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風流刺客3

冰心
本文:2020-09-28T11:59:07
風流刺客3
(三)從始至終都沒告訴我名字的羊角惡魔少女
 ——少女啊,你的名字,就在下一次見面時告訴我吧。
「可惡,想跑?門都沒有!」在我離開後,那魔族的隊長脫去自己全覆式的頭盔,往邊上一扔——咚!的一聲,沈重的聲音響起,這一聲巨響足以證明這個頭盔的重量!
摘去頭盔後,頭盔下露出了一張嫵媚的小臉。在她的頭頂之上,有兩隻彎曲盤旋著的羊角。
這是魔族上等貴族——羊角大惡魔一族的象徵。
這竟然是一位漂亮無比的惡魔少女。
在普遍身材高大的魔族女人中,只有上等貴族惡魔才會出產這樣的美人。
脫去頭盔後,她又迅速的扯開了身上沈重無比的盔甲!
「好輕鬆!」她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再次遇上了,還想這麼簡單的就逃走?你想的倒美!老娘我從六年前就套上這一身沈重的盔甲,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獲得追上你的速度!這次,休想簡單的從老娘手裡逃走!」
「你們擡走我的盔甲,我去追那小子。你們只管先走,我晚點再回大營。」
「是,將軍殿下。」眾魔兵齊聲應諾。
惡魔少女活動了下身子,然後嗖的一聲竄了出去,那速度,無論是誰看到都會做噩夢的。
就算是我,在沒有使用特殊力量的情況下,都達不到這樣的速度!
************
「紅燒雞翅膀……我喜歡吃……」我獨自一人生火,烤雞翅膀……正準備美美的享受一下。
距離半精靈少女被抓已經兩天了,我又恢復了一個人在大陸上遊蕩的日子。這樣的日子輕鬆無壓力,很適合像我這樣的人。唯一可惜的是,我身邊沒有女人,慾望已經積累了很久沒發洩了。好想找個女人啊,我狠狠的咬了口雞翅膀。
突然,我苦下了臉,歎了口氣站了起來,轉身望向身後。兩天前就追在我身後不放的傢夥,還真是有耐性啊。看樣子得會會他了,總不能讓他老跟在我身後啊。
「嘖,你還是一如以往的緊惕啊。」樹叢後,一名身材超級火爆的少女緩緩走了出來。
吖?是個美人?!我還以為一直追在我身後的是個男性惡魔呢。早知道是個美人的話,我還會逃上兩天嗎?
可惡啊,早知道是個美人,我早抓住她,把她壓在身下,XXOO一百次了。
「還記得我嗎?你這個可惡的混蛋。」少女揚起自己的嫵媚的臉,然後搖晃著她那一對彎曲的羊角。
吖?聽她的語氣,我們似乎應該見過面?
「你是?」我抓了抓頭,腦海中回想著彎角惡魔一族中和我有過關係的女人,其中卻沒有一個和眼前這少女對的上號的。
要知道當年在魔族中修練的時候,我當時年紀很小,愛好方面獨愛成熟型的女人,所以接觸的惡魔族女人也都以[人妻]為主。
憑著當時我的口味,根本不可能將一個少女推倒啊。更何況眼前這少女最多和我一般大小——惡魔族可不是精靈,他們的生命跟人類是差不多的。
那就是說,當年見過我時,她應該也是一個小孩子?
那更不可能了,當年的我絕對不會推倒一個十歲以下的小蘿莉的,現在的我也沒有這種心思。相對於蘿莉來說,我更喜歡熟女那豐滿的大胸、還有大屁股!
當年我最喜歡的就是惡魔族中能將我整個腰都用屁股夾住的熟女。然後我用那根尺度超長的和身體完全不相配的肉棒,狠狠捅她們的屁眼。
那種整個人都埋入到肉裡的感覺,別提有多舒服了……
哦,對了。惡魔族中的少婦們生殖器官與人類有所不同。她們的尿道彈性超強,是她們除了小穴、肛門外的第三性交口。
平時只能鑽入一根手指的尿道口,在揉上一會兒後,就能像橡皮管一樣拉開,連我的肉棒都可以插入!
我的龜頭曾鑽入過數個惡魔貴婦的膀胱,然後在她們的膀胱中撒上一泡尿,別提有多刺激了……
咳咳,扯遠了。不過我想了良久,完全想不到任何關於眼前這少女的信息。
「喲,親愛的艾德華哥哥,你真的不記得我了?」惡魔少女邪惡的笑道:「當年你被母親大人夾在懷裡,將母親大人幹的放聲浪叫。當時的我被母親大人的叫聲吸引過去,看到了母親大人和你偷情的場面。」
「然後……母親大人為了堵住我的口,用盡辦法誘惑當時僅八歲的我,然後讓我用我連根手指都塞不進去的小穴強行吞下了你的肉棒呢……」
「我整整痛的半月都下不了床,後來我再想找你時,你已經離開我們家了。我花了很多年時間去找你,但每次剛一碰到你,還沒來的及和你說上一句話,你就嗖的一聲跑掉了呢,人家,可是很恨、很恨的哦!」
我的汗,頓時就如瀑布一樣流下來了。要知道當年我在魔族的身份就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我上了那麼多人的老婆和女兒,追殺我的人海裡去了。
我可是當年被魔界某些男人稱為〔四害〕之一的艾德華啊。
別說她找我,只要是人特地的找我,我都是馬上跑掉的,問我為什麼要跑?——我害怕是某個被我戴了綠帽子的男人找上門來準備砍我吖。
不過她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了她的母親來——羊角惡魔族大元帥的妻子,她的屁股豐滿有肉,是我最喜歡的一類。當年我最喜歡在幹完一場後,就趴在她的背上,下半身被她的兩瓣屁股夾住,美美的睡上一覺。
當時,她的屁眼甚至可以容納下我的一隻腳。當然是當年才年幼時我的腳。不過當時我很少這樣做,因為我的大腿踩進她屁眼後,很容易踩到她的屎。
雖然每次我的腳上粘上她的屎後,她都會笑著用小嘴將我的腳趾舔乾淨。
哦,好像又扯遠了。至於眼前這惡魔少女說的場面,我似乎是有點印象——好像是在那位惡魔夫人的誘惑下,用肉棒捅了一個沒發育完成的小丫頭呢。當時那小丫頭整個小穴都被我捅爛了,血流了一地。
我玩女人時比較喜歡玩重口味,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年我似乎用肉棒掛著那個小丫頭,將她掛在我的肉棒上轉風車……
當年那少女一直在慘叫,卻讓我很興奮……
也就是說,這少女現在是要找我報仇嗎?
我擦了把汗,道:「那你現在找上我,是想要做什麼呢?」
「做什麼?」惡魔少女手指輕壓紅唇:「這還用說嗎?當然是我們倆幹一場吧,我可是從小就發誓,一定要讓你射到虛脫、射到無法再射、一直射出血絲為止!我要讓你腿軟到半年走不了路才能消我心頭之恨!」我抹了把汗,他娘的,你早說啊!害的我擔心受怕了半天。
「那還等什麼?」我躺到地上,朝著惡魔少女拋了個媚眼:「來吧,狠狠的推倒我吧……讓我射到無法再射吧。」說實在的,一直以來都是我推倒女人,還從來沒被女人推倒過呢。
「嘿嘿,就讓你看看本姑娘苦練出來的本事吧。」惡魔少女得意洋洋的走了過來,邊走邊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她那惹火無比的身材。
真沒想到呢,當年那巴掌大的小瞇瞇如今竟然長成了小西瓜。一對彈性十足的乳房隨著她每一步的走動歡快的跳躍著。
她又脫去了自己的長褲,露出了長著金色陰毛的陰阜。她的陰毛顯然經過精心的修理,被她自己修成了倒三角形,看上去很是可口。
來到我身邊後,她跪坐在我的雙腿間,接著竟然伸手抓起我的雙腿,扛到肩膀之上。
我一愣,喂……這動作,太雷了吧。你是不是做錯什麼了?這動作是男人做的姿勢吧。
然後,她竟然一舉將我的下半身都舉高,將我的屁股舉到她的眼前。然後她伸出玉手,握著我的兩瓣屁股肉用力一掰。
頓時,我那褐色的菊花出現在她的眼前。
她不會是想爆我的菊花吧,我心中有些擔心。
同時,我的老臉微紅,因為在戰場上的原因,已經數天沒有洗澡了,肛門露出後,還帶著一股臭氣。
「唔。」惡魔少女皺了皺鼻子:「你的肛門好髒,都不洗澡的嗎?」
「這裡是戰場,小姐。」我翻了翻白眼。
「算了,這點味道本姑娘還算能忍的住。」言罷,她深吸了口氣,將漂亮的小臉埋入到我的屁股,伸出小舌,舔向我的屁眼。
「哦∼∼好爽∼∼」雖然以前也有讓女人給我舔過屁眼,但那都是洗過澡後的事情。
現在,一個超嫵媚漂亮的女人,伸著舌頭給我舔數天沒洗過的屁眼。只要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肯舔我的髒屁眼,我就感覺無論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都是一種超級的享受。
感受著肛門處,惡魔少女那柔柔的溫熱的舌頭傳來的斛感,以及她那熟練的舔弄技巧。我竟然像女人一樣,一直哼著呻吟著。
我的呻吟似乎給了惡魔少女很大的動力。
她將自己的舌頭捲成筒狀,雙手更用力的掰開我的屁股蛋,然後將舌頭用力的頂入到我的肛門中!然後再用舌尖刮著我的屁眼,用舌頭濕潤我的屁眼。
刮了一會,等我的屁眼徹底濕潤後,她的舌頭開始在我的屁眼裡一伸一縮。
嗚∼∼果然是被爆菊花了……沒想到我艾德華縱橫一世,竟然在這個時候被一個女人爆了菊花。
不過,好爽!繼續更加用力的爆我吧!
嗞嗞∼∼她舔的越來越賣力,就像在品嚐著好吃的糕點一樣。同時,她的纖手向前按在我的肉袋上,輕輕的揉動。
「呼呼∼∼」舔了許久後,她終於停了下來,氣喘籲籲的。在她的嘴唇邊上也粘上了一些黃色的汙垢,不用說自然是為我舔屁眼的結果。
我望著少女嘴角的汙垢,心中暗暗感歎——看來她們母女對吃黃金都不排斥的樣子,擁有很上品的女奴資質呢。
「你還真歷害呢,舔了這麼久還沒射出來。我每次為爸爸舔的時候,只舔一會兒就能讓他至少射出一炮呢。」惡魔少女舔了舔嘴角,將嘴角的汙垢捲入口中,喃喃道。
惡魔族還真是開放,父女、母子。想開就開,而且在惡魔族中,父親如果死的早的話,母親是要嫁給自己的兒子為妻的。在那裡,亂倫是很正常的事情,在他們看來父母與孩子之間的性愛是很正常的關係。
一般來說,女兒的第一次都是交給父親的。眼前這少女比較先進,她的處女之身讓我給拿下了。
「你的技術不錯,只可惜遇上了我。」我十分得意的說道。
「你不要得意,我會讓你知道我的歷害的。」惡魔少女站了起來,伸出手指輕輕分開自己的肉穴,道:「你不知道吧,我的這裡,可是名穴——螺旋。」
「小的時候,這裡還沒發育完成,讓你插的我下不了床。現在,它可是發育完成了哦。就等著讓你再次品嚐一下它的歷害!」名器螺旋?我微微一愣。
我也勉強算的上是閱女無數了,但在我插的這麼多女人中,我還沒有碰到過一個擁有名器的女人!
名器,我一直是只聞其名,不見其面。
所謂〔螺旋〕指的是少女的肉穴裡面的陰肉皺褶分佈極為神奇,以一層層螺旋轉皺成,在少女的肉穴插入肉棒後,肉穴開始收縮、絞住肉棒。
到時,能讓插在肉穴中的肉棒感受到一種螺旋絞勁,相當給力!
普通男人的肉棒插進去後,連套動都用不著,只要少女吸氣,收縮自己的小穴,光靠著肉穴的螺旋絞就能讓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男人噴射出來。
歷史上,有一名擁有此穴的女子,靠著此穴一口氣讓十個男子射到無精可射,最後一直射出血絲為止!
沒想到惡魔少女竟然擁有這等牛B,難怪敢誇口讓我射到腿軟呢!
真是期待啊,螺旋名穴,到底是何等寶物呢?
「真是一個好丫頭啊。」我望向用手分開自己小穴,朝著我得意笑著的惡魔少女,心裡十分欣慰。
這丫頭真是傻的可愛,小時候被我的大肉棒捅了後,長大了小穴穴也發育成了『名穴』。然後竟然還傻傻的送上門來,真是太可愛了。
要是每個少女都像她這樣的話,我真的不介意所有的少女都深深的恨上我,咬牙切齒的恨我,然後長大後變出名穴來,再找我報仇!
「呻吟吧,恐懼吧,在我的名器寶穴之下顫抖吧!」惡魔少女分開腿跨在我的身上,誇張的仰天長笑。
「下來吧!」我嘿嘿一笑,伸手拉住少女的手,狠狠一拉。
惡魔少女便一下子躍坐到我的身上。我那怒漲的肉棒早已經瞄準好她的小穴,準確的刺入她的名器『螺旋』之中。
嗚,好舒服吖。我差點呻吟出聲來。
我的肉棒刺入肉穴後,便猛的感覺她的穴內肉褶一下子夾緊了我的肉棒。
「嗚∼∼好深,一下子插到人家子宮了。不愧是我小時候就看中的男人,這麼長的肉棒,魔族的男人都比不上。」惡魔少女滿意的舔了舔嘴角,說道。
這是廢話啊,要是我的肉棒不上檔次的話,那又怎能將一個個深閨中的惡魔族怨婦勾引到手呢!就是靠著這一條肉棒,我在惡魔族的少婦群中才能左右縱橫,將她們一個個搞的叫我好爹爹。
「讓你嘗一下『螺旋』的威力吧,我會讓你把精液全都射出去的!」惡魔少女自信滿滿,她深吸一口氣,小腹收縮,肉穴也開始蠕動起來。
不得了,果然她陰穴內的肉褶就像有生命一樣套住我的肉棒,絞動起來。
「還沒完呢!」惡魔少女用手撐到我的胸,然後開始象騎馬一樣前後仰動,肉穴含著我的陰莖前後套動。
這一下,原本套著我的肉棒絞動的陰道肉褶現在更像是一枚螺帽一樣,將我的肉棒象擰螺絲一樣絞著。
她每挺動一次,名器『螺旋』就擰著我的肉棒絞了一圈!
不愧是能折殺天下百分之八十男人的名器,實在是太牛B了。
才被她絞了一會兒,我竟然已經湧上了一陣快感,雞巴更是膨脹的要爆炸一樣。
第一次面對名器,準備不足。看來我的修行還遠遠不夠啊。
最終,在被她的名器『螺旋』擰了一百下左右後,我竟然就噴射了出來。滾燙的精液全都擊在惡魔少女的子宮內。這是我有生以來射的最快的一次。
憑我的能力在名器下竟然只能支撐一百來下,我的心頓時受傷了。
「哦,好燙……要洩了。」惡魔少女呻吟了一聲,自己也軟倒在我的身上。
她同時的高潮總算讓我受傷的心理得到了少許安慰。
看來,第一局是兩敗俱傷,同歸於盡啊。
名器果然不可小看……以後如果再遇上名器的話我可得小心了。免得被人家名器套上,絞上幾下就洩了,也太丟臉了。
「你真的好歷害,竟然能撐這麼久。」惡魔少女伏在我的胸口上,用手指在我胸前劃圈圈。
「你也很牛啊。」我感歎道,從我出道以來,上過不下於千名熟女,從來沒有在一百下就射出來的經驗。名器的威力,由此可見。
連我這樣的牛人也在上百下內就射出來了,可想普通男人的話,不知道能不能撐的住十下。
「我父親每次十下不到就射出來了呢。」惡魔少女的回答肯定了我的猜測。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啦。」我得意的笑道。
「不過,你注定還是要被我的名穴搾乾的!我的名穴可不僅僅是螺旋絞而已,它的功能還有很多呢。」惡魔少女重新振作起來,自信無比。
她深信自己的技術,加上名穴『螺旋』,再加上惡魔族的少女在高潮時會自然的散發出一種催情的香氣。種種條件結合起來,相信她一定可以將身下的這個男人搾乾的!
只要過了今天,身下的男人一定會永遠臣服於她的跨下,成為她忠心的性奴,嘿嘿嘿!
這才是她真正的目得,她不僅要搾乾這個男人,更要征服他,讓他臣服!
這是她從小就立下的志向!
時間還很長很長,她要努力才行。要征服這個男人,還真要花點心思才行。
不過她堂堂彎角惡魔是不會輸給一個人類的!她一定會成功的!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桀桀桀桀……………
我們兩人從下午大戰到了傍晚,然後又從傍晚大戰到了夜裡。
然後又大戰到了臨晨!
「小魔女……」我嘿嘿笑著,伸手從身後揉住惡魔少女的巨乳。
「幹……幹什麼……」惡魔少女的語氣中早已不復當初的得意與自信,反而帶著一些害怕。
「我們再來一次吧,名穴螺旋果然名不虛傳,回味無窮啊。」我讚歎道。
「什……什麼?!你還要?」惡魔少女的語氣中已經帶上哭腔了。
「嗯,是啊。再來一次吧。」我開始用手揉捏著惡魔少女的乳頭。
「我們已經幹了一整天了吖,我們已經做了二十八次了,你還要?!」
「耶?我們已經做了這麼久了嗎?」我疑惑的抓了抓頭:「沒事,反正天還沒亮,時間還早。讓我們再做兩次吧,正好湊足三十次。整數,聽著都舒服。而且我覺的我還能射好多次呢。你不是說要把我搾出血絲的嘛,不要放棄啦,繼續吧。做人不能半途而廢啊,說不定你再搾我一兩次我就真的射血絲了!加油!少女,我看好你喲!」
「嗚∼∼嗚∼∼不要了啦∼∼嗚,好燙,嗚∼∼小穴穴都被你插腫了啦,螺旋穴都變成鏝頭屄了啦∼∼痛死了∼∼嗚∼你從半天前就在說再搾個兩三次你就要射血絲了,我都搾了這麼久了,你騙我∼嗚嗚∼∼真的不要了啊∼∼再射下去我要死掉啦。嗚∼∼又高潮了……人家連高潮都噴不出東西來了吖……」惡魔少女此刻肉牛滿面,她相信過了今天之後,她將臣服於這個男人的跨下成為他的性奴了,嗚嗚嗚……好痛……又高潮了……她似乎沒東西能噴了,整個人都嚴重缺水了呢。
〔小魔女,我們再來一次吧?〕我邪惡的聲音繼續在惡魔少女耳邊響起。
〔嗚嗚……我真的不行了……要不用屁眼好不好……我的屁眼還沒被人插過的呢……〕惡魔少女咽嗚道。
〔不要啦,我還想要嘗名哭啦。〕
〔嗚……你輕點啦……嗚……人家可能又要半個月下不了床了……你個壞蛋……哦……不行了,又要射了……〕惡魔少女感覺自己現在射的已經不是精,而是血了。
為什麼會這樣?明明是我要將他射到腿軟,讓他射出血絲為止啊!
這下完蛋了,肯定又要半個月下不了床了。好可怕的男人。
不過,不愧是本姑娘追了七八年的男人,沒讓本姑娘失望!
*********************
次日晚上,我神清氣爽的爬了起來。
「你要走了嗎?」惡魔少女縮成一團,弱弱的問道。
「嗯。」我點了點頭。
「你要往人類聯盟的方向走嗎?」惡魔少女微微撐起身來,擔心的問道。
「應該是要往那裡走吧。」我點了點頭。
「別往那裡走了,我們計劃在幾天後直取大陸聯盟。那裡會很危險。」惡魔少女出聲道。
「謝謝你的提醒。」我低頭在惡魔少女的額頭烙上一吻:「放心啦,憑著我的身手無論在哪裡,都很安全的。」
「那你絕對不要死掉啊,艾德華。」羊角惡魔少女輕聲道。
「放心啦,我怎麼可能會死掉啊。我還要等著有機會去找你,再嘗一嘗你的螺旋名穴呢。天下名穴在嘗遍之前,我絕對不會輕易死掉的。」我呵呵笑道。
「那說定了,等我身體恢復一些後,一定要來找我啊。」惡魔少女有點害怕又有些期待的說道。
「放心吧!名器的滋味,嘗過一次後,絕對會想再嘗第二次的!」我堅起拇指,惡魔少女的名器,有機會我一定要再嘗一次。
「你叫什麼名字?我以後再找你時,總不能說要找羊角惡魔少女吧。」我蹲在惡魔少女的身邊,邪惡的捏著她的陰蒂。
「呼……等下次吧。」惡魔少女雙眸含水:「下次,下次你再次找上我時,我就將名字告訴你!」
「也好。」我嘻嘻一笑,然後將自己的衣服披到惡魔少女的身上。這附近都是惡魔的地盤,惡魔少女在這裡是很安全的,所以我並不用為她擔心什麼。
「那我等你,你一路小心……」惡魔少女輕輕的朝著我揮了揮手。
望著我遠去的背影,惡魔少女輕輕的抓緊我的衣服。
「下次一定會再見的吧,一定的。碧琳會等著你的。」惡魔少女輕聲喃喃。
原來,她叫碧琳啊……碧琳,在惡魔語中的意思,是思念。
惡魔族的少女,在成年之後,由父親取走她的第一次,然後由母親正式為她取一個名字。
碧琳、思念。
原來,除了惡魔少女在期待著與艾德華的再次相見外,在魔界還有一性感的少婦也在思念著艾德華啊…………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