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836

Ethan
本文:2020-06-30T10:31:50
第836章、方炎的最後請求!


你若殺他,我必殺你。


葉溫柔這句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在雙方比武切磋之前,說出這種威脅的話確實有些不合常理。


但是,按照葉溫柔一貫的性格和行事作風,又一點兒也不讓人覺得奇怪。


再說,上次神龍辛苦命和青龍莫輕敵決戰,好端端地比武切磋,結果神龍卻挑斷了青龍莫輕敵的手筋讓人生不如死-----誰讓這老傢夥有前科呢?


山風呼嘯,風沙漫天。


聽了葉溫柔的話,神龍辛苦命面不改色,也不見有任何的惱怒之意,笑呵呵地看著方炎,說道:“你有一個好妻子,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方炎點了點頭,說道:“你也不要羡慕----反正羡慕也沒什麼用處了。你這麼大年紀,怕是不好找媳婦了吧?”


“哈哈哈-----”神龍辛苦命大笑出聲,說道:“言之有理,實在是太有道理了。我這麼大年紀了,想找一個小媳婦怕是很不容易,想找一個天道境的好媳婦更是沒有任何可能性----”


夫妻兩人合起夥來欺負自己的師父,一個這輩子連媳婦都沒娶過的老人家,這讓公孫旗難以接受。他沒辦法對自己的救命恩人方炎發颮,卻將攻擊目標瞄準了方炎的媳婦葉溫柔-----你看,直男就是這麼的可愛。


“真是笑話。如果方炎都被我師父殺了,你就能夠替方炎報仇了?憑什麼你覺得自己比方炎還要厲害一些?”公孫旗冷笑出聲,說話時鼻孔的朝向指明了他這句話的攻擊目標。


葉溫柔瞥了公孫旗一眼,說道:“你有什麼資格說話?”


“你什麼意思?”


“你要是厲害一些的話,還需要你師父親自出手和方炎決戰嗎?“


“葉溫柔,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戰?”公孫旗咬牙切齒,恨不得當場就把葉溫柔給斬成兩段。他真是替方炎感到可惜啊,多好的男人啊,英俊瀟灑幽默風趣武功高明還講義氣-----怎麼就落到這樣的一個女人手裡呢?他這一輩子還有什麼幸福可言?


“不敢。”葉溫柔當場拒絕。“我不和境界低的比武。”


“------”


公孫旗當場拔劍,想要和葉溫柔不死不休。


“公孫旗。”神龍辛苦命出聲喝止。“休得胡鬧。”


“師父,她欺人太甚。”公孫旗臉紅脖子粗地吼道。


“修為不到家,被人嘲諷兩句怎麼了?知恥而後勇,方能夠成為一代宗師-----”神龍辛苦命毫不吝嗇地在徒弟的胸口插刀。


“--------”公孫旗很想下山。這架沒辦法看下去了。


神龍辛苦命看著公孫旗,說道:“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重在攀登的過程,當你到達山頂之後,周圍不見人影,說話不見人聲,這該是多麼寂寞又無奈的事情?追星趕月,當你看不到前面的星月,又如何有方向去追趕?又如何有動力去追趕?有對手去戰勝,去超越,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人生未曾一敗,這是何其無聊啊?”


公孫旗臉色嚴肅起來,對著師父恭敬鞠躬,說道:“師父,徒弟明白了。弟子定會潛心修煉,來日攀登天境。”


辛苦命對著弟子點了點頭,說道:“你有天賦,攀登天道也不過只是時間問題----但是,你缺乏磨練,以及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艱險。這對你攀登天道有礙。”


辛苦命指了指方炎,說道:“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方炎雖然歷盡挫折,屢遭挑戰,但是卻磨練了他的心性氣勢,所以才年紀輕輕踏足水溢-----你是我的徒弟,這在前期幫了你,讓你迅速提高,基本功打得踏實。卻也在後期害了你,只能迴圈漸進,缺少一步登天給人的驚喜。”


方炎的心裡有些不痛快了,心想,這老頭子誇獎人都不會。你說誰是窮人家的孩子呢?當年我家也很富裕好不好?現在我家更富裕好不好?


公孫旗深受啟發,感情真摯地看著神龍辛苦命,說道:“一日為師,終身為師。能夠成為師父的弟子,是我公孫旗這輩子最大的幸運-----無論如何,我都會繼續努力。即便慢一些也沒有關係。我想終有一天,我會攀登天道。弟子絕對不會給師父丟臉。”


辛苦命咧開嘴巴笑了起來,說道:“有你這句話,也不枉費我們師徒一場。”


神龍就像是在和徒弟話別,結束之後才看向方炎,說道:“好久沒有動彈了,平時也沒有大張旗鼓運動一番的念頭。所以,此番決戰----希望你能夠讓我一嘗失敗的滋味。拳腳無眼,是殺是剮,各憑手段。”


神龍的聲音很平靜,說話時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容。但是卻給人一種難以忽視的強硬感覺。


神龍辛苦命,平時的他看起來低調和善,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平易近人的小老頭。直到此刻,方才露出了那天道境的氣勢和擇人而嗜的獠牙。


是殺是剮,各憑手段。


這句話說得直率,也說得大氣。比葉溫柔那句‘你若殺他,我必殺你’要大氣千百倍。


辛苦命是看破生死願意付出一切的強橫,而葉溫柔則是過份珍惜想要出手挽留的蠻橫。


都很可貴!


方炎點了點頭,說道:“說實話,我不怪你挑斷老酒鬼的手筋------因為如果今天我勝了,我也會對你做同樣的事情。”


辛苦命再次大笑,看著方炎說道:“你真是一個有意思的傢夥,我對你充滿了期待。山高風寒,我們是不是要開始了?再這麼說下去,老頭子的身體都要扛不住了。”


方炎轉身看著葉溫柔,直視著她漂亮的眼神,說道:“我去去就來。”


“好。”葉溫柔點頭。


“我要是回不來--------”


“我會替你報仇,然後替你撫養父母-------”


“還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一直不知道怎麼開口-------”


“說。”


“我們方家世代單傳,如果今天我要是回不來------以後你有孩子了,能不能選一個讓他姓方?”


葉溫柔臉上的肌肉抽了抽,冷聲問道:“你覺得孩子父親會答應嗎?”


方炎臉色大變,說道:“你還真準備和人生孩子去啊?”


“為什麼不?”葉溫柔直視著方炎急躁地眼睛,說道:“如果那個男人是方炎。”


方炎伸出手臂,葉溫柔小鳥依人地趴在他的懷裡。


沒有嬌羞,也沒有動粗。那麼自然而然,充滿了依依不捨。


公孫旗看了師父辛苦命一眼,然後又趕緊把眼神給撇到一邊去了-------他想,師父是不需要這樣的吧?


葉溫柔和公孫旗開始退讓,一直退到飛來峰的邊緣才停了下來。兩個天道境高手決戰,即使是這個地方也不能算是安全。


不過,他們本身的實力強悍。只要不直接參與進這場戰鬥,只是一些勁氣和亂石應該傷害不到他們。


方炎和神龍辛苦命對峙而立,一方白衣勝雪,濕潤如水。但是這水不是溪水,而是長江大海,奔騰不息。一方厚重灰袍,嶽峙淵渟,氣勢沉穩,不可動搖。


兩人氣勢內斂,沒有一絲一毫的勁氣外泄。即便如此,仍然給人難以企及的距離感。


方炎在笑,辛苦命也在笑。兩人笑得自然隨意,不見兵戈兇險。


方炎一手放在後邊,另外一隻手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說道:“神龍先生先請。”


“年輕人不要客氣。”神龍辛苦命笑著說道。


說話的時候,腳尖在地上一點,一塊石頭便碎了無數塊。那無數塊石頭變成了無數枚兇器,就像是長了眼睛似的朝著面前的方炎紮了過去。


“這個老不要臉的-------”方炎在心裡暗罵,嘴上說著年輕人不要客氣,手上卻已經很不客氣地對著年輕人出招。


方炎的雙手一招,在空中來回揮舞,懷換一個大氣球朝著前面推了過去。


霹靂啪啦-------


那些碎石撞擊在巨大的無形氣球上面,紛紛反彈飛去朝著神龍辛苦命射擊。


於此同時,那氣球也朝著神龍辛苦命漂移而去,就像是要把它整個人給籠罩在裡面一般。


神龍辛苦命面帶笑意,伸出一根手指頭朝著那氣球戳了過去。


“師父-----”


公孫旗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兒了。他不清楚水溢境的實力,但是他知道這氣球另有玄機。只要師父的身體觸碰到這氣球,那氣球就會爆炸開來把他給撕裂成碎片。


噗------


神龍辛苦命的手指頭點在了氣球上面,就像是被孩童吹出來的肥皂泡泡,一下子就消失在空中不見任何蹤跡。


沒有爆炸,也沒有把人撕裂開來。


這讓公孫旗心生疑惑,卻也沒辦法去向別人詢問。畢竟,此時在場唯一一個能夠給他解惑的人------他是不屑去向她請教的。


此番交手,是在電光火石間完成。


兩人也不過是挑了下腳尖,揮舞了一下手臂,在戰鬥的過程中,兩人仍然站在原地,沒有挪開過位置。


一切又歸於平靜!


神龍辛苦命看向方炎,笑著說道:“這算是熱身了吧?”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