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時尚女記者系列3-6~9

冰心
本文:2020-09-18T23:19:32
 第六章 菊花和三明治(中)
被精力旺盛得如同色中魔王般的卡思特在腔內射精後不容喘息地繼續猛烈抽插,已接近脫力狀態的新婚女記者蘇小琳的全身不由自主地顫動。她在半脫和服下的雪白肌膚像抹了層紅霞,胸前高挺堅實的天然巨乳波濤般起伏跳動出比之前更激烈的洶湧乳浪,沁出的香汗點點如雨混合著撩人心魂的幽香,如泣如訴的嬌吟聲更是激發起雄性動物最原始的獸慾本能。
讓蘇小琳感到羞恥萬分的是,卡思特非但在用異常粗大的巨根狠幹著她天生名器的小穴,還用手指探索著小穴下方的另一個秘穴--菊花肛穴。一旁的大島一夫則看得興奮無比,剛恢復堅挺的肉棒血脈膨脹,其知道卡思特今晚要開發蘇小琳的菊花肛穴了,而且看來等一會還會有場兩男夾一女的三明治遊戲!
但大島一夫也很擔心,其怕蘇小琳的小菊花被卡思特怪物般的巨根插爆。蘇小琳那裡顯然還是處女,別說卡思特的巨根,就是其的肉棒插進去也會疼痛難忍。不過,只要熬過最初的疼痛,體會到肛交的快感就會愛上此道。
蘇小琳以前雖沒試過肛交,卻也知道這並不是男同志們的專利,而是異性男女之間性愛遊戲的一種她曾經聽她那位風流大帥哥老公王小強說過,菊花肛穴周圍分佈著許多神經末梢,女人第一次嘗試肛交肯定很疼,只要學會放鬆享受就會感到非常愉悅。而對男人來說,插菊花有時比插小穴更緊更爽。
王小強一直沒來得及開發蘇小琳的菊花肛穴,如今便宜了卡思特這色中老魔。卡思特並沒有處女情節,但想到將奪取蘇小琳後門肛穴的第一次,也很是昂奮不過昂奮歸昂奮,深懂性愛技巧的他知道要開發毫無經驗的菊花肛穴需要像對待處女小穴般耐心細緻,操之過急會讓女方對肛交產生心理牴觸,無助調教進程。
卡思特保持著插入狀態抱起蘇小琳,左手把住她的小蠻腰,將她的身子轉過去形成背面座位的姿勢坐在自己大腿上,胯下巨根由下往上頂入小穴花心狠插。同一時間,卡思特右手中指則沾滿愛液作為潤滑劑,徐徐挺入她的菊花後庭開路。
不同於小穴陰道,菊花肛穴的直腸細而捲曲,在初期開發時要格外小心,尤其讓要對方身體放鬆,否則後庭的括約肌會繃得過緊導致插入時受傷。卡思特抽插小穴的動作很猛,探索後庭的動作則很輕柔,使得蘇小琳得到雙重享受渾身酥麻。
大島一夫在一旁看得實在慾火難忍,等不到玩三明治遊戲了,其握住恢復戰鬥力的肉棒來到蘇小琳面前,把昂起的陽具挺進她嬌吟連連的小嘴裡。蘇小琳沒有拒絕地張開小嘴把大島一夫的肉棒整支含入口中吮戲,香舌纏繞得龜頭又紅又漲!而在下方,卡思特的巨根和手指則深深插入她的小穴和後庭開始激烈衝刺!
上下三個秘穴同時被插入玩弄,羞得緊閉雙眼的蘇小琳感覺像是在被一群強壯的男人們輪姦那樣,一種被虐的快感隨著背德性歡的加劇而燃燒起來。此刻,卡思特探索她後庭菊花的手指已逐漸添加成兩根、三根。蘇小琳覺得肛穴有撕裂的疼楚,但小穴被插爽的感覺和口交產生的快感使這種痛苦變得微不足道。
「唔……唔……唔!!!」蘇小琳嘴裡塞著肉棒發出斷斷續續的高潮吟叫,兩股帶著濃厚雄性腥臭味的男精同時噴入她的子宮和喉嚨,深插入後庭的手指也頂到了直腸深處,使她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官能刺激,全身一陣繃緊後癱軟下來!
卡思特和大島一夫分別拔出各自的肉棒,蘇小琳的嘴角邊淌出白濁的殘液、下身蜜穴更是倒流出混合著淫水的精液,把榻榻米染濕了一大片。
「好熱……射進去好多……真過分,要是危險日會懷孕的啊……」虛脫地躺在流滿淫水、精液、汗水的高級榻榻米上,蘇小琳望著卡思特那根在兩次射精後絲毫沒有萎縮的粗長巨根,有些責備地喃喃說道。卡思特苦笑了一下,他可是算好了安全日才射進去的,大島一夫也是如此。他們都是成熟負責的男人,不會做出隨便讓女伴懷孕的楞頭青行為。
望著帶著點羞怒的蘇小琳,卡思特覺得她既像成熟的大女孩又像可愛的小女人。有些女人玩一次就索然無味,有些女人卻讓人難以忘懷,蘇小琳顯然屬於後者。(寶貝,不久之後我將送給你一份厚禮--不老不死的生命和永恆的美麗!你值得擁有這份厚禮,只有被我精心挑選中的女人,才能擁有這個資格。)
望著蘇小琳,卡思特的眼中突然閃現過一絲充滿魔性的紅光,但在蘇小琳與大島一夫察覺之前,他迅速恢復了平常的眼神。一個年近七十的老人,為何會擁有連年輕人都沒有的強健體魄和旺盛精力?一個國際時尚界的知名人物,為何會露出這種超出人類之外的魔性目光?也許,他並不是「人」、至少不是常人。
可是陶醉在情慾中的蘇小琳與疲倦地連連喘氣的大島一夫都沒發覺這一點卡思特讓蘇小琳稍微休息了一會,然後把她轉過身趴在榻榻米上背對著他,又讓她將雪白的美臀向後翹起、雙腿分開蘇小琳忍住羞恥,將豐滿圓潤的雪臀和不斷流淌出白濁液體的私處一覽無遺地展現在卡思特的面前。
卡思特輕輕地親吻愛撫著蘇小琳的後背,雙手則兵分兩路,一隻手交替撫玩著垂蕩在蘇小琳胸前的那對天然巨乳、另一隻手則接著剛才的後庭探索工作繼續開掘菊花肛穴。今晚已高潮了不知幾回的蘇小琳被弄得情慾又起,昂著頭閉起眼睛全身顫抖地任由色中老魔的一雙魔手上下撫弄,下體花穴湧出新的愛液。
很滿意開發工作的順利進行,卡思特把頭埋入極品嬌娃的雪臀之間伸出長長的舌頭舔玩起來。他先是舔吸小穴花唇,接著忽然把硬硬的舌尖探入菊花洞內來回抽插,同時雙手開始分別把玩起蘇小琳挺漲的乳首和充血的陰蒂。
蘇小琳是個很愛清潔的年輕女子,只要有時間和條件,每天一早一晚都要沐浴一次,即使是肛穴那裡也清洗得很乾淨還帶著女體幽香。所以卡思特舔玩得很享受,直弄得她扭動腰肢高高撅起雪臀大聲嬌吟,雙眼迷濛得迷情忘我。
覺得火候差不多了,卡思特強壯有力的雙臂把蘇小琳一雙修長的玉腿向後拉起,胯下粗漲堅挺的巨根對準了微微張開的菊花肛穴,身子猛地一挺就開始插入進攻!
 第七章 菊花和三明治(下)
全身酥軟的蘇小琳此時雙腿被懸空向後拉起、誘人的雪臀高翹,根本無法阻止卡思特異常粗大的巨根向她後庭菊花發起的進攻。卡思特的粗長肉棒粘滿了愛液淫水,而蘇小琳的菊花肛穴在他先前的撫弄開發下已處於發情敏感的狀態,所以雖然是頭一回被插後庭,又是被那麼粗大的巨根插入,卻一下便插進了三分之一!
卡思特的巨根粗長得異乎尋常,三分之一已很具殺傷力,如不是有充分的前戲開發和愛液潤滑,光是插進個龜頭就幾乎不可能。即便如此,後穴處女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奪走的新婚女記者仍感到菊肛像被一根燒紅的鐵棒插入般疼痛難忍,連連哀聲呼喊:「啊……好疼……怎麼插進那裡……好過分……會裂開的……」疼痛讓蘇小琳本能地掙紮反抗,但卡思特強壯的雙臂緊握住她的兩腿向後高高提起、強健的身體壓在她的後背上,使她完全無法反抗。經驗豐富的卡思特知道,如果此時蘇小琳亂動掙紮,反而會弄傷後庭,現在必須讓她適應並放鬆。
保持著插入不動的姿勢,卡思特放下蘇小琳的兩腿開始愛撫她全身上下所有敏感部位。過了一陣子,蘇小琳感到後庭的痛苦漸漸減弱、取而代之的是種酥麻舒適的感覺。被幹後庭的羞恥加劇著背德快感,而她內心追求這種背德快樂的另一個自我使她開始投入肛交的悅樂中。
卡思特開始用狗趴式的後背位緩慢抽插起來,他左手指尖捏住蘇小琳下身秘穴的陰核不斷刺激、右手則把住她纖細的小蠻腰固定姿勢,胯間一挺一挺地昂起巨根來回抽送。這樣幹了十幾分鐘後,蘇小琳的小腹開始不停收縮,雪臀主動扭動著向上挺起迎合巨根深入菊穴,她已開始慢慢體會到了後庭之樂。
眼見蘇小琳第一次肛交就學會享受快樂,卡思特欣喜地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雙手握住蘇小琳高翹的雪臀一下比一下迅猛地抽送起來,使得這極品嬌娃爽得胸前懸蕩的一對天然巨乳波浪般上下左右湧動不已!
「好、好爽……那個地方……竟然會那麼爽……我、我快不行了!」渾身如同在火焰中焚燒,四肢像在一節節融化,爽得舒服透頂的蘇小琳完全忘記了剛被插後庭時的痛苦。她現在只知道拚命�高雪臀扭動腰肢,還忘我地發出哭泣般的嬌喘!這一幕背德激情看得一旁觀戰的大島一夫興奮到了極點!
大島一夫很想參戰,但他那根不爭氣的肉棒在今晚已鏖戰連連不堪重負,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再勃起了。看到大島一夫欲戰乏力又不甘心的樣子,卡思特苦笑了一下,示意其走近,而後伸出一隻手攤開手掌,口中輕輕詠唱起奇妙的咒文。
一道赤黑色的光芒包裹住大島一夫的全身,沒等其明白過來就感到頭中一片昏沈、全身滾燙、下身已欲振乏力的肉棒忽然異常地膨脹昂起!對於這種異常現象,被幹得爽歪歪的蘇小琳和不知所以的大島一夫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大島,我的好學生,看在你一向尊師重道和這些天慇勤款待的份上,老師我今晚破例讓你體會到性魔法的美妙!你現在的強壯是普通男人無法相比的,忘記所有的煩惱和拘束,盡情地來一起遊戲快樂吧!」隨著卡思特的話聲,大島一夫感到自己全身充滿了從未有過的充實力量和強烈慾望,腦中只剩下原始本能的其昂奮地望著眼前被插後庭的蘇小琳,那眼神像要將她撕碎吞噬一般。蘇小琳此刻卻已深深陶醉在肛交快樂中,沒察覺到這些異變。
巨根深深插入菊穴,卡思特拉起蘇小琳的嬌軀仰躺在榻榻米上,從下往上激烈抽送,使她的小穴也隨之菊肛的快感張開陰唇、並不斷噴濺出蜜汁!受到奇怪咒文影響的大島一夫按捺不住地狂吼一聲,就勢撲到蘇小琳身上,異常膨脹起來的肉棒比平時完全勃起時還大出幾號,幾乎盡根插入般一下頂入小穴直達花心!
「啊啊!!!好強、好厲害!!!兩根、兩根大肉棒,在小穴和菊肛裡攪動……太爽了,怎麼會這麼爽!!!你們、你們會幹死我的,我要死了,我快要死了!!!」此時的蘇小琳臉上春情如潮媚態嬌艷,全身泛紅情焰燃燒,天生名器的小穴和第一次被插的菊肛內被兩根異常粗大的肉棒狂幹,像被兩頭雄壯的性獸一上一下地夾在中間瘋狂蹂躪、強暴、侵犯、吞噬!
這種兩男夾一女的3P姿勢,在性愛體位中被稱為三明治。新婚女記者初次享受到下身前後兩穴同時性交的快感,而且是兩個老公以外的男人用異常粗大的巨根狂插猛送,不倫的罪惡感加上瘋狂的背德悅樂使她陷入前所未有的連番高潮中!
欲焰高漲的三人交融在一起追求著最原始的本能慾望,在卡思特與大島一夫的夾攻下連續不斷達到沸點的蘇小琳被一浪狼無法形容的高潮快感衝擊得發狂!
她歇斯底里般扭動著全身,豐滿的胸乳也激蕩出最絢麗的乳浪!一陣陣淫水陰精從小穴最深處的花心噴出,她根本記不得自己已經潮噴了多少次!
卡思特這邊也感到了少有的興奮與快感,對尋常美女已毫無興趣的他只有在與蘇小琳這種極品嬌娃做愛時才會如此快樂。而被他的神秘咒法暫時變成狂暴性獸的大島一夫則處于喪失理智的情狀態,已干得瘋狂咆哮要噴泄精了!
決定與大島一夫一起射精的卡思特把握著節奏,等到大島一夫嘶吼著全身猛顫的一剎那,他將巨根盡量深地插入蘇小琳菊穴,龜頭精關一開便如火山噴般射出一股滾燙濃精衝進直腸!與此同時,大島一夫異常膨脹的肉棒頂端也插進了蘇小琳的子宮口,把大量岩漿般沸騰的精液宣泄在她的子宮深處!
“哦!射、都射進來了,前面和后面……好多精液……” 口中竭力出昂奮的呻吟喊叫,蘇小琳虛脫地昏迷了過去,精液和愛液混合成的淫水從她下體的兩個秘穴中熱滾滾地向外湧出來。精力旺盛的卡思特和被神秘咒文變成性獸的大島一夫拔出肉棒后交換了位置,繼續以夾三明治的姿勢狠干蘇小琳,輪流交替干了整整一個晚上,把白濁的雄精射滿了她的子宮和直腸。
第八章 極樂會
激烈的三明治3p遊戲后,蘇小琳直到次日中午才醒過來。她的狀況還算不錯,除了有點頭昏外沒什麼不適。想到自己竟和兩個老公以外的男人如此瘋狂做愛實在有些羞愧,可是下身前后秘穴得到充實滿足的快感卻使她又難以忘懷。
大島一夫的狀態就要狼狽得多。在昨晚的3p遊戲中,卡思特不知用了什麼神秘的咒術,使其變成雄猛無比的性獸盡享肉歡。但快樂時間一過恢復正常后,其完全記不清當時生的事,只覺得非常疲倦需要安睡休息。
由于沒什麼特別的事,今天卡思特和蘇小琳不打算外出,閑散地在庭院中一邊吃午餐一邊翻閱當天的時事新聞報刊。但當蘇小琳拿起一份《朝日新聞》隨意翻閱時,突然在頭版有一則新聞大標題映入她的眼簾——“女性集體拐賣事件!‘極樂會’此次犯罪證據確鑿!?”,副標題是“警方突擊搜查‘極樂會’名下的倉庫設施,現大批受害者,除日本少女外還有許多外籍人士!據警方稱有更多受害者已被拐賣為性奴運往全球各地的地下性奴市場”。
在正副標題下有一排被救出的受害者照片,為保護隱私都在眼部打上黑線,寫明身高體重等身體特征懸賞知情人提供線索。讓蘇小琳詫異萬分的是,在這些照片中有一張短美少婦的照片讓她覺得十分熟悉。難以置信地仔細辨認了一下,蘇小琳驚駭地喊出一聲:“怎麼可能!這不是二姐嗎!?”
卡思特也是一驚!接過報紙一看,照片上的年輕少婦怎麼看怎麼像白素潔,一旁注明的年齡身高三圍體重也幾乎全部吻合。但白素潔不是在中國x市,怎麼會被拐賣到日本?他們離開x市來日本才一個多月,究竟在x市生了什麼事?
蘇小琳馬上打白素潔和其丈夫楊平凡的手機,還有他們家里電話,但手機處于關機狀態,家里也沒人接聽電話。她又聯絡了“女神時尚”雜志社和楊平凡教書的中學,得知二人失蹤多日,公安局正在調查。與x市公安局的朋友取得聯系后,蘇小琳問出了一點內情——白素潔的失蹤與“女神時尚”雜志社老總張月仙有關!
蘇小琳得知,她的大姐張月仙涉嫌參加x市的黑惡勢力與日本跨國邪教組織“極樂會”合謀的少女拐賣勾當。張月仙利用時尚名人的身份招募了一批年輕漂亮卻涉世未深的女孩“去參加海外模特選秀”,實際上卻是讓她們落入魔爪。白素潔在半個月之前知道內情后報警,隨即便連同丈夫楊平凡一起在家中遭人綁架失蹤。x市公安局采取行動時已經晚了,被騙的少女連同張月仙等犯罪分子已銷聲匿跡。
由于此案涉及有組織國際犯罪,中國警方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及時通知日本警方,總算在東京搜救出大批受害者。白素潔也在其中,但其丈夫楊平凡可能已被害。日本警方在搜救行動中逮捕多人,可惜全是小嘍啰,連張月仙這個幫凶也沒逮著。
得知以上情況,心急火燎的蘇小琳馬上前往東京市區的警察醫院看望被救出的白素潔,想向其當面詢問來龍去脈。但當她在卡思特的陪同下匆忙趕到警察醫院,辦理完探望手續后,見到的卻是已面容憔悴陷入昏迷中的白素潔。
據醫生說明,白素潔身上有遭受慘無人道的性侵犯和拷打虐待的痕跡,還被注射過一種不知名的怪藥,一蘇醒就處于瘋狂情狀態,只能用鎮靜劑使其昏睡安靜。不單白素潔,所有被救出的女孩都被注射過這種惡魔詛咒般的怪藥,現有的醫療科技竟無法分析出這種怪藥的成分,自然也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接待蘇小琳的警官表示,他們在調查“極樂會”的過程中已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怪事了。
無奈之下,蘇小琳只好帶著深深的悲痛先回大島一夫的別墅。回到別墅后,一路上默不出聲的卡思特輕聲勸道:“小琳,你不用傷心了,我會想辦法讓白小姐恢復健康,也會替她討還公道。但你千萬不能輕舉妄動,‘極樂會’絕非善男信女。”
“那到底‘極樂會’是什麼東西呢?聽說它在日本竟有合法的宗教法人身份!?”
蘇小琳不解地詢問,她不明白在高度法制的日本怎麼會容許有這樣的邪教合法存在。卡思特苦笑道:“既然你想知道‘極樂會’的來歷,我就簡單介紹一下。”
接著,卡思特的眼神仿佛回到過去某個遙遠時代,緩聲道:“所謂‘極樂會’其實最早誕生于中世紀的意大利,原本是歐洲黑魔法協會的一個分支學派。說起來,‘極樂會’的創始人與我的祖先還是師兄弟呢……可惜‘極樂會’后來漸漸開始利用人類的愚昧、狂信和貪婪進行各種禁斷儀式,所以被黑魔法協會清理門戶了。然而,已銷聲匿跡多年的‘極樂會’前幾年突然在日本復活,並把總本山設立在東京。‘極樂會’很懂怎麼玩弄人心,它以騙小孩的法術和組織亂交聚會等把戲吸引大量下層信徒,用金錢美色等手段拉攏社會各界要人,並把黑魔法咒術濫用于各種犯罪活動中。因此,它的勢力和背景,要比尋常的邪教恐怖得多。”
聽到這里,蘇小琳突然像覺了什麼般驚問道:“你、你的祖先和‘極樂會’創始人是師兄弟,那麼你難道也會……”
“哦,黑魔法咒術嗎?我只是略微會一點點上不了台面的戲法而已。”
打了個哈哈,卡思特繞開了這個話題,繼續說道:“在日本上任內閣的執政時期,‘極樂會’的勢力最為囂張。除了廣納信徒,它在時尚、金融、地產、工業等各個產業都有表面合法的生意。而在這些表面合法的生意背后,它經營著毒品、軍火、人口販賣、非法高利貸、地下賭場、性奴市場等暴利的偏門行當。新內閣上台后開始對‘極樂會’展開調查行動,它的活動這才大為收斂,但仍自在背地里繼續為非作歹,傳聞還用黑魔法咒術暗中滅口了很多指控他們罪行的人,日本警方一直難以將其定罪。像這次的少女拐賣勾當,由于受害者都神志不清,又沒有其它有力證據,警方最后恐怕仍拿‘極樂會’沒有辦法……”
“但你有辦法的,是不是?卡思特先生,我很早就覺得你除了時尚教父的身份,一定另有不為世人所知的身份。無論你是什麼人,就算你是惡魔王,只要你能幫我救醒二姐並替她報仇,我、我可以把自己的靈魂都交給你!”
蘇小琳凝望著卡思特,斬釘截鐵地表露心願,深深打動了這個魔王般的男人的心。
第九章 結盟契約
“白小姐和那些女孩被注射的是以黑魔法煉金術調制的淫魔藥,我花點時間就可制出解藥。不過為了她們的安全,在消滅‘極樂會’之后再救醒她們為好。”
卡思特被蘇小琳的誠意感動,但也告誡道:“‘極樂會’是個組織嚴密的恐怖集團,雖然它現在已被大眾視為邪教,卻仍有大批狂熱信徒和黑白兩道權勢人物暗中支持。要對付它,僅僅依靠常世的法律和力量是不可能的。”
蘇小琳點了點頭,“極樂會”的手段有多恐怖詭異,她從日本警方和受害人家屬那里已經有所耳聞。利用神秘奇怪的咒術、各種可怕的藥物、血腥暴力與小恩小惠,“極樂會”控制了一大群狂信的教徒。對于各界有錢有勢有影響力的人物,它則針對不同人的嗜好與弱點加以拉攏或脅迫,在警察內部上層都有它的眼線。
就在他們此次來東京的半年前,日本警視廳東京本廳對“極樂會”采取過一次隱秘潛入行動,安排了幾位才色皆備的精干女警探混進“極樂會”尋找罪證。起初行動很順利,這些女警探不惜犧牲肉體成為幾個“極樂會”中下層干部的情婦,找到了很多“極樂會”逼迫信徒交納奉金、販毒賣淫和各類非法買賣的線索。
可是,由于“極樂會”在警察內部收買的眼線告密,整個行動功虧一簣,參加潛入調查的女警探無一幸免地全部落入魔爪!那些女警探在慘遭反復的強奸、輪奸、拷打虐待之后,有些被乳房開洞或全身打孔等變態改造手術折磨得不似人形、有些被當作肉奴隸賣到海外、有些被洗腦后監禁起來充當輪流泄欲的精液便器、還有些的內髒和眼球等身體零件被統統挖掉賣給地下器官移植市場。
最令人指的是,“極樂會”竟公然派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把一些受到殘害至死的女警探一絲不掛的裸屍丟棄在警視廳東京本廳的大門口!面對這種赤裸裸的挑釁侮辱,每個有良心的警察、政府官員和市民都被激怒了。可是由于沒有任何實際證據可以證明這是“極樂會”所指使的行為,加上原先掌握的證據和線索全被掩蓋或切斷,日本政府和警方仍然對“極樂會”束手無策!
白素潔和其他被誘拐少女們的此次被救,總算讓日本政府和警方在公眾面前挽回點面子,可是正如卡思特所分析的那樣——“極樂會”沒有直接證據落在警方手中。就算白素潔等少女能開口作證,“極樂會”仍可花重金聘請大律師打官司或干脆派人滅口,警方也很難保護她們,她們現在神志不清反而安全。
“我知道‘極樂會’的恐怖,想不到此次來日本東京居然會遇上這種事。但無論是為了公理還是私情,我都不會讓這群邪教徒得意下去。”
蘇小琳深深吸了口氣,前幾天在忙碌完工作后遊覽東京的心情已蕩然無存,她現在想的是怎麼為白素潔等人討回公道。當然,她知道自己只是個時尚女記者,既不是警察也不是偵探,沒有與“極樂會”對抗的力量。但她相信卡思特一定有辦法,這個帶著神秘色彩的老人絕不只是國際時尚界的內衣教父。
如同看穿了蘇小琳的新思,卡思特微笑著坦然道:“小琳,我是有辦法徹底消滅‘極樂會’,不過有一點要聲明在先,我不能直接出手。我祖先與‘極樂會’創始人是歐洲黑魔法協會的同門師兄弟,當時為避免黑魔法使用者以及他們的后人彼此殘殺,協會中人都以血為誓簽訂過萬世不可背叛的血盟。幾千年過去了,歐洲黑魔法協會早已不存在,但此血盟仍有效。除非‘極樂會’像當年那樣觸犯最大禁忌——進行毀滅世界的禁斷儀式,否則我不能與它正面衝突。但是,我可以讓你作為我的代理人清理門戶。你說你肯把靈魂都交給我?不用那麼誇張。”
說著,卡思特向蘇小琳伸出了他的右手,一股璀璨的暗紅色光芒如同明鏡止水般在他掌心醞釀,看得蘇小琳驚詫無比。卡思特望向她,緩然說道:“如果你要對付‘極樂會’,就要懂得出常識之外的力量。只要你與我簽訂‘結盟契約’,就能成為我的盟友得到我分予的魔力,‘極樂會’的咒術和藥物都將對你無效。與出賣靈魂的魔法契約不同,‘結盟契約’是種對等的友好證明。放心吧,我是想讓你成為身心都從屬于我的愛人,但我不會用強制或欺騙的手段,那樣遊戲就沒意思了。怎麼樣?接不接受由你自願決定。”
蘇小琳有些呆,這位除了外貌有些蒼老外完全不像老人的男子究竟是什麼人?她是個見多識廣的記者,不單對時尚圈的事物十分熟悉,對于魔法咒術之類的神秘力量也有所見聞,還曾親身采訪過一些有異能的奇人,但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擁有這種神秘力量。此刻,她不由半信半疑,但回想了一下過去生的種種事情,她覺得這個神秘男子還是值得信任的。卡思特確實是個玩盡天下美色的色中老魔,但他為人行事有自己的準則,不屑于肮髒卑下的勾當。
躊躇了一下后,蘇小琳點頭表示同意,然后按照卡思特所說的那樣將自己的左手掌心與他煥出暗紅色光芒的右手掌心重疊在一起,雙目緊閉集中精神。就在兩只手掌重疊之際,一股火燙的電流便帶著難以用語言形容的感覺湧入了蘇小琳的骨髓,並在靈魂深處打下永不磨滅的魔法烙印,一種無比神秘的力量開始遊走于她體內的每一根血管和每一條神經中!
這種異常感覺先帶來的是強烈不適應的痛苦,蘇小琳只覺得全身上下無處不痛,痛得她忍不住張開眼睛想要大聲呼救。但一張開眼睛,蘇小琳卻現周圍一片漆黑像是在地獄深處那般,她全身赤裸披散著長,被一個背展黑翼的惡魔王抱在懷中。這個魔王強健的軀體和俊美的容貌帶著連神明都被誘惑的魔性魅力,但他的臉竟儼然是卡思特年輕化后的容貌——或者應該說,他就是卡思特!
“我的祖先參悟了魔道精髓修煉成魔神,作為他的后人,我有惡魔王的不老不死魔軀。為不引起世人懷疑,以人類姿態出現的我會隨著年齡增長而衰老,但這才是我真正的容貌。小琳,你將得到我分予的力量、你的血也將融入我的魔血。”
說著,現出魔軀的卡思特將蘇小琳的纖腰輕輕提起打開修長的玉腿。他胯間那根比人類姿態時更為粗長的猙獰巨根高高昂起,粗圓的龜頭慢慢地頂開花唇,既痛苦又敏感的蘇小琳要極力張開大腿才能勉強承受如此巨物的侵襲,她感到自己仿佛又經歷了一次破處那般。
但無以倫比的極度快樂和與魔王做愛的瘋狂背德感,使她迅忘卻痛苦,敞開肉體和心靈投入到這場靈肉融和的人魔交歡中!
璀璨的暗紅色光華照耀著漆黑的異空間,空氣中充滿魔性、背德、妖淫的氣氛,卻又帶著莊嚴肅穆的神秘感。無數男女聲合唱般的暗之聲詠唱起歌頌惡魔的黑暗贊歌,魔性的儀式正在進行。人魔交歡,蘇小琳與卡思特靈肉融合!
讓靈魂為之燃燒的背德欲火和虐戀魔悅中,蘇小琳只覺得全身上下所有細胞都沈浸在痛苦與快樂交錯的極度官能刺激中。她嬌小玲瓏的玉體被魔王姿態的卡思特提住雙臂懸浮在半空中,修長矯健的大腿向左右分開到極限,天生名器的花穴被卡思特胯間異常粗壯的巨根頂開陰唇深深串刺、雄猛抽插!
人類狀態的卡思特是個外貌雖蒼老卻比年輕人更強悍的男子,蘇小琳每次與他歡好都爽得死去活來,很有些吃不消。好在經過卡思特的調教開,她已越適應並享受這種高強度的性愛。變身成魔王姿態的卡思特更加強壯威猛,尋常的人類女子根本經受不起他的侵犯,不僅因為他的巨根實在太過粗壯,還因為此時的他全身包括陽具在內都燃燒著凜冽的赤黑色魔氣!普通人連靠近都幾乎不可能。
得益于與卡思特不下百次的肌膚之親和多次魔精的滋潤,蘇小琳在不知不覺間與他在肉體和靈魂上有了深刻的羈絆,所以眼下才能承受得起這位魔王的寵愛。此外,蘇小琳的身體素質與精神意識原本就相當強韌,配合著卡思特的開調教,她的體力與精神力等方面其實已逐漸出常人,只是她本身對此還沒有察覺。
魔道皆有道!卡思特本來打算多調教她一段時間再向她攤牌,但現在他決定提前讓她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並簽定“結盟契約”分予她一些黑魔法的力量與知識,使她能消滅“極樂會”為白素潔等人報仇!
有惡魔王級別的靈格身份、卻以人類姿態生活在人間的卡思特喜歡這花花世界,喜歡享受美酒佳人,喜歡設計各種富有個性時尚的美麗事物。他的思想觀念中沒有所謂的正義邪惡之分,只有美醜之分。“極樂會”濫用魔道力量的所作所為在他眼中醜陋不堪,所以他要讓蘇小琳作為他的代理人清理門戶。
一口氣懸浮在半空中狠插幾百下,卡思特把蘇小琳干得渾身細汗涔涔興奮不已、雙頰緋紅進入完全迷情狀態!乘熱打鐵的卡思特改變姿勢,他左手將蘇小琳的一條小腿架在自己肩頭,使她下體拉成一字馬般貼在他胯間來回抽插,右手則捏玩著這極品嬌娃胸前不斷晃蕩抖動的天然巨乳。
這種立位的性交姿勢,使以魔王姿態現身的卡思特最大限度地將異常粗長的肉棒挺入蘇小琳嬌嫩的花穴、直頂花心狂插猛送!蘇小琳感到這魔王在每次抽送時,粗長的陰莖先緩緩拉到她的小穴洞口,然后一記猛插把猙獰的龜頭強烈撞擊在子宮口上!龐大的陰囊也狠狠打在她的雪臀上出“啪!啪!”的響聲!她除了近乎瘋狂地出“啊!啊!”的嬌吟,已連話都說不清楚。
蘇小琳每一聲吟叫都伴隨著快要斷氣般的喘息,“千條蚯蚓型”的名器小穴內陰道也隨之不斷緊密收縮,從花心噴出的一股股淫水隨著巨根的抽插四下狂濺!
正如前面所說,此刻卡思特全身都燃燒著赤黑色魔氣,他粗壯無比的肉棒也是如此。但與他靈肉融合的蘇小琳非但沒被魔氣傷害,反而全身由里向外煥出同樣色彩的絢麗光輝。她胸前那對豐滿的f罩杯乳房波濤洶湧地激情抖動著,粉色乳與下體的陰蒂都充血般漲得紫紅!此時的蘇小琳,宛如一位受魔王誘惑而墮入地獄的聖女,妖淫萬千卻又偏偏帶著讓魔王都傾心不已的聖潔之美。
卡思特的狂野抽送下,蘇小琳的小穴被撐得滿滿的,“滋!滋!”的淫水聲響個不停。蘇小琳豐乳亂顫、纖腰狂抖,口中吟叫聲已變成痛苦而快樂的狂亂抽泣。每次被灼熱如火、堅硬如鋼鐵的惡魔王巨根直插花心撞擊子宮口的時候,她渾身都像電擊般強烈抽搐,酥麻無比的快感和像要被刺穿的恐懼感交融在一起興奮莫名!
對蘇小琳在第一次與惡魔王變身后的自己做愛就能配合得如此默契,卡思特內心十分欣喜。他將立位插入的姿勢改為抱位,雙手抱起新婚女記者的雪臀上下拋動,挺起巨根像要將她嬌小玲瓏的身軀捅穿般狂插起來!
就在此時,蘇小琳驚訝地現,卡思特粗壯巨根的最前端龜頭部分竟突然變得尖細,一下穿入子宮口后又迅膨脹開來,將整個碩大的龜頭插入子宮直接衝擊女體最深處的子宮內壁上!換成常人女子,這一下就足以要命。肉體與精神的強韌已出常人的蘇小琳也又驚又怕,但她的子宮口本能地緊咬起龜頭肉冠的頸溝,小穴內的陰道與子宮不住蠕動,異常舒爽的感覺令她兩眼差點翻白!
卡思特緊抱住蘇小琳開始向高潮衝刺,口中吼叫咆哮,巨根抽插的度和力道也越迅猛!蘇小琳已經潮噴高潮了不知多少次,很爽也很累,可是仍拼命用雙手把自己的雙腿盡量分左右拉開、敞開下體迎接惡魔王巨根的最后衝刺!
猛地,卡思特雙目爆射出無比霸道凶猛的紅芒,渾身繃緊魔氣高漲,喉嚨里出了一聲洪水猛獸吞噬天地般的雄叫!興奮得花枝亂顫的蘇小琳感到插滿小穴的巨根頂端深深地直接頂住了子宮底部,粗圓碩大的龜頭在子宮肉壁的包裹下一跳一跳地噴射出熾熱滾燙的魔精!如此強烈的刺激,使她腦中一片空白爽昏過去!
雖然失神昏迷,但蘇小琳天生名器的小穴還在不斷收縮,像要把岩漿般的魔王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吸入子宮深處。可惜這股魔精實在太濃太多了,在注滿了蘇小琳的體內后,大量白濁的魔精沿著她白嫩的大腿根部流淌下來。等到卡思特拔出巨根,小穴無法裝下的精液紛紛溢出,陰道口的花唇一張一合地顫抖收縮。
昏昏沈沈中,蘇小琳現伴隨著卡思特在她體內的猛烈射精,他在“結盟契約”儀式開始時在她靈魂深處打下的魔法烙印和輸入她體內的神秘力量已完全與她的肉體乃至精神融合。輕輕喚醒她,卡思特將沾滿精液和愛液的巨根挺入她的櫻桃小口中,低聲詠唱了幾句魔法語言,一邊開始抽送一邊說明:
“這是黑魔法中的性魔術,可用來和同伴交歡產生強大魔力,也可用來奪取敵人的魔力與精氣。我剛才就是以此術使‘結盟契約’的儀式完成得更完美,現在將此術等一些魔法咒術傳授給你。能掌握多少,就得看你的先天潛質。”
“噗!噗!”,蘇小琳深深含入魔王的巨根竭力舔弄,一陣陣滾熱的能量流在深喉口交中湧入她的身體、一個個魔法咒術知識烙進她的腦海。
魔性儀式不知進行了多長時間,蘇小琳的嘴、小穴、菊肛、乳溝乃至全身上下都被惡魔王的巨根插了個遍,帶著強大魔力的精液沾滿了她的嬌軀,使她在脫胎換骨的同時無限性歡!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