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七四四章竟然真的出來了

ach9140
本文:2019-10-13T07:43:06

小城外某處,一座不算高的沙丘后面,這里是離沙蛇據點最近的沙丘之一了,再往前就沒了遮擋的地方。

在這里,塔等人都等候著,關注小城那邊的動靜。

他們剛才在看到小城外一處噴起的沙流時,就知道邵玄是見到人了,并且已經準備將人送出來,那是早就說好的信號。

那道沙流是等候在那里的藍寶石噴出的,而遠處天空的喳喳則在看到這股沙流之后,便往小城那邊飛去。

沙漠上的大型猛禽并不多,喳喳若是離隊伍太近,會暴露隊伍的行蹤,所以,從進沙漠到現在,喳喳大多數時候都是自由行動,并不與隊伍離太近,但也不會離得太遠,以便邵玄能及時找到它。

那五個工甲家的人,在被邵玄扔出去之后,就被空中掠下的喳喳給帶走了,飛出城的時候并沒有往工甲韌他們所在的地方飛,而是往另一個方向,待將后面追著的沙蛇的人甩掉之后,再折返回去,與工甲韌會合。

工甲韌給五人解釋了一下炎角部落的事情,看到五個同伴雖然精神狀態不是很好,但好在還活著,沒有缺胳膊少腿,給他們足夠的休息時間和食物,他們就能恢復過來,并無大礙,工甲韌也放心下來,看來炎角部落的人比他預想的要厲害,他們的選擇沒有錯。如果這次能夠安然離開,工甲韌會幫炎角鑄造武器,以報答炎角此次的救助。

人已經救了,他們的顧慮也沒了,接下來若是再碰到沙盜,炎角的眾人就不用再顧及什么。他們等著邵玄回來。

只是,等了會兒,小城那邊已經開始騷亂了,可邵玄并未立刻就出來,也沒有發出求助的訊號。

“怎么辦?”陀看向塔,“過去嗎?”雖說有那些甲蟲在,但畢竟沙蛇的人也不少,只憑邵玄一個人,未必能夠抵抗住那邊的圍擊,凡事總有意外。

“不,再等等。”塔抬手阻止,他們沒有接到邵玄的求助訊號,同時小城那邊似乎也不太對勁。邵玄說過有什么異變都會發出訊號,既然邵玄沒有這么做,他們也繼續在這里等著。這些年下來,塔也知道,邵玄不再是當年那個跟在隊伍后面的什么都不懂的小子了,該怎么做,邵玄心里肯定有計較,他們不需要做太多,按照計劃就好。

“注意點周圍。”塔跟大家說道。他們現在已經到了沙盜比較多的地方,必須時刻小心。

那邊,沙蛇的小城內。

眾目睽睽之下,藍色大甲蟲從沙地之下出來,黃沙從藍色的背甲上滑落,發出嘶嘶的聲響。

藍寶石的背高或許在沙漠眾多猛獸之中只能算是中型,但它整體呈略扁的橢圓形,看上去像個巨大的倒扣的勺子,這里并沒有足夠的空地能夠容納它。

隨著這只大甲蟲逐漸從沙地之下冒出來,地上低矮的沙土屋子也在一陣陣轟聲中倒塌,沙漠藤蔓編織成的門也在倒塌中發出脆弱的咯吱聲,根根斷裂。

站在那周圍的人早就見勢不妙匆忙退開,遠離這只突然出現的大甲蟲。

一般而言,沙漠上的猛獸很少會出現在這一帶,畢竟,這里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沙盜勢力駐扎,人多的地方,沙漠猛獸會相對少一些,除非是那些更為強大巨獸。而藍寶石的出現,已經在大家心中歸列為后面一種猛獸。

衣墾其實本來打算快速瞟一眼身后,然后繼續盯著黑沙的,他想趁黑沙不注意,來個偷襲,最好能將黑沙手上的那把劍奪過來。可是,衣墾沒想到轉頭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震驚得都忘了原本偷襲黑沙的打算。

不論是沙蛇的人,還是藍蟲這邊的人,都看向藍蟲人身上畫著的那個圖紋,看看圖紋上的甲蟲,再看看剛出現的這個,突然感覺一陣不可思議。

沙蛇的人:“這圖紋竟然是真的!”

藍蟲的人:“這竟然是真的?”

雖然每個沙盜團體都會有自己的圖紋,但那只是一種愿望,一種象征而已,并沒有將它當做真實的東西,本就沒有信仰,又如何會輕易相信一個圖紋?

就像沙蛇的人,真正在沙漠里遇到那種毒蛇,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宰了那條毒蛇,要是真有這么一條巨大的毒蛇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肯定會嚇尿。

如今,藍蟲的眾人就是這樣一種心情。

最早的一批藍蟲人,經歷過當年逃亡時的事情,知道為什么衣墾和沙盜團里的長者們會決定取這樣一個名字,當年沙漠上局勢剛亂的時候,他們逃離出來,要不是那只藍色甲蟲嚇跑了追兵,他們早就被砍死了,而且,那只藍色大甲蟲還給了他們不少好東西,那才是他們“藍蟲”沙盜崛起的開始。

而后來加入藍蟲沙盜團的那些人,雖然也從別人口中聽說過那樣的事情,但其實相信的人很少,有人覺得,那要么是瞎編的,要么就是純運氣。而現在……如果那些跟他們講過藍甲蟲故事的人在這里,他們一定會大吼出來:你們胡說!不是說那只甲蟲只有一人多高的嗎?現在出現在這里的是什么?!

聯想到剛才黑沙的話,藍蟲的人都覺得是衣墾召喚出來幫忙的,也不管什么傳說不傳說了,看向衣墾的眼神頓時帶著無限敬畏,來了底氣。原來頭領還留著一手,不光召出來了一只藍色的大甲蟲,而且比傳說中的那只更大!

反之,沙蛇的人則露出驚恐。沒想到藍蟲的人竟早有準備!甚至包括黑沙也是這么認為的。

同樣被震驚在那里的衣墾:“……”

衣墾當然發現了其他人看他的目光,他心里也是又驚又怕,這只真不是他召出來的,他以前是見過一只藍色的大甲蟲,但是真的沒這么大!他都不敢想,如果這只大甲蟲的出現只是偶然,而且無差別攻擊的話,他們藍蟲沙盜,以后是不是要更換圖紋了?

藍色大甲蟲的出現,讓原本的氣氛瞬間發生轉變,就像是一塊被凍得硬邦邦的冰,突然被扔進沸水中而出現裂痕。此時,驟轉的形勢帶給眾人的心情也是如此。

就在沙蛇與藍蟲的眾人心情各異的時候,出現的藍色大甲蟲整個身體都已經露出來,鏟子一般的頭部略微轉了轉,往四周掃了一圈,視線在衣墾身上停留了幾秒。

衣墾頓時心中一緊,他比其他人更明白事實到底如何,生怕這只大甲蟲對他們出手。

可是很快,衣墾發現那只大甲蟲挪開視線,看向拿著劍站在那里的黑沙。

周圍除了風吹動沙粒滑動的聲音之外,一片寂靜,都在等待那只大甲蟲的反應。就算發現出現的大甲蟲與藍蟲沙盜們身上的圖紋相似,他們還是抱著一絲懷疑。

下一刻,藍色大甲蟲動了。

抬起的一條如長柄鐮刀一般的前肢,朝著沙地上狠狠砸下去,不同于捕殺沙蜥時候的砸,此時的那條前肢伸展得更開,像是憑空落下的一道黑色閃電斜劈在沙地上。

爆起的氣流像是一條無形的飛箭,從劈下的地方直射向一個方位,所過之處,沙地上的沙子被推向兩邊。

衣墾站在原地沒有動,他知道這一擊的目標并不是他。扭回頭看向黑沙所在之處,那才是藍色大甲蟲的攻擊目標。

只這一擊,便讓衣墾心中狠狠松了口氣。

還好,大甲蟲攻擊的不是他。

在大甲蟲出現的時候,黑沙就緊張地防備著,大甲蟲一抬爪,他就做好了避開的準備,避開那道箭一般的氣流。

那道氣流撞擊在黑沙身后的石屋上,發出嘭的一聲震響,整個石屋都搖晃了一下,沙子、石屑和石塊嗖嗖往下掉。好在這個沙石屋在建造時耗費不少心力,并未因為這一擊就垮塌,但后面若是再來幾下,那就說不準了。

黑沙還是很心疼自己的豪宅的,不想在這里斗,一咬牙,快步踏出,朝另一邊過去。

藍寶石也正有這意思,邵玄還在那石屋里面,它剛才那一下甩出去就后悔了,誰都沒發現它頭上兩個觸角抖了幾下。

因為之前出過錯,差點將邵玄要找的目標人物給吃了,藍寶石想要做點功勞出來贖罪,所以,它現在會更賣力,只盯著那個目標,至于其他人,它看都沒多看一眼。

大力擺動六條長腳,藍寶石朝著黑沙追過去,長腳掀起的沙子打在人身上陣陣發疼。

衣墾也不追著黑沙過去了,他讓藍蟲的人都避開,發現沙地上有一些小甲蟲出來,趕緊道:“不要攻擊地上的甲蟲!避開,都避開!”

藍蟲的人都照做了,而沙蛇那邊的人,有人用一根石矛將腳下的甲蟲刺進沙里,很快就有兩只、三只……十只甚至更多的甲蟲出現在他周圍。

那人心下更慌,大叫著握緊手里的石矛,一下下朝地上那些甲蟲戳下去,越戳越多,周圍的那些甲蟲也都朝這邊聚攏過來,很快如小山一般,將那個人推起來,連頭和眼睛都看不到。一開始還能看到那人揮動石矛的動作,聽到那人口中發出的慘叫聲,但是很快,隨著繼續增多的甲蟲,已經看不到其他,慘叫聲也越來越小。

黑色的甲蟲像是一波小浪潮,將那個人卷進浪里,當黑色的浪潮漸漸退下時,只留下一具帶著破爛衣物的骨架。

僅有的那點懷疑現在也被這一幕給崩碎,沙蛇那邊不知是誰先吼出一聲:“蟲潮!”

像是往著火的油鍋里面倒入了一瓢水,嘭一下就爆了。

“蟲潮!”

“蟲潮來了!”

“快逃!”

沙蛇的人也不管藍蟲的人怎么樣了,在沙漠里遇到蟲潮,他們一般會直接開溜,遠遠避開,沒想到,竟然會在他們的老巢這里遇到蟲潮,不對,是藍蟲的人將蟲潮帶過來的!

藍蟲的人竟然能夠引發蟲潮?!

這個認知讓沙蛇的人更加恐懼了。

“讓它們離開!”沙蛇的人朝衣墾那邊喊道。

可惜,現在沙蛇的頭領已經被那只大甲蟲追殺跑了,這里的人又不是衣墾的對手,群攻?但是周圍還有那么多甲蟲,那都是吃人的!

跑還是不跑?

眼見著衣墾將周圍的沙蛇人一個個斬落,而被殺的人很快被地上那些甲蟲給吞食掉。

也有藍蟲的人被咬,但是不用衣墾多說,他們都朝衣墾這邊聚攏過來了,包括原本等在小城外,聽到動靜趕過來的人,也都往衣墾那邊靠攏。

衣墾看著地上密密麻麻的黑色甲蟲,心里也瘆得慌,他不是那些長者,長者們相信圖紋,相信那只甲蟲帶給他們重新生活的機會,可是,衣墾一直都是持懷疑態度的,只不過一個團隊需要一種精神支柱,便在商討圖紋和名字的時候,聽從了長者們的建議。對于這些蟲子,其實他心里也沒底。

見大家都朝自己這邊過來,衣墾也只能硬著頭皮站出來了。

“大家別對地上的甲蟲出手!”衣墾再次叮囑。

剛覺得腿上被咬了一口的人,本打算將那只甲蟲砍了,聽到這話,也只能甩甩腿,將腿上的甲蟲甩開。

讓他們驚奇的是,那些甲蟲在往這邊走了幾步之后,又跑開了,并不繼續往這邊靠近。

有用!

一個藍蟲的人轉頭看向衣墾,“頭兒,這……這是你召出來的?”

傳說中沙漠里的一大災難,竟然會度他們如此平和,還幫著他們!

真是太不可思了!

他們決定,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懺悔,不然以后遇到蟲潮被吃了咋辦?

衣墾心中也想著同樣的事情,只是仍舊有懷疑,他們是奴隸,見過太多也經歷過太多,對于眼前的這一切,他仍舊不敢輕易相信。

耳邊傳來不遠處轟響的動靜,那是那只藍色大甲蟲與黑沙在戰斗,只是不知情況如何。

“你們現在這里等著,我上去看看那邊的情況。”衣墾說著就想往后面沙石屋子頂上跳,腳還沒離地就被人抓住了。

“不不不,頭領,我要跟著你!”抓著衣墾手臂的人急急說道。

“對對,頭領,我們跟著你!”身側其他幾人也趕忙道。

“不用,我一個就行,你們在這里等……”

衣墾沒說完,其他人一聲哀嚎,緊緊抓著衣墾不放:“不!頭領你別離開我們!”嚎得那個凄慘勁,似乎衣墾一離開,這些人就會被吃了一樣。

可事實就是如此,一旦衣墾遠離,那些已經在血腥食欲中變得越發**的甲蟲們,就開始無差別攻擊了,唯獨不會去攻擊衣墾。

衣墾一跳到屋頂上,那些在周圍徘徊的小甲蟲們,就縮小了包圍圈,朝著這邊靠近。

見狀,下方的人朝衣墾使勁招手:“頭領救命!!”還有的人直接跟著跳到屋頂上。

衣墾從屋頂上跳下,靠近的那些小甲蟲又往外退開。

這樣一幕不僅藍蟲的人見到了,沙蛇也有不少人見到。

那些甲蟲不吃衣墾,似乎還在特意避開他,意識到這個,一些沙蛇的人心中就開始思量了。萬事命最大。

一個沙蛇的人朝衣墾那邊跑過去,邊跑邊叫:“我加入你們!我加入藍蟲!”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他們雖然擔心背叛會惹怒黑沙,但保命要緊,現在跟著藍蟲的人,不會被蟲潮吃掉,更何況,黑沙的下場未必會好,那只大甲蟲一看就不好對付。

看著越來越多沙蛇的人嚷嚷著要加入藍蟲,藍蟲的人也都看向衣墾,讓頭領做決定。他們都知道,這些沙蛇的人是被蟲潮逼的,但這對他們藍蟲來說,并不是什么壞事,至少對于當下的形勢而言,是好的。不說忠誠不忠誠,現在沙盜團伙,比的就是誰人多。

而被眾人當做保護傘圍在中間的衣墾,此時心情相當微妙。

衣墾心中的驚訝比誰都多。

竟然,真的這樣!

莫非,長者們所說的庇護,是真的?!

察覺到什么,衣墾猛地轉頭往沙石屋那邊看過去,視線從門那里,一直掃過幾個窗口,并未見到其他人,只看到不少黑色甲蟲從窗戶往里面涌進去,讓想往屋子里躲的人改變想法。

“頭領,你看什么?”藍蟲的一個人問衣墾。

衣墾搖搖頭,“沒什么。”他只是覺得剛才似乎有人在看著他們,只是,他望過去的時候并沒有發現什么。

而原本在沙石屋里面的邵玄,已經往藍寶石那邊過去。

沙地上的沙子如瀑布倒流一般飛濺而起,黑沙緊握著劍,將這道沖過來的沙瀑切割。

沙子摩擦著劍身,發出刺耳的聲音,像是尖銳的砂礫刮擦心臟一般,刺得耳膜生疼。

黑沙體內的經脈膨脹,自掙脫桎梏之后,除了肉體更加強大之外,每一次動用體內的力量,實力就會再次大漲,如同圖騰戰士調動圖騰之力一樣。只是,與圖騰戰士不同的是,他雖然已經將力量奪為己用,但并未完全吸收,每一次動用那股力量,情緒就會容易狂躁,好在他每一次都控制著,沒有失去理智。

雖說有副作用,但實力的增加也是確確實實的。黑沙躲開大甲蟲的長爪,手臂上的肌肉再次膨大,力量連連攀升,黑沙的雙眼中,整個眼珠子都變得血紅,朝外凸起,像是要流出血一樣,看著不遠處的龐大藍色身影。

十指緊握劍柄,雙腳震地,雙腿彎曲下蹲,弓起的背部能看到椎骨凸起,關節起伏不斷,一陣陣咯咯的聲音發出,下一刻,整個人如炮彈般朝大甲蟲沖去,筋骨的力道與體內凝聚的力量混合在一起,劈出劍風帶著“嗚”的呼聲。

眼見那只大甲蟲兩條前肢再次抬起打算用沙瀑來擋住劍勢,兩條長柄鐮刀般的腳即將觸及沙地的時候,黑沙腳下驟然轉動,沙子都被鏟得飛起,扭轉的力量帶動身體瞬間折向,閃過了掀起的沙瀑,而黑沙本人,則出現在大甲蟲的側面,凌厲殺氣直撲大甲蟲而去。

黑沙知道自己比力道是比不過這只大甲蟲的,但他又不想就這么放棄自己的地盤逃了,他想用自己手上的劍將這只大甲蟲給斬了,可是每一次他沖過去的時候,就會被這只大甲蟲用掀起的沙瀑擋住,所以,他決定改變策略。

大甲蟲這般做法,定是因為它在害怕自己手上的這把劍!

黑沙心中信心更盛,他的目標,是那只大甲蟲的頭!沒了頭,這只大甲蟲又如何能存活?它又不是巖陵造出來的那些怪物!

強硬的力量碰撞,發出如金屬交錯的脆響。震動的力道傳至握劍的手骨之中,發出咔嚓的折斷聲,而黑沙兩條手臂也因為這股蠻橫的反震力道而彈開。

黑沙瞳孔皺縮。

沒有砍中!

他的目標是大甲蟲的頭,可是,在劈下的時候,那只甲蟲也似是早有準備一般,動用另外兩對腳,身體如陀螺一樣,瞬間轉了個角度,本來對著劍刃的地方,由頭變成了背甲,而背甲,是這只甲蟲身上最硬的地方!

黑沙手上這把劍,劍刃砍在它的背甲上,竟然只是留下一道并不深的痕跡!

被反震的力道擋開之后,黑沙根本沒能來得及做什么,背甲已經撞了過來。

黑沙被撞得倒飛了出去,原本體內的力量就不穩,又在這一撞之下,頓時氣血翻涌,一口血噴了出去,雙眼之中也有血滲出。

突襲失敗,再加上背甲上的痕跡,已經撼動了黑沙的信心。

將人撞飛出去的藍寶石兩條后腿蹬動,看似笨重如裝甲車般的身體,卻在沙地上快速前移,一條前肢已經如鞭子般抽起。

黑沙現在還在空中,尚未落地,他沒有翅膀,想要躲閃都不行,除了舉劍硬抗別無他法。

帶著齒狀的前肢如一把橫掃過來的重斧斧身,震開空氣的阻擋,重重拍打在劍上。

強悍的力道隨著黑沙握著劍柄的手,直沖手臂。

咔嚓!

在手指指骨折斷之后,臂骨也發出脆裂的聲音,甚至整個背脊的椎骨都都在連連炸響,像是支撐不住一般。

而黑沙本人,則在這一拍之下,砸進沙地之中,震起的沙流仿佛水花一般散開。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42]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