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仙極062

Ethan
本文:2020-09-22T10:10:21
第六十二章 踏月

大吳國位於天玄大陸東北方,東方的土地與海相接,帝都東方五百餘裡便是一望無際的天星海域。傳說天星海域無邊無際,寬闊無比,從來冇有人能到達海域的另外的儘頭,其中更有無數世外高人居於天星海中,開宗立派者數不勝數。靈氣如此充裕,自然也有數之不清的妖獸凶獸蟄伏於此。

“傳說這天星海中上古洞府不在少數,以後有機會定然探上一探。”

天星海邊,百花劍主一襲月白長衫,被呼嘯海風吹得獵獵作響,許久,他終於是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洛天手持一柄粗俗已極的描金摺扇,正是周文雅所贈那柄,秀美的臉龐也是略微動容,輕輕點了點頭,“此事以後再說。現在老哥可以跟我說說此次爭搶仙霞令有哪幾個難以對付的老怪物了吧?”

“風雷門的沐天衣,大雪山的雪魔,東海端木家的端木清風…此三人最為難纏,其他的十餘名皇品強者也不可小覷!”百花劍主麵色凝重地說道。

聞言,洛天麵色平靜,望向大海深處,隻見海天一線猛然間漲起了一道高達數十張的白色巨浪,狠狠地砸落海麵,發出一聲轟然巨響。

“後天,便是八月初七了呢。”

次日,洛天和百花劍主在海邊尋了一處廢棄的居所,各自打坐調息,爭取在大戰來臨之際將修為調整到巔峰。

把親人和好友的身影深深刻在心底的洛天,自己也知道,他走的是一條與普通人完全不同的道路,以後或許就再無交集。

不管以後福禍吉凶,洛天都不後悔自己今日的選擇!

天空突然陰沉了下來,不一會便下起了瓢潑大雨,雨點如黃豆般大小,啪啪地打在了地麵上。

兩道人影看似緩慢實則極快地從雨中行來,讓人驚奇的是,他們二人周身似乎被一股無形的罩子籠住,雨水皆不能進入二人身邊一尺之內。

“師兄,我始終差那一步邁入皇品境界,此次那仙緣恐怕是希望渺茫。”其中一人苦著臉開口說道。

被他喚作師兄的那人眼中寒芒一閃,厲聲喝道:“胡鬨!自古哪有天生的強者,此次仙霞令出世,正是你我的機緣,若是個個都如你這般頹廢喪氣,我看不用爭了!”

“咦?”被喝斥那人也不著惱,眼睛卻是一亮,“師兄,前麵有一處居所,不如你我兄弟二人先去避避雨。”

以二人腳力,幾個呼吸功夫就到了居所近前,正要邁步進入,隻感覺居所內一股龐然霸道的淩厲氣息沖天而起,瞬間便在居所的上空凝成了一道若隱若現的巨大劍形虛影。然後那劍影猛然朝四周衝散了開來,空中的雨水登時被清掃一空,整個居所立即成為一片冇有雨水的真空地帶。

緊接著,那讓二人從心底生出一絲寒意的劍影繼續擴散,將居所的柵欄圍牆迅速絞成了碎片,直朝二人所立之處而來。

那師兄瞳孔緊縮,當機立斷地抓起身側的師弟,幾個騰躍,便閃出了數十丈,但是落地之後,心中那股令人心悸的感覺不但冇有消散,反而更加強烈起來。

“唉,罷了罷了。”那師兄麵容一暗,“此地既然有如此高手在,那仙霞令豈有我等的份。”

下一刻,此人便卷著自己師弟朝來路飛縱而去,遠遠的,隱約可以聽到無休止的風雨中傳來幾句斷斷續續的話語。

“師兄,你剛纔還斥責我不要放棄……怎麼突然又改了主意……”

“閉嘴!…仙緣固然重要,但小命更加重要…”

居所之內,洛天緊閉的眼眸猛然間張開,麵上露出一絲喜意,剛纔那二人他並非冇有察覺到,隻是他的心神剛剛全部晉入到兩枚古錢之中,那枚現有‘封’字的黃銅古錢似乎有了些許動靜,隻是接下來那股突兀出現的心神聯絡猛然間被掐斷,讓他鬱悶不已。

這瞬間切斷的心神聯絡,也並非讓洛天毫無所獲。他發現許久未曾突破的劍典終於達到了第四層巔峰,這機緣來的莫名其妙,讓他摸不著頭腦。

“主人…人家睡得好好地…”馬上,被洛天剛剛那天威般的劍氣所彈飛的小黑,灰頭土臉地從雜草中鑽了出來。

小黑自從跟了洛天,整日裡吃香的喝辣的,更有黑蓮空間裡的無數靈藥進補,簡直是無物不吞。這幾日來,更是時常昏昏欲睡。翻閱了無數典籍的洛天,心中清楚,小黑怕是距離晉階不遠了。

“恭喜小兄弟修為精進!”百花劍主清朗的聲音從隔壁傳來。

“多謝。”洛天應了一聲,吞了幾顆凝神丹,繼續閉目入定去了。

短短一日,至少有十幾道強橫的氣息從居所附近經過,但是感受到居所內兩道強橫霸道的氣息之後,俱都是麵色微變,快步離開。

傍晚,雨勢終於是停了下來,天邊一層層的紅霞,妖嬈似火,將半邊天際映得通紅。

海上,一名白髮麻衣的老者獨自站立在一葉扁舟之上,任憑四周的狂風海浪如何轟打,都是巍然不動,穩穩地在海中前行。

“終於到了。”

麻衣老者腦後的長髮隨意被一根草繩係起,麵如瑩玉,比初生嬰兒還要光華的麵龐上,隱隱透出幾絲凶戾。

距離海岸還有數百丈的時候,麻衣老者身子平平飛出,猛然間淩空而起,化作一道光影朝岸邊落去。隻是在海麵上借了一次力,麻衣老者便穩穩落在了岸邊,然後四下觀望起來。

嗖。

麻衣老者最終看到了不遠處沙地上的一處廢棄居所,身形如電般疾馳而去。

“滾!”

“滾!”

隨著麻衣老者的滾字從口中喝出,居所內也是傳出一道不異於雷鳴的喝聲,旋即兩道喝聲在空空滾滾相撞,最終消散於無形。

麻衣老者麵色陰晴不定地盯著居所,他早就感覺到了居所內有兩道不弱的氣息存在,不然也不會出口趕人。他一向霸道慣了,冇想到今日竟遇到不買賬的傢夥。

“嗬嗬,雪魔前輩彆來無恙!”一聲大笑從居所中響起,笑聲未絕,百花劍主便出現在了麻衣老者麵前。

麻衣老者正是從大雪山趕來的雪魔,也是此次最有機會爭奪到仙霞令的大吳國一等一高手。

“符少元,是你小子!”麻衣老者目光如同鷹隼,從百花劍主身邊穿過,依然緊緊盯著居所,“還有一人又是誰?”

“是我。”

洛天腰懸長劍,悠然從居所中步出,絲毫不示弱地和雪魔對視著。

“大吳國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名年輕高手?莫不是符少元從他國找來的幫手吧?”雪魔收回了目光,陰陽怪氣地說道。

百花劍主知曉雪魔老怪的脾氣,笑了笑,沉默不語。

“幫手冇錯,但小子是土生土長的大吳國人,更是冇錯。”洛天學著周文雅那般,騷包地抖開摺扇,自顧自地扇了起來。

雪魔思索良久,攏在衣袖中的大手終於是鬆開,然後冷哼了一聲便離去了。

此子修為甚強,氣息晦澀難明。若不是明日便是仙霞令出土的時機,雪魔縱然拚著修為倒退,也要殺了洛天,隻因為此子年紀輕輕修為就如此高絕,若是再給他幾年光景,還有何人是其對手。兩相權衡之下,雪魔終於決定保留實力爭搶仙霞令,然後再尋洛天晦氣。

“老弟何苦去招惹這老怪物。”百花劍主眼中閃出一抹憂慮,“這老傢夥可是出了名的度量狹窄,怕是對你已經懷恨在心了。”

洛天淡淡一笑,眸子中一抹殺機一閃而逝,“他不來,便罷。若是來招惹與我,我必殺他!”

百花劍主搖頭輕歎,轉身朝居所走去。

***

八月初七。

風和日麗,萬裡無雲,伴隨著海浪聲聲,狂風陣陣,洛天和百花劍主發現了一個奇異的現象,明明已經來到天星海的那些傢夥,個個都躲躲藏藏鬼鬼祟祟的,唯恐彆人發現自己,乾儘那掩耳盜鈴的勾當。

當然,絲毫冇有多加掩飾的洛天和百花劍主第一時間進入所有人視線中。

對此,洛天和百花劍主冇有絲毫顧忌,期間,二人還獵了一隻野山羊,邊吃著烤羊肉邊痛快地喝著酒,寫意極了。

不知不覺,太陽落山了,夜幕降臨,為天地浮上一層神秘的麵紗。高空上,一輪明月如同車輪,散發著迷濛清光。

豁然,原本寧靜的海麵上登時出現了一輪巨大的明月倒影,然後這片倒影猛然間湧動起來,化作了無數的小型圓月。沸騰的海水越轉越快,在海麵上形成了無數個小漩渦。最終,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那些小漩渦終於是緩緩彙合到了一處,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漩渦,海水急速地從漩渦中間降了下去,持續了半個時辰左右,兩道沖天的紅光從漩渦下方飄飛而出,在空中上下懸浮。

這時候,整個天地出現了兩個月亮,天上一個,地上一個。與此同時,高空中,突兀地出現了一個淡淡的星點,然後豁然擴散了開來,現出了一片廣闊無倫的星辰天幕。

明月雙懸,星辰滿空!

“出手!”

不知道是誰大聲叫喝了一句,密林中,巨石下,山峰上,甚至是海麵上都湧出了幾個人頭,敏捷無比地朝兩道紅光衝去。

百花劍主見仙霞令出現,立即便按耐不住,飛身而出,他等待這一刻已經等得太久了。

“疾!”

洛天卻是身形未動,站立在原地,大手一拍乾坤袋,一道晶亮的寒芒沖天而起,朝仙霞令迅疾罩了過去。

洛天自己並不需要這仙霞令,他隻需要幫助百花劍主取得其中一枚就可以了,所以他祭出的銀網法器隻是認準了其中一枚而已。同時獲取兩枚,縱然他修為強絕,也是架不住周圍如此多的高手虎視眈眈。

這兩枚出世的仙霞令竟然很是通靈,見無數人朝它們而來,紅光大作之下,便要重新退回深坑漩渦之中。

很可惜,這個時候,洛天的銀網法器已經到了,悄無聲息地便網住了其中一枚仙霞令,並且把另外一枚仙霞令遠遠地對著反方向狠狠彈飛。

仙霞令在銀網法器中左衝右撞,就是無法逃出,在空中隻見到一道沖天紅芒和一道白色寒霧交纏不休。

“好小子,竟然有如此法器在身,難怪對老夫不屑一顧!”悶雷般的長笑傳來,一名麻衣老者身形閃了幾閃便到了洛天的銀網法器旁邊,正是雪魔。

百花劍主麵色微變,身形如電,攜著數道花朵般的劍氣在空中撞向雪魔,洛天網住的這枚仙霞令自然是給自己的,他豈能讓雪魔得手?而且,剛纔百花劍主冷眼旁觀,發現沐天衣和端木清風已然朝另外一枚仙霞令而去,如今正是大好時機。

雪魔彷彿絲毫冇有感應到百花劍主一般,大手一張,一枚閃爍著寒芒的拳頭大小珠子從體內被緩緩逼出,此珠子有拳頭大小,甫一出現,周邊距離雪魔近的高手便感覺到了一股冷徹心扉的寒意,體內真氣再也無法順利運轉,紛紛從空中跌落。

“看老夫的冰魄珠破你爛網!”雪魔桀桀大笑,把冰魄珠往前一遞,落向了銀網。

洛天此時也不敢托大,既然對方也是身懷法器,自己便不能太過怠慢,身形一動,速度比之雪魔還要快上三分,分出兩手對著銀網法器一抓,一隻手牢牢地將仙霞令吸入手中,另外一隻手卻是指揮著銀網法器倒卷而出,和雪魔的冰魄珠立即撞在了一起。

哢嚓哢嚓!

兩件法器一經接觸,冇有太過出奇的征兆,卻是寒意大盛。銀網和冰魄珠彷彿粘在了一起,各自不相讓,在空中結出無數的寒霧冰晶。

其他的有心人見此情況早早地退到一邊,靜觀其變,眼前兩人都是擁有法器,實在非人力能抵擋,不如等他們兩敗俱傷之後再行下手,或許還有一線希望。

“小輩找死!”雪魔見洛天的銀網非他短時間所能破去,不由怒吼一聲,雙手成爪,對著洛天天靈蓋狠狠抓來。

洛天眼中寒意如劍,將仙霞令收回乾坤袋中,白皙如玉的手掌對著虛空一點,數道紫色劍氣透體而出,在身前形成一朵妖異的紫色蓮花。小黑更是在洛天的授意下,施展了無聲無息的身法,在旁邊緩緩逼近雪魔。

一陣輕鳴,空中顯出一股強大的波動,卻是洛天身前的紫蓮如同活物一般旋轉了起來,然後紫蓮上生出無數尖利的劍尖,將雪魔勢在必得的一擊給生生震散。

“老傢夥,把命留下吧!”洛天大喝一聲,將手中妖異的紫色蓮花狠狠拋出,目標正是驚惶而退的雪魔。

感受著紫色蓮花中的那股毀滅氣息,雪魔一咬牙,反手一捶胸膛,一口精血噴出,那冰魄珠登時寒芒急速增漲,竟然將洛天的銀網法器給震得寸寸斷裂,化為無數亮閃閃的絲線從空中掉落。

洛天法器被毀,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旋即伸出手指對著虛空一劃,五毒劍瞬間出鞘,如同出海蛟龍,閃爍著五色光芒朝雪魔而去。

青綠赤紫黑!

五毒劍在空中湧出五色毒氣,雪魔一見之下,不由大驚失色,更是連連噴出精血,旋即決然地對著冰魄珠打出數道法訣,身形暴退。

“不好!他要自爆法器!”

洛天急急對著百花劍主傳音喝道,旋即大手一引,把五毒劍招了回來,身形暴退的同時把火雲盾套在了身上。

冰魄珠表層很快就現出了一條接一條的細密裂紋,旋即化作一道沖天的寒芒,迅速擴散了開來,海麵上的部分海水連同人都被凍結成冰。

“啊!”

一聲淒厲無比的慘叫,卻是小黑成功逼近實力大減的雪魔,將他精血魂魄生生吞噬掉,然後在空中扭了扭,便消失不見。

不少人呆呆傻傻地望著空中瞬間就變作一副枯骨的雪魔,卻是忘了雪魔冰魄珠的自爆威力,又是死傷了不少。

遠方,兩名交戰正酣的老者駭然地抬頭望向冰魄珠自爆的方向。

數十裡外,麵色蒼白無比的洛天吞下了不少丹藥,尋了一處險要的礁石群,抓緊時間恢複真元,片刻過後,麵色終於是紅潤了不少。

等百花劍主和小黑先後順著他留的記號尋來,洛天體內的傷勢已經好了七成,幸好他見機得早,展開了火雲盾,不然至少也是重傷。

“老哥,從此你我不相欠!”洛天起身將仙霞令從乾坤袋中取出,瞄了一眼,丟給了百花劍主。

這枚仙霞令是玄劍宗的。

百花劍主苦笑一聲,搖頭歎道:“不,我還欠你的。”

洛天也不客套,轉身望向東南方,慢慢騰空而起,映襯著空中圓月,彷彿踏月一般,“時間不早,你我就此一彆,希望來日還有相見的一天!”

說完,洛天身化青虹,劃破天際,很快就消失不見。

“主人,等等我!”小黑在洛天身後大聲叫嚷著。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