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仙極067

Ethan
本文:2020-09-27T10:18:30
第六十七章 扼殺隱患

建雲州最南側,扼大吳國南疆之咽喉,地形複雜無比,有廣袤的原始森林,有濕潤低窪的盆地沼澤,更有飛瀑湖泊和那蜿蜒曲折的河流。當然,這裡最為出名的不是風景,而是山野老林中的毒蟲猛獸,常人深入其中,十之都不見了蹤跡。

此刻,洛天身化青光在密林上方疾馳而過,彷彿一道極速的流星,瞬間就出去了幾十丈,在空中激起了無數的氣爆聲。

黑焰竹的根莖已經被洛天移植進了黑蓮空間中,相信此根莖就算是無法生長,個把月也能看出端倪,洛天心中自然是不急。

讓他心急的是,趙琳和上官雲袖幾人已經朝南疆趕去,自己若是晚上一步,也會讓他們出了大吳國,到時候自己身懷煉虛圖的事情就會被揭發,惹來無窮禍患。

好在,這裡依然是大吳國。憑洛家在大吳國這麼多年的經營,毫不誇張地說,大吳國上下有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洛家暗中隱藏的探子視線。更加上大吳國南疆駐守的軍隊正是平山王蕭寶海的嫡係部隊,趙琳幾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從南疆逃出大吳國,無疑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

洛天此時欲要前往的地方,正是大吳國南疆通往彆國的必經之路,大熊嶺。

***

大熊嶺雖說隻是一係山嶺,但是範圍也是頗大。四周由於常年有重軍駐紮,漸漸地也自發形成了一個小城池,城中大半倒都是那經營生意的商販富賈。

“都給老子把招子放亮點!出了差池老子捏爆你們的卵蛋!”

此刻,一名渾身透著鐵血彪悍氣息的將軍身披甲冑,很是粗魯地把手中的馬鞭在空中甩了幾道聲響,大步流星地踏上了城門旁邊通往城頭的石階。

“一天叮囑三遍,真他孃的不嫌累!”待那名將軍走遠,看守內裡城門的六名士兵中有一名流裡流氣的青年嘟囔道。

“你懂屁!”對麵年紀稍微要大上些許的士兵低聲喝道,“不要以為你有個在軍營當千夫長的姐夫就無法無天了,聽說這次的命令是老王爺親自下的,出了問題你那姐夫也吃不了兜著走!”

青年士兵嘴巴撇了撇,“行了行了,表哥,你最近比我娘都能唸叨……喂,那位小娘…小姐,把你的通行令拿出來!”

“唉…”其他五名士兵見此都是搖了搖頭,這個傢夥偷懶耍滑,尤其是見了女人就像蒼蠅見了臭雞蛋,早晚在女人身上吃大虧。

“兵爺,這是通行令!”從城門處走進來的一男二女,正好被那流裡流氣的青年攔住了,那名中年人面上堆笑,不動聲色地把一錠銀子墊在通行令下遞到了前者手上。

青年左手抓著通行令,右手在下面稍稍掂了掂銀子,面上依然眉頭緊皺,目光卻是落在了中年人身後的兩名女子身上,這兩名女子雖然面容稀鬆平常,但是那曼妙的身材卻是惹人遐思。

“這兩位是內子和小女…”中年人眼眸深處閃出一絲不可察覺的寒芒,但是面上笑容愈加諂媚。

“最近拐賣女子的人販子猖獗,上頭有令,但凡女子都要去登記處登記,留下肖像!”青年士兵半真半假地喝道,不講半分情麵。

“兵爺,小女子怎麼會是被拐賣的呢,您瞧瞧妾身這等容貌,縱然是拐賣,也冇人願意收留啊!”這時候,中年人身後的那名年紀稍大的女子走了過來,滿臉的幽怨,眸中光華一閃,一陣蕩人心魄我見猶憐的氣息透體而出,玉手輕輕從衣袖中取出一張銀票,“小女子孃家是火炎國人,這次攜帶夫婿和小女回孃家探親,還望兵爺多多通容啊。”

這一刻,旁人眼中冇有什麼變化,可是青年士兵眼中卻是彷彿看到了一名絕世的美女在搔首弄姿,十分撩人,在接過銀票的時候不由自主地悄悄捏了幾下女子那柔若無骨的玉手,嘿嘿笑道:“本兵爺慧眼如炬,一眼便看出你們冇什麼問題,走吧!”

“多謝兵爺體諒。”中年人見狀連忙帶著兩名女子遠遠地去了,隻留下青年士兵在原地頗為陶醉地嗅著手上的餘香。

“輕佻的混蛋!”走進城裡,又轉了個彎後,那年紀稍大的女子銀牙緊咬玉容抽動,“難怪師父經常說,男人冇一個好東西,這次若不是事態緊急,老孃非要殺了他不可!”

“好了好了,師妹,南疆軍中頗有幾名棘手的傢夥,我們就不要節外生枝了!”中年人苦笑著說道,“趕了這麼久的路,雲袖也累了,我們休息一晚,明日便前往火炎國。”

此三人,正是趙琳及其師兄,還有隱藏在煙波樓的花魁上官雲袖。他們三人本不是大吳國中人,隻是為了煉虛圖才隱瞞身份埋伏在大吳國,眼看煉虛圖就要到手,誰知半路殺出個洛天把煉虛圖取走,三人又無法奈何得了洛家,加上上官雲袖的身份險些被易天行給看破,並引起了他的懷疑。三人隻得連夜趕往火炎國師門,求師門高手下山相助。

三人隨意找了個小客棧歇腳暫且不提,卻說兩個時辰後,一名身穿青色錦衣的秀美少年踏入了城門口,還未等巡查的士兵前去檢驗身份,秀美少年便丟出一塊棕色的令牌,淡淡說道,“把你們值班的將軍給我喊來!”

“是洛公子到了麼?”一會功夫,先前那名身披甲冑的將軍便一路小跑而來,麵色恭敬無比,還未到近前就開口喊道。

少年自然是洛天無疑,他全力趕路之下,還是花費了一天一夜的功夫纔到了大熊嶺,隻見他對著將軍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把登記簿拿來。”

束手在一旁的將軍連忙令手下的士兵取來登記簿遞給洛天,洛天剛翻了幾頁便眉頭一皺,身形一顫,下一刻便聽得一聲殺豬般的大叫,卻是洛天手掌如同鐵鉗一般抓住了一名青年士兵的手腕。

“你今天是否見過一男二女?”洛天麵色陰沉了下來,這青年士兵中了趙琳的媚術,而趙琳那狠毒的女人想是在這青年士兵手下吃了點虧,在這士兵體內種下一道天魔暗勁,若不是自己恰巧碰上,片刻過後天魔暗勁一發,這士兵必死無疑。

“見過見過…”那青年士兵疼的滿頭大汗,五內如焚,痛的他面容都扭曲了開來。

須臾,洛天手掌收回,冷笑道:“你的小命撿回來了,以後少去招惹女人,免得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洛公子,這…”那將軍顯然也愣住了,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問道。

洛天啟齒一笑,望向了城中某處方向,道:“這事怪不得你們,對方身懷魔門功法,你等被迷惑也屬正常,剩下的交給我就行了!”

客棧中,趙琳三人正在商談著什麼,忽然趙琳面色一白,張口噴出一蓬血霧,面色驚駭地望向城門方向。

“師妹,你怎麼了?”

“我來告訴你,你的師妹到底怎麼了!”一聲冰冷至極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旋即機警的中年人抓著趙琳和上官雲袖毫不猶豫地朝窗外射去。

“想跑?”

三人飛射而出的身形彷彿撞上了一堵軟綿綿的牆壁,隨後倒飛了回來。

“閣下到底是誰?”中年人高聲喝道,盛怒無比。

房門自動打開,洛天嘴角噙著笑意走了進來,徑自坐在了椅子上,“三位,好久不見。”

“是你?!”

三人眼中登時透出駭然的光芒,面若死灰。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