的‘凜風驟雪’銘紋比沒有改動之前要復雜多了,居然令葉紫蕓有些看不懂了。

“這就是完整的‘凜風驟雪’銘紋了。”聶離看向葉紫蕓道,“屬于白銀級別。”

葉紫蕓的目光落在這個‘凜風驟雪’銘紋上,秀眉緊鎖,這個改變之后的‘凜風驟雪’銘紋復雜程度比原先大了一倍,具體效果究竟如何,現在的她無法驗證,除非有人將這個‘凜風驟雪’銘紋做成卷軸。

她根本沒有見過這種形態的銘紋!

“這個銘紋由三十六道基礎銘紋構成。”聶離道,“這樣才是一種穩定結構,之前殘缺狀態下是不穩定的!”

葉紫蕓帶著一絲疑惑嗯地應了一聲,并沒有追問,而是將聶離所畫的這道銘紋收了起來,準備讓人做成銘紋卷軸試驗一番,到底是不是聶離所說的,這是一道白銀級的銘紋。

葉紫蕓又請教了一些風雪銘紋以及功法修煉上的一些問題,聶離對答如流,在聶離的點撥之下,葉紫蕓心中的疑惑豁然開朗,對聶離更是佩服。一個人要耗費多少的時間,才能像聶離一樣學習到如此淵博的知識?

“聶離同學,謝謝你的解答,別忘了我們的約定,明天還在這里,不見不散。”在離開之前,葉紫蕓抿嘴一笑,如明珠生暈,俏麗脫俗。

那明麗的笑容,令聶離恍然失神,再看時,葉紫蕓已經揮手離開,那嬌俏的背影,窈窕動人。

聶離突然間心情愉快了起來,第一次跟葉紫蕓聊天的結果,他還是十分滿意的。

正準備離開,突然一個身影從旁邊閃了出來,猛地抓住聶離的領口。

“是你。”聶離的目光落在了來人的身上,神色沉了下來,這個人正是沈越。

沈越右手抓著聶離的衣領,惡狠狠地盯著聶離:“剛才紫蕓跟你說了些什么?”

“把手放開,否則我不客氣了。”聶離冷冷地回應沈越。

“哼哼,對我不客氣,聶離,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以為知道些銘紋知識就了不起了?你還差得遠呢!以后離紫蕓遠一點,否則的話,我要讓你好看!”沈越陰惻惻地說道。

杜澤、陸飄等人在遠處看到這一幕,立即圍了上來。此時沈越的旁邊也有六七個跟班,虎視眈眈地盯著杜澤、陸飄等人,雙方的戰火一觸即發。

圖書館遠處的其他同學看到這一幕,紛紛避讓,唯恐戰火燒到自己身上。

“發生了什么事情?”

“聽說沈越和聶離因為葉女神起了沖突,馬上要打起來了。”

“那聶離是什么人,居然敢得罪沈越,沈越可是神圣世家的嫡系子弟!”

“聶離瘋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沈越馬上就要達到青銅一星了,聶離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

在沈越看來,以他的實力,對付聶離還不簡單,他只要出十分之一的力道,就可以碾壓聶離了!

聶離輕蔑地看著自以為是狂妄的沈越,在他看來,沈越不過是個小屁孩而已,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把沈越當成自己的對手!就算你們整個神圣世家,也只是勉強陪我玩一玩,你沈越算什么東西?

不管論力量還是靈魂力的強弱,目前的聶離都遜色于沈越,畢竟聶離才剛修煉天道神訣兩天而已。但在聶離看來,沈越使用力量和靈魂力的方式,就像原始人一樣粗鄙。

就算目前我的力量只有38,靈魂力只有32,想要玩死你也是綽綽有余了。

“以為仗著有神圣世家的背景,就可以囂張跋扈了?擁有綠色靈魂海就是天才了?你差得太遠了!”聶離握住沈越的拳頭,中指的力量捏在沈越手腕的關節處,力量透過中指傳了出去,緩緩地把沈越的拳頭掰了出去。

沈越吃驚地發現,聶離的手一握在他的手腕上,他的整條手臂就像是麻了一般,酸軟無力,不管他怎么用力,他的手還是不由自主被慢慢掰開。

片刻,聶離的手就像鐵箍一樣扣在他的手臂上,一股鉆心的痛楚令他的臉幾乎扭曲了。

聶離是怎么做到的?我的力量明明比聶離還要強大,為什么卻完全無法跟他匹敵?

在沈越的印象里,聶離一直都是那個靈魂天賦很爛、身體羸弱的吊車尾,而他,則是班里的天才,擁有綠色靈魂海的天之驕子,從小就吃各種靈藥,身體素質也比普通同輩要強大得多。

但是,這短暫的力量交鋒,他居然完全敵不過聶離!

聶離到底用的什么妖術?!

聶離淡淡冷笑,雖然他的力量暫時還沒有提升上來,但是聶離對力量的掌控能力,卻不是沈越能夠比擬的。聶離用指尖的力量,透進沈越關節的穴位上,瞬間就能讓沈越的手臂喪失力量!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