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13

天地丸丸
本文:2020-09-26T19:36:11
第 13 章 這就叫溫水煮青蛙(1)

  說到吃飯,蘇仝自認自己不是一個挑吃挑和難伺候的主兒。但是就算她再好餵養,溫涵也不能這麼糊弄她啊?他竟然帶著她七拐八繞地到了一個偏僻古舊小巷子。

  這是在蒙她的吧?這小破巷子左右寬不過兩米,連車都開不進去,偶爾過往幾個人也都是騎兩輪車或者步行。冷清樣子,壓根兒就不像是有飯店存在的。

  蘇仝心裡有點發毛,越往裡走的越慢,越走慢腦子裡歪念頭就越多,終於,在蘇仝忍不住爆發回轉之前,溫涵停下了腳步。很自然地拉起她的胳膊,牽著她,走進一家只有半米長招牌的小飯館。

  說是飯館都是抬舉這店舖規模,因為進去以後,蘇仝發現整個店裡就兩張桌子。全是一色的古舊紅木方桌,被一張深色藍布簾隔開。桌前擺著不曉得是什麼年代流行的竹板凳。傢伙事兒倒是乾淨得光可照人,就是這氛圍怎麼瞧怎麼不像是做生意的。最不靠譜的是,一張靠窗桌子前,坐著的店裡唯一一個客人,竟然是個穿晚禮服,淡妝濃抹,坐在一張桌邊悠悠點煙的女人!

  蘇仝覺得很詭異。

  她也不顧出派出所門時跟溫涵的置氣,狠狠地扯扯溫涵袖子,咬牙切齒質問他:「你別是玩我的吧?這是吃飯的地方嗎?」

  溫涵看她一眼,面帶微笑地把她安排在另一張桌子前,轉身向繫著圍兜的老闆娘走去。

  蘇仝焦躁地待在椅子上,傻眼地看溫涵跟老闆娘之間互相比比劃劃,然後兩人不約而同轉身望向她,蘇仝下意識地轉過頭,做出自己從沒有關注過那邊的樣子。老闆娘臉上浮起一絲笑意,拍拍溫涵的肩膀,當做極快地打了幾個手勢,一臉春風地邁步進了後廚。

  溫涵若無其事地回到桌前,腰背筆直,坐姿端正地望向窗外。對滿是好奇等著他解釋的蘇仝來了個視而不見。

  蘇仝心裡有些不舒服:怎麼說著也算是兩人之間最後的午餐了。難道他不應該表達點什麼嗎?比如跟她講一下當初告白時的心情,或者再做一次努力,確認一下還有沒有挽回餘地。甚至……介紹一下這個飯店和他跟飯店老闆娘之間的交情也好啊。好歹聊天比乾坐著強。

  可溫涵偏偏不如她意,他對自己曾經告白的事隻字不提,對自己在派出所那事也不做解釋,趁此機會再跟蘇仝套套近乎的事都不屑一顧。

  蘇仝鬱悶了:這男人在想什麼?難道真的要那麼跟她從此以後一刀兩斷,不相往來?

  「咳,那個……」蘇仝清清嗓子,打破尷尬僵持,「剛才在派出所聽警察說你是見義勇為來著?我看暖氣片上蹲著三四個人呢,是個團夥吧?你是怎麼出手的?」你就不怕被事後報復嗎?警察居然還是說你身手不錯?他是捧你的吧?

  溫涵轉頭特別淡定地看了蘇仝一眼,眉角無聲地帶了笑,從口袋裡抽出便簽紙寫:「我從小就受過不少專業訓練。」

  蘇仝不甚相信地掃了掃溫涵。一身很得體的休閒裝,看不出衣服下人體肌肉骨骼組合到底是不是健碩強壯能以一敵幾。不過瞧溫涵平日溫文爾雅的舉止,蘇仝覺得他不是一個會打架的人。

  嗯,他肯定又在蒙她!

  蘇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為了防止當初那種送貨上門的悲劇重演,蘇仝現在對溫涵的話總要拐個彎,好好琢磨下到底有沒有語言陷阱啥的。

  許是她懷疑眼神過於強烈,都不用蘇仝開口,溫涵自己就解釋著寫:「當時是為了我不被同齡小朋友欺負才這麼安排的。」

  溫涵的字一向很雋秀。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蘇仝看到輕描淡寫回的一句話時,眼睛有點不舒服。她後悔自己的多嘴了,早知道是這個答案她就不該問的。

  即使是再沉穩成熟的人都是有過天真幼稚的熊孩子時代。熊孩子們的心思不好揣摩。尤其是當他們看到跟自己不一樣的一個殘疾孩子時,歧視、疏遠、欺凌、很多不友善的行為會隨之下意識做出。於是被欺負的孩子不為了自衛,不得不強大自己,那火車站擒賊的能耐是這麼磨礪出來的吧?

  蘇仝很不自然地托起下巴,側身望著後廚打哈哈轉移話題說:「菜怎麼還不上?你要了什麼?」

  溫涵點了點牆上掛鐘,示意她時間還沒到。與此同時,他們隔壁那桌一直在優雅進餐的晚禮服女人也輕輕扭頭,望向蘇仝。

  「我以前沒有在這裡見過你。」晚禮服女人紅唇微啟,輕聲說道。她的兩指夾著一根燃燒的香菸,白煙裊裊,讓她整個人都帶出一種別樣魅力。

  蘇仝覺得她有些眼熟。對她的問題也只禮貌地回答:「我是第一次來。」

  「那怪不得。」晚禮服女人露出一個瞭然的笑,「來這裡是不用點菜的。老闆喜歡給你上什麼,你就吃什麼。全憑興致。」

  蘇仝睜大眼睛:「那萬一上的菜不是愛吃的呢?」

  「這才是來這裡的趣味所在。你不知道哪一道菜會上來,探索未知才更有刺激感。」

  蘇仝露出一個訕訕的笑,垂眸盯著桌子開始不說話了。那美女姐們兒的話聽起來好高大上,跟她明顯不是一個路數的。她還是老老實實等著上菜吧。

  當那位會手語的老闆娘把米飯清粥、紅燒茄子以及一盤醋溜土豆絲端上桌子時,蘇仝這種被籠罩在高大上陌生氛圍裡的小心臟才算恢復正常。溫涵倒是舉止如常。跟第一次與蘇仝在青島夜市共餐時沒什麼兩樣。

  蘇仝有一種錯覺感:彷彿自己這段時間的所糾結苦悶的事情都是不存在的,都是她一個人臆想出來的。而溫涵對她至始至終都是比較好的朋友關係。那天的告白充其量就是朋友間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如果當真是玩笑的話,她最近一本正經的對待是不是有點反映過頭?

  蘇仝腦海千回百轉,在飯桌上偷偷瞥了眼溫涵,忽然就覺得他看上去很養眼很英俊了。要不說女人是情緒化的動物。當蘇仝心懷芥蒂的時候,對溫涵怎麼瞧怎麼彆扭。等到她自己磨過彎來,看人家又怎麼瞧怎麼順眼了。

  飯後,溫涵跟她一起離開,並沒有像她想的送她到單位,而是出巷口就揮手告別。蘇仝心裡挺不是滋味:看起來她跟他繼續做朋友這種念頭只是她的一廂情願吧?人還真是奇怪,別人對你慇勤的時候,你覺得不自然。等到你拒絕人家,別人對你保持距離了,你又覺得失落沮喪了?真不好伺候。

  蘇仝一邊自省,一邊在心裡給自己打了個大大的「X」。招手叫來出租後上車離去。她剛走,

  一直在不起眼地方目送她離開的溫涵面前就出現了一輛黑色轎車。

  車門打開,司機張叔站在了他跟前。

  「先生說您回來以後,可以先去玉空山。」

  溫涵搖搖頭,唇帶笑意指指自己北邊,寫道:「去我住處。」

  張叔一愣:「您回來不去見一下先生?今天他正好有時間。」

  溫涵垂眸笑了一下,上車後囑咐:「那就去我媽那裡。」

  張叔面帶遲疑,但是終究什麼也沒說,直接載溫涵去向他說的地方。在車上溫涵給蘇仝發短信:「Eva Heller的書我看了。」

  蘇仝回覆特別快,估計也正在出租車上無聊地玩手機呢。她很驚訝地問溫涵:「你什麼時候學的德文?能看懂了?」不是她好奇心重,而是她實在不敢相信,有人會因為她送的一套書去花上兩個月時間學一門新語言。那根本就是閒著沒事幹了。

  結果溫涵卻回她:「查著字典,差不多能看懂前十章了。」

  我去。還真有閒著吃飽了沒事幹的。你買一套翻譯的不就好了,用的著這麼費勁?

  蘇仝心裡默默吐槽,但卻不得不承認,看到這條短信,她還真有一種被感動的念頭。

  「溫涵你這麼告訴我是不是就為了成心打擊我?除了普通話,我語言能力有限。」蘇仝很是悲憤地發消息控訴,但卻被溫涵悠然地安慰:「你忘了你還會英語的。」

  「看原聲電影需要字幕的英語水平嗎?」

  蘇仝忽然覺得有些不服氣:一個聾啞人,一個不能說話,聽力也需要借助助聽器的聾啞人,竟然比她還有語言天賦。手語,唇語那就不用說了。問題是他現在還能看懂意大利語和德語!溫涵要不是上帝私生子那就是被上帝開了語言外掛的。

  「你是怎麼做到的?」蘇仝想到就說,直接發消息提問。

  「沒你想的那麼神。我媽的男朋友是德國人。我在歐洲遊學的時候也在德國待過很長一段時間。」所以是有語言環境的。

  不過蘇仝腦回路沒在這上頭,她覺得是溫涵不著痕跡地向她透露了下自己的家庭情況。結果這信息過分龐大,讓她一時無法反應:他媽媽的男朋友是德國人?潛台詞就是他媽跟他爸不是在一塊兒的?除了聾啞,這孩子還是個單親?據說單親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孩子容易缺愛,容易暴躁,容易自閉,容易……反正就是各種容易出問題。蘇仝想不明白了,溫涵他要幹點啥?沒事兒告訴她這個幹嗎?難道是怕她看他不起,對他搞歧視?

  「所以你對海倫女士的著作有何感想?」我們還是換個話題吧。剛才那話題容易出不愉快。

  蘇仝暗想著就這麼給出了溫涵的回覆。溫涵也很配合,這一路上他都在與蘇仝的短信聊天中度過。等到掐算著時間,覺得蘇仝已經到單位時,溫涵的信息戛然而止。不管蘇仝如何在敲他,他就跟沒看到一樣,吊的蘇仝又氣憤又不甘。

  等到了晚上,蘇仝氣咻咻跑家裡上網,質問溫涵:「今天下午為什麼沒回我短信?」

  頭一次被溫涵冷落,這滋味當真不舒服。就好比一個從開始就將你捧成公主的男人忽然對你愛答不理。而你早已習慣了他的關心他的忍讓他的包容,將這一切視為理所當然。他一下子冷漠轉變,帶給你的第一反應肯定就是各種失衡各種鬱悶各種不爽。

  簡言之,這是一個心理學現象,能夠在不知不覺中引導情緒,一點一點滲透進情感。

  面對蘇仝的質問,溫涵的回答很有意思:「你不是說我們是做普通朋友嗎?」

  言下之意,普通朋友不會在他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還抽出空閒第一時間回覆你的短信。

  蘇仝噎了噎,盯著屏幕恨不得把自己爪子切掉:她這是幹嘛嗎?沒事欠虐?看來她得好好思考一下她跟溫涵以後相處模式的問題,不然這麼冷不丁的切換,她還真不適應。

  蘇仝閉著眼睛,仔細思索了一下她跟其他異性朋友聊天胡侃的內容,又想了想她跟他們一起玩時都幹些什麼的過往。然後把這些場景統統設想著套到溫涵身上,莫名地就覺得各種違和。你讓一個發不出聲音的人去KTV搶麥?讓一個渾身都散發著溫潤古雅氣韻的人去喧鬧的酒吧聚會?又看幾個哥們聚在一起聊蒼老師、聊小澤瑪利亞的時候,探頭說一句葷笑話?

  蘇仝囧了囧,怎麼也想不出溫涵跟她其他男性朋友一樣看毛片的場景。看他那溫厚模樣,說不定純情無暇,連初吻都在呢。

  哎呸!她在想什麼?他初吻在不在關她什麼事?人家戀愛與她有關係嗎?

  蘇仝鬱悶地盯著屏幕,發覺自己設想不出二人之間普通朋友相處模式,只能悻悻地對溫涵來一句:「天不早了,晚安。」

  溫涵:「明天小雨,記得帶傘。」

  正打算起身去客廳倒水的蘇仝看到這句,心裡驟然一暖:還是這樣的溫涵讓她看著最習慣。這也算是普通朋友間的問候關心吧?嗯,好像很不錯的樣子,應該可以繼續保留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