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無聲勝有聲06

天地丸丸
本文:2020-09-23T07:27:38
第 6 章 旅程搭訕,情之始也

  蘇仝一五一十把自己想法告訴了善善。紀善善聽完人直接傻眼。好一會兒她才拿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著蘇仝,不確定問:「你的意思是:你無意間碰到一位積極向上,品德良好的殘疾人?然後良心發現,覺得自己這麼做是精神殘疾。要改邪歸正,棄暗投明了?」

  蘇仝點頭:「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善善,你是不是覺得我這樣有點矯情?」

  「你滾吧你!還有點矯情?你這是十分矯情好吧?」

  善善女王氣場全開,指著蘇仝毫不留情道:「我怎麼就認識你這麼個缺心眼兒的二貨?你那意思是說我們這是公德心不夠,在給國家添亂嘍?」

  「我沒那麼說。」

  就算善善概括的很到位,蘇仝還是挺明智地沒當著她的面把話給坐實這罪名。

  「你心裡就那麼想的!」善善口氣不善。氣咻咻盯了蘇仝一會兒,忽然轉身,沖櫃檯大步流星而去,「不行,我得看看。看看這是何方神聖竟然比如來佛主還有感召力?還讓你意識到自己行為不當了?」

  蘇仝伸手攔住她,軟聲喝止,「你可別沒事找事了。不去醫院,我請你吃飯還不行嗎?」

  紀善善腳步停住,斜睨蘇仝:「只這一頓?」

  蘇仝識趣搖頭:「咱們旅行時期的伙食費我也包。」

  善善收腳,轉身挽住蘇仝的胳膊,邊往外走邊說:「看在你誠心份上我答應你。不過下不為例。當人,這一頓我也不會太宰你。我是一個有原則的人。」

  蘇仝瞥她一眼:你就扯吧。還你有原則?你要是有原則,我就是純粹好人了!蘇仝鄙視地看著傳說中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善善,一把摟過人,豪邁道:「我請你吃涮鍋。走!」

  善善小鳥依人狀地對蘇仝賣了個嗲、很有太后范兒地被蘇仝伺候著進了車裡,二人驅車直奔火鍋店。

  幾天以後,這對好姐們兒整裝完畢,精神抖擻登上了前往青島的列車。列車上,好巧不巧,正好就碰見帶學生去寫生的溫涵了。蘇仝顯得很詫異,拍了下溫涵的肩頭,笑呵呵地招呼:「嗨!竟然真的是你?溫老師,我又碰見你了!」

  善善心裡一囧,吐槽道:這腦殘丫頭。怎麼說話呢?知道的說你是在驚訝,不知道的還當你多不待見人家呢。

  溫涵順勢扭過頭,見到蘇仝也有一時驚詫,但隨即就笑開顏色,指指蘇仝手中車票,衝她無聲詢問。

  蘇仝揚了揚座號,樂咪咪地回答:「就在你旁邊呢。」

  溫涵眼睛似乎亮了下,優雅地起身空過位置,將她和善善讓進裡面。

  「你也是去青島?」蘇仝問。

  溫涵點頭,在面前一張畫著半幅素描的白紙上寫道:「帶幾個學生去寫生。」

  蘇仝恍然大悟。一旁善善不明所以,拉著蘇仝袖子,在她耳邊小聲說:「你確定你認識這帥哥?怎麼人家對你愛答不理的?」

  蘇仝無語看她,咬著耳朵對她解釋:「他不能說話。」

  「不能說話?他嗓子壞了?」紀女士迷糊糊地問出一句,發現蘇仝看白痴一樣看著她,一下就瞪大了杏核眼,捂嘴難以置信道,「哦~我明白了。原來,他就是你說的那位聾啞人。」

  蘇仝小小地點了點頭。

  善善看溫涵的目光一下露出幾分悲憫和複雜:「真可惜了。那麼俊朗一個男人居然是……。我本來還想鼓勵你跟他來一段浪漫邂逅呢。」

  蘇仝滿頭黑線,暗自道,幸虧溫涵耳朵不好使,聽不到她們說話。不然人家指不定怎麼誤會她們兩個女花痴呢。

  溫涵真的不知道?蘇仝心虛地瞅他一眼,看他逆光而坐,眯眸含笑的樣子,總覺得他知道她們說的是什麼。……呃,是錯覺吧?他應該是聽不到的。

  蘇仝有些底氣不足,瞄了眼溫涵,輕咳一聲坐直身,一本正經問他:「你經常帶你的學生們出來寫生?」

  溫涵頷首笑。在紙上寫道:「並不是經常,大概一年也就一兩次吧。和正常美術老師比,很少有家長會樂意把孩子交給特教老師。」

  蘇仝表情一滯:她沒想到自己會得到這麼個答案。在她意識裡,聾啞人應該會避諱自己的殘疾,很少主動提起的。可眼前這位卻……

  「不好意思。我並沒有其他意思。剛才我真的只是好奇。」蘇仝觀察著溫涵的臉色,小心翼翼地道歉。

  溫涵擺擺手,不以為杵地笑。

  他在紙上寫道:「沒什麼。很多人都會對像你一樣特教這個職業好奇。其實說白了,它也只是教師的一份子而已。所不同的是,特教老師比普通的老師要更有耐性才行。」

  蘇仝想了想,也拿起筆跟溫涵在素描紙上交流:「你們平時上課都怎麼上?在特教學校教學生,跟教普通孩子一樣嗎?」

  「在美術教學上是有一些差別的。不像是普通學校的大課堂教學,更多還是一對一,手把手教導。」

  蘇仝望著那排雋秀的字,偏頭疑惑地看了眼溫涵:他怎麼知道普通學校的教育是什麼樣?難道……他曾經在普通學校待過?

  「我是初中時候才轉去特教學校的。」溫涵跟看透她的想法般,用筆在紙上回答,「我帶的這些學生也並不都是聾啞孩子。他們中有好幾個就是健康活潑的青少年。」

  蘇仝順著他示意的方向看過去,見前排五六個孩子湊在一處,嘰嘰喳喳聊著天,完全瞧不見哪裡有不妥。

  「咦?那個最邊上的小姑娘是不是不能說話?」紀善善這時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湊熱鬧地跟蘇仝一起看向孩子。並且在蘇仝耳邊小聲地對她提示。

  蘇仝定睛細瞧:善善說的是那位長相甜美的女孩。十三四歲的模樣,正是荳蔻好年華。坐在火車上恬淡安詳,始終靜靜微笑地聽著身邊同伴的講述。

  「她是失聲。」溫涵在紙上解釋。

  蘇仝很驚訝:這個溫老師的觀察力是不是過於敏銳了些?明明她只是往哪裡掃了一眼,他怎麼就知道她在注意那個失聲的小女孩兒?

  溫涵勾唇淡笑,修長手指繼續在白紙上寫出一行漂亮漢字:「老話不是說: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必然為你打開另一扇窗戶嗎?我想,他為我打開的窗戶大概就是這點眼力勁兒吧。」

  有點調侃,有點自嘲。看著卻很陽光向上,沒有蘇仝潛意識裡認為的殘疾人所有的自卑和自輕。

  蘇仝舒悅地笑了笑,跟著寫道:「要帶著這些孩子去寫生,一路上照顧著,你應該很辛苦吧?」

  「履行承諾而已。辛苦談不上。」

  「承諾?」

  溫涵眸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他眨眨眼,對蘇仝笑笑後,在素描畫邊表述:「上學期我答應他們,若是期末考試達到了我的要求,那我可以為他們實現一個共同願望。結果這學期結束,他們的願望是來看看大海。所以我帶他們來了。」

  蘇仝一副發現新大陸的表情:「看不出啊。你居然還挺會哄孩子。」

  溫涵手勢頓住,想了想,義正言辭糾正她:「不是哄。是跟他們做朋友。就像小時候你的老師也想跟你做朋友,但實際上是想你告訴他們你們孩子中的小秘密。」

  蘇仝滿頭黑線:之前溫涵一直給她一種「五好青年」的感覺。可剛剛那句話則讓她瞬間有了「不良老師」的即視感?這是怎麼回事?錯覺嗎?

  當然,後來的事實證明,那並不是蘇仝的錯覺。在很久很久之後,當蘇仝跟溫涵已經熟悉到已經明白彼此心意。已經可以聊一些比較私人的話題時,蘇仝用溫涵一貫的方式在紙上質問他:「你原來的風光霽月的五好形象是不是就為了泡妞故意裝的?」

  溫涵一臉無辜,無比純真地看她。

  蘇仝不為所動,繼續盤問:「說,你是從什麼時候對我動心的?」

  溫涵臉泛微紅,低下頭,給了蘇仝一段優美的後脖頸曲線。那溫順靦腆,人均採擷的小受樣兒讓那會兒蘇仝看的心裡邪火兒直冒:這人可可惡了。最擅長的就是不著痕跡地打這種□□牌!動不動就仗著顏好、相好來誘惑她!讓她被勾得莫名其妙就忘了初衷的主題。

  「坦白從寬!溫老師,你要是不從實招來,我可就要生氣了!」蘇仝那會兒很是執拗地抵抗了敵方的「糖衣炮彈」,繼續她的「嚴刑逼供」之路。

  見瞞不過去,溫涵幽幽地嘆了口氣。伸出白皙手指,輕輕地捧起她的下巴。望著她的眼睛,眸中是似水的溫柔洋溢,他用口型對她說:「答案是:從你第一次對我微笑的時候。」

  蘇仝大腦瞬間當機。

  「不……不太可能吧?一見鍾情這種事,你也信?」

  溫涵放開她,抽住一張白紙在茶几上認真的寫:「不是一見,是很多見。也不是一笑,是很多笑。有時是你真正遇到好笑的事情;有時是你要有所計畫又不為人知;有時是你不顧禮貌想要放肆調皮;有時是你覺得不舒服又掩飾心裡難過;有時是要自娛自樂腦中天馬行空YY無聊情節;有時是你看到了美好風景、說起了美好回憶;還有時是提到你所愛的人。很多很多種,仝仝。你有各種各樣的笑,每一種都能讓我動心,每一樣都在慫恿我,鼓起勇氣,大膽去追你。那是我無法抑制的情緒,忍不住,也不想忍。」

  溫涵的筆動的很慢,筆尖字跡如情書繾綣,讓蘇仝一點一點安靜了聲音。最後乾脆地抱住了他的手臂,偎依在他身旁。

  他寫下那麼多,可她對他動心的理由卻只有一條呢。

  如果有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愛,已細緻入微到了能在心裡銘記她有多少種微笑,那麼她還有什麼藉口拒絕他呢?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