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被學生姦淫

jiouguai
本文:2020-09-26T11:14:27
晚上七點。我到一個學生家做家訪,我跨進屋內,沒想到學生的家中只有他一人在家,他輕輕關上門,轉過身,我正好背對著他。
 今晚我穿著無袖的黑色薄紗襯衫緊緊貼住突出的胸脯,勾出玲瓏的曲線,肩部的黑色薄紗可以隱約看到裏面胸罩細細的帶子,是黑色的。絲織的超短裙,只遮住了一部分大腿。
 沒有穿絲襪,光著雪白的腿,黑色的高跟涼鞋,很新潮的款式,後跟沒有鞋帶,只能像拖鞋一樣搭在腳上。剛洗過澡,頭髮濕漉漉的,只用一條黑色的絲巾淩亂地繫著,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
 我打量著屋子,“請坐吧!”學生說。
 我翹著腿坐在了沙發上,短裙能遮住的地方更少。
 “你家人呢?”我問。
 “有些事,出國去了。”他有些緊張的說。
 “哦!。”我懷疑的說。
 他含糊地應著,到廚房倒了一杯可樂。
 “老師,喝水吧。”
 我從沙發上站起身,渾圓的屁股扯動了短裙的裙角,隱隱看見了黑色的內褲,走進了他的房間看了一下。
 “這是你的房間?”
 “嗯。”他沒好氣的答應,眼睛盯著我短裙下豐滿的大腿。她打量著他的臥房。不廖他卻關上了臥室的門。
 “幹什麼?”我驚愕地轉過身。
 “幹妳!”他惡狠狠地回答。
 我站在他面前一下呆住了,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我怎麼也沒想到一向在自己面前唯唯諾諾的學生敢對自己說出這樣骯髒的字眼,也有可能是被他殺氣騰騰的眼神嚇壞,我向後仰去,只能用手扶住身後的牆保持平衡。
 他低下頭望著我,我平日威嚴的表情已經被恐懼所取代,這樣的表情更讓他有一種獸性的衝動。我驚恐地仰望著我,小手緊緊握成拳頭放在胸前,突起的雙峰隨著急促的呼吸劇烈起伏著,仿佛要把那緊身的襯衫撐破。
他似乎再也抑制不住體內狂野的烈火,粗暴地一把從衣服上抓住了我的乳房,柔軟的感覺傳遍了他的手掌。
 神聖不可侵犯的老師,卻被他觸摸我身為女人最隱秘的身體,而且是如此敏感的地方,強烈的犯罪感也伴隨著很大的刺激使他非常興奮,用力地搓揉。
 “啊……”我對他突然的舉動絲毫沒有防備,尖叫著掙扎,可我的力氣是那樣微弱,他一下就把我擠在了牆上,一手擠壓著我豐滿的乳房,一手伸進了我的短裙裏。
 我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淩辱,慘叫著呼救,掙扎中,我細長的鞋根一下踩中了他的腳面。
 他痛得急忙撒手,我一下打開臥室門,向外跑去。
 他不顧一切一把扯住我的頭髮,我剛想叫,他的膝蓋便重重撞上了我的小腹,我痛的彎下了腰,慘叫了一聲。
他把我從地上抱起,緊緊觸摸我的身體,費勁的克制他體內的衝動。
 我努力想掙脫他的束縛,可是無濟於事。我拚盡了所有的力氣叫著,嫵媚的眼睛裏泛起絕望的淚水。
 “怎麼樣?老師?”他故意把老師兩個字拖得很長。
 “唔……”我只能發出哀鳴,眼神裏又像是恐懼又像是哀求。
 這樣的神情只讓他更加興奮,“唔……”金潔恐懼的擺著頭,波浪的長髮搖晃著。
  
 “放開我,你想幹什麼!”我大聲地哭叫著。
 他一把勒住她雪白細長的喉嚨。“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眼睛裏全是恐懼,淚汪汪地哀求著,此時的我不再是在學生面前至高至上的老師了,完全是一個無助的女人。
 “放過妳!妳要聽話才行啊。”他說著撫摸起我露在裙外的大腿。
 “不,這不可以,我是你老師啊!”
 “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會報警。”
  他不理我,手慢慢地向上移,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襯衫的衣扣被一個個解開,皮膚細膩的小腹上沒有什麼贅肉,雪白豐滿的乳房被緊緊包裹在黑色的三角形胸罩裏,露出了深深的乳溝,在暗紅色的燈光下發出誘人的光澤。
 他的手掌在我的小腹上摩擦著。“再叫就殺了妳!”
 他陰森的聲音使我完全相信他此時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我恐懼地咬著紅潤的下唇不發出聲音,又有兩粒淚珠從長長的睫毛下滾出。
 我驚怖的表情更加勾起了他的慾火。他把我還不至膝蓋的黑色紗制短裙拉至腰間,我只能扭動著身體表示反抗,薄薄的黑色蕾絲花邊內褲緊緊貼在雪白的大腿內側,女人最隱秘的私處顯得非常飽滿,略窄的三角褲的兩側露出了捲曲的陰毛。
 “黑色的,真性感!老師穿成這樣是想給誰看啊?”
 “不,不要看!”我小聲地哭泣著,怎麼也不敢想象自己竟然在學生面前暴露自己才可以看見的地方。
 他撫摸著我大腿內側柔軟的肌膚,我像觸電似的繃緊了腿,但由於害怕的緣故我只是咬著唇小聲地哭泣。
 他的手柔和地拂過了她的膝蓋,不可自制地撫摸著我雪白的腿上的每一寸肌膚,這可是平時一直深藏在衣服中怎麼也不會讓人觸及的部位。他一直摸到她穿著黑色高跟涼鞋的小腳上。光滑的腳踝潔白無暇,他取下了我的鞋子,玩弄起我秀氣的腳,腳趾很勻稱,像精致的雕刻。
 我還在啜泣著。他把我的短裙從腳上扯下,我的下面就只剩下黑色的內褲了。
 “別碰我,求你了,不要,求你!”
 這種話只加重他的慾火。他拉開了褲子的拉鏈,充血的陰莖如黑色的長槍驕傲地豎著。
 “啊……”我不由慘叫著。
 他下流地用手搓揉著,我的臉瞬間羞得通紅。
 他趴在了我的身體上,把我緊緊壓在床上,龜頭頂在了我的彈性的小腹上。
 “不,你不可以……”我慘叫著又開始掙扎。
 “唔……不要。”
 他把我的胸罩推到了我的腋下,巨大豐滿的乳房像得到了釋放一樣一下蹦出來,乳頭是粉紅色的,在他的臉前像瑪瑙一樣閃著光,他迫不及待地緊握住這對雪白的山峰。很柔軟的感覺。
 “好大的乳房!”
 “不!不可以!”
 他已含住了我的乳頭,用舌尖小心地撥弄粉紅的乳暈,體內的衝動讓他不顧一切地吮吸。
 “呃!”我的喉嚨了不知發出的是呻吟還是慘叫。
 “真美!”他低沈地吼叫。
 “放手!”
 他跪坐在床上,順勢扯下了我下體的三角內褲,把它拉到了膝蓋上。我的陰戶完全暴露在他面前,他的手一下插入了“黑色的草叢”中,捲曲的陰毛糾纏著他的手指。
他低下頭,老師的陰唇竟還是鮮豔的粉紅色。
 我又是一聲悲鳴,屈辱地閉上了眼睛。
 他再也受不了慾火的煎熬,這樣一個美女在他的面前暴露著身體,而且是他的老師,使他更有征服的欲望。
 他猛地把早已經受不了粗大肉棒插入了我的陰道裏,柔軟的肉壁一下包圍了上去,他情不自禁地抽動著,雙手緊捏著我柔軟的乳房。
 “不……”我拚盡全力般嘶叫,淚水從微腫的雙眼中湧出,把臉全都打濕了。我拼命掙紮,但仍然無法動彈。
 他用力地擺動著身體。“啊,老師怎麼還是這麼緊……”
 “啊……不能……這樣……”
 他緊緊壓著我的身體,扭動著屁股。我拼命地搖著頭,還想掙扎,可再也擺脫不開。
 “啊……啊……啊……”我情不自禁地吟叫著:“不要啊……”
 我痛苦地扭曲著身體,小聲地哭泣。
 “爽極了!”
 “操死妳!”
 他粗暴地喊著,我咬著牙不發出呻吟,承受著他每一下撞擊,極不配合地扭動著。
 “啊……啊……”
 “啊……啊……”
 “嗯……啊……呃……啊……”
 “嗯……嗯……啊……”
 強烈的身體快感使我忍不住的呻吟出來,他瘋狂地頂著。
 “啊……”彷佛被電流擊中一般,我知道這是高潮來臨的前兆,我痛苦地向後仰起了身體。
 “啊……不……不要……”。
 他在我達到高潮的同時,也在我身體裡面爆發。
 他又用力抽動了幾下,尋找殘餘的快感。我一動不動地躺著,臉上還掛著淚水,眼神變得很呆滯,無神地望著天花板。
我劇烈地喘著氣,豐滿的乳房起伏著,乳頭顫抖著在燈光下閃著光。
 他弓起了背,抽出了已經軟掉的陰莖。乳白色的混濁液體正順著我雪白的大腿流到床單上,他肉棒上殘餘的液體還滴到了捲曲的黑色恥毛上。只是一向是站在講臺前莊嚴的我竟然會這樣被強姦,我的心裏有一種莫名的無奈感。
 我疲憊地躺著,動都沒動,也許被侮辱之後已經無所謂了吧。
 “怎麼樣?被自己的學生幹了感覺怎樣?”
 “畜生!”我沒有看他,惡狠狠地回答。
他扯住我的頭髮把我拉下了床,我就趴在了他的腳下。
 “啊!”
 “唔……”金潔低著頭啜泣,像做錯了事挨了打的孩子,我盤曲著腿脫力般坐在地上,完全沒有了絲毫力氣,只靠手支撐著身體的重量,沾著精液的隱秘處的黑色三角形和雪白的大腿極為耀眼,胸罩也還沒來得及穿好,被拉在乳房的上面,半圓的乳房在胸前隆起很高的形狀,鮮紅的乳頭尖尖的。
 他托起了我的下巴,醜陋的黑色陽物正聳立在我的眼前,難聞的氣味使我皺起了鼻子。
 “老師,替我口交吧!”。
 “什麼?”我原本無神的眼光中一下又充滿了恐懼,我怎麼也不曾想到身為老師竟然會有人對自己說這樣的話,而且還是自己的學生。
 “我還沒爽夠啊!”他下流地笑說著。
 “不……不可以……”我羞紅了臉。
 “幹都幹過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不……”我用力把下巴掙脫了他的手。
他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強迫她張開了嘴。
 “我不會……”我羞恥地閉上了眼睛。
 “沒做過嗎?”
 我痛苦地把頭扭向了一邊,不回答。
 “嗯?”他加重了手指的力度。
 “沒……沒有……”我帶著哭腔。
 “不要緊,妳這種騷貨一定學得很快的。”他把陰莖塞入了我的唇間。
 “唔……”我鼓著嘴發不出叫聲。
 “好好給我弄一弄,妳要敢咬的話我叫妳一輩子做不成女人!”
 他的陰莖在我濕滑的口腔裏重新勃起,巨大的龜頭一下頂住了我的喉嚨。
 “正好沒有洗過澡,讓妳把它舔乾淨!”
 “哇!”我一下把肉棒吐了出來。
 “求求你,別在折磨我。”
 “張開嘴!”
 “不……求你……”
 “張開!”
 他一把拉扯住我的長髮,強迫我成為下跪的屈辱姿勢,充血的龜頭頂著我的唇。
 “含住,再吐出來就對妳不客氣!”勃起的肉棒再次插入我的雙唇。
 “吮吸它!”他命令。
 我的頭被他牢牢按住,痛苦地含著巨大的肉棒,小嘴全都被塞滿,只能發出嗚嗚的呻吟。
 我放棄地閉上了眼,真的吮吸起他的龜頭。
 “啊……”他舒服地呻吟起來。
 “好極了,婊子!用舌頭舔,舔下面!”
 我緊緊地閉著眼,強烈的恐懼和絕望已使我沒有了反抗的信念,我伸出舌頭,按照他的指示幾乎舔遍了他整個的生殖器。
 “舒服死了!”
 我身為高尚職業的老師卻做著和妓女一樣的勾當。他瘋狂地用肉棒在我的小嘴裏穿插。
 “啊……啊……啊……”他舒服地大叫。
 我裸露著下身跪在他的面前,粗黑的肉棒帶著唾液從紅潤的嘴唇間進進出出。
 我幾乎已經麻木,波浪般的長髮前後甩動,黑色的襯衫敞開著,雪白的豐滿乳房在身前跳動著,他更加興奮地用力頂著屁股,幾乎每一下都戳進了我的喉嚨裏。
 “啊……啊……啊……”
 “爽死了!”
 “啊……呃……哦……哦……啊……”
我口中的陰莖像高壓水龍頭一樣射出了乳白色的漿汁,全部噴在了我的小嘴裏,有些順著我的下巴流了下來。
 我想往外吐,他一下捏住了我的雙頰:“喝下去!”
 我被他強迫的仰起頭,只能把精液喝下去,他看我咽完才鬆開手,我忍不住嘔吐起來。
 他滿意地坐到了床邊,看著我像狗一樣痛苦地趴在地上,仿佛要把五臟六肺都要嘔出來似的。我疲憊地站起了身,眼睛裏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澤,我無力地把裙子和內褲撿起,慢慢套上,再把被拉到腋下的胸罩扯下來,包住了乳房,扣上了襯衫的鈕扣,這才恢復了一絲生氣。
他看著我穿好了高跟涼鞋,才站起了身,拿出了早就放在一旁椅子上的數碼攝像機。
 我的臉色一下又變得像死人一樣難看。
 “妳要報警的話,我就把這些鏡頭散佈出去!”
 我虛脫般地靠在牆上,把頭髮攏了攏,擦乾了臉上的淚水,腳步蹣跚地走出了房間。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