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10

天地丸丸
本文:2020-09-25T09:47:12
第 10 章 一盒巧克力引發的風波

  招啥?

  蘇仝有些茫然。除了開始有點意外和措手不及,她心裡可沒生出一點的虛榮和驚喜。

  倒不是說蘇仝人腦回路跟旁人差太多,而是她完全沒往那方面考慮。一則,蘇仝不是個對情感很敏感細膩的人,只看她相親失敗的次數和相親完結後還能跟人做哥們兒的個性就知道,她一點也沒回味兒過來溫涵此舉用意。二則,前不久她才聽溫涵說他自己看中一個女孩兒,正打算下手追人家。所以,以她對溫涵人品的瞭解,他暫時是不會三心二意,朝秦暮楚跟她拍拖的。

  送巧克力什麼的,純粹就是出於朋友間關愛吧,誰讓她現在是病號呢?病號有吃甜食的權利。

  蘇仝琢磨了一下,自以為找到了收禮物最佳的理由。轉頭回宋慶芳說:「這我一朋友送來的。前幾天我給他當了下知心大姐,幫他梳理了下心裡小困惑。估計這是謝禮?」

  宋慶芳似信不信:「謝禮?那麼多東西,謝禮幹嘛用巧克力?」

  「可能……他覺得我在感冒吃藥?送這個給換一下口?」

  宋慶芳看了她一眼,一臉「你已經沒救了」的表情。

  蘇仝被她瞅的莫名其妙,摸摸自己額頭:「我臉上有髒東西了?」

  宋慶芳白了她一眼:「你臉很乾淨,啥也沒有。」說完又指指蘇仝胸口方向,「你那裡也乾淨。連心眼兒都沒有。真是個笨蛋!」

  宋大姐話落怒其不爭地點點她的腦殼:「好好想想吧!人家為啥大清早給你送這個?!」

  蘇仝捂著頭,眼淚汪汪地不以為然:什麼呀?怎麼著她就成缺心眼笨蛋了?不就是一個同城快遞外加一盒巧克力嗎?多大點事兒?要真那麼重人情,大不了她禮尚往來,過幾天再給他寄去一份唄。

  宋慶芳一看她那樣兒就知道她還沒開竅呢。抬胳膊對著蘇仝晃了晃:「小蘇啊小蘇,你讓宋姐說你什麼好呀?」

  說不出什麼,宋慶芳也只能無奈地哀嘆一聲,順帶為這位及巧克力的哥們兒在心裡點上蠟燭,默默祈禱下:指望他們小蘇開竅領會風月這事?呵呵,等吧。估計得等到什麼時候人家當事人都親口表白了,小蘇童鞋還能大咧咧擂人家一拳頭,順帶回覆一句:「你小子可以啊。敢拿你蘇姐逗悶子了」呢。

  櫃檯裡的蘇仝被宋慶芳這反應搞得心裡有些沒底:難道我真的想差錯了?其實溫涵送巧克力不是慰問朋友的意思?那他是啥意思?他不是真的想腳踏兩隻船吧?

  蘇仝一觸及這事就手比腦快,當下給溫涵發了條信息:「你的巧克力到了。不過,溫老師,你是即將追求女孩子的人。不能這麼不顧及聲譽。下次慰問郵寄包水果糖就行了。巧克力什麼的,容易讓人誤會。我還得費心解釋。」

  消息發出,溫涵並沒有立刻回覆。蘇仝猜他是在上課,沒空理會手機。正巧,她可以趁著這檔口給善善打個電話,讓她給分析分析這是什麼情況。

  手機號碼撥過去,只響兩聲,善善就接起了。蘇仝把前後事情跟善善一講,善善立刻就聲音高八度地問她:「你說什麼?誰?誰給你送巧克力?」

  「溫涵啊。就是咱們在火車上見到的那個聾啞特教老師啊,你認識的。」

  「我當然知道是他!」善善嗓門保持緊繃,聽著像張開的琴弦,格外刺耳,「我不是跟你說要你跟他保持距離嗎?你怎麼不聽嗎?」

  「人家又不是大奸大惡。跟我聊得好好的,我怎麼好跟他保持距離?難不成冷不丁跟人家說:不好意思,我朋友嫌棄你,讓我離你遠點?」

  「你給我裝傻是不是?」善善絲毫不為蘇仝狡辯所惑,直切重點,「你知道送巧克力一般是什麼情況下送嗎?」

  「那玩意兒不都是男朋友哄女朋友開心時候送?」

  「知道你還接?你看不出那小子已經司馬昭之心了嗎?」

  「我當時不是不知道里頭是什麼嗎?」蘇仝皺了皺眉,眨眨眼否認善善第二條推測:「司馬昭之心什麼的不可能吧?善善,我覺得你想多了,溫涵前一陣還跟我講他已經有心上人了。送這巧克力,估計就是隨手一郵寄。」

  善善在電話另一頭抓狂怒吼:「我去!他有心上人還來招惹你!這什麼人?渣男!花花公子!典型的!你……你把那東西從哪兒來郵寄回哪裡去。咱不要那個。仝仝啊,你就是再飢渴,你也得給我找個健全人戀愛。實在不行,我讓老肖給你當紅娘去。聽說刑偵隊來了幾個剛警校畢業的新隊員。一水兒陽剛硬朗的型男。回頭我給你安排下,你有空見見?」

  蘇仝莫名的望天: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善善你歪樓天賦又漸長啊!明明是讓你想我怎麼給溫涵回禮的事,你怎麼扯到我相親上頭去了呢?

  蘇仝無語地瞧了眼手機,給善善有氣無力道:「有時間再說吧。我這馬上上班,先掛了。」

  善善還在電話另一端叫囂:「你要聽話!那東西絕對絕對不能要!不能要……」

  蘇仝趕緊把手機掛斷,結束高分貝騷擾。

  等到晚上的時候,她回家上網,找她老姐蘇雨諮詢:「姐,問你個事唄?」

  「說吧。」

  「我要是想給一個男性的好朋友送禮物,送什麼東西好?」蘇仝斟酌著措辭,給了一個她覺得很能概括她跟溫涵關係的形容給蘇雨。

  哪知蘇雨看完卻一下來了八卦精神:「男性?好朋友?到什麼程度?」

  「什麼到什麼程度?」

  「牽手?接吻?還是開房上床?」

  蘇仝:「……說正經的,不玩笑。就是正常的,純潔的,清白的朋友關係。」

  對於被好友和老姐同時誤會這一點,蘇仝表示很不能接受。她搞不懂了,她不就是一單身嘛?為什麼自己老姐跟老姐們兒思想怎麼就狹隘到知道聽到從她迸出異性字眼兒,都要各種聯想了?

  「噢~這樣啊。」蘇雨的口氣有些失望,「我也不知道你送人家什麼好。我對你說的朋友又不熟。不過,如果只是普通朋友,我倒是可以讓你知道什麼不能送。」

  蘇仝立刻虛心求教:「你說說看。」

  「貼身的東西肯定不能送。比如襯衣、鞋襪什麼的。還有就是太過私人的東西不要送。像錢包、皮帶之類的,送出去只會讓人家誤會你。女士送男士這類禮物的效果跟男士送女士鮮花巧克力是一樣的。除非你想和他成為戀人,或者已經成了戀人。太過忌諱的東西不要送,比如鬧鐘之類有諧音的禮物,不要在生日時送出。還有……」

  蘇雨絮絮叨叨打了有一個屏幕那麼多的字,看的蘇仝咂舌不已,按照上頭所訴一條條掰扯下來,發現自己能送的好像就剩下一些筆記本啊、書啊、工藝擺件之類的東西了。可是想想,溫涵好像不缺這些。難道……要送他個助聽器?

  呃……這個也屬於貼身的東西吧?老姐說不能送。

  那要不送八音盒擱辦公室還能當擺設還能聽音……嗯?這個也不行。他是聾啞人,送他這個萬一讓他想多了,以為她在諷刺他就不好解釋了。

  那就送……

  蘇仝一個一個想,又一條一條否認。在消耗了一把腦細胞的情況下,總算讓她想到一個比較合適的禮物:一幀Eva Heller 的套裝書。溫涵不是搞美術的嗎?送這個肯定錯不了。還好她姐夫就在出版社動作,弄到一套高大上的德文原版應該不成問題。管他看不看呢,反正放書架當擺設也是倍兒有面子的東西。

  蘇仝暗自揣摩了下德文書的價格,又小市民的衡量了下溫涵所送巧克力的價格,心裡暗道:真不知道溫涵是不是故意預料,居然是差不多的?

  她這想法純粹就是被溫涵很多時候讓人匪夷所思的敏銳前瞻性給慣壞了,溫涵就是再能耐,也不能連她送他什麼回禮都知道。實際上,溫涵心裡巴不得她不這麼正兒八經送他這巧克力的回禮呢。

  蘇仝做了決定,立刻給她姐說要姐夫幫忙找書,蘇雨答應的脆爽,一答應完就命令她去睡覺。蘇仝不甘不願地關機,撈著手機托步到床上,倒下以後才發現溫涵的短信回了:「喜歡水果糖?那下次改。」

  什麼啊?你到底有沒有抓住重點?

  蘇仝都囧了:敢情還有比她更遲鈍的人?她上午發給他短信的重點不是在水果糖上,是在要他努力追求人家女孩子,不要把精力投入在她身上。真是個不解好人心的人。

  「我是讓你對人家女孩兒多多上心,不是問你要糖。你有那功夫,不如到時候給我發喜糖我更舒坦。」

  蘇仝一句話敲出,直接發送。片刻後溫涵回信來了:「我是在上心。真的。」

  蘇仝八卦之魂燃燒:「進展如何?」

  溫涵:「她還沒開竅。正在溫水煮青蛙呢。」

  「溫水煮青蛙呀?看不出來。溫老師,你也變奸詐了。好可怕,好可怕。」蘇仝挨著枕頭,邊敲字賣貧邊在心裡為那位被溫涵盯上的女孩兒默默點蠟。

  溫涵打字齊快,跟蘇仝答覆:「後悔認識我了?需要倒帶重來嗎?我可以考慮配合你,繼續五好青年形象。」

  蘇仝盯著屏幕,莫名就覺得溫涵發這條信息時,心情應該不錯。她都能想像他嘴角勾笑,眼眉微挑的樣子。嗯?真是奇怪,她沒事想他樣子幹嘛?

  蘇仝晃晃腦袋,義正言辭回他:「你追的人又不是我,就是真要倒帶,也用不著跟我倒。」

  「你該睡覺了。」蘇仝這信剛出去,溫涵消息立馬就過來了。

  蘇仝百無聊賴地吹了口氣,原本還想趁著沒有睡意的時候跟他八卦下追女攻略,讓她好把她過往十多年看過的言情段子都用上呢。結果……他又催她睡覺!

  蘇仝很懷疑溫涵這孩子是不是有什麼強迫症?怎麼從她感冒以後,一到九點半他就催她休息?簡直比倫敦大本鐘都準點兒,比家裡保姆的都盡職盡責。都讓她汗顏羞愧了。有哥們兒做成這樣,她應該是有福之人吧?就算桃花運不怎麼旺盛,她這朋友運一向交好也行。

  幾天以後,蘇仝姐夫給她送了她要的Eva Heller 那幀美術方面的套裝書。蘇仝一樣用同城快遞給溫涵郵了過去。順帶提前給他發了條短信通知。

  晚上到家,蘇仝特得瑟地找到溫涵,問他:「那書怎麼樣?高大上吧?」

  溫涵很淡定:「我在考慮要不要為這書學習一本新語言。」

  得,人家這是委婉地說自己瞧不懂。

  蘇仝默默懺悔了下,立刻改口說:「你手頭現在缺什麼其他東西?缺的話,可以告訴我,我給你買過去吧。」就當是為我這次送禮失察做賠禮。

  溫涵:「……我不缺錢。」言下之意,缺的東西我可以自己買。

  「這不一樣,我是在為你的巧克力愁回禮。」

  「回禮?」

  「對啊。禮尚往來嘛。」蘇仝打的一本正經,「快告訴我,你缺什麼。蘇姐我給你親自送貨上門。趕緊想啊,限時五秒鐘,錯過不候。」

  五秒?可是一個緊張時間,哪裡容得下人家對面人多想?

  不過好在溫涵手速夠快,一下就打出一句緩兵之計的話:「我還真缺一樣東西。」

  「是什麼?說來聽聽。」蘇仝不疑有他,殷切發問。

  「這個……你確定要聽?」

  「當然了。都說了親自送貨上門?」

  「真的?」溫涵似乎有所顧忌,還在遮遮掩掩,不肯講明。

  蘇仝一下急了:「真的!絕對比真金都真行了吧?我要騙你,我是小狗。」

  「那好吧。你送貨上門吧。」溫涵淡定地向蘇仝說。

  「可你還沒告訴我你缺什麼東西呢。」蘇仝一頭霧水。

  溫涵:「女朋友。我缺女朋友。」

  蘇仝大腦當機,呆呆戳在了椅子上。然後就傻著眼地看自己電腦屏幕出現一句話。

  溫涵:「蘇仝,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