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珍珠衫

jiouguai
本文:2020-09-29T11:35:56
這個故事是明代大文學家馮夢龍在他所著的《情史》一書中記載的真人真事,是我
國古時候一則著名的故事。

  話說明朝的時候,楚中地區有個經商的人,名叫蔣興哥,年齡僅有二十餘歲。

  他的妻子春娘、長得美麓而嬌艷,夫婦之間的感情非常深厚。

  蔣興哥因為經商,耍到廣東去。

  要是在今天,去廣東實在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但是在古代,廣東是一個很偏 的地方,高聳入雲的崇山峻嶺將廣東和內陸隔絕,
無路可行,行商的旅客們只能靠自己的雙腳爬行。

  一句話,到廣東,就跟到天涯海角差不多。

  所以,商人們來到廣東,都不會匆匆忙忙趕回家去,而是將中原的貨品在廣東各地
兜售,然後再收購一些當地的特產,帶回中原銷售。

  這樣做一趟生意,便 耍大半年之久。

  蔣興哥也是這樣一個勤勞的商人。

  商人重利輕別離,留守在家中的春娘可就苦了。

  一年中有一半的時間,她耍獨自生活,享受不到丈夫的溫存,享受不到夫婦生活的
美妙…

  有一天,春娘正在苦悶之濛,她推開了窗子,然後把窗簾放下,朝外觀看。

  突然間,她看見一個男子,面貌很像她丈夫,不由滿心歡喜。

  在古代可不像今天,一通長途電話就可以互通消息。

  春娘從來也不知道丈夫的行蹤。

  因此,她一看到一個面貌很像丈夫的人,以為是蔣興哥回來了,急忙打開簾子,向
著那人招手。

  等到春娘再仔細一看,原來那男人並不是她丈夫,頓時羞得滿面通紅,立刻關起窗
子,退回後樓。

  這個人是新安人,也是到楚中地區做生意的,名叫陳震,他看見小樓上有婦人向他
招手,又長得那麼漂亮,心中不由很想念她。

  但是,陳震在這邊人生地不熟,怎麼才能勾搭上春娘呢?

  「貿貿然上門可不行的!」

  陳震也是個有經驗的人,他知道,如果自己正面進攻一定失敗。

  於是,他來到大街東面,找到一個賣珍珠的老婦人家,打聽春娘的名字,然後用大
量金錢賄賂老婦人,要她穿針引線,把春娘勾上手。

  老婦一聽,連連搖頭說:「根本不可能,這個春娘是附近有名的貞婦,她與丈夫好
得很。平時丈夫不在家,她一定放下窗簾,不讓外人看見她。這樣一個貞節的妻子,我
實在無法替你搞到手。」

  男人的心理很奇怪,越是貞節,越是不可能搞到手,他的興趣更大。

  陳震於是苦苦哀求老婦,又加上了很多的黃金。

  老婦看在錢的份上,也心動了。

  她說:「你明日午後,可多帶一些怠兩,到春娘對門的典鋪中,假裝找我做買賣,
討 還 的聲音放大些,使她在家裹能夠聽得見,如能承蒙她叫我進去,我有機會跨進
她家大門,或者還有可能見機行事。不過,你想跟她相好,時間上可不能太急。」

  陳震連忙一口答應。

  賣珠老婦選了一些大寶珠和一些比較貴重的東西,第二天來到典鋪中,佯裝與陳震
做買賣,一個漫天要 ,一個就地還錢。

  雙力爭論不休,引起市人競相觀看,喧鬧之聲直達對面春娘住所。

  春娘果然臨窗窺視,看見是賣珠寶的,也一時喜歡,便叫丫環去叫賣珠寶的老婦到
她的房裹去。

  老婦收起珠寶,對陳震說:「你這個人好不講理,又想買珠寶,又出不超 錢。」

  一邊說,一邊過褸來與春娘相見。

  二人略敘寒暄,老婦拿出珠寶,給春娘一一看過,又說了幾句市場、行情等方面的
話語,便匆匆忙忙地把珠賓收拾起來,對春娘說道:「老身剛好碰上有點急事,這些貨
物,暫時請你簡單安置一下,稍後便來論 。」

  老婦說罷,便匆匆離開春娘家。

  春娘望著面前這堆珠寶,又想起老婦這麼信任她,把珠寶隨便放在她這裹,顯然是
對她的為人很有信心,於是,春娘不知不覺地,對老婦產生好感了。

  老婦一去之浚,幾天不來。

  一天,天正下雨,老婦進來對她說:「老身愛女有事,連日為她奔走,所以未能按
期前來。今日下雨,時問充裕,敢求你的首飾、珠寶一看,也好使老婦開開眼界。」

  於是春娘開了箱匣,拿出自己的釵、插、纓絡之類的東西來,老婦看了,故意讚歎
不絕,春娘很是高興。

  接著,春娘又對老婦帶來的珠寶出了一個偏低的價錢。

  老婦很高興地說:「你評定的價錢,相差不遠,老身願意把這些珠寶賣給你。」

  春娘又耍求先交一半現錢,另一半等丈夫回來後,再予付清。

  老婦說:「這當然可以,我們是鄰居,難道還信不過你嗎?」

  春娘因為價格便宜,而且只付一半現款,所以非常高興,於是留下老婦飲酒,老婦
機靈乖巧,應對巧妙,哄得春娘非常開心,大有相見恨晚之歎。

  老婦故意提起了自己少年時代的各種風流韻事。

  繪聲繒色,說得春娘一顆心砰砰直跳。

  她聯想自己青春年少,丈夫又常年不在家,正是獨守空床,枉費自己一副漂亮的身
軀了。

  於是,春娘為了不致寂寞,有個人可以傾吐心事,便留老婦在家往宿。

  老婦也說家中喧鬧,此間清靜,便順水推舟,搬來同宿,兩床相對,笑語相聞,夜
夜談心,無所不致,兩無避忌。

  陳震心急,多次雇問老婦,老婦均以時期尚未成熟作答。

  直等到秋天,老婦和春娘已經相處得像一對知心朋友了。

  一天晚上,兩人睡在床上,老婦故意說起自己青年時期,曾到妓院當過妓女,受了
數十種性交方式。

  她一一數來,連比帶劃,說得津津有味,淫蕩不堪 

  春娘躺在床上,只聽得滿面羞紅,全身麻醉。

  平日裹和丈夫做愛的場面,丈夫的姿勢,又一一呈現在眼前,不由得濕透了內褲…

  老婦見到春娘粉臉上紅了又白,白了又紅,知道她性慾已被挑逗起來,於是摟著春
娘又吻又摸,二人俱脫了衣服,互相愛撫,足足玩弄了半夜…

  畢竟二人都是女人,玩來玩去,始終沒有跟丈夫做愛那麼過癮。

  春娘慾火焚身,恨不得有丈夫的東西馬上插入…

  老婦這時便道:「春娘,老身藏有一件寶貝,跟你丈夫那玩意差不多,幾乎可以亂
真…」

  春娘一聽有這樣的工具,心中大癢,要老婦第二天取來一試。

  第二天,老婦急忙找到陳震,說:「你今天晚上跟我去,須耍振作精神,成敗在此
一舉,否則,白白虛度了半年時光。」

  便教陳震如此這般。

  第二天夜裹,老婦和陳震偷偷來到春娘家,陳震暗伏在寢門之外,老婦進門先把丫
環灌醉,留下她和春娘閉門暢飲。

  二人都有些醉意了。春娘這時全身血脈賁張,要老婦取出那工具來玩。

  老婦叫春娘躺在床上全脫光了。

  然後,老婦伏下身去,將自巳的嘴唇緊貼在春娘的仙人洞上,不停地舔著,吻著,
挑逗著。

  春娘像崩缺的堤壩,大量的洪水傾洩而下。

  她嬌喘不息,大聲叫喚著,把她的衣服一件件脫去…

  「我空虛!我空虛!快拿出那二具,快塞進去!…」

  老婦見時機成熟了,就吹熄了燈火,假裝說是去拿工具,其實是悄悄打開了房門,
把陳震引入房來,陳震在門外已經脫光了衣服,進了房就爬上床去。

  春心蕩漾的春娘以為是老婦帶了工具,她迫不及時地抱看陳震,撫摸著她的身子說
道:「你老人家這麼大年紀,可是身上還這般光滑。」

  陳震也不說話,只是騎在春娘身上,對準她的仙人洞,揮軍直搗…

  春娘這時已經飄瓢欲仙,神□瓢蕩,只顧得享受而已…

  陳震咬緊牙關,鼓起全身精力,奮力衝刺了數百下,把春娘帶上了一個又一個的高
峰…

  事後,春娘帶著無限愛意,詢問他是什麼人。

  於是老婦上前謝罪,詳述陳震對她的愛慕之心。

  春娘雖然墮入圈套,但對陳震不能相捨,二人於是同房一起,日日如膠似漆,相愛
之情,勝如夫婦。

  如此過了三個多月,陳震要回故鄉去了。

  春娘取出一件珍珠衫,這件珍珠衫本來是蔣興哥送給春娘的定情信物,但春娘此時
已深深愛上陳震,她親手替陳震穿上珍珠衫,說:「這件珍珠形是奇物,夏天穿上它,
極為清涼,此去,天氣很熱,送給你作為內衣,就像我與你貼體一般。」

  二人珍重而別,並且約明年相會,一同私奔。

  陳震自以為奇遇,珍珠衫從不離身,但往往睹物思情,淚流不止。

  第二年,陳震又到廣東一帶行商,旅途中遇見那春娘的丈夫蔣興哥,並和他同住一
家旅舍,二人一見同心,成了朋友。

  不料沒有多久,陳震水土不服,染上了重病,連大夫也說沒得治了。

  垂危的陳震脫下珍珠衫,叫蔣興哥帶去,交回給春娘。

  陳震直到死,也不知道蔣興哥就是春娘的丈夫。

  但是蔣興哥卻知道了春娘跟陳震私通的消息。

  蔣興哥回到家中,把春娘騙回娘家去,然後寫了一封休書,把春娘休了。

岳父大怒,上門來詰問蔣興哥,蔣興哥也不說原因,只是向岳父說:「只要春娘能
歸還珍珠衫,我就收回休書。」

  岳父回家把女婿的話轉告女兒,春娘一聽這話擊中要害,感到十分羞愧。

  一年後,有個大官要到廣東作官,想討個妾侍,媒人介紹了春娘。

  春娘徵求將興哥之意見,蔣興哥不但不阻擋,反而把春娘原來二十六個裝有金帛、
珠寶的箱子,原封不動送給春娘作陪嫁。

  春娘這才明白蔣興哥實在是個忠厚的好丈夫,心中更是後悔不已。

  蔣興哥休妻之後,經過媒人的介紹,又娶了個妻子崔氏。

  洞房之夜,蔣興哥和崔氏正在床上摟抱、打滾,崔氏突然看見蔣興哥頸上掛著一條
項鏈,便問來歷。

  蔣興哥就把陳震的故事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這條項鏈原來是陳震臨死前贈送給蔣興哥作紀念的。

  這時,崔氏告訴蔣興哥,她原來正是陳震的原配妻子,陳震死後,她才改嫁的。

  蔣興哥一聽,大為驚奇。

  陳震玩弄了地的妻子,想不到現在又把自己的妻子送給蔣興哥,真是一報還一報。

  過了一年,蔣興哥又到廣東經商,和那個旅舍老闆吵了起來,一時氣起,把老闆推
翻在地,不料老闆卻死了!

  老闆家人街上官咐,官員審判蔣興哥死刑。

  事有湊巧,這個官員的妾侍正是春娘,她哭著向官員說出了蔣興哥對她的恩義。

  官員很感動,於是赦免了蔣興哥的死罪。

  為了成全地們,官員甚至不要春娘作妾,要蔣興哥把她接回家去。

  蔣興哥也感激春娘的救命之恩,也就答應了。

  官員又把那十六箱嫁妝交還給春娘。

  由於蔣興哥已經要了崔氏作妻子,所以,春娘雖然是從前的正室,現在歸來,反而
只能作為妾侍了。


                               - 終 -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9]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