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風流刺客2

冰心
本文:2020-09-27T23:31:14
(二)念不出名字的半精靈少女
 ——我名艾德華,你可不可放棄對我的信任哦
我原本幸福、淫蕩的平靜生活被徹底的打亂。我通過自己的渠道確認,地底世界的魔族真的通過了結界。
他們打破了結界,如蝗蟲一樣湧上了地面。他們瘋狂的毀滅地面上的一切,掠去地面上所有的財富,搶去一切漂亮女人,殺光了一切的男人,老人、孩子。
艾克歷158年,冬
一年過去了僅僅是一年的時間,整個大陸百分之九十的地盤被魔族佔領。
魔族實在是太強大了,他們普通身高在兩米以上,身體素質遠遠超過大陸上所有種族。魔族的〔黑暗鬥氣〕更是擁有著普通鬥氣沒有的腐蝕能力,這詭異的腐蝕能力,只要被『黑暗鬥氣』碰到,身體就會漸漸的腐蝕,最終難逃一死。
魔族的亡靈魔法,更是創造了戰場神話。死掉的大陸聯軍的士兵都會重新爬起,成為魔族的炮灰。這種場面就如地獄一樣恐怖,無數的戰士在看到自己的戰友從地上爬起來後,精神崩潰了……
現在……在魔族如此強大的壓近之下,大陸上所有的種族前所末有的聯合起來。
人類、精靈、矮人、翼人全都聚集到了一起,成為了大陸聯盟。
然而,即使是所有種族聯合在一起,也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一批批年輕人被組織起來,趕往前線抵抗魔族。然後一支支的年輕的軍隊又迅速的倒在魔族的鐵騎之下。
艾克歷159年,春
僅僅是三個月的時間,大陸聯軍的所有軍隊被殺的一乾二淨。再有經驗的老兵在面對魔族時,都心有餘而力不足。雙方實力的差距已經不是經驗和智慧能彌補的了的了。
到如今,大陸聯盟派出了他們最後的一支軍隊。這已經是盟軍僅有的力量,如果這支軍隊也被消滅的話,地面上的種族離毀滅也不遠了。
這支軍隊中,包括了從貴族中挑選出來的年輕人士,下至10歲少年,上至五十歲後期中年。全都拿上了武器……
我也在這最後的遠征軍之中。畢竟我除了殺手的身份外,在明面上,我是一個小兵。
說實話,對於上戰場……
我倒並不在意……對於我來說,戰場就是我的後花園一樣,我想來就來,想走也沒有人能攔的住我……
從一年前的那一次瘋狂的交合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萊菊夫人了。據說她已經跟隨著城主大人撤退到了人類大聯盟的最後根據地。我想,她暫時是安全的。
一如以往的,激情昂揚的戰前演講結束後,我們這一支〔大陸最後的希望之軍〕也踏上了對魔族的征途。
「我們會活著回來的,是吧?艾德華。」在我的身邊,一名半精靈少女緊張的望著我。期待著我的回答,似乎我的回答能讓她增加不少的信心一樣。
「會的,我們會活著的。魔族也會被我們幹掉的。」我柔聲安慰這個緊張的半精靈。如果不是魔族來臨的原因,這位身份高貴的半精靈是永遠不會牴觸到戰場這種東西的。我盡量的安慰她,緊張,只會讓一個人在戰場上死的更快而已。
半精靈少女是我的戰友,她的名字叫@#X¥*¥,這個名字是上古精靈語構成。我即使舌頭發卷也念不出她的名字來。
擁有上古精靈語名字的她,並不是普通的半精靈。她的身份很尊貴,她是精靈一族女王的女兒。
她的父親,是我們人類最偉大的魔導師達羅羅大師——也是這數百年來,唯一一個達到了『魔導師』境界的法師!
她的母親,是精靈一族現任的女王〔娜月女皇〕,也是大陸上的第一美女。毫不客氣的說吧,如果萊菊夫人是冰龍城大部分少年的夢中情人。那娜月女皇便是全大陸男人的夢中情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雄性生物在打飛機時,腦海中想著的都是女王那絕世的容貌。就連我,也對這位世界第一美人抱有夢想……
娜月殿下在數百年前就是大陸上最美麗的女人,一直到了現在,也沒有任何一族的女人能在容貌上勝過她。
精靈一族的生命極其悠長,所以精靈一族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用來消耗。她們貼近自然,喜愛美麗的事物。
@#X¥*¥是娜月殿下的第三位女兒。
同時,達羅羅大師也是娜月殿下的第三任丈夫……
並不是娜月殿下水性揚花,一切僅僅是精靈族漫長無比的生命在給世間的有情人開玩笑。
據說娜月殿下在和達羅羅大師相遇前有過兩任丈夫,一位是精靈,一位是人類的大英雄金獅子王。那兩任丈夫,一任病逝,另一位剛是老死的……人類的生命只有區區百年,而純種的精靈,生命往往在兩千年以上。
承受了兩次失去愛人的痛楚,娜月殿下本來已經徹底的死心了。
但是,在過了三十年後,本再也不準備戀愛的她,卻在命運的捉弄下遇上了年輕的人類法師,當年僅是法師學徒的達羅羅大師。
達羅羅大師一見到月精靈女皇,便驚為天人。展開了一系列的愛情攻勢。
達羅羅大師年輕時幽默,又有些小賴皮。在他的賴皮攻勢下,精靈女王再次接受了這年輕活力,幽默有趣的人類男子。兩人生活了近四十年的時間。
四十年過去了,達羅羅大師從年輕的小夥子變成了六十多的老人。而精靈女王卻依舊是年輕貌美……
這無疑是很悲劇的事情,月精靈女王不由想起了與金獅子王相處時的場面。這讓她想起了達羅羅大師最終也會先她而去。
雖然兩人依舊恩愛,但達羅羅大師常常能看到精靈女王暗暗的哭泣。
達羅羅大師時常為此歎氣,即使是身為強大的魔導師的他,最長能活一百五十餘年。但相比精靈女王漫長的生命來說,一百五十年又算的了什麼?
異族戀本來就是禁忌,人類和精靈的戀愛注定是一場悲劇。
總之,我身邊的這位精靈少女@#X¥*¥便是達羅羅大師與精靈女王愛情的結晶。份何其的高貴,但如今,連身份尊貴的她也被送上了戰場,可見人類現在已經絕望到了什麼地步。在這支最後的軍隊中,還有不少身份與半精靈少女一樣尊貴的年輕人。這是人類拼湊出來的最後力量。
我們這支軍隊,與其說是人類最後的希望,倒不如說是人類最後的垂死掙紮而已。沒有人會對我們這支軍隊抱有一絲的希望……
***************
戰爭依舊繼續著。
一星期後——僅僅是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們這一支號稱〔人類聯軍最後希望〕的軍隊也被幹掉了,在萬倍的軍力差距之下,一切陰謀都是紙老虎。
噩耗傳到了大陸聯盟的後方,雖然一開始就對這支軍隊沒抱任何的希望,但聯盟後方的大人物們還是紛紛被這噩耗打擊的暈倒在地……因為在這支軍隊中,有很多都是這些大人物的子女。
而在戰場上,我們這一支軍隊成了殘軍。一星期下來,原本近十萬的軍隊只剩下不到三千人。
軍隊中還活著的人個個人心惶惶,誰都知道自已時日無多了……魔族在對付人類士兵時,從來沒留過活口。
哦,也不是沒有留過活口——比如說漂亮的女性士兵和軍官,都會被魔族留下來,然後被當成母狗一樣,千人插,萬人騎。從此以魔族的精液為食,被象家畜一樣豢養。
其中特別漂亮的,還會被培養成美女犬,孝敬給魔族長官。
所以,如果你長的漂亮的話,又是雌性生物的話,基本上就不會被魔族砍死。當然,如果你雖然是雄性,但你長的比女人還漂亮的話,也很可能會活下來。魔族中對於菊花有興趣的人也不少,他們也很喜歡抓一些漂亮無比的男性精靈。漂亮的男性精靈有的甚至比人類的美女還要漂亮許多。對於喜歡搞男人屁眼的另類們來說,精靈男人無疑是最完美的搞基對象。
身體高達兩米的魔族,特別喜歡將自己那粗大無比的肉棒插到普通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的人類少女體內!
擁有人類少女手臂粗長的陽具,刺入人類少女嬌小的身體中時,甚至能撕裂少女的肉穴!這種血腥的場面,會帶給魔族男人超強的快感。
魔族的男人就喜歡壓在嬌小的人類少女身上,用自己粗長無比的肉棒去捅她們那狹窄的小穴,在少女的慘叫聲中,用她們小穴被插裂時湧出的鮮血做為潤滑,畫出一副副殘忍又淫糜的畫面。
這種欺淩弱小的快感,是感官和肉體上的雙重刺激,人類少女那狹窄的肉穴帶來的刺激更加不是身高體壯的魔族女人能擁有的。
在地底,大部分的魔族女性擁有著和男人一樣強壯的體魄,所以魔族男人基本上沒有嘗過像人類少女這樣小鳥依人型的女子。
對於被俘的人類少女來說,服待普通的魔族男子雖然一開始會很痛,但時間久了的話,女人的小穴就能漸漸適應魔族男人的超大尺寸。所以只要忍過第一次,基本上還能苟延殘喘的活下來。
但如果遇上魔族中一些特殊的種族的話,就很悲慘了。在魔族中,有一些特殊的巨型魔族,他們的身高能達到三米,他們跨下粗長的肉棒在堅硬的時候根本無法插入到人類少女的陰道。
要知道他們的肉棒在硬起來時,足有人類少女的腿那麼粗長!對於人類少女來說,這就像是要將一隻腿完全踩入到她們的陰道一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這些身高馬大的魔族有著他們自己的一套特殊的做法——他們會先在魔族女人身上射上一次,讓自己的雞巴軟下來。
然後,他們可以將變軟的雞巴一點點塞入到人類少女那嬌小的肉穴。變軟的肉棒雖然依舊巨大無比,但因為是軟軟的,勉強能塞入到小穴。
然後在人類少女驚恐的眼神下,大雞巴一點點的膨脹起來——直到將少女的肉穴硬生生的漲爆!
然後,他們就瘋狂的抽動起來,有時甚至會將人類少女插的穿腸破肚。
那種殘忍的玩法,每次玩下來後,一般會直接將少女玩死。就算能勉強活下來,連肉穴都已經被插爛的少女,魔族是不會繼續養著她們的。往往會被扔到魔獸群裡,成為魔獸的口糧。
軍營中,還活著的人都瘋狂了。
隨時面臨著死亡的士兵全都自我墮落——人性醜惡的一面暴露了出來,一夜之間,軍隊中剩下的女兵還有女性軍官們全都被發瘋的男人們拉了出來,就這樣壓在地上輪姦起來。
有的女軍官則是自已主動的出去壓倒見到的男人,扒掉男人的衣服,露天便交合起來。
士兵們排隊輪姦這些女兵和女軍官,每一位女兵和女軍官都要同時面對五名以上的男人,她們的嘴巴、肉穴和屁眼全都被肉棒塞滿,雙乳之間還夾著一根肉棒,連雙足也被男人握緊,合併起來夾住肉棒不斷套弄。
她們連呻吟的時間都沒有,她們常常剛嚥下一口精液,另一根大雞巴已經插進她們的嘴裡。
腥臭的精液讓她們不斷的反胃,但邊上的男人根本不顧忌她們的感受。
在她們的身邊還站著一排不斷擼雞巴的男人。白渾渾的精液不停的打在這些女兵們的身上。
精液將軍營裡僅有的幾名女性淹沒……
不少體質較弱的女軍官被男人輪姦至暈,邊上的男人馬上掏出雞巴,圍著她一起撒尿。
金色的尿水沖去了她們身上的精液,也將她們從昏厥中沖醒過來。迎接她們的是新一輪男人的肉棒。
不少女兵的肚子都被精液塞的滿滿的,但因為雞巴一根緊接著一根插入,體內的精液無法流出,讓她們原本平滑的小腹漸漸鼓了起來。
「哈哈,兄弟們先等等,她的小肚子太鼓了,讓我來將她的肚子裡的精液放一放。」一名男兵拉住了想要挺槍入洞的另一男兵。
地上的女兵朝著這男兵感激的望了一眼,但她沒想到的是,這個男兵所謂的〔放一下精液〕竟然是直接擡起腳來,踩在她的小腹上。
頓時,積蓄在小腹中的精液狂噴了出來。女兵慘叫一聲,整個人痛的倦縮在地上。
同時,那個原本已經等的很急的男兵一把抓起她的雙腿,肉棒便一捅而入……
「你們讓一讓,讓一個位置。」那個踩女兵肚子的男兵突然看到了女兵陰道上的一個小洞,頓時眼睛一亮。
「你別急啊,現在沒位置了,一會兒就輪到你了。」
「不用,我看到了一個好位置,你只要稍稍向後移一點點就行。」那男兵嘿嘿一笑,跨到女兵的小腹上,然後握住自己的雞巴,竟然對準了女兵的尿道!
狹窄的尿道,最多才一指粗,但慾火攻心的男兵哪顧的上這些,用力一插,粗大的肉棒竟然硬生生的被插到了女兵的尿道中。
啊……跨下的女兵悲慘的叫了一聲,但很快她的小嘴就被男人的肉棒堵上了,只有眼睛不住的從她眼中流出……
當然,並不是所有士兵都能幸運的找上女兵的。畢竟軍隊裡的女人和男人的比例差距太大了。
很多士兵找不到適合的女兵和女軍官時,他們將眼睛盯在了漂亮的精靈男子身上。
下一刻,一些漂亮的精靈男子被人類和矮人、翼人狠狠的撲倒在地……
正是菊花殘、滿腚傷……精靈男子的笑容,已泛黃……
最經典的一幕是——一名精靈男子正抱著一名人類女子,將人類女子弄成母狗姿勢,從後面插入人類女子的屁眼,人類女子的身下還躺著個矮人,用粗壯的肉棒幹著人類少女的肉穴。
正當這名精靈男子準備好好發洩一下慾望的時候,突然感覺菊花一緊!
轉過頭來時,就看到一名人類男子正猥瑣的朝著他笑著,那人類男子的雞巴正向精靈男子的菊花進攻。
正當那名人類男子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一個矮人踮著腳,將肉棒插入到了人類男子屁眼……
精靈男子頓時感覺心裡平衡了,他轉回頭,在人類女子的身上發洩起慾望。
於是,這一批便形成了一長串……如火車一樣,動作合一喊著口號抽動……
我站在自己的賬營裡,冷眼望著軍營裡發生的一切。整個軍營中充滿了精液和愛慾的氣味。
雜牌軍就是雜牌,在死亡的刺激下,還沒面對魔族自己就先崩潰了,人性的醜陋面完全展現了出來。
「艾德華……嗚嗚……艾德華。」這時,一個女子的哭泣聲傳入到了我的耳中。聲音由遠到近……
我看到遠方,看到半精靈少女朝著我的賬營狂奔而來,在她的身後數個人類和矮人的士兵在獰笑著追逐。
難怪了,憑著@#X¥*¥的美貌,這些瘋狂的士兵怎麼可能放過她?
不過我知道@#X¥*¥的身手不錯,魔法修為也蠻高,所以才能在瘋狂的士兵手中抵抗了這麼久吧。
@#X¥*¥一把衝到了我的懷中,躲在我的懷裡瑟瑟發抖。
看來這小丫頭很信任我啊,在這樣的情況下竟然衝入到一個男人的懷中。她難道不知道在這樣的場面下,一個男人看到滿地的活春宮後,突然一個少女自動投懷送抱,會是怎麼一種結果嗎?
後面的士兵全都追了上來,包圍住我的賬營。
「艾德華……嗚……他們要脫我的衣服……想要壓我……我身邊的幾個姐妹都被他們拉過去,脫掉了衣服……然後他們用下面的棍子狠狠的捅我的姐妹……姐妹們都在慘叫。我好害怕……就逃了出來……但他們還追著我不放……」半精靈少女在我的懷中哭訴著士兵們的暴行。
我淡淡的看了眼圍在我賬營邊上的士兵。
他們也緊惕的望著我,但看到我腰間的長劍,又不敢上前來——他們在追逐半精靈少女時,早就扔掉了身上的盔甲和劍,此時身上就穿著小褲叉。
看我的樣子就應該和這半精靈少女相識。如果貌然上前來的話,我手中有武器,他們可沒有。雖然他們有著二十來個人,但誰也不敢做出頭鳥。
誰都知道,第一個上前來的人,肯定是要挨刀子的。最後只會便宜了後面的人。
「一群軟蛋。」我輕蔑的望了眼這些傢夥,然後伸手環住半精靈少女。
「你就這麼信任我?別忘記我也是個男人。」我抱住半精靈少女,我的左手托住半精靈少女的小屁股,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
半精靈少女馬上用手環住我的脖子,免得她自己從我身上跌下去。
然後,我的右手則伸到半精靈少女的雙腿之間,拉住她的小內褲。滋∼的一聲,便將她絲製的小內褲撕成了碎片。
半精靈少女的下體頓時暴露在所有人的眼中,多麼結實潔白的小屁股啊。
「艾德華?」半精靈少女迷茫的望向我。
「用大腿夾住我的腰……可不要掉下去了。」我扔掉手中破碎的小內褲,另一隻手解開自己的褲腰帶,將自己粗長無比的肉棒露了出來。
瞬間,圍在我賬營邊上的男人眼中都露出了自卑的神情來。
半精靈少女眼中帶淚,她已經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了。但她最終還是屈服,用她潔白的大腿纏上了我的腰,她的小肉穴便對準我的肉棒。
「我是第一次……艾德華你……要憐惜我……」半精靈少女眼中含淚,將頭埋到我的肩膀上。
我擡起她的屁股,將她的肉穴分開,抵上龜頭,然後瞬間放下她的屁股,沒有了我上托的手,半精靈少女的身體一下子落了下來,抵著我肉棒的肉穴一口氣吞下我的肉棒,齊根吞入,那層脆弱的處女膜也被一口氣頂破……
「啊……痛……」半精靈少女慘叫一聲,處女膜破裂的痛楚,加上從來沒有被外物侵入的小穴一口氣吞下了這麼巨大的肉棒,讓她痛的大叫,兩隻小手緊緊的抓住我的背部。
不愧是處女的陰道、夠緊,又有力。半精靈少女的陰道肉狠狠的咬著我的肉棒,讓我的肉棒連抽動一樣都極為困難。
咕∼∼響亮的口水下嚥聲。帳營外二十人人緊緊的盯住我和半精靈少女結合的地方,然後又貪婪的望著半精靈少女暴露在外的半個雪白的屁股。
二十個人對望了眼,嚥了嚥口水後,又齊齊露出了淫笑——在看到我抱住半精靈少女後,掏出肉棒就幹的場面後,這二十個人把我當成了同道中人。
其中一個人類男子淫笑著,掏出自己的肉棒朝著半精靈少女走來:「兄弟,不介意讓我來嘗嘗這妞的屁眼吧……我們追著這妞可是追了好久了。」
身上的半精靈少女緊張了起來,夾著我龜頭的肉穴狠狠的收縮了一下,爽的我差點就這樣在她體內射出第一炮來。
那人類男子不等我回答,性急的伸手摸向半精靈少女的屁股……準備掏肉棒插屁眼。
半精靈少女靠在我的肩膀上,心中已經充滿了絕望。她的腦海中回想起賬營中那幾個被壓在地上的姐妹,還有壓在她們身上的將肉棒插入她們身上每一個洞的男人,嘴巴、屁眼、肉穴、甚至是耳朵。凡是女人身上所有的洞,全都被男人用肉棒插滿,甚至是她們的尿道也沒有放過。她們身上被噴滿的精液……
她本以為來到艾德華這裡,能得到艾德華的保護。
只是她沒想到艾德華竟然會抱起她,就撕去了她的內褲,並且奪走了她的貞操……
我也會像姐妹們一樣,被插滿肉棒,然後被噴滿精液吧……先是屁眼,然後是嘴巴,接著我的尿道也會像姐妹們一樣被插入雞巴吧。
她閉著眼睛,緊縮著自己的屁眼,咬牙準備承受屁眼被刺入時的痛楚……
但等了很久,她都沒有等到屁眼被刺入的感覺。她只是感到背上一涼,一股微燙的液體噴到了她背上,透過她的衣服打濕了她的背。
賬營處,二十個男人驚呆了,張著嘴巴望向半精靈身後的男人,那個男人的咽喉中釘著一柄長劍!
他被這柄長劍刺穿了咽喉,血正喉嚨中順著劍身上的放血槽不斷的噴出。
那柄劍是我腰間的配劍——沒有人看到我是什麼時候將腰間的長劍抽出來,又是什麼時候將那劍釘到那人類的喉嚨上!懷中的半精靈少女轉過頭來,愣愣的望向我。
她的心情從一開始的地獄到見到我時升入到了天堂,又在被我的肉棒刺穿後重新墮入地獄,到現在似乎又一下子升到了天堂。
憂憂喜喜,人生大起大落實在是太快了。讓她一下子都沒能反應過來。
「既然你在這種時候還信任我,跑到我這裡來。」我微笑著咬著半精靈少女的耳朵,笑道:「因為你的信任,我會保護你。」
「少女啊,我名艾德華。用你絕對的信任,來換取我絕對的保護吧。你可不要輕易的放棄對我的信任啊……」我在半精靈少女的耳邊輕聲道。
這是我們的誓言,也是我的警告……
「我知道了,我會永遠信任你的,艾德華。」半精靈少女喜極而泣。
「很好,記住你自己的話,絕對的信任我。」我輕輕拍了拍半精靈少女的屁股。
「我知道了。」半精靈少女在我臉上狠狠親了一下,喜悅,讓她感覺下體的破瓜之痛也沒有那麼劇烈了。
「不想死就滾開。」我擡起頭,冷眼望向這二十個軟蛋:「這女人是我的。」
「可惡!他現在沒有劍了,大家一起上,一定能拿下他!」一個人類大吼一聲,朝著我撲了過來——估計死的這個人是他朋友吧。
對啊,他沒有劍了,他的劍還釘在最初那倒黴蛋的喉嚨上呢。所有人心中一喜。在有人帶頭的鼓動下,二十個人全都撲了上來。只要殺了眼前這個傢夥,這個漂亮的半精靈少女就任他們玩弄了。這麼漂亮的半精靈,如果不是因為現在這種情況的話,他們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幹到。
「沒有劍?」我露出了冷笑,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沒有劍了??愚昧的人吶,你們總是過於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然後愚昧的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便是真理。再然後,你們將死於自己的愚昧……
我的左手舞動,揮手疾點二十個人的咽喉!
嗞嗞嗞~~~二十股血噴向天空。
二十個朝我殺來的男人一瞬間全都倒在地上,在他們的咽喉上,留下了一道透明的劍孔。
我的手上,一直都綁著一柄劍,只是你們這些有眼無珠的人,從來都無法看到它而已……
「解決了。」我抱著發愣中的半精靈少女:「麻煩解決了,接下來,我是不是要好好的品嚐一下你這誘人的小東西了呢?」
「嚶~~」半精靈少女羞怯的呻吟了一聲,將臉埋入到我的胸口。
接下來的時間還很長,我可是要好好享用這嬌嫩的半精靈少女才行……
一心一意信任著我的小姑娘啊,我讚歎你對我的信任。同時我發誓,只要你一如今天的信任著我,我便會盡我所能的保護你。
我以13一脈刺客的榮譽發誓,只是也希望,你能一直堅定的信任著我。
因為假如有一天,你突然不再信任我的時候——我將會………
*************
半精靈少女是第一次,但為了討好我,她強撐著自己,以滿足我一次又一次的慾望。她沒有想到的是,她越是楚楚可惜卻強裝堅強的模樣,卻一次又一次輕易的引起了我的慾火,讓我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將她弄到高潮。
那一夜,我給了半精靈少女十次以上的高潮。渾白的精液噴滿了她全身,她嬌嫩的小穴被人幹的合不上來,形成一個圓圓的黑洞,白色的精液不斷的從這小洞中流出。
她的雙乳被我掐的青紫……就連後庭小菊花也沒有倖免,從她肛門流出的精液還帶著血絲,肛括肌紅腫著,看樣子肛門被我的肉棒插破了。
「好累……」半精靈少女無力的躺在床上,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
「呵呵。」我擼著雞巴,將尿道中的最後一點精液射到她的胴體上:「我要尿尿了,你說尿到哪裡好?」
「你要尿到我身上?臉上?或是嘴裡?」半精靈少女揚起滿是精液的小臉,對我眨了眨眼睛。不同於萊菊夫人的嫵媚,她則是一種少女清純的誘惑。
我擼起陰莖,對準她的臉龐,淅的一聲,熱騰騰的尿柱澆到她的臉上,濺起一片水花。
熱騰騰的尿液衝去了她臉上的精液,打濕了她長長的睫毛。
她微閉著眼睛,任由尿液從臉上衝落,同時張開小口,盡量接著澆來的尿液。等我尿完之後,她又努力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一把抓住我的陰莖,張口含了上來,將龜頭上的尿夜舔乾淨,又用力吸吮了一下,連我尿道中的尿水也被抽了出來,全數被她嚥下。
「嗚∼∼實在沒力氣了。」舔完後,半精靈少女仰身一躺,倒在被我尿濕的床上,又伸出小舌頭,將嘴角的尿液一點點舔入嘴裡:「我真的沒力氣了,你還要來嗎?」
「算了,放過你吧。」我輕輕搖了搖頭,說實在的,這半精靈小丫頭被我折騰的夠慘。憑她處子之身竟然強撐著和我玩了這麼久,估計全是她〔報恩〕心理強撐著自己,想要盡量的討好我、滿足我。
也多虧了她的報恩心理,讓她強撐著身體讓我稍稍滿足了一回。
在這一年多時間裡,我可是極少碰斛女人。早已經忍了一肚子的火,所以在和她玩起來時,也顧不上憐香惜玉,而是盡情的發洩自己的慾望。
「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吧,是時候離開這戰場了。」我坐在半精靈少女的身邊,扯過邊上的被單替她擦拭著身體——她現在估計連根手指都動不了了。從我說〔放過你吧〕幾字後,她整個人的精神一下子放鬆了下來,軟倒在床上。
「嗯,好吧。」半精靈少女點了點頭,繼續留在戰場上也沒用一點作用了,的確是應該離開了:「艾德華……你能不能幫助我去看一下,我的幾個姐妹?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帶著我的姐妹一起離開?」
我輕輕佻了挑眉頭,人多的話……想要悄悄的離開戰場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我知道這會讓你很為難……如果不行的話就算了。如果可以的話……」半精靈少女緊張道。
看樣子她跟那幾個精靈的感情很好。
「好吧,我先去看看,你的朋友是不是還活著吧。」我歎了口氣,輕輕捏了捏她的小陰蒂:「如果我帶著你的朋友一起離開的話,你怎麼感謝我?」
「討厭啦,人家什麼東西都給你了,你還要人家做什麼嘛。反正,你以後要人家做什麼,我都答應啦。無論什麼事情,我都會做的。」半精靈小丫頭羞怯道。
「好吧,你先藏到床底下吧,我去去就回來。自己小心。」我抱起她,將她藏好,然後套上一件衣服,在門口屍體上抽回自己的劍,朝著半精靈少女原本的賬營走去。
**************
〔場景切換〕
一個月後。
我無聲無息的躲在樹上,戲謔的望著樹下的場面。
樹下,是三個精靈少女、一個半精靈少女VS一支十人的魔族小隊。
雙方之間戰鬥的結果不會有任何懸疑——這四個美少女注定將成為魔族的俘虜。
我沒有出手救她們……只是冷冷的望著她們和魔族之間的戰鬥。
回憶一個月前,我帶著半精靈少女和她三個被輪姦暈厥過去的精靈少女,悄悄的離開了戰場。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我發現半精靈少女竟然刻意的和我疏離起來……
我皺著眉頭,後來才發現竟然是那三個精靈少女趁著我不在的時候,挑撥離間。我不知道這三個精靈少女在想什麼,竟然會對我抱著很大的敵意。
難道因為她們被男人輪了大米,就對所有男人反感起來?
我不知道她們這麼做是什麼意思,我只知道是我將她們從戰場上帶了下來,我是她們的救命恩人。只要不是畜生,就不應該在我和半精靈少女之間挑撥離間。真是讓人噁心的女人,在身體被男人玷汙後,連她們的心也變的噁心起來!
我很討厭這三個精靈女子,我已經後悔救她們出來了。
至於半精靈少女,我給她一個選擇的機會……
我不會提醒她什麼。
我只需要知道,最終,她選擇聽從她三個朋友的意見,還是選擇跟隨我。
從我救她的那一夜起,我就立下過誓言——只要她一如以往的信任我,就算整個世界都要毀滅,我也會盡自己的力量來保護她。
而如果有一天,她不再保持對我的信任時……我將會…………
如果她選擇聽從她朋友的話,那就讓她跟她三個朋友一起生活下去吧。我會祝福她的——有時候,純潔善良跟無知是同一個意思……
我不會讓一個純潔到無知的女人跟在我的身邊,那對於一個殺手來說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誰知道她會不會純潔到不小心將你出賣的程度呢?
純潔善良的女人我並不厭惡,其實說實話就算她很無知我也不厭惡。但前提是她要對我有絕對的信心,我不讓她做的事情,她就不要去做。不能被人輕易的吹上幾句耳邊風,就對我產生動搖。
少女啊,我名艾德華,你可不要輕易的放棄對我的信任啊……
*************
今天早上的時候,我一如以往的帶著她們繞過了各處危險。然後我讓她們呆在隱藏之處,無論出什麼事情都不要出來。
而我則出去尋找食物……
在我離開前,我輕輕抱住了半精靈少女:〔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準離開隱藏的地點。〕這是我的警告,也是我最後的提醒。
半精靈少女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很快找回了食物,回來時正好看到三個精靈女子在和半精靈少女討論著什麼。又是要說我的什麼壞話嗎?我冷笑一聲,隱藏起來偷聽著她們到底將我詆毀成什麼模樣。
聽著聽著,我才知道這次她們並沒有詆毀我什麼。而是因為她們剛才意外的發現了一支魔族的小隊伍,這支魔族的小隊伍剛圍剿了一個精靈部落,抓獲了大量的精靈。
而在這些被俘虜的精靈中,竟然有那三個精靈同伴的母親。
現在,那三個精靈少女就在鼓動半精靈少女一起去拯救她們的母親。畢竟半精靈少女魔法水平相當不錯,對於她們救人來說是一大助力。
「可是,艾德華說過讓我們呆在原地。」半精靈少女猶豫道:「不如我們等他回來再做決定吧。有他的話,我們救人的機會也大一些。」
「那個沒有魔力也沒有鬥氣的廢物有什麼用?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而且就算他來了,像他這樣膽小的人從戰場上逃下來的人,肯定不會讓我們去救人的。」其中一個精靈出聲道。
還真是理解我呢?我心中冷笑道:就憑著那魔族俘虜裡裡有你們三個的母親,我就絕對不會去救的……真是讓我感覺到噁心的女人。知恩不報也就罷了,還恩將仇報。
這樣的女人,還不如死掉吧。免得本大爺看著厭煩。
現在只看半精靈少女,她如何選擇了……
可惜的是,半精靈少女的選擇讓我失望了。她選擇了聽從同伴的建議,而忽略了我的警告。
半精靈少女啊,我可是警告過你,不要走出藏身之身的嗎?你還真是……愚蠢啊。
在那三個同伴的鼓動下,四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竟然敢殺向魔族隊伍,結果自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返。
像@#X¥*¥這樣美貌的半精靈,一向是魔族的首要目標。
一旦遇上魔族的話,魔族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她的。畢竟她可是大陸第一美女的女兒,雖然沒有完全長開,但已經初現未來世界一流美女的雛形了。
只要被魔族看到,魔族就絕對不可能放過她!
看著四個少女被魔族制服後,我無聊的打了個哈欠……
蠻可惜的,半精靈少女被抓走後,我現在唯一的炮友也消失了。
沒有了@#X¥*¥,我接下來又要開始積累慾望了。
不知道到時哪個倒黴的女人會遇上我,然後讓我在她身上發洩一下我那猶如火山爆發一樣的慾望呢?
希望到時的女人能強悍一點,不要被我操死吧。
「樹上的朋友,不下來聊一下嗎?」突然,魔族小隊中那個為首的人出聲道。這個隊長模樣的人全身包裹在重盔甲之內,就連說話的聲音都充滿了重金屬的質感。
「沒想到魔族中竟然還有人能發現我?相當不錯嗎……你的實力不應該僅是一個隊長吧。」我伸了個懶腰,從樹叢中站了出來。
「是艾德華?」半精靈少女驚喜的叫了一聲。
「快來救救我們!」三個精靈少女朝著我叫道。
無知的女人,你們是在命令我嗎?我與你們有什麼關係呢?我為什麼要救你們?
「是你?」同時,那魔族小隊長出聲道。
「你認識我?」我疑惑道。
「化成灰,我也認得!」咬牙切齒的聲音:「我永遠不會忘記你那該死的聲音!」
我抓了抓頭,腦海中完全想不起魔族中有我認識的人。我肯定自己在地底世界呆的數年裡,絕對沒有認識過一個男性魔族。
「你還愣著做什麼,快來救救我們啊。」三個精靈少女焦急道。這種命令式的口吻,以及那種我理所當然要救她們的表情,讓我再一次被噁心到了。
「咳,抱歉。」我轉過頭來,輕蔑的望向三個精靈少女:「在下只是個膽小如鼠的男人,如蟻螻般的渺小,所以沒資格充當拯救三位小姐的白馬王子。你們還是繼續等你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來救你們吧。」
三個精靈女子一驚……她們沒有想到,她們背地裡針對我的話,竟然全部被我聽到了。
說完,我又對魔族揮了揮手,道:「各位請隨意,我只是個路人甲,你們繼續忙和,不用管我。」言罷,我的身子輕輕向後彈去,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眾人面前。
半精靈少女望著我遠去的身影,頓時發愣了,她想要開口,卻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我名艾德華……用你絕對的信任換取我絕對的保護……如果你放棄了對我的信任,我將會毫不猶豫的,拋棄你……〕我踩著樹枝,口中輕聲道…………這是我艾德華第一次選擇相信別人對我的〔信任〕,或許也會是最後一次。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