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名偵探可南

jiouguai
本文:2020-09-15T13:23:30
●名偵探可南(上)



我是工籐洗一,是個偵探。大家應該都知道,自從我被一個犯罪集團注射了某種毒藥,我的身體竟然變成一個小孩後,為了找出幕後集團,我化名江戶川可南,寄住在我青梅竹馬的女友°°毛利蘭的家裡。下面就是我們的故事……



第一章出發



「可南,快點啦!快來不及了!」小蘭一大清早就大聲喊著。

「ㄛ!來了!」今天我要和小蘭一起到米花市郊外的一間溫泉飯店渡假。

事情要從上星期說起,那天晚上小蘭突然說她在商店街的摸彩摸中了兩張溫泉招待卷,想在這個周休時帶我去渡假。我當然很高興啦!不過叔叔小五狼就嘀嘀咕咕了半天,呵,誰管他ㄚ!

到了車站,還好巴士還沒開走,我們趕緊上車。找個位置坐下,我看到小蘭的眼神好像有點奇怪。

「小蘭姐姐,你在想什麼ㄚ?」

「ㄚ…沒什麼,昨晚太高興,失眠了,所以現在有點累。」小蘭轉過頭笑著說。

「ㄛ…那,小蘭姊姊,你臉怎麼那麼紅ㄚ?是不是很熱?!」

「ㄚ…對ㄚ!好悶ㄛ,這巴士的空調壞了嗎?」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我們到了目的地。之前沒有聽說是怎樣的溫泉飯店,現在看了感覺挺高級的,不過人好像不是很多的樣子。我們進了大廳辦好checkin,便領了鑰匙到房間去了。

「小蘭姊姊,這間飯店生意好像不是很好ㄛ?!」

「ㄣ,聽說都是招待一些達官顯要的人,所以平常人很少會來吧!?」

「ㄛ…小蘭姊姊,那我們住幾號房ㄚ?」

「有兩間房間,ㄣ…我住708,你706好了。」小蘭看著鑰匙上的號碼說。

什麼ㄚ!我還以為是住同一間咧!這樣還有什麼搞頭ㄚ!?哎…算了,就算真的給我們住同一間,我這樣的身體也不能幹嘛…可惡的黑衣集團,我一定要找到你們,給你們好看!

「可南,東西放好了嗎?我們去泡溫泉吧!」小蘭敲著我的門說。

我開了門,小蘭已經換好了浴袍,這麼說…她裡面已經沒穿了!?呵,想到這,我像蚯蚓一樣的小傢伙竟然也變得像根中指一樣。哎…雖然身體是小孩,但是我的腦袋畢竟是個高中生嘛……

到了浴池(當然是男女分浴的……別打作者:P)已經有人在裡面了。

「火扁市長,對於那個木木議員對你提出你到澳門嫖妓的事,我們該怎麼處理?」一個在池岸邊穿著西裝的男人說。

「哼!那個吃屎的,別管他,反正我們都做得很乾淨,量他也拿不出什麼證據,再說到時再叫我那老婆出來幫我闢謠就好了,嘿…反正我也已經結紮,也不用擔心會有人抱個小孩出來認親!哈……」一個操著方言口音的矮胖男子說道。仔細一看,原來是米花市的市長阜東火扁,大概他們看我是個小孩,說起話來也就沒什麼顧忌了,哼!討厭的政客,算了,泡不下去了,回房吧!

坐電梯回房,有一男一女跟著進了電梯。

「鈴子,這次的選舉可要拜託你了,這次我們的事情被揭穿,我的前途就看這次的選舉了,沒問題吧!?」說話的是個人模人樣的男子,仔細看原來是上次鬧緋聞的發言人赤樹義交,看來這裡還真是冠蓋雲集。

「沒問題啦!那幾個樁腳都是我的老『朋友』了,找幾個晚上看我出馬,保證他們服服貼貼。」沒錯!說話的就是緋聞女主角人可鈴子。

他們到了六樓走了,我很快的回到七樓,咦?708好像有聲音?!小蘭已經回來了嗎?我本想敲門,可是一靠近卻聽到奇怪的聲音,好像是女人的喘息、呻吟聲。我趕快回房,拿出阿立博士給我的工具°光纖監視器。我把超細光纖頭從鑰匙孔穿入,我眼鏡螢幕上顯示的畫面讓我的小蚯蚓又漲了起來……

我看到小蘭全身赤裸,兩手在身上游移,小蘭的臉漲的火紅,右手慢慢的伸向她下部的蜜叢,她扭動著身體,好死不死地把她的小穴對著門,讓我看得清清楚楚,她用拇指食指搓揉著她的陰蒂,火紅的小豆早已經退去了皮,鮮嫩欲滴,右手不斷地揉著,左手也沒停地在她的豪乳上搓著、揉著,看她淡粉紅的乳頭也已經挺起,她兩手並用,一捏一放、一搓一揉。她的小穴很快的也在氾濫著,她用中指在她兩邊的小陰唇摳著、摸著,並沒有把手指伸進去,大概是怕弄破處女膜吧?

「ㄚ……洗一……快…快一點…ㄚ……對…就是那邊…用力…用力幹我……幹…幹我…」

我不敢相信我的收音耳機傳來的聲音,我夢想著的小蘭竟然像個蕩婦一樣說出那麼淫穢的話。

「快…快嘛……用你的…大…大雞八…用力…用力插我…ㄚ……幹我…ㄚ!到了!到了!到天…天堂了…ㄡ…死了…我要死了…快…快…再快…再…ㄚ…」

我看到小蘭背弓了起來全身顫抖,很久才慢慢躺下來。我趕快收起傢伙,回到房間。我發現我的小蚯蚓不但漲成中指大,而且紅的透紫,哎…要是我還是個大人,剛剛就衝進去,好好疼愛我的小蘭了,真是怨恨!



第二章偷窺



看了剛剛的情景,我花了好大的勁才讓我的小蚯蚓乖乖休息,這時候有人敲門。是小蘭,來找我吃午飯了。我剛出門就看到剛剛在溫泉的那個火扁市長,原來他是住710號房。我們到餐廳的一路上,我一直看著小蘭,除了兩頰泛著紅暈外,神色都很正常,到現在我還是不能相信,我眼前楚楚可人的小蘭剛剛竟然這麼淫蕩。難怪有人說女人演戲的工夫一流,就連高潮都可以偽裝。

不愧是高級飯店,餐廳也是非常高級,不過我沒心思注意,一直偷瞄著小蘭,隨便把飯扒完,準備要到處晃晃。小蘭看我吃的滿嘴都是,拿她的餐巾蹲下來替我擦嘴,垂下來的領口,秀出了她36D的巨乳,天ㄚ!還沒穿胸罩!雖然只瞄到一眼,剛剛房間裡的畫面又再度浮現,我感覺到我的小傢伙又要開始蠢動,趕緊跑開。

「小蘭…姊姊,我…我到處去晃晃ㄛ!」

「喂!可南,不要到處亂跑ㄛ!我先回去睡午覺,早點回來唷!」

我紅著臉快步離開,到處閒晃,其實是要找個時間讓我的小弟冷靜,我到了六樓,ㄣ…這棟飯店的結構很工整,每一層樓都一樣,如果沒有看到牆上、門上的號碼,很難區分自己是在幾樓。我走到608,靈敏的感覺到裡面有人,剛剛吃到甜頭,我再度拿出我的偷窺法寶光纖出來,透過鑰匙孔我看到原來是剛剛的義交和鈴子。

出現在螢幕上的是兩條肉蟲彼此扭動的淫穢場面,看來還沒正式開戰,義交伸出他長長的舌頭,正在舔著鈴子肉縫而鈴子也正吹著義交的肉棒,看得出鈴子工夫一流,只看她幾乎把義交的棒子全根含入,並且快速地上下套弄著。

義交也不是省油的燈,長的有點怪異的舌頭不斷地快速翻動著鈴子的肉縫、陰蒂、陰唇,並不斷地插進她的陰道裡,快速地抽插著。

「啊!好哥哥……對…用力…喔……美死了…我要飛…飛了……快…更深…深…ㄡ……不行了…受…受不了了…求求…你…快幹死我吧……我的好哥哥…親哥哥…快……」

「你要我做什麼?!我不懂ㄚ!」義交露出奸邪的笑容。

「啊……親哥…你別逗我…ㄚ……快…要升天了……呀……不行…不行再來了…快…我要…用…用你的大陰莖……狠狠…狠狠地…幹我…幹我的肉穴…」

「呵…這才乖!」義交很快的占好位子,扶著他發紫的肉棒,頂著鈴子氾濫的肉貝磨著。剛剛被鈴子含著沒看清楚,這回一看,赫然發現他的肉棒超大,算算也許將近七寸,口徑也特粗,難怪有那麼多女人拜倒在他胯下。

鈴子受不住他的磨蹭,腰一挺,便讓義交的大肉棒全根沒入(也真不簡單),義交見此也開始抽送,兩人都是老手,也不必慢慢磨蹭,一開始就大起大合地幹著,每一次義交都抽出約莫十公分,再狠狠地幹下,鈴子也熟練地尋找自己最敏感的角度,不斷地扭著腰、送著臀……

「啊!幹…幹死我吧…我…你…親哥…用力幹……對…再深…再深…ㄚ……不…不行了…要飛…要死了…幹得我美死了……親哥…真會幹…幹的我的肉穴好美…ㄚ…要…出來了…用力…快…深……」

「噗滋噗滋」的聲音透過耳機讓我聽的更清楚,好個浪女鈴子,傳聞她靠著上床搞了好多政商大老,看來是名不虛傳。抽插了數百下,兩人換了姿勢,鈴子坐在義交的腰上,前後磨蹭著,義交也不斷地上下突進,兩手更是不會放過鈴子那兩對大奶子,用力地抓著扯著揉著……

「嘿…是我幹的爽,還是其他人幹的爽ㄚ?!」義交故意停下來問。

「哎…別…別停……他們…哪比得過你…你的大雞八…天…天下無雙……幹得妹妹我…爽死了……快別停…幹我…用力的幹…深…再深…ㄚ……到花心了…再幹…別停…幹穿我的穴…快幹…親哥…喔…美死了……」

「嘿…還沒呢!好系還在『後頭』咧!」義交淫笑著,很快地抽出肉棒,對准鈴子的後庭花猛地插入,原本女上男下的姿勢並沒有改,因此此時鈴子的肉穴正對著義交,兩片陰唇隨著呼吸一開一合,好像在找什麼東西,想要塞滿那個肉洞的樣子。淫水流得滿腿的鈴子沒想到還有『後頭』這招,冷不防地被插入,幾乎暈了過去,但蕩婦的本性馬上又把她喚醒。

「ㄚ……親哥…你壞死了……要插人家…後門…也不說…ㄡ……幹我……用力幹…快…別…別停呀…ㄣ……轉…轉轉……再深…深…快…快幹死我……啊!親哥…人家…人家…前面還要…別停嘛…幹我……」

「哼…真是個婊子!好,看我幹穿你!」義交把食指中指無名指三隻指頭一起插進鈴子發紫的肉穴,不斷地抽插、摳弄,好似真的要把肉洞給插穿一般。

「啊!美死了……天…我到天了…ㄡ……幹死我了…溶了…快…再幹…幹翻肉穴…呼……後面…再幹進來…再深……前面…也是…用力摳…ㄠ……不行了…死了…天……」

算不出他們幹了多久了,義交猛地站起身,把鈴子狠狠地甩到床上,抓起鈴子的頭,把紫黑的陰莖塞進鈴子的嘴裡,身體抽動幾下才緩緩抽出來,大概是射精了,鈴子失神空洞的眼睛已經睜不太開,嘴角流出一條白濁的液體。

「嘿!可別把寶貝浪費了!可要全部吞下唷!很營養的!過幾天還要麻煩你去幫我『拜票』咧!加油ㄛ!哈哈……」

趕快抽出我的偷窺光纖落跑,看完了這場惡戰,我看我今天大概是不用睡覺了!看看表,已經過了一個半小時了,我信步走回房門,好奇心驅使下我又把光纖深入小蘭房中,看看我的寶貝是不是又……沒想到小蘭似乎真的在午睡,呵…大概是早上太累了吧!?這時我又聽到隔壁710有聲音(其實飯店的隔音很好,不過我是名偵探嘛!感覺當然特別敏銳羅!),我又再度使用我的法寶……



第三章盲目



熟練第把光纖管伸入710號房的鑰匙孔,接在我的眼鏡螢幕後畫面立刻顯現,這次是兩名大約十六、七歲的女孩,全身赤裸地被火扁市長左擁右抱著,火扁正在接電話,一名女郎用手上下套弄著火扁的還很軟的肉棒,另一名女郎抓著火扁的一隻手,不斷地搓揉著自己的乳房。

「阿成ㄚ,這兩個女的是你找來的吧!ㄣ…不錯,幹的好,她們…是從我們扁裙工廠特別挑出來的!?呵呵…好,你再去多找些像這樣的高中生來,你不是最會搞這種煽動的事嗎?向上次撕報紙那次…好交給你辦,錢不是問題啦!我們那個基金會不識相很多企業A了很多嗎?去去去……」

火扁掛上電話,便開始貪婪地吸著、吻著兩名美少女的大奶,經過精挑細選的果然不一樣,雖然是高中生,卻已經發育的非常成熟了,兩個人沒有35D也有34,看火扁像只餓狗似的猛舔著四顆大奶,兩個女孩也被舔得嬌喘連連,手也開始不聽使喚地向著自己的肉縫摸去,新鮮的肉貝經不起挑逗,早已流出了蜜汁。火扁見狀,猴急地將其中一女推倒在床上,開始幹了起來。兩隻手也沒閒著,對著空著的小穴又摳又插,肉縫上的小珍珠也沒忘記,不斷地搓揉著……

「喔…市長…幹我……再…再進來…用力…ㄚ……插的美眉…好美…市…市長……我愛您…幹我…我…每天…都想著…被您幹……啊……好美…死了…要飛了……」

「ㄣ……我…市長…我…也要…也要您幹……別…別不幹我…快ㄚ……對…插進來…快…受…受不了了……喔…癢…癢死妹妹了…您別…別停…再插……用力…喔……」

「呵…市長不會忘了你的!讓這個先好好疼疼你!呵呵……」火扁從枕頭下拿出一支又粗又大的電動按摩棒,二話不說,狠狠地往小肉穴插下去,火扁一面挺著腰,一面把按摩棒快速地抽插並打開開關,按摩棒立即扭動了起來,內埋的鋼珠也快速地旋轉著。也許是體力消耗太大了,火扁把身下的女子抱起,自己躺在床上,叫另一女子坐在自己臉上,命令她自己抽送著按摩棒,而火扁就對著她的肉洞上的小肉球進攻,陰莖突進著、舌頭翻攪著,兩男一女就這樣一陣一陣地性交著。

「市長…我…死了……要升天了……市長…您…好會幹…幹死妹妹了…ㄣ…再深…再深ㄚ…喔……去了…沒命了……不…不能停……停了…妹妹就死了…幹我…我的淫穴好癢…市長ㄚ…再進來…ㄡ……」

火扁比起義交畢竟是技遜一酬,大約過了三四十分鐘,火扁突然加快了抽送速度,嘴裡也發出喘息聲,想必是射精了,果然,沒多久火扁把他那稍短的(其實也約有五六寸長,不過比起義交的……)陰莖抽出來,就看到那發紫的龜頭上還牽著一絲白濁的液體。幹完的女娃紅腫又敞開的淫穴也泊泊地流出夾雜著淫水和精液的穢液。奇怪的是火扁的陰莖並沒有要軟下去的意思,依然舉的老高,好像更紫了?!

「嗚……市長……別…別忘了…人家…還沒幹呢……您快來…幹我的穴嘛…ㄣ…人家已經等…ㄣ…等不及了……」

「呵…你這小母狗,發春了嗎?沒關係,等市長我插你你就快活了!呵…」沒想到這個火扁市長,竟然真的金槍不倒,再度提槍上陣,他很快地拔出仍在攪動的按摩棒,從後面以狗交式插入已經氾濫的肉穴。小穴經過剛剛粗大的按摩棒的前戲後,早已經門戶大開,蜜汁已不斷地滲出,快速抽插配合著撞擊後產生的「噗滋噗滋」的淫聲,和女淫娃的浪叫形成一段交響三重奏。

「喔……市長…您真會幹……才剛幹完…又…又這麼硬……妹妹…不行了…頂…用力…頂住花心…ㄡ…別…別那樣磨…妹妹…要…要升天了…磨的花心都…化了…市長…好厲害…幹穿妹妹了……ㄡ…別…別停…再幹再幹……飛了…升天了…」

「喔…要化了…妹妹…死了…不行…幹穿了……還要…妹妹還要幹…市長…我…我愛您……我要…要做您的淫奴…永遠…給您幹…再幹…啊………」

大概又過四、五十分鐘,火扁的高潮大概又來了,突然把陰莖拔了出來就往女孩的嘴裡插,抖了幾下,卻沒有要拔出來的意思。

「嘿…你不是說要做我的淫奴?那就把我的精液吃完!一滴都不准漏出來!這些可是你們的市長、偶像、你們的神的精液ㄛ!你!也過來吃!」火扁一把就把先前幹完的女孩抓過來,命令兩個女娃彼此接吻,把精液分食。

看到火扁的肉棒還是昂然挺立,實在太奇怪了,我把光纖管轉個方向,看到桌上著一個藥罐,ㄣ…原來是美國最近很熱門的Viagra,難怪他能春風二度呀!不過雖然肉棒很有精神,不過火扁的體力大概也到了極限,摟著兩個淫娃呼呼地睡去。我抽出光纖管,趕快回房,好在這間飯店客人很少,沒什麼人在走廊上活動,才讓我看了這些活春宮。

回到房裡,小弟弟早已經翹了起來,一天經歷了三場的現場秀,我想只要是男人都受不了,雖然我的身體是小學生,我還是忍不住地套弄起來,我用拇指和食指圈成一個圈,翻著我的小包皮,快速的上下套弄,畢竟是小孩子的身體,哪經得住這樣的刺激,沒兩分鐘就「滋滋滋」地射精了,哎…我討厭吃自助餐ㄚ!一陣虛脫後,我倒在床上睡著了。



第四章劇變



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陣敲門聲吵醒。是小蘭來找我去吃晚飯了,在確定了剛剛的「傑作」都清理乾淨後,我便開門出去。到了餐廳,我的腦袋比中午更加的不能專心了,偷描小蘭一眼,她的精神比中午好多了,也許是睡過午覺的關係吧!我描到小蘭的上身,有點寬鬆的T-shirt也掩蓋不了的巨乳若隱若現,天ㄚ!我要流鼻血了……不行不行,我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呢?她可是我的公主、女神呢!雖然今天早上的景色讓我震驚,不過絲毫不減我對她的愛慕。嗯,沒錯,我和小蘭是青梅竹馬的朋友,存在在我們之間的只有柏拉圖式的愛,就像X檔案裡的男女主角一樣,呵……

「可南,你一個人在笑什麼?臉也好紅喔!?生病了嗎?」

「ㄚ!?沒事啦,我吃飽了,ㄣ…我到處去晃晃ㄛ…」糟糕,差點出糗。

「又要去哪ㄚ?!可別亂跑呀!等會兒我要再去泡個溫泉ㄛ!」

哼!泡溫泉有什麼好的?又不是混浴,早知道是這種溫泉,還不如去阿立博士那玩,不過今天的現場秀也算賺夠本了。ㄣ…去哪逛咧?算了,還是回房再睡覺,小孩的身體真虛,才射了一次就手軟腳軟了。電梯門剛開到一半,我就聽到小蘭的尖叫聲!我趕快衝了過去,看到小蘭倒坐在地上,房門半開,進門一看,房內的景況叫人震驚,竟然是三個全裸的女人,而且就是今天的人可鈴子和那兩名女高中生。她們每個人的胸口都被插著一把匕首,而肉穴也都插著一支粗大的電動按摩棒正在翻攪著,馬達的嘶吼聲,彷彿為這三名淫女奏著哀樂。飯店人員很快的報警,而木目警官也到了現場,我和小蘭向他錄口供。

「我吃完晚飯後,就想要回房拿衣服去泡溫泉,剛進門就看到這三個女人倒在那…對了!我好像還看到有黑影在陽台那邊,不過我嚇呆了,沒有追過去看,後來…大家就都過來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根據飯店的記錄呢,今天住在飯店的就你們這三間房的人而已,而且看這致命傷應該就是心臟被刺傷而當場死亡,這樣說來犯人身上應該會被濺到血才對,你們說你們幾乎馬上就到這裡集合了,應該沒有時間把血跡洗掉才對。這麼說……你們都沒有人認識這幾個人嗎?」

沒錯!兇手就在這幾個人中,其他人可能不曉得阜東火扁和赤樹義交和這幾個女人的關係,不過這些都逃不過我的眼睛,不過…犯人到底是…?如果說犯人是用匕首行凶,那要一次殺三個人就不太可能,再說,如果心臟被刺一定會噴出血來,可是嫌疑犯幾乎馬上都出現在現場,應該沒有時間讓他把血跡洗掉才對…啊!難道……我跑到那三個女人身邊…ㄣ…果然…

「木目警官,這幾個人真的是被匕首殺死的嗎?可是,好奇怪ㄛ,她們的瞳孔卻都縮的好小ㄝ,普通死人不是都會放大嗎?」

「ㄟ…真的耶!這是怎麼回事?!嗯……」

「我知道,我在書上有看過,這叫pinpointpupil,這是嗎啡類毒品中毒的特徵唷!」天ㄚ,你怎麼當上警官的ㄚ?這也不知道?

「嗯,這麼說來,致命傷不是心臟羅!好,那你們這幾個人都有嫌疑!」

總算說句像樣的話了,事情後來的發展是有飯店服務生看到義交和鈴子一起checkin,而剛才義交卻說不認識她,在木目警官的逼問下,義交終於招認是他殺的,然後由陽台用繩子爬到608號去,不過,他到底是怎麼逃走的,小蘭看到的黑影又是…?突然間我看到義交和火扁兩人交換了眼色……!?有問題!我趕緊跑到陽台…果然沒錯!

「木目警官,好奇怪唷!」

「又怎麼啦!?可南?」

「他說他是用繩索爬下去的,那,繩索呢?他應該沒辦法把繩索拿走ㄚ!」

「聽你這麼一說…喂!赤樹義交,你到底是怎麼逃走的,老實說!」

終於在一陣逼問下,義交終於坦白,原來住在710的阜東火扁是共犯,他在等義交爬下去後,就把繩子鬆綁讓義交把繩子收回,自己就跳到隔壁的710號,後來也在義交的房裡搜出繩索、在火扁的房裡搜出了海洛因(海洛因也是嗎啡類,且效果強三倍以上),他們坦白說原來在義交緋聞傳出、被開除後,義交就找上了火扁,兩個人臭味相投便一拍即合,後來緋聞的女主角人可鈴子表面上雖然站在他那邊,不過卻倚仗著自己的人脈對他頤指氣使,忍不下去的義交便共謀火扁想要殺之而後快,沒想到火扁找來的女高中生卻知道了他們的陰謀而想要報警,於是他們心一橫,一不做二不休,把三人騙到708號房以為沒人(小蘭的行李很少,又放在櫥櫃內),一面做愛一面騙她們把高純度的海洛因給注射進去,在她們三人中毒身亡後,才故弄玄虛地把匕首插進去,沒想到卻被小蘭撞見,再來的發展就如上所說的了。最後木目警官就扭送這兩人上了警車走了。

詭譎的政壇,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不斷的互相利用和角力;物慾的享樂和偏差的價值觀,讓那兩個女高中生和三名政客交會在一起,導致了這場悲劇……(為什麼寫這個,呵…我總習慣在破案後說些五四三的嘛……)

「ㄟ…可南,你怎麼會去注意到那些死者的眼睛呢?而且還知道那麼多的事ㄚ?像那些毒品的事…?!」小蘭蹲下來對我說。喔!她大概是緊張,流了一身汗,薄薄的T恤貼著36D沒帶胸罩的的豪乳,兩個奶頭隱約在挺立,有人說恐懼和快感只在一線之隔,也許就是在說這個吧!?不過也說不定是那三個淫穴裡的按摩棒、淫腥的蜜汁、精液的味道給她的衝擊太大了吧!?不管這些,等我身體恢復再來好好憐愛她!

「那當然!因我我是江戶川可南,是個偵探!」我擺出招牌Pose微笑。

「那,我們也該回去了吧!?」

「ㄛ…我剛剛實在太緊張了,我想先在外面透透氣,你先回去把行李拿下來吧,可南!」「好!」

坐電梯回房時,小腦袋又閃過今天三場的活春宮,下面的小蚯蚓又再蠢蠢欲動,哎…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呀?!進了房間……

「嘿,工籐洗一,案子破的不錯嘛,不過…你還是算漏了一樣……」

「誰!?」我想要回頭,脖子卻一陣刺痛,是…麻醉槍……

<<未完,請看下篇>>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