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姐妹交換老公(下)

冰心
本文:2020-06-28T23:38:47
曉月私處受到襲擊,像觸電般全身震了震,不由自主地將雙腿微微張開,方便劉家健手指的進入。
劉家健的一隻手在曉月肉穴上揉捏,另一隻手離開曉月的胸部,將自己的內褲往下拖,硬梆梆的肉棒立刻彈了出來。劉家健的嘴放開了乳頭,抬頭尋找曉月的嘴吻了上去,放在曉月私處的手將她的內褲向下拉,再用腳蹬到地上,然後將身體貼了上去,肉棒頂到曉月的肚皮上,刺激得跳了幾跳。
曉月當然感受到劉家健的動作,情不自禁地用手握住劉家健的肉棒套了套。劉家健抱著曉月轉了個身,將曉月頂在了牆上。舌頭已經伸入曉月口中尋找丁香,曉月配合地吐出舌頭與他纏綿,心中陶醉不已。那林學同何時對她有這麼溫柔的動作?讓她心裡感到了極大的滿足。
劉家健得寸進尺,嘴巴假裝離開曉月的嘴去吸她的乳頭,趁著自己蹲下的時機,一手握著肉棒便向曉月肉穴挺去。沒想到因為姿勢沒有站好,曉月的腿張得不夠開,這一挺竟然沒挺進去,卻把曉月給挺醒了。
曉月一把推開劉家健,將內褲穿上,輕聲喝道:「找死啊你,當這裡是哪兒了?滾遠點,別讓他們發覺了。」
劉家健眼見好事快成卻功虧一簀,心情懊惱卻又沒辦法,只好乖乖地將內褲穿上,衹覺肉棒漲得難受,心裡也漲得難受。
曉月把門打開繼續洗碗,劉家健只好老老實實地幫忙,那神情十足像個做錯事讓家長發現的孩子。曉月見了覺得滑稽,心裡對劉家健喜歡得緊,用手臂碰了劉家健一下,道:「急什麼?下次有機會再說。」這一句話聽得劉家健心情振奮,衹懂得嘿嘿傻笑。
堪堪洗好的碗,那邊林學同和曉雲已經出來坐在沙發上沖茶喝。於是四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起來。聊著聊著林學同又嫌天氣熱,硬要開了幾瓶啤酒嚷著繼續喝酒,直把幾個人喝得東倒西歪,說話都不清楚了。
六月的天,說變臉就變臉,中午時分還是陽光普照,烈日當空,轉眼間突然就烏雲密佈,雷聲轟鳴起來。林學同望著天色道:「看來今晚上你們是別想走的了。」
劉家健著急了:「那怎麼行,不走沒地方休息啊。」
林學同指著外面道:「你敢走嗎?還是等雨停了再說吧。」
這雨果然大,狂風加上雷電,弄得全世界都變得鬱悶起來。曉月和曉雲酒喝得多了感到頭沉,便商量著說兩姐妹先去睡了,讓兩襟兄弟聊天聊天光好了。
眼看著兩姐妹轉眼睡著了,兩襟兄弟心不在焉地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林學同回想起曉雲身上的味道,看著她睡覺的模樣,真是心癢難當,突然靈光一閃,對劉家健道:「我說家健,這喝了酒也真犯困,我們也別太拘小節了,你看這樣好不?我們兩個睡中間,讓她們睡兩邊,也別關燈睡,就這麼湊合著睡一晚吧?」
劉家健求之不得,忙道:「也行,反正也不是外人,大家就擠擠吧。」
意見相同好辦事,於是林學同和劉家健便把那兩姐妹分開,兩人在中間睡了下去,林學同夫婦睡裡頭,劉家健夫婦睡外頭,四個人把小小的床擠滿了。
林學同和劉家健雖然把眼睛閉上了,心神卻各自在飛,怎麼睡得著。正睡著,突然周圍一陣漆黑,燈全滅了,風扇也不轉了。看來是風雨把電線吹斷了造成了大停電。還好空氣給這雨一下變得涼爽,四人擠著也還不太熱。
過了一會,林學同尿急爬起來摸著黑去廁所撒尿,劉家健見有此機會怎能放過,連忙將手向曉月伸去,一摸摸到曉月的肚皮上,再順著肚皮向上握住曉月的胸部摸了起來。
曉月正睡著,突然感到有人摸,也就醒來了,伸手摸了摸那人的手,光溜溜的不是丈夫的手臂,吃了一驚。正巧一個閃電閃來,依稀中見到摸自己的正是劉家健,一時搞不懂情況不敢出聲。
劉家健見曉月醒來,賊膽橫生,顧不得旁邊睡著的妻子,將身子靠了過去,摟著曉月親嘴。曉月不敢亂動,怕弄出聲來,衹是暗暗推了推劉家健,任他親著。
就在劉家健玩得高興的時候,突然聽到林學同的腳步聲,嚇得他連忙放開曉月,裝著睡覺翻身的姿勢假睡。
林學同摸到床邊,順著外面閃電的亮光,見劉家健翻到妻子那邊去了,心中一動,裝著不知道就爬到曉雲身邊睡了下來。而曉雲在林學同爬上床的時候給驚醒了,林學同大腿從她身上跨過的時候正好讓她的手碰了下,摸到毛絨絨的大腿,曉雲立刻知道睡在身旁的是姐夫林學同,雖然搞不明白他怎麼會睡在自己身邊,卻也不敢說破。
這一位置的變化讓大家都感到突然,一時之間誰也不敢亂動,還裝著打鼻鼾。過了良久,劉家健壯著膽子伸手把曉月的手握著。曉月掙了掙沒掙脫只好讓他拉著。劉家健輕輕地將她的手拉到自己跨下,隔著內褲撫摸肉棒。自己則將手伸過去隔著內褲在曉月肉穴上磨著。
而那邊林學同也不閒著,因為曉雲和自己一樣的姿勢,都是向外側身,於是他將手放在曉雲的屁股上摸,然後輕輕拉開內褲角將手指伸進去從後面插入曉雲的穴內。曉雲受到刺激,也忍不住將手往後一摸,摸到林學同的跨下隔著內褲捏了起來。
劉家健的慾火越來越盛,輕輕地往曉月那裡靠了過去去親曉月的臉。曉月又驚又怕,不敢發出聲音任他親著,衹覺胸著一緊,劉家健的手已經佔領了她的乳房。
房裡漆黑地一片,還好床是老式的高低床,全是木頭釘的,劉家健的動作又輕,竟然沒發出什麼聲響。劉家健越弄越大膽,伸手就去脫曉月的內褲,曉月死死地夾著腿不讓他脫,劉家健稍一用力,床便有了些搖晃,曉月大驚,連忙鬆開大腿不敢動彈。劉家健順利地將曉月的內褲捲起往下脫,曉月怕他動作大了搞出聲音,抬起屁股讓他脫得順利些。
劉家健脫了曉月的內褲後,也將自己的內褲脫到膝蓋上,挺著直挺挺的肉棒要曉月套弄,而他則將手指插入曉月肉穴裡玩弄起來。
林學同此時也忙得厲害,根本沒去注意身後有什麼動靜,他拉開內褲讓曉雲的手能直接玩自己的肉棒。探入曉雲的手已經收了回來轉向曉雲的胸前揉捏。過了一會,林學同實在滿足不了現狀,伸手在曉雲背上寫道:「讓我進去。」
曉雲早睡,不知道此時的狀況,心中雖然奇怪姐姐和家健跑哪兒去了,但她還是害怕給姐姐撞到她和姐夫有一手。忙拉過林學同的手寫道:「不行,怕姐知道。」
林學同又寫道:「不怕,她和家健睡著了,我輕輕地。」
不等曉雲再寫什麼,林學同便去拉她的內褲,曉雲無奈,任他將自己的內褲輕輕脫到大腿上,感到下體一陣熾熱,一條硬硬的東西在小穴邊輕輕地頂著,尋找著入口。想到之前看到姐夫肉棒的威武模樣,曉雲的心砰砰直跳,也顧不上許多,手從大腿縫伸去,抓住那條肉棒便對准了自己的小穴。
林學同感到龜頭處餡入一處溫暖之地,心知已經成功,忙小心地將屁股挺了過去,肉棒便慢慢地滑進曉雲的體內。曉雲肉穴因夾著大腿,所以變得非常緊湊,肉壁刮著龜頭處,直把林學同刺激得肉棒亂跳。
而曉雲也是感到刺激非常,姐夫粗大的肉棒塞得她充實無比,雖然因姿勢關系不夠深入,但那陌生而刺激的感覺使她的愛液立刻湧了出來。
林學同盡量地將肉棒挺進深處,肚皮貼著曉雲豐滿的屁股上雖然有點顯得阻手阻腳,便右手卻正好可以在曉雲的胸前探索,也算得上是一大樂事。
肉棒已經全力挺進,林學同開始慢慢地用暗力抽插,曉雲受到下體帶來的刺激怕發出聲音,連忙咬住了枕頭。
其實此時狂風驟雨,雷聲轟鳴,即使有小小的聲音,又有誰能聽得到?
那邊劉家健和曉月纏綿得昏天暗地,兩人的舌頭就像百年老樹根一樣糾纏不放,忘情地吸允著對方的口水,如嘗仙液。慾火在兩人心中騰升,劉家健再也不滿足這樣纏綿,他跨下的肉棒已經硬得發痛,趁著親吻的時候,他將身體往曉月身上一移,已經將半個身體壓在了曉月身上,曉月此時正迷情之中,竟然沒有阻止他的行動。於是本來擠得要命的床,現在竟然變得寬鬆得很。
劉家健再用力一撐,已經將曉月完全壓在身上,曉月這才感到不對,可惜已經太遲,如果推劉家健下去,勢必驚醒他人。如今之勢,衹求丈夫睡死了去,千萬別在閃電時往這邊望。
劉家健可沒想這麼多,慾火焚身的他急不可待地將肉棒對準了肉穴,輕輕一挺,肉棒立刻進了一半,再一挺,已經基本上將肉棒沒入曉月體內。
曉月受到劉家健的進入,那刺激讓她忍不住想叫出聲來,強忍而住,摟住劉家健的脖子張嘴便咬住了劉家健的肩膀。
還好咬得不重,劉家健心中一陣憐惜,抽動的時候非常地輕緩,大部份時候衹是用肉棒頂著肉穴摩擦。曉月給他磨得銷魂,拉過劉家健的頭便要親嘴。
此時閃電而過,床上四人一對男上女下蠕動著身軀,一對側著身體,仔細而看可看到男的在後面一下一下地挺著屁股。這其中任何一人如有注意,都會發現狀況,可惜大家都在忙著自己的事,誰也沒注意到同床的那一對在做些什麼。
同樣的姿勢,劉家健顯示出非常好的耐心,他在曉月身上就這麼蠕動著,深深地將肉榛挺入曉月的深處,再慢慢地抽起,又深深地挺進去,還不時將屁股搖動,增加對曉月肉穴的刺激。
曉月哪裡受得了他這麼折騰,淫水氾濫,沾滿了兩人的陰部,使兩人的結合處粘糊糊地一片,更不要說流到床上的了。
劉家健的肉棒受到曉月噴出的愛液沐浴,也是舒服無比,但他還沒有達到頂尖的快感,繼續不緊不慢地弄著。
而林學同卻對現在的姿勢缺少了耐心,因為這樣他的肉棒不能夠完全地插入曉雲的體內,也得不到那種完全得到的感覺。他停了抽動,在曉雲背後寫道:「我上面,你下面。」
曉雲正在感受姐夫肉棒帶來的快感,突然感到姐夫停了動作,還以為姐夫已經射了,正感到失望,突然得到這樣的啟示,心中大喜,連忙翻直了身子等待姐夫的進入。
林學同爬了起來壓了上去,對準了地方將肉棒送了進去。還好此時已經沒了閃電,否則這會林學同起來的時候,一定能看到劉家健此時正趴在曉月的身上努力著。而那姿勢,也好跟現在他和曉雲的姿勢一個模樣。
很快,曉雲來了她今晚第一個高潮,她的高潮來得強烈,全身都不由自主地抽搐著,口水不聽話地順著嘴角流到枕頭上。
她下體的抽搐讓林學同感到爽得要命,憋得太久的肉棒也急不可待地需要發洩。林學同的下體抽插速度加快了起來,卻不知道那邊的劉家健和曉月也正頻臨高潮邊緣。
兩個男人如約好般地摟住身下的女人,快速地挺動著下體。那激烈甚至把結實的木床都弄得搖晃起來。衹是,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張床怎麼了,衹因為四個人幾乎在同時達到頂峰,都在享受著那一刻的銷魂,誰又會注意其他的東西。
曉月的高潮讓她感到欲仙欲死,她強忍全身如飄仙似的舒暢,緊緊地摟著劉家健,忍得眼淚都流了下來。而曉雲則全身無力地躺著,汗水滲滿了她的全身。兩姐妹的想法相同,那就是,好久沒試過這樣的高潮了。
兩對男女,有著微妙的親情關係,此時卻各自分開做著男女之事,而且都還以為沒人知道,那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也許是太忘我了,但更多的是天氣造就的條件。
但,運氣不是都那麼好的,就在他們兩對高潮過後相摟而抱,做最後纏綿的時候,突然光亮充滿了整個房間,原來斷電已經修好,如此不湊巧地在這個時候通了電源,而斷電後,他們沒有人去把燈關了。床上的四人四雙眼睛對望後,女人發出了驚恐的叫聲,男人像觸電般地跳了起來。
一切來得這麼地突然,剛剛還沉醉在高潮的快樂之中的四人,此時的心情跌入了低谷。大家慌亂地尋找著遮擋身上私處的衣物,大家的內褲在剛開始的時候還穿在膝蓋上,可在激情的時候早就給蹬到了地下。四人在床上沒找到內褲,停了動作雙目空洞地又對望了數秒,還是曉月首先回過神來,跳下床從地上撿起女人們的內褲,拉住還在發愣的曉雲就往廁所逃去。
留下赤身裸體的兩個男人,看著對方床上的水漬,心跳得厲害,腦袋卻是一片地混亂。許久,林學同開打了寂靜,道:「真沒想到啊,大家……大家喝了酒,搞錯對像了……」此時他還真希望如自己所說的,大家喝醉了酒才做出這胡天胡地的事,這樣,大家的心情或許好過點。
劉家健聽林學同這麼一說,腦袋也清醒起來,忙說道:「對對對,真沒想到,真沒想到……」
林學同又道:「兄弟,你看事情不發生都發生了,大家……大家也不算吃虧對吧,我們……我們當沒發生過?不知道你怎麼看?」
劉家健巴不行林學同這麼說話,忙說道:「那當然,那當然了,大哥怎麼說,小弟我就這麼辦。」
林學同心裡一陣鬱悶,心想這自欺欺人的話,說了也白費勁,不如把事情挑明瞭來個乾脆。眼睛向劉家健跨下望去,衹見劉家健的肉棒已經疲軟,陰毛上的液體在燈下閃著亮,加上床上的那灘水漬可見剛才他們的戰鬥一定很夠激情的。
歎了口氣後林學同道:「算了兄弟,我們關係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發生什麼事大家心裡都明白,大家也就別逃避了。你明白跟我說,你喜歡你大姐吧?」
劉家健沒想到林學同口氣轉得這麼快,偷偷地看了看他的神色,見除了沮喪外也沒什麼其他的,想到自己老婆也讓他上了,膽子也就有了,道:「嗯,大哥問了,我就直說了吧。大姐是個好女人,我……我很喜歡,也很滿意。大哥,那曉雲呢?你覺得怎樣?」
林學同嘿嘿笑了一笑,裸著身體下床到櫃檯上取了煙丟了根給劉家健道:「跟曉雲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老實跟你說,我好久沒試過這麼舒服了。」
劉家健聽到林學同的肺腑之言,心裡也舒暢了,接過煙笑道:「今天我們還說過,可惜怎麼他姐妹倆怎麼不調一調,沒想到晚上還真調了。」
兩人對視大笑,林學同問道:「那,你覺得你大姐怎樣?」
劉家健笑道:「我和大哥的感受是一樣的。」兩人又是一陣大笑。剛才的緊張氣氛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雖然兩個人因自己妻子讓別人上了,心中都有這麼一點地難受,但事已如此,那一點難受也讓自己強逼放在心裡的角落中。
廁所裡,曉月望著曉雲私處緩緩順著大腿流下的白色精液,顫聲道:「姐姐對不起你。」
曉雲整理了下情緒,從旁邊取了紙巾遞給姐姐,自己也取了紙擦試體下的污穢。待清理好,曉雲苦笑道:「這又有誰對不起誰了,姐,事情發生了就發生了吧,你看我們晚上喝了這麼多,做了這些事,也是情有可原啊。」
曉月歎了口氣,牽著妹妹的手說道:「咱兩姐妹就別說了,什麼事不好商量,我是怕他們兩個會受不了,要是鬧起來你說怎麼辦?」
曉雲搖頭道:「我看他們不會鬧,他們兩個誰也沒吃虧對吧?好好的兩姐妹都讓他們吃了,我看他們高興還來不急呢。」
曉月聽妹妹說得簡單,忍不住笑道:「傻妹妹,男人的心深得很呢,你倒看得開,我可是心神不定,不知道該怎麼辦。」
曉雲突然神秘地說道:「我把門開條縫看看,看他們是吵架了還是打架了。」說完輕輕地拉開廁所門向外看去,看了一會把頭縮回來,滿臉興奮地說道:「報告姐姐,他們沒吵架,更沒打架,坐在床上吸煙呢,而且有說有笑,我聽了一會沒聽清,不過好像沒事哦。」
曉月連忙湊過去看,果然見兩人正哈哈不知道笑什麼,心中的石頭才落了地。轉頭看了看嬌小的妹妹,憐惜道:「你姐夫沒弄痛你吧?」
曉雲嘻嘻一笑道:「才沒,我告訴你,你別笑我哦,我剛才跟姐夫的感覺呀,那真叫好呢,刺激死了。姐姐,你呢?」
曉月害羞,沉吟了半響道:「他很好,我很好。」
曉雲嘻嘻笑,伸手去摸姐姐的胸,道:「什麼他很好,你很好,意思是不是給家健弄得很舒服?」
兩人立刻扭在一團,嘻嘻哈哈地鬧起來。
外面的兩個男人聽到聲音,相視一笑。林學同在曉雲身上獲得了少有的滿足,可是剛才偷偷摸摸不能盡興,腦袋一轉,心想何不抓緊這個時機,衝破四人的關係,讓大家徹底除去剛才的尷尬,四人可以隨意地在一起呢?如果成功,那麼以後可以同時擁有這兩個不同性格,不同身體的姐妹,那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當然,此代價就是要將自己的妻子貢獻出去,任劉家健玩弄。兩者權衡下,還是前者吸引。
於是林學同道:「兄弟,大哥說一件事,說得好,大家就這麼做,說得不好,你當大哥沒有說過,怎麼樣?」
劉家健連忙道:「大哥請說,我們還不好商量嗎?」
林學同將手中的煙在煙缸上擠滅,道:「我們經過晚上這麼一鬧,關係說復雜是複雜,說簡單是簡單,複雜呢,今晚後大家將秘密嚴守,誰也不能再提起,可是大家都是明白人,心裡總有那麼根刺。簡單呢,經過今晚上這麼件事後,我們也算是親上加親,以後,我老婆就當你半個老婆,你老婆也當我半個老婆,衹要大家喜歡,誰跟誰都可以自由在一起,誰也不能阻攔。不過前提下是要做好避孕措施。你看我們大家都還沒孩子,你也不想以後生下孩子不知道是誰的吧?哈哈……這兩種關係任兄弟你選,選哪種,我們就走哪條路走。你說怎麼樣?」
劉家健呆呆地聽完林學同的言論,心裡一琢磨,把心一橫道:「那當然是走簡單的路了。大哥你就安排吧。」
林學同大手在腿上一拍,叫道:「好!」裸著身體向到廁所門前敲門,門一開,衹見兩姐妹已經穿上了內褲,怯生生地望著他。
林學同對妻子說道:「月,發生這事我不怪你,希望你也別生我的氣。家健他說很喜歡你,你能過去陪他嗎?」
曉月見丈夫說得直接,不由羞得滿臉通紅,身後給妹妹一推便給推了出去。向床那邊的家健望去,見他正深情地望著自己,突然想到自己和這個人偷情竟然給丈夫看了個正著,心裡委屈,眼淚便流了下來。
劉家健見曉月流淚,大吃了一驚,忙迎上去摟住曉月安慰。
而林學同也拉著曉雲出來,笑道:「好了好了,大家今晚上把心放開點,以後習慣了也就沒事了。」
旁邊曉雲聽著著惱,拳頭在林學同結實的手臂上狠錘了一下道:「你們男人在打什麼主意來著?也不跟我們姐妹商量一下?」
林學同一把將曉雲整個抱了起來,笑道:「有什麼好商量的?你多了個我疼你,還不好嗎?我先伺候你洗個澡先怎麼樣?」說完抱著曉雲走回了廁所,門也不關地洗起鴛鴦浴來。
劉家健見林學同與曉雲打情罵俏,心裡不平衡了,連忙拉著曉月坐在長椅上,吻著曉月臉上的淚珠道:「你放心,多了個我,你一定會更開心的。」
曉月見他說得真誠,心裡也感動,將頭埋在了他的懷裡。劉家健當然不會放過機會,伸手在曉月身上揉捏著,嘴也已經吻上曉月的嘴,於是兩人便在沙發上吻了個忘我。
林學同和曉雲洗好澡出來,見到沙發上的兩個,曉雲酸溜溜地說道:「平時也不見對我這麼好過,我說你們先去洗個澡吧。」
曉月聽了臉紅,連忙推開劉家健,先進了廁所去了,劉家健聽到關門聲,不禁滿臉鬱悶,林學同向他聳了聳肩,表示愛莫能助。
隔了一會,廁所門打開,曉月在裡面叫道:「傻瓜,要進來不?不進我關門了。」劉家健大喜,跳起身來叫道:「要要要,馬上就來。」興沖沖地衝進廁所裡去了。
等到曉月和劉家健洗好澡出來,衹見林學同和曉雲已經在床上玩開了,曉雲全身赤裸地橫躺在床上,任由林學同在她身上玩弄著,林學同見他們出來,笑道:「衹有一張床,別給我們霸佔了,大家擠擠,一起來吧。」
曉月聞之大羞,「呸」地一聲道:「我才不要。」
可是劉家健早已慾火燒身,加上見到妻子乖乖躺著任人宰割,如此一箭之仇如何能不抱。將曉月一把抱了起來便向床邊走去。
於是此時出現了這麼個情景,燈火照射下,姐妹兩個玉體橫放,一個較胖,一個較瘦,各有各的風采,各有各的風騷。而兩個男人則賣力地在她們身上玩弄著,時不時引起女人們的嬌吟之聲,此起披伏,使小小的房間充滿了春光。
林學同的嘴親到曉雲的三角之處,笑道:「曉雲毛長得好,你看分佈得多漂亮,真叫人喜歡。」說完伏下嘴像小雞啄米般不斷將毛咬起又放下,引得曉雲咯咯直笑。
劉家健聞之也不認輸,也伏下頭去欣賞曉月的下體,衹見曉月下體陰毛茂盛,一大團像堆草,他將臉整個貼了上去,在柔嫩的陰毛間吸了一口道:「大姐這裡帶香呢。」此話卻引得三人一起笑出聲來。
林學同一直渴望著一件事,此時跪在床上將肉棒湊到曉雲臉前道:「你姐老不肯幫我親親,曉雲乖,幫姐夫弄弄。」
曉雲抓住肉棒,說道:「親就親,怕什麼。」說完撐起身體張嘴便將肉棒含了半截進去。
劉家健見了心裡酸溜溜地,但聽林學同說過曉月不喜歡玩這東西,他也不好意思向曉月開口要求。
曉月見到他的模樣,知道他的心思。在劉家健大腿上拍了拍示意他也跪著,劉家健大喜,連忙照做了,果然曉月爬了起來,握著肉棒套了套後便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轉了轉,又將龜頭含進嘴裡吸了吸後,終於將肉棒緩緩吞進嘴裡,吸吮起來。
於是,口交的嘖嘖聲和男人們的呻吟聲充斥著整個房內,到後來不知道是劉家健先開始,還是林學同先開始,兩對男女又開始了69式。使房間內淫彌的氣氛更加地強烈。
還是林學同心急,他將曉雲拉到床邊,自己半蹲半站地站在地上,分開曉雲的腿後,肉棒在肉穴外上下撩動了幾下,笑道:「我們要先開始啦,呵呵!」
在曉雲一聲呻吟聲中,林學同的肉棒已經挺進了一半,抽動幾下後已然全根沒入曉雲體內,林學同立刻大力抽動起來,而且次次抽出衹留龜頭在內,次次進入都必定連根插入,衹把曉雲插得哀聲四起。
受到這邊的刺激,劉家健起身讓曉月趴在床邊,自己站在地上,想要用後進式插入,曉月覺得這姿勢不雅觀,在丈夫面前感到害羞,扭捏地說不想這麼做。
此時林學同性致大好,反而叫道:「開心就好,你還怕什麼醜啊。」
曉月見丈夫上著妹妹不心疼自己,心裡氣惱,也不管這麼許多了,將豐滿的臀部翹了起來,那肉穴便像小肉包似地展現在劉家健面前。
劉家健暗吞了口唾液,握著肉棒對住目標,屁股這麼一挺,目送著肉棒沒入曉月的體內,一時慾火茂盛,卻不覺林學同一味蠻幹,衹將肉棒在曉月體內轉了幾下再抽出插入,如此循環,弄得曉月嬌喘不已,四肢乏力。
那邊林學同將曉雲抱起,將曉雲雙腿盤在自己腰上,手捧著曉雲的臀部站著幹起來。而劉家健見曉月無力,也換了個姿勢,卻是男上女下。
劉家健用肉棒在曉月體內磨著,他已發覺曉月非常喜歡這樣的做愛方法,而恰巧這也是他最愛的姿勢,因為這樣做愛不但省力,而且肉棒可以更好地感受到小穴摩擦所帶來的刺激。
劉家健一邊用力將肉棒挺得更深些,一邊吻著曉月的頭,問道:「聽大哥說你不愛口交,怎麼今天肯主動幫我?」
曉月一邊享受下體的舒服,一邊輕笑道:「你大哥那裡長得難看,我才不願意含呢。你的就不會了,我……我看著喜歡。就……就……」說完不禁感到嬌羞。閉上眼睛不敢看劉家健。
劉家健心中一蕩,下體猛地一挺,呻吟道:「大姐對我真好,啊,我舒服死了,大姐裡面會動呢。」
曉月也感到全身開始膨脹,心知高潮快來來,喘息道:「現在……現在你可以快……快點了……我快來了。」
劉家健聽令,緊緊摟著曉月,下體猛力地衝刺著,交合的撞擊聲立刻大起。劉家健突然想到什麼,一邊猛抽著肉棒一邊說道:「大哥剛……剛才說要避孕,我……我沒戴套…….要在外面……射……射嗎?」
曉月正享受著劉家健帶給他的刺激,一時無力說話,衹是用力地搖著表示不用在外面射。
那邊林學同和曉雲也即將到達頂端,林學同將曉雲放回床上,和曉月並排睡著,抓著曉雲的臀部一下下地將肉棒狠狠地送進曉雲的體內,嘴裡道:「今天……不算,下次記得戴套。」
話音剛落,劉家健發出一聲悶哼,緊緊地抱住曉月的頭,嘴吻著曉月的唇,下體打了幾個顫後才慢慢地將身體放鬆下來。而曉月早已全身無力,朝天翹著的腿此時才放下盤在劉家建的腰上,兩人就這麼摟著一動也不動了。
林學同最後的衝刺也快到達終點,曉雲每讓他撞擊一下便發出無力的呻吟,高潮早已經來了,下體如洪水般將兩人的下體淹沒,最後期待的衹剩下林學同將戰果射入她的體內。
果然,林學同肉棒突然變得更加地腫漲,把曉雲的肉穴漲得毫無空隙,而林學同的精液狂噴而出,強而有力地力道使曉雲不禁呻吟。
外面的風雨仍然不見變小,而屋內的風雨卻已停歇,兩對男女糾纏地相摟而睡,都是男上女下的姿勢,男人的肉棒還在女人體內不捨得出來,時不時還傳出一兩聲親吻的聲音。
這樣的場境,也許以後經常會在這間小屋裡出現,他們是快樂?還是悲哀?或許衹有他們當事人心裡才能夠明白。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