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591

Ethan
本文:2019-10-11T08:19:45
第591章、你怕我?


“如果你們倆人膽敢有任何一人想要扣動扳機,我會在你們的子彈打出去的同時斬斷你們那條開槍的手臂-------”


只是眨眼的功夫,或者說還來不及眨眼的功夫。


方炎就已經沖了出去,砍斷了開槍人的一條手臂。而且正是那條開槍的手臂。


說打你左臉就絕對不打你右臉,說砍你打槍的手就絕對不砍你打#飛機的手---


不得不說,方炎的這種裝逼方式還真是挺唬人的。


方炎的速度太快了,快得讓人的眼睛都難以跟上他的行動軌跡。


除了躺倒在地上被他踩在腳下的白修,其它人都很難跟上他的節奏。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這就是境界上的壓制。


少了白修這顆眼中釘,方炎覺得身心愉悅了不少,生活也美好了許多。


砰----


青貓用傲世手槍射擊出來的那顆子彈打在了一棵大樹的樹幹上面,子彈在樹幹上面鑽出一個深洞。先是短暫的平靜,然後‘轟’地一聲巨響傳來。


大樹的樹幹從中間斷裂,攔腰爆炸,還帶著生命力的木頭四處飛散。


大樹的整個樹頭被炸飛到了天空中,殘枝落葉嘩啦啦地作響。


哢嚓哢嚓----


它們在落地的時候還在空中不停地肢解,龐大的巨頭分散成無數個小塊枝丫。


如果是打中人體的話,血肉紛飛,一片狼藉。


不得不說,這傲世手槍確實威力強大。和一個微型的火箭筒的攻擊能力相似。而且比火箭炮更加的精准。


啪-----


這是青貓那只持槍的手和傲世手槍一起落地的聲音。


方炎這一劍非常的具備藝術性,從肩鉀骨位置斬斷,齊唰唰地從身體上面分離。


在它脫落的時候,青貓還沒有感覺到異樣。


甚至他還想再接著扣動扳機,射擊出第二顆子彈。


可是,他存有此心,大腦已經發佈了命令,手臂卻沒辦法執行命令----


直到手臂落地,青貓才感覺到了疼痛。


鮮血狂湧,如一道紅色的噴泉。


“啊------”


青貓張嘴大叫,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感覺到了疼痛。


錐心般的疼痛,如果不是他意志力足夠堅強,僅僅是這一擊就讓他當場暈死過去。


“青貓,你沒事?”老鼠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方炎,手裡的傲世手槍一動不動地瞄準方炎的腦袋。他的表情猙獰,看向方炎的眼睛殺氣騰騰。


他和青貓都是將家人,是將家為保護家族重要人物特別培養的護衛人員。


他們只有代號,沒有名字,但是他們的人生和將家的興衰緊密聯繫在一起。


不僅僅是他們,還有他們的子子孫孫----他們都是將家人。


將家挖掘出他們,也培養了他們。


將家給予他們一切,他們只需要奉獻自己的能力和忠誠。


也正是因為‘將家人’這一身份,所以他們平時對將軍令身邊的其它人都有些看不順眼。


如果你看過《甄繯傳》你就會明白,主子和主子之間有爭鬥,奴才和奴才之間也有鬥爭----誰活得都不容易。


老鼠和青貓是將家調配給將軍令的保鏢,所以他們這一生就只能是將軍令的人。在感情上,他們親如兄弟。


現在青貓被人砍斷了一條手臂,自己----


老鼠很想開槍!


在子彈爆裂,在青貓慘嚎,所有人的視線都被他們吸引的時候,老鼠很想一槍打爆方炎的腦袋。


他不敢動,更不敢有稍微的疏忽。


方炎確實是一個說到就能夠做到的男人,他說誰敢開槍就砍掉開槍人的一條手臂,他就真的做到了。


正如他剛才自己所說:活了十幾年,我從來都沒有騙過什麼人。


他確實不是一個喜歡騙人的人!


可是,萬一呢?


萬一自己開槍之後,不僅僅沒能打死方炎,就像是青貓一樣也被他砍掉一條手臂呢?


老鼠很痛苦,很糾結。


他們在非洲的獵人學校主要學習的是槍法,他們覺得現代戰爭主要打的就是金錢和科技,一把高性能手槍就能夠吃遍天下。


老話不是說過了嗎?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菜刀再利,一槍嗝屁。


“這到底是哪個狗日的說出來的老話啊?”老鼠在心裡憤怒地想著。他覺得自己被欺騙了。


老鼠很委屈,他之前覺得那些拿著刀劍喊打喊殺的人跟不上時代,現在他才發現,原來是自己跟不上人家的速度。


“殺了他,快殺了他-----”青貓嘶聲吼道。因為疼痛讓他失去了理智,現在的他恨不得有人能夠一刀砍掉自己的腦袋----活著比死亡艱難多了。


青貓喊叫的同時,竟然再次從地上撿起了傲世手槍。


他用那唯一的左手抓著手槍,再一次舉槍欲射----


嚓----


又是一道人影閃過。


槍沒有響,子彈沒有出來。但是,青貓的另外一隻手臂也掉落在了地上。


“殺-----”


青貓一句話沒有說完,一頭栽倒在地上。


方炎手持驚雷劍站在原地,驚雷劍劍尖染血,但是方炎的腳仍然踩在白修的臉上。


白修笑出聲音,說道:“這些人不是你的對手,你殺他們易如反掌---不過,我喜歡看你殺人。認真起來的男人才有出息,你殺人的時候比你嘻皮笑臉的時候要討人喜歡多了------方炎,殺了我。我是你的殺父仇人。我活著,你這一生都難以原諒自己。難道你不想為父親報仇嗎?。”


“你別著急----”方炎笑著說道,心想,你以為我不想殺了你嗎?如果不是因為鳳凰落在他們的手裡,我早就一腳把你的腦袋踩爆了。“時間還早,你不是喜歡看我殺人嗎?那就睜大眼睛仔細看著-----看我是怎麼把他們一個人解決掉的。今天晚上我讓你看個夠。”


“你還是沒有勇氣。”白修輕輕歎息。“這樣的對手著實讓人失望-------”


方炎的腳開始用力,白修的臉被他的腳板給踩得變形。


“對,就是這樣-----”因為面部變形,嘴巴錯位,白修說話的聲音已經變得模糊。“再用一些力----稍微用一些力,我就死了。”


啪!


朽木一拳轟出。


鳳凰躺倒的那塊大石頭旁邊立即就出現一個巨坑,亂石紛飛,看起來就像是要把睡在大石頭上面難以動彈的鳳凰給活埋了一般。


“方炎小兒,我再說最後一次-----把你的腳挪開,不然的話我就一拳把她轟成肉餅------”朽木破口大駡。


他沖了過去,把地上的鳳凰從石頭上面拖了起來。


鳳凰身體虛弱,根本就沒辦法站立起來。


朽木一隻手揪著鳳凰的脖子,用手臂的力量支撐著他的身體。


他滿臉譏諷地盯著方炎,說道:“剛才這個小婊子為了你又是求饒又是擋劍的,你心裡一定很不好受?如果她就這麼眼睜睜地死在你的面前,你這輩子都會自責?不過沒關係,這個世界上狼心狗肺的男人太多了,多你一個也不多-------”


方炎臉色平靜地看著朽木,說道:“你用她來威脅我-----是想讓我做什麼呢?自廢功夫?還是把自己綁起來跪倒在你們面前讓你們一刀砍掉我的腦袋?”


“----------”朽木懵了。他想到哪裡就做到哪裡,根本就沒想好用鳳凰來威脅方炎什麼。他不是一個合格的綁匪,他甚至都沒有想好談判的條件和臺詞。


“如果我不死,她就不會死。如果我死了,她也會跟著我一起死------想必你們不會留著她讓她繼續活著。”


越是危險的時候,越是要保持冷靜。這是莫輕敵傳給他的一句話。


他打敗了白修,但是局勢仍然對自己很不利。


白修是他手裡的一張好牌,但是鳳凰的小命卻掌握在別人的手裡。


他應該要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因為鳳凰背叛過自己,所以他可以用鳳凰的命換白修的話。這樣的話,自己就如願以償地為父報仇。


可是,鳳凰背叛過自己,她也救過自己-------


“很難做出選擇是嗎?”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到方炎的耳朵裡面。


方炎很明確地感覺到,那聲音不是在周圍,而是來自於遙遠的地方。


可是,他卻能夠聽得清清楚楚,就像是有一個老人在他的耳朵邊說話歎息------


以氣凝神,長遠不散。


說話的人,內功修為應該已至神通境?


“你是誰?”方炎厲聲音喝道。“你是誰?”


“你真的想見我嗎?”蒼老的聲音再一次在方炎的耳朵邊響起。


“---------”方炎有了不好的預感。


他感覺到了危險。


那是被強大兇狠的動物覬覦時的自然反應。


他身上的汗毛根根豎起,他的皮膚表面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他的太極之心再一次旋轉起來,自動為其開啟了第一層保護。


方炎有些後悔了,為什麼要問他‘你是誰’呢?


假裝沒有聽到他說的話不是更好嗎?


“你怕我?”沒有等到方炎的回答,那蒼老的聲音再一次在方炎的耳朵邊響起。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