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588

Ethan
本文:2019-10-08T08:55:58
第588章、不死不休!


生前被人淩辱,死後被人羞辱。


任何為人子女的看到這一幕都難以忍受心如刀割。


“方炎,你的父親因你而死,難道你的心裡就沒有一點愧疚自責嗎?我若是你,就終身隱居不踏出燕子塢一步---”白修聲音冷洌地說道。


“白修------”方炎嘶聲吼道。


只聽‘哢嚓’一聲脆響,方炎竟然把嘴裡的兩顆牙齒給咬碎了。


白修手提長劍,長袍被獵風吹展,昂首挺胸,自有一股子睥昵天下的驕傲,滿臉不屑地說道:“咬碎銀牙,又能奈何?”


“我要你死。”方炎一字一頓地說道。


他的心在滴血,他的血已沸騰。但是,在這一刻,他的身體卻是徹骨地冰涼。


因為白修那句話:你的父親因你而死。


方炎的父親方意行只是一個畫家,是燕子塢很多人眼裡的‘廢物’。


但是,這樣一個廢物卻遭遇那麼多高手的伏擊,那麼大動作的獵殺----


他有什麼價值需要敵人出動這麼多的高手?


方炎無數次的回想猜測,他知道父親是因自己而死----但是,在真相沒有被揭開的那一刻,他不願意相信。


那是畏懼,也是逃避。


現在白修站了出來,白修指名道姓地告訴方炎:方炎,你的父親因你而死。


方之還如何逃避?還如何不願意相信?


白修殺了自己的父親,自己的父親因為自己而死----


方炎覺得自己的身體快要爆炸了。


“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可沒興趣去殺一個畫家-----”白修雲淡風輕地說道:“方炎,如果當初你的實力更強一些,如果你奔跑的速度更快一些,我們早就應該真正的碰面了。我之所以出現在方意行被殺的現場,不是趕去殺方意行,而是去等你----天地蒼茫,風雪漫天,那個時候,我們就應該有一場決斷。可惜,你跑得太慢,辜負了我特別為你安排的這一場良辰美景。”


“不晚。”方炎的嘴巴在流血。那是牙齒的血,也是舌頭的血。


他的表情猙獰,眼睛裡面蘊涵著無邊的殺意。


方炎的身體安靜地站在那裡,但是衣服卻在不知覺間鼓動起來。


那是真氣激蕩的結果。


按照以往的慣例,真氣將衣服托起的時候,是圓型,是弧形。是金剛罩鐵布衫,是防守的姿態。


但是這一次卻不同。


衣服的邊角揚起如長矛,很是囂張跋扈的向外擴張。


每一根頭髮都根根豎起,就像是即將發動攻擊的刺蝟。


這個時候的方炎野性十足,全身上下刀劍加身,隨時都能夠將敵人剿碎成渣。


“現在還不晚。”方炎聲音沉重地說道。他從來都沒有感覺到自己說話會如此的費盡力氣。“你沒死,我還活著,這場決斷就不晚-----”


“所以我選擇在了一劍峰----”白修笑著說道:“三年前,你在一劍峰之巔迎戰東洋劍神千葉兵部,大勝,一時間聲名大噪。消息傳到燕子塢,人心振奮,你爺爺方虎威特意跑到村口放了一掛鞭炮。先生當場晚上多喝了一杯,說方家後繼有人----”


“這就是你妒忌我的理由?”


“妒忌?”白修笑,說道:“我們這樣的人,如果僅僅是因為妒忌這樣的理由就做出這麼大的動作----值得嗎?”


“那是因為什麼?”


“因為利益。”白修說道。


“我什麼時候破壞過你的利益?”


“你破壞了很多人的利益,你只是不知道而已-----”白修輕笑,說道:“方炎,你太聰明瞭。太聰明的人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很多人都不願意你繼續活下去,因為誰都知道,你和大家不是同一條路上的戰友---好了,你成於一劍山,也終結一劍山。也算是有始有終,我對你也算有情有義?”


“來。”方炎對著白修招手,擺出了太極行步撩衣的防禦架勢。


白修平舉長劍,眼神直直地盯著方炎,說道:“一劍驚風雷,現在讓你見識見識真正的驚雷劍---”


白修的身體在原地消失。


沒有任何預兆,也不見有什麼起勢,他的身影就那麼憑空不見。


速度!


這就是極致的速度!


當人的速度快到一個極致時,就連眼睛都會欺騙。


在你看到他還站在原地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準備。


當他的身體已經沖到你的面前時,你才剛剛詫異他的人影在原地消失----


如山頂上的那一劍一樣,白修的身體還隱藏在無盡的夜色裡。


但是,空中卻隱現天雷之聲,有閃電劃破天際。


方炎的瞳孔裡出現了一道閃電,那閃電原本還遙遠,就像是來自高空之上。


那閃電就像是長了觸角似的,無限地向下延伸。


轟隆隆----


閃電瞬息而至,兇猛地朝著方炎的頭頂劈了過去。


方炎身體高高地躍起,看起來就像是在主動地迎接閃電。


跳步打虎,這是太極裡面一個很普通的姿勢。


但是,在方炎這種太極高手使來就一點兒也不普通了。


他的身姿如鶴,跳起如騰龍。


左右手劃圓圈,然後在閃電即將到來時一拳轟出----


霹靂啪啦----


無匹的太極之力和那閃電的電光交織在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音。


白修的驚雷劍引動驚雷閃電,而方炎的太極之勁就像是一個炸藥筒。


用炸藥筒和閃電碰撞,兩個極強極剛的物體進行接觸,自然只有一個玉石俱焚的下場。


嗖-----


白修的身體再一次出現,重新回到他攻擊前的位置。


去無蹤,來無影。疾快如電,也不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在普通人眼裡,就像他從來都沒有離開過。


白修臉色凝重地看著方炎,說道:“看來這趟一劍峰之行,你的收穫很不小----”


白修心裡很奇怪,明明方炎都快要被自己一劍捅死了,為什麼突然間又恢復了活力就像是個沒事人一般的活蹦亂跳跑得比兔子還要快?


他知道方炎的太極之心是世間一等一的神奇功夫,也是最讓人捉摸不透的功夫。


因為除了極少數的天才,太極一脈極少有人能夠悟出太極之心,腦域裡面出現太極之境。


但是,就算那極少數的天才,他們也很快就止步不前,不能在這一領域大踏步的向前邁進。


就連當事人自己都不懂得太極之心,白修這個外人又如何懂得?


“如果能夠讓傻逼們失望疑惑看不真切,這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榮幸----”方炎冷笑著說道。


他知道白修在疑惑什麼。


按照他以前的實力,是萬萬不會像剛才那般跳起來用直接的勁氣去接驚雷劍的閃電,因為他覺得那樣做不保險。


白修知道方炎的實力,他知道他不會冒險。甚至都已經想好了他的反攻招式,並且有針對性地在那一招之後預備了好幾招後手。


可惜,他的願望落空了。


方炎的反擊簡簡單單,又乾乾淨淨。


看起來不費吹灰之力。


這是境界上的壓制,是讓他感覺到憂心的事情。


這就是太極之心突破後的結果,他對自己身體的勁氣以及實力有充足信心後做出來的反擊和選擇。


可是,他有必要把這一切告訴自己的殺父仇人嗎?


“方炎,再接我一劍------”白修說道。


方炎哈哈大笑起來。


笑得撕心裂肺,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白修,你不應該叫白修,你應該叫白癡-----這是一場決斷,我們唯一的結果就是不死不休。別說是一劍,就是一百劍一千劍我都會接下----只要我沒死,我就會接下你的每一劍--------”方炎聲音悲憤之極,卻也暢快之極。


父親慘死卻不知道兇手是誰,他每日每夜都難以入眠。大多數時候,他都只能把腦袋埋在浴缸裡,就像是一隻縮頭烏龜。


現在他終於知道了殺父仇人,就是拼盡自己全身的力氣,就是拼掉自己全身的每一滴血,他也要把對手留下來----


也有可能會被對手留下來。可是,誰在乎呢?


為報父仇,吾願百死!


“白修,我知道你是一個大陰人,說話做事總喜歡藏著掖著-----像你這樣的人受了委屈只能埋在肚子裡,被人欺負了也只能憋著。這麼多年過去了,身體一定憋壞了?”


“拿出你全部的實力,使出你最厲害的劍招------然後讓我把你殺掉,讓我父親------”方炎的聲音凝噎,停頓了幾秒之後,說道:“讓我的父親真正地為我驕傲,為他有一個好兒子感到驕傲-------”


白修表情凝重,認真地對著方炎點了點頭。


“恩恩怨怨這麼多年,今天就是最後的了結-------方炎,我真的-----很想殺了你------”


白修變成了兩個白修,然後變成了四個白修。


他的身體向方炎突進,每一次突進都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


錯影分身術!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0]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