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公主戰紀

jiouguai
本文:2020-10-01T10:22:30


第一章.淫蠱

  在這片無際的大地上,存在著無數的國家和種族。也許物競天擇是生物界的
鐵則,無論是同類或是異族,也都逃避不了戰爭。在這一百年間,這些國家之間
的戰爭完全沒有間斷過,甚至仇恨變得愈來愈深。

  戰爭,是不是絕對源自於私慾?也許我會回答你:是的。然而,她卻不以為
然,因為她是為了守護著她認為正確的事而戰。這個她,或許是這片大地上唯一
能夠稱為「天使」的女人。她就是佩爾斯國王雷奧的次女--亞紀公主。而這個
故事,亦是記錄著她的偉大事蹟。

  佩爾斯國是大地上五大最強國之一,位於大地的東南方,佔地甚廣。其國王
雷奧更是十大戰神的首位,年青時喜愛週遊列國,博學多才,所以無論武功和智
慧,他也是無懈可擊的。

  在二十歲的時候,他旅行途經一條小村莊,在那裡娶了王后瑪利安。瑪利安
王后本來是這條村莊的長老的女兒,因為她擁有天使的美貌和智慧,也有一副美
好的身段,所以令血氣方剛的雷奧也拜倒其石榴裙下。

  之後,雷奧把瑪利安帶回佩爾斯國成親。過了五年,瑪利安王后先後生了三
位公主:廣子、亞紀和薰。也許,男人就是好色的動物,就算雷奧的智慧如何高
深,也逃不過色慾的誘惑。

  在三位公主出生後的一個月他就離開國家,美其名是出外遊歷,增廣見聞,
實際上是尋歡作樂,到處留情。可憐的瑪利安王后忽然擔起了治理國家的責任,
只有感到無奈。

  雷奧王離開一年之後,瑪利安王后又誕下了一個男嬰--亞歷士。亞歷士王
子容貌俊美,身體健康,然而產後的瑪利安王后卻變得十分虛弱。為了好好地休
養和照顧教育四位孩子,王后把大部份的責任交托祭司長波洛夫。

  祭司長波洛夫的家族是歷代的忠臣,本來波洛夫也是佩爾斯國最忠心的人。
被稱為「智者」的波洛夫擁有超凡的智慧,相傳他能夠一目十行,有過目不忘的
異能,而且他精通各種魔法和巫術,有呼召惡魔的能力。由於他歷代都是忠臣義
士,所以雷奧王和王后對他就好像一位老師一樣。於是王后放心把治國的責任交
託給他。

  然而,就像雷奧王一樣,雖有超凡智慧,也敵不過私慾的誘惑,權力把他的
忠心蒙蔽了。但是基於家族的聲譽,他沒有選擇背叛佩爾斯國和雷奧王,他只有
暗暗地把權力從王后裡奪過來,做個有實無名的統治者。

  現在是雷奧王失蹤後的十五年,佩爾斯國的繁盛有增無減,而且在波洛夫的
治理下國勢不斷增強。在這十五年間,佩爾斯國先後吞併了數十個國家和種族,
使到國家的土地擴大數倍,成為雄据南方的大國。波洛夫的名聲也愈來愈響了。

  今天是瑪利安王后的三十六歲生日,佩爾斯國全個皇城都變得熱鬧起來,因
為每逢王后生日,都會大排延席,邀請各國的貴胄來慶祝作樂。再者,許多別國
的王族貴胄都渴望一睹瑪利安王后天使般的美貌,於是都把佩爾斯國皇城擠得水
洩不通。

  其實這些節目都是波洛夫安排的,一方面他製造機會勾結別國的貴胄,另一
方面他想討好王后的歡心。沒錯,他渴望佔有這位美若天仙的王后。

  宴會開始前,瑪利安王后在她的房間內,幾個女侍從忙著替她打點一切。這
時,祭司長波洛夫來到門前:「王后,臣有事求見。」其實瑪利安王后多少也知
道這個波洛夫的狼子野心,但是大權現在在他的手,也只好吞聲忍氣,等待雷奧
回來收拾殘局。她示意女侍從開門給波洛夫。

  波洛夫甫一進門,就以國家大事的理由命令所有侍從離開王后的房間。

  「波洛夫老師,你找學生有何要事?」王后心裡雖然不喜歡這個人,但一直
也是稱呼他作「老師」,希望可以提醒他自己的身分。

  「沒有什麼大事,只是臣最近提鍊了一些新酒,男的喝後精壯無比,女的喝
後青春常駐,所以特來帶一些給王后品嚐。」波洛夫邊說邊在衣袖裡掏出了一瓶
酒。

  「老師,你知道我的酒量,而且一會還要招呼來賓,你還是把它留下來,在
宴會後我一定會好好品嚐。」瑪利安根本就不想喝他的酒,只好敷衍著他。

  「王后請放心,這種酒只會保身,不會醉人的。」波洛夫慈祥地笑道。

  瑪利安看見他好像沒有惡意,於是把酒拿過來,倒了一小杯喝了。

  「王后,喝這麼少沒有效的,要喝多一點。」波洛夫拿起杯,倒了滿滿的一
杯給她。瑪利安雖然感到不耐煩,但她還是喝了。

  「這樣才好嘛。」波洛夫笑了,然後他退後兩步,在袖裡拿了一個哨子出來
吹了一下。

  哨子雖然被吹了,但是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這時候,瑪利安忽然按著下腹
痛苦地跪在地上。

  「王后,怎樣了?」波洛夫問道,然後又吹了一下哨子。這次,瑪利安顯得
更加痛苦,雙手按著大腿內側,輕輕地呻吟起來。

  「王后,你只是喝了一杯,反應就這樣激烈了嗎?」波洛夫淫笑著,他在袖
裡拿了一樣黑色的東西丟在瑪利安的跟前,看真一點,這原來是一根黑色的假陽
具。

  「哦,我不小心掉了件寶貝,王后你可以給我拾回來嗎?」

  「波洛夫,你幹了些什麼?」瑪利安咬牙切齒地道。

  「你想知道嗎?嘿,剛才你喝的的而且確是我新發明的酒,男的喝後絕對可
以精壯無比,連御十女也沒有問題;女的喝後也會青春常駐,但最重要的卻是淫
性大發,就好像現在的你一樣。」波洛夫說罷,又把哨子吹了一下。

  「啊,我的下面好熱啊!」瑪利安實在忍不住,開始說淫賤的話。

  「這酒除了令到女人淫性大發外,還有一樣特效,就是我的淫蠱。中了淫蠱
的女人,只要聽到我用這個特製的哨子吹出來的聲音,就會變得淫亂。這哨子只
會吹出一些普通人聽不到的聲音,我是在犬人族那裡學到的,現在就只有犬人和
狗,還有中蠱的女人才會聽得到。只要我一吹哨子,無論是犬人還是狗,也會像
你一樣淫性大發。」

  「你好卑鄙!」瑪利安用痛恨的眼神盯著波洛夫:「枉我待你如老師一樣尊
敬你,你居然對我下蠱。」

  「你認為你待我好嗎?我數次向你求歡好,你卻對我左閃右避,雷奧王不在
了,只是一次半次,你也不捨得跟我歡好。現在我反要你求我操你。」波洛夫就
像發狂了的不斷吹著哨子,瑪利安的陰部變得極度空虛,只想找東西把它填滿。

  在波洛夫的淫蠱下,一向貞潔的瑪利安王后也變得淫亂不堪,她把身上的衣
服也撕開了,左手撫摸著她的大奶子,右手的手指不斷在陰部進出。

  「我不行了,不要吹了,求你饒了我,我的小穴好空虛啊。」雖然瑪利安哀
求道,但是波洛夫並沒有停下來,而且更使勁地吹著哨子。

  「不要,我的小穴,快插我,波洛夫,我以王后的身分命令你快插我。」瑪
利安已經淫得失去常性,她把雙手的食指和中指,一共四隻手指也插進小穴裡,
把花瓣插得反起來。

  「你身邊不是有根好東西嗎?」波洛夫淫聲道,指了指地上的黑色假陽具。

  瑪利安想起了那根假陽具,想也不想地就把它拿起來,使勁插在小穴裡。然
而,她愈使勁陰道愈鬆馳,使她格外痛苦。

  「爽不爽?這根假陽具是塗了淫藥的,你只會愈插愈淫。你看,你的淫水把
整張地氈也濺濕了。」波洛夫看著瑪利安的淫相,實在樂透了。

  淫酒、淫蠱和淫藥,把天使般的瑪利安折磨得死去活來。波洛夫覺得是時候
了,就把衣服脫下來,「你想要嗎?」波洛夫指著他的下體向瑪利安問道。

  「這是什麼?」但是瑪利安卻吃了一驚,原來波洛夫利用白魔法的醫術,把
自己的陽具變成了兩根可怕的東西,上面一條是馬屌,下面一條是虎屌。

  「厲害嗎?我的寶貝現在已經站起來了,你要我幹什麼?」說罷,波洛夫又
吹起哨子來。

  「啊,我要你幹我,插我的小穴。」瑪利安把雙腳撐開,雙手把花瓣張開,
整個屄也顯露在波洛夫眼前。

  「這正是我日思夜想的寶物,現在居然完全地放在我眼前。我今天就要操爆
你的屄。」波洛夫雙手找著瑪利安的腳踝,馬屌插進小穴,而虎屌就插進她的後
門。這一著,把瑪利安刺激得整個人也哆嗦起來。

  巨大的馬屌把瑪利安的小穴填得滿滿的,強力的抽插把花瓣翻出翻入,每一
下的插入也直頂花心,把瑪利安插得不斷高潮。而後面的虎屌雖然沒有馬屌大,
但皮堅肉厚,表面十分粗造,把她的肛門插得十分舒適。其實波洛夫的虎屌沒有
這樣簡單,因為老虎的陽具生有倒勾,在交配時會使到雌虎痛不欲生,但是波洛
夫卻不想這樣簡單就把瑪利安的肛門廢掉,所以沒有運起這些倒勾。

  「波洛夫,快點吧,快點把我插死。」瑪利安現在已經失去了理智,在她腦
裡就只有淫亂的思想。

  「好吧,我要你的陰道享受一下我的虎屌。」波洛夫忽然拔出雙屌,把瑪利
安反轉,讓她趴在地上,好像一隻母狗。他又吹起了哨子,使到瑪利安的淫水不
斷湧出來。他把馬屌插在她的菊門,又把虎屌插入小穴。

  也許馬屌實在太大的關係,只入到一半就入不到了。波洛夫連忙把瑪利安的
雙腳向前弓起來,姿勢就像一隻青蛙,這使到肛門口更加擴張,他大力一插,把
整條馬屌插進她的直腸裡。可能是他太大力的關係,瑪利安慘叫了一聲,驚動了
站在門外的一群侍女。

  其中有一個叫佩兒的侍女是瑪利安的心腹,她知道王后並不喜歡波洛夫,但
是今次波洛夫卻遲遲未出來,心裡開始擔心王后的安全。當她聽到了王后的慘叫
聲,連忙把門打開了少許,窺看一下裡面發生了什麼事。不看還罷,看了就不得
了。她看見波洛夫一手找著王后的頭髮,一手按著她的腰,下身不斷幹著活塞運
動。這一著把這個小小的侍女嚇呆了,半刻也出不了聲。

  「賤貨,你聽好了,你現在沒有我的寶貝是不行的。所以由現在開始,你要
聽我的命令,你可以繼續去做你的王后,但以後國家的一切都是我祭司長波洛夫
的。包括你和你的兒女,也是我的。操了你之後,我也要操爆你的女兒呀。」波
洛夫又再淫笑起來。

  但是,波洛夫萬料不到他這番豪語卻被這位小侍女佩兒聽到,而就在此刻,
命運開始作弄佩爾斯國和四位王族後裔。


第二章.蛇宴

**********************************************************************
  原來大家的支持是這麼令人鼓舞,也使到我的創作靈感不斷湧來。現在請欣
賞《公主戰紀》第二章,多多指教啊!
**********************************************************************

  目睹了波洛夫的淫行的侍女小佩被這一切突然的事嚇得魂飛魄散,平日聰明
玲琍的她居然變得遲鈍起來,不知道這時候該作什麼。

  在王后房間內的波洛夫仍然抽插著王后的下體,他就好像有用不盡的精力,
連續射了十多次精的陽具仍然是堅堅挺挺的。然而,被壓在他跨下的瑪利安王后
卻疲乏不堪,前後兩個洞穴已經破裂,血不停地在裡面流出來。

  「幹你的娘,你這賤貨幹嗎沒有反應了?」波洛夫把兩根陽具拔了出來,將
瑪利安翻過來,發覺她面色蒼白的昏死過去。他看一看瑪利安的陰部,血和精液
從小穴和肛門流出來,兩個洞穴完全鬆馳,就像被插了兩根隱形陽具一樣的撐開
著。

  「賤貨,我不會讓你這樣輕易地死去,我還有許多節目等著你呢!」

  眼見仁慈善良的王后被波洛夫折磨得不似人形,小佩的眼淚情不自禁地流出
來,她心想:我一定要救瑪利安王后,還有幾位公主和小王子。但我不會是波洛
夫的對手,怎辦呢?

  正當她在想辦法救王后時,房內的波洛夫已經穿好了上衣,他把瑪利安王后
抱到床上,利用治療魔法醫治她陰部和肛門的傷口。他站在王后的右手邊,一面
用右手按在她的下體施法,一面用左手套弄著他仍然堅硬的陽具。

  「這兩根寶貝沒錯是厲害,但卻不容易軟下來,每次都要射二十次精才會放
鬆,我要快點完成『那東西』,這樣就解決問題。」

  不一會,兩根陽具也作出第二十次射精,波洛夫把精液全都射在王后的乳房
上。而王后的陰部已經回復美麗,光澤紅潤的陰唇令人唾液。

  「糟了,那奸鬼要出來了。」門外的小佩看見波洛夫準備離開,心急如焚,
忽然她心裡浮現出一個人影,「是了,去找安娜將軍。」說罷,小佩一支箭般跑
去了。

  當小佩離開後,波洛夫也踏出了房門,他朝著自己的地下室走去,只剩下赤
裸的瑪利安王后像死去似的躺在床上。

  「安娜將軍!安娜將軍!」小佩在將軍府且走且叫喊著。

  「誰人這樣斗膽在將軍府大呼小叫?」說這話的是個年輕的女子。

  「飛雪隊長,見到你可好,安娜將軍在哪?我有急事找她。」小佩急得忘記
了自己只是個侍女。

  「你這個丫環會有什麼要事呀?」飛雪打量著面前這沒有禮貌的小侍女。

  「波洛夫背叛了,他強姦了王后,現在打算把佩爾斯國據為己有了。」小佩
說得手舞足蹈,十分緊張。

  「你這個傻丫環在說什麼夢話?波洛夫是祭司長,他代代都是忠心的大臣,
他為何會背叛?你再亂說話,我就把你的頭砍下來。快滾!」飛雪盯著小佩道。

  「飛雪隊長,我說的是千真萬確的,請你帶我見安娜將軍,她一定會辨別是
非的。」小佩急得湧出淚水來。

  「你這樣說,是指我不辨是非啦?」飛雪指著小佩,一雙大眼睛瞪著她。

  「我……」小佩即時嚇得不知所措。

  「飛雪,不要欺負這位小姑娘,我認得她是王后身邊的小侍女。」

  「綾,你說我欺負她?」飛雪向著一位同樣漂亮的女子道。

  「小姑娘,你跟我來,我帶你去見將軍。」說罷,綾伸手拖著小佩在飛雪面
前走開了,飛雪被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將軍,大事不好了,王后出了事。」綾向著面前的一個美女跑去。

  「什麼事?快詳細告訴我。」說這話的,是一個擁有綠色長髮的美女。她穿
著緊身的輕甲,騎在一匹巨大的黑馬上。那輕甲緊緊地包著她的美好的身體,一
對豪乳就像要破衣而出一樣,修長的雙腿配合堅挺的臀部,實在使人神魂癲倒。

  「波洛夫背叛了王后!」跑在綾背後的小佩也趕了上來。於是,小佩把剛才
所看的詳細地告訴了安娜將軍。

  「卑鄙無恥的波洛夫居然這樣對待瑪利安王后,我不會饒他的。但是除了我
們薔薇親衛團外,所有兵力都是由波洛夫管理,如果要硬拼,我們一定會輸。」
安娜垂下頭沉思起來,身邊的綾和小佩都不敢打擾。

  「首先救出王后、公主和王子,然後找王叔奧雲借兵。」一把甜美但充滿智
慧的聲音從安娜背後響起。

  「啊,原來是麗。你說的對,就照著辦吧。一號,你也聽著。」安娜向著天
花板道,好像對某人說話似的:「飛雪領聖劍隊帶大公主離開;麗領聖武隊帶二
公主離開;綾領聖炮隊帶三公主離開;而一號,你就領聖忍隊帶小王子離開。我
去救瑪利安王后,你們成功後就在城外的樹林中集合。我們只會等到日落,不論
生死,不見即散。大家明白沒有?」

  「完全明白!」說罷,四隊人馬分頭行事了。而小佩就跟著安娜走去王后的
房間。

  另一邊廂,祭師長波洛夫和王后瑪利安正在大殿,因為王后的生日宴會已經
開始了。眾嘉賓在偌大的殿中吃喝玩樂,非常快活。而坐在王位上的瑪利安王后
出奇地精神,她不是剛被波洛夫姦淫了嗎?原來這個並不是真的瑪利安王后,她
是波洛夫用巫術造的假人,真的王后還在房間中沒有醒過來。為了不被人懷疑,
波洛夫把這個假王后帶出來招呼賓客,居然沒有人發現箇中的玄機。

  話說回來,安娜和小佩到了王后的房間,連忙推門便進,看見王后裸體的躺
在床上。平日和藹可親的王后居然受到這樣的蹂躪,小侍女小佩實在忍耐不住,
她連忙跑到王后的身邊。

  當小佩接近床邊時,忽然從地上伸出了許多觸手把她捲住,安娜見狀立即衝
上前,拔出配劍斬向那這觸手。安娜身為親衛團的首領,亦是佩爾斯國的將軍,
武功實在是名不虛傳的,她幾招起落,就把捲著小佩的觸手斬得七零八落。

  然而,當安娜救起小佩的同時,五條觸手從王后的床下插出來,捉住了王后
的四肢和頸項,另外還有一條長有龜頭的觸手向王后的陰道口頂去。

  「停手!」安娜喝道。那觸手就好像聽得明白似的,立刻停在瑪利安的陰道
口,沒有進一步行動。剛才在地上被安娜斬斷的觸手好像有生命的重新長起來,
一時間整個房間都滿了觸手。

  「把衣服脫光!」一把熟悉的聲音響起。

  「波洛夫!」安娜失聲道:「你想怎樣?快放了王后和我們。」

  「安娜將軍,你還不知道現在的處境嗎?只要我說一聲,百首蛇男就會姦淫
瑪利安,而你們亦只有等著被姦的運命。」波洛夫淫笑起來,聲音格外討厭。

  「求你不要傷害瑪利安王后和安娜將軍,你要姦就姦我吧。」小佩連忙把衣
服脫下來,張開腿坐在地上:「我還是處女,你姦我吧,但是要把她們放了。」

  「小佩,不要傻了,波洛夫這個混球不會守諾言的。」安娜把小佩的衣服拾
起,遮在她的身體上。

  「我波洛夫堂堂是個祭司長,我一定守諾言,只要你們聽話,我一定會放走
瑪利安。蛇男,把王后放下來。」說罷,蛇男當真把瑪利安慢慢地放在床上,這
時瑪利安還是未清醒的。

  「怎樣了?安娜將軍,快把你的衣服脫下來吧。我想看看你的裸體啊。」波
洛夫人雖然不在,但他的淫意卻充斥整間房。

  安娜望了望瑪利安,又望了望小佩,只好無奈地把身上的輕甲、外衣和裡衣
也脫了。安娜雖然貴為將軍,但其實她只有二十五歲。因為她的父親是上一任的
將軍,在他死後,將軍一職就落在她的身上。然而年紀輕輕的她卻精通家傳的騎
術和槍術,擁有卓越領導才能的她是絕對有能力勝任將軍的工作。

  然而現在的安娜就只是一隻待宰的羔羊。全身赤裸的綠髮美人正站在無數觸
手般的淫蛇面前,嬌生慣養的她受到這樣的悔辱使她羞得垂下頭不敢望向這些淫
物。她用左手遮著胸前兩點,又用右手遮著下陰,但陰毛茂盛的她卻不能完全把
下體遮蔽,綠色的陰毛從小手的邊緣露了出來。

  而坐在安娜旁邊的小佩,身體不由自主地戰抖著,她望著跟前的無數淫蛇,
彷彿已經快棄了生存的希望。

  百首蛇男,是波洛夫的變態生化實驗其中一個成功品。他利用白魔法把一百
條不同的蛇連接在一個男人身上,於是這個男人就可以自由地操控這些觸手般的
蛇。除此之外,波洛夫不斷地用淫藥浸著這個男人,使到每條蛇都奇淫無比,可
以射出淫液。而且被淫蛇咬中了的人就像吃了強力淫藥一樣,如果在短時間內不
造愛洩慾,男的就會谷精爆陽,女的就會慾火焚陰,死得相當恐怖。

  「蛇男,給我做齣好戲。暫時不要理那個丫環,先姦了安娜。」波洛夫命令
道。

  其實他本人還在大殿上,他只是用傳音術和天眼把房間裡的景象傳進腦部。
百道蛇男是絕對忠心的僕人,他聽到波洛夫的命令,就伸出兩條蛇,把安娜的雙
手捉住繞到身後,然後用一條蛇纏著她的手腕。這時安娜沒有作出任何反抗,因
為她知道就算自己能夠逃走,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而且她還要保護王后和小佩,
成功的機會簡直等於零。

  安娜健美的雙乳和綠色陰毛包著的陰道已經完全暴露在蛇男面前。數十條蛇
伸出開叉的舌頭同時在她的臉上、粉頸、肩膊、乳頭、肚臍、陰唇、大腿內側和
小腿上不停撫摸,刺激著她全身的敏感帶。安娜心裡雖然很厭惡這樣被姦淫,但
是身體的反應卻出賣了她,從她喉嚨裡開始發出呻吟,小穴也不斷分秘出淫水,
由花瓣沿著兩腿流在地上。

  淫蛇忽然把安娜的手腕一扭,她的整個身體被迫轉了一百八十度,然後淫蛇
把她按在地上,使她提起屁股,面貼地下的趴在地上,她的整個陰部和肛門也完
全被看到了。但是淫蛇卻沒有立即插入她的屄和屁眼,只是在門外徘徊。

  安娜的淫水不斷湧出來,現在的她已經失去了自制能力,大聲淫叫:「啊,
快些插入我的小穴中,我的肛門也好像很需要,也插入我的肛門吧。」儘管她怎
樣浪叫,蛇男也沒有進一步行動,因為他要這個女人變成絕對的性奴隸。

  兩條蛇游到安娜的豪乳上,大力捲著它們,把它們擠得變了形,然後兩個蛇
頭同時向她完全充血的乳頭咬去,這一咬在她每一個乳頭上留下了四個洞,而且
有些紫色的液體流出來,這些就是百首蛇男的淫液了,現在的安娜將軍就等於一
個見屌就搶的下賤妓女一樣。蛇男咬了她的乳頭之後,還在她的屁股和陰唇上咬
了幾口,她中的淫毒現在已經無可藥救了。

  百首蛇男突然撤去安娜身上所有蛇,然後把一根兩頭蛇(假陽具)插在一直
也不敢作聲的小佩的屄裡面。小佩忽然被插,表現得十分不知所措,她正想伸手
把它拿開時,發了狂的安娜已經快速地爬在她的身上。

  「操我,快操我!」在淫毒影響下,失去自我的安娜一屁股坐在小佩的陽具
上,然後不斷上下抽插,就像男下女上的姿勢一樣。

  可憐的小佩還是處女,她的小穴仍然是乾燥,兩頭蛇快速的抽送使到她的陰
道苦不堪言,兩行眼淚從她的雙眼不斷流出。可是極度飢渴的安娜又怎會理會,
她只管不斷蠕動身體,每一下都使到假陽具直頂花心。但她這邊的龜頭頂在她的
花心,同時小佩那邊的龜頭也頂在小佩的花心上,頂得小佩大叫大喊起來,處女
紅不斷由她幼嫩的小穴中流出來,使到地板也被染紅了。

  在淫毒的驅動下,安娜愈動愈激烈,小佩的血愈流愈多。剛才還不斷叫喊的
小佩忽然失去聲音,動也不動了。實在叫人傷心,原來小佩的處女屄實在受不了
這種強姦的折磨,已經完全破裂,由於失血過多,終於被操死了。善良的小佩為
了拯救主人而犧牲,實在太偉大了。

  但是,在小佩上面的安娜卻沒有發覺她的死,還是在不斷抽送。最後她達到
了高潮,陰精從她的陰道口如泉噴出。高潮使她回復一刻清醒,這時她才意會到
小佩居然被她「姦」死了。

  當她的內心充滿悲傷和自責的同時,蛇男又準備作出變態的凌辱。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