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7)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六一七章青矛剔肉

ach9140
本文:2019-04-16T23:08:29

石鍋內的浮油隨著不斷冒起的氣泡而飄動著,散發著誘人香味的肉湯,卻無法再吸引眾人的視線分毫。

敖剛才那句“該上肉了”,并未刻意壓制聲音,在場的人哪個不是有些實力的?以他們的耳力,自然能夠聽到剛才敖所說的話。

有肉就好。剛才還抱怨炎角小氣,給湯不給肉的人,立馬坐下,摩拳擦掌等著了。阿不力更是讓除了自己媳婦兒之外的其他人離遠一點,反正炎角這里的地方大,都坐這么近干嘛?

空間大了,方便他們以各種姿勢吃肉。坐著吃飽的時候,站起來或許還能繼續撐!

隨著敖和塔走出來,一股更濃的肉香傳入場內。

走進場內的炎角戰士們頂著大石盤,每一個石盤上都有一整只經熬煮過的兇獸,這些兇獸,即便趴地上也比人要高,現在煮熟了,擱盤子上的時候,看上去仍然是一大團。

對于早已經習慣熟食的部落人們來說,生肉是沒有什么讓他們喜歡的肉香味的,只有血腥味,以及輕微的咸味,接觸過金器的人還會多察覺到一種氣味,那就是金屬味,別問他們怎么知道的,一開始擁有金器的時候,誰不會過度好奇?

他們敏銳的嗅覺,此時幾乎都放在熟肉上,端來的這些,當真惹人饞。那可是兇獸肉啊,能白吃的兇獸肉!

只是,這些盛放著兇獸肉的大石盤被端進來之后,并未直接端到各個部落的席位處,而是跟著敖走。

這時,矛頂著一個直徑將近兩米的石盤,干凈的石盤中放有一個青色的矛頭。今晚他只是一個跑腿的,就連他爹也只是一個配角,秀場的主角是他爺爺,前任首領,現在的敖長堊老。

敖拿著長矛稍稍活動了一下,然后將矛頭放在炎角席位處的火堆上燒。

部落人認為,火能驅散病邪,這是更古老的時期,先祖們在掌握取火之技后,一代一代傳下來的思想。

很多時候,除非是徒手去拿食物,切割食物的刀具,他們也會在火上烤一烤。

燒過之后,敖輕撫長柄,然后將長矛轉了個圈,矛鋒朝上停住。

敖拿著長矛,朝炎角席位的左邊走,來到這邊最靠前的長舟部落前。

這幾個大部落的排位,其實是他們的帶隊人自己隨即抽簽抽的,長舟部落首領木伐手氣好,抽到的座次排在前面。

當時長舟部落的人還挺得意,看著其他幾個座次靠后的部落得意:“你們先來又如何,還不是被我們后到的長舟部落擠后面?”

所以,長舟部落是敖此時的第一個目標。

當敖站在長舟部落席位前的時候,坐在長舟部落最前面的首領木伐看過去,一位是炎角前任首領,一位是長舟現任首領,兩個部落之間又有那么點不爽快的事情。兩人不過是一個眼神,一個瞬間,便完成氣勢的交鋒,猶如看不見的電光,離得近的人似乎能聽到空中傳來的懾人的噼啪聲。

木伐自詡高人一等,不會如依舊野蠻粗暴的炎角部落的人那般行事,所以,面上看,仍舊帶著淡然的笑意,一副不愿意與那些粗蠻的炎角人計較的樣子。

而敖也沒有在說什么,手一招,后面塔就同其他人扛著盤子過來了。

呼!敖握著長矛的手腕一抖,將手中的長矛刺出。

殺氣,剎那間沖出,像是一股寒冷的霜流,朝周圍散開,并未對準席位上任何一個人,但感知敏銳的戰士卻能清楚察覺到,尤其是離敖最近的木伐。

嚇唬我?!

木筏除了剛才那一瞬間的驚愕之外,很快便鎮定下來,也沒有驚慌,如山岳一般,穩穩坐在那里,似乎面前的一切都是浮云。

炎角既然辦這個盛宴,肯定不是來廝殺的,所以,木伐相信,敖的意圖只是為了嚇唬他們,想看看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驚慌的丑態!

真奸詐!

其實,木伐還真冤枉了敖,敖是想來展示一下自己的氣勢,但他卻不是針對長舟部落,而剛才流露出來的殺氣,也只是習慣使然。一到這種時候,他總會激動難耐。

塔深知他爹已經投入了,只控制著頭頂的石盤,時不時轉動一下,調整傾斜角度,配合得天衣無縫。

作為前任首領,敖那一身的氣勢無疑是相當強的。

長矛如撲食的兇獸的利爪,打磨得鋒利的矛頭,帶著尖嘯之聲,似是破盡一切的氣勢,直扎向石盤上的那只煮熟的兇獸!

輕微的聲響起,太輕了,不像是直接扎進結實的獸肉中的聲音。而隨著這聲輕響,敖抬腳向前跨出,手中控制著矛柄朝旁邊一掃!

一塊磨盤大的肉白色塊狀物從石盤上飛出,泛著油光的肉塊,在陽光之下,劃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最后落在另一側早已等待的空石盤上。

噗噗噗!

并未停歇的長矛再次扎出,而且越來越快,不斷加速,敖的身影也變得虛幻起來,前一刻還在站那里,下一刻就只能看到殘留的虛影。

而隨著長矛一次次的刺入,一塊塊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獸肉,從原本盛放的石盤,落到另一個石盤上,有規則地堆起。

看到這一幕的人深深倒吸一口氣,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覺,感覺那里并不是在削肉,而是手握長矛的狩獵者在與猛獸廝殺。

削個肉而已,哪里來的這么重的殺氣?好在,所有的殺氣,針對的都只是盤子上的那只煮熟的兇獸。

所幸炎角只是拿煮熟了的兇獸來削,而不是當場宰殺,雖然有些人也喜歡看當場宰殺,但并不是每個部落都喜歡這種方式。

其實,一開始,炎角在商議炎河盛宴的時候,也想過當場宰殺,可是后來否定了,他們為什么要將自己的殺招都顯露出來?炫個技就行了,自己的老底還是得留著的。

是的,炎角只是將這些當做炫技的手段而已,而不是展示自己的狩獵技巧。他們傻逼了才會將自己狩獵兇獸的技巧全部展現出來,有能耐的外部落人不少,被他們學去的話,炎角人哭都來不及。那可是他們經過不知多少代炎角人的經驗積累,無數次實戰狩獵才掌握的技能,干啥要給別人看?

部落人對于技術的保護,總是很敏感的。

一對著活的兇獸,他們就會忍不住用真正的有技巧的殺招,可對著熟肉就不同了,只會炫技,不會將真正的殺招露出來。這些,不過是他們曾經玩過的游戲,現在再玩一次罷了。

長舟部落席位前,敖炫技炫得越發酣暢,手頭動作再次加快,周身的氣勢也更加強烈。

離遠一些的部落都能感受到那股殺氣,更何況是離得最近的長舟部落人?

坐在席位處的長舟部落人面上不斷抽搐,就算敖的殺氣不是針對他們的,但朝四周涌出來的氣勢中仍然會有殺氣逸散,這讓他們感覺后背冰涼,全身的皮膚表現都冒起了一個個雞皮疙瘩。

有人想要轉移注意力,不被敖那邊的動作所影響,可是,當他們的目光放在另一個石盤上的時候,卻發現,被削下的肉,基本上都是整塊整塊的,完整的肌肉!

寬闊的完整的肌肉被大塊大塊剔下,那些狹長的緊致的肌肉亦是,就連最難扯開的圓索狀肌腱部分,也被利落地幾乎貼著骨頭割斷,盡量保證整塊肌肉的完整。

見到這一幕的人,面上抽搐得更厲害了。

果然,炎角的人在炫技。他們展示的不是直接削肉,而是剔肉!

削肉簡單,剔肉卻難。

若是對猛獸不了解,如何能完整地剔肉?

就在很多人的注意力被那些被完整剔下的肉塊吸引時,離得最近的長舟部落首領木伐腦中卻閃過疑惑。

那把長矛上的矛頭,有古怪!

剔出的肉塊落在石盤上的啪嗒啪嗒的如雨點般的聲音,終于停歇。

此時,原本盛放整只獸肉的石盤上,已經只剩下一個干凈的骨架,而另一個石盤上,被剔下來的一塊塊近乎完整的肌肉,堆疊在其上。

塔同其他頂盤的人,將那個石盤放于長舟部落的席位邊,那片空地就是特意留出來放石盤的。

終于完了……

場內竟然能聽到集體舒氣的聲音。

尼瑪,剔個獸肉而已,至于剔得這么驚心動魄嗎?!看得老子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別以為你嚴肅著一張臉,老子就看不出你的得意!

炎角的這幫人其實就是顯擺炫耀吧?是吧?!顯擺你們經常吃兇獸到能熟悉兇獸身上的每一塊肉的程度?還是顯擺你那耍長矛的技巧?

好吧,雖然心里抱怨,但他們心里卻是挺震撼的。尤其是剛才敖剔肉時的氣勢,一些人看得都屏住呼吸,像是在親眼目睹一場狩獵。還有剔肉時的熟練程度,若不是經常吃兇獸肉,怎能如此熟練?

經常吃兇獸肉啊……真羨慕!大概,這就是吃兇獸肉的正確方式?

敖看了看面色不斷變換的長舟部落人一眼,朝身后一擺手,“下一個!”

敖還是很滿意自己在這般規模的盛宴首秀的,一直嚴肅著的臉上動了動,嘴角忍不住往上揚。

在炎河盛宴上炫技,是敖主動提出的。

盛宴上不是要提供肉嗎?肉,我給,一點不吝嗇,夸富宴級別的盛宴嘛,小氣就是丟部落的面子,必須得闊氣!只是,他給的方式有那么點粗暴而已。

至于敖為什么有這樣的技術……誰沒有一個二逼的過往?

當年敖還是小孩的時候,炎角部落這支還被困在大河這邊,與世隔絕,部落的人娛樂活動很少,要么是練習狩獵基本技法,要么學著打磨石器,要么就是跟一群小屁孩扯淡。

那些敖都沒興趣,他每天最喜歡最期待的活動,就是將自家煮肉湯之后的那大塊大塊的獸肉,給分成小塊,若是帶回來的獵物是小只的,能整只扔進鍋里面,他就整只地分解獸肉。

后來敖覺醒圖騰之力后,這種活動就更加頻繁了,因為覺醒之后力氣大,分肉分起來更加輕松,覺得厭倦之后,敖又開始自發將難度加大,從一開始分下來的肉絲,到后來的肉塊,再到完整的整塊肌肉,技術就是這么在無聊之中找樂子而練成的。

經常在山林里活動的猛獸,大多沒有太多肥油,尤其是迅猛型的,肌肉都是緊繃的,熬煮過之后,能剝離來一塊一塊的肉,敖喜歡將那些一塊一塊的肉完整剝離下來,而他所需要的工具,僅僅只是一根普通的長矛而已。

這是敖自己找的樂趣,他也喜歡在人前展示自己的這項技能,整個炎角部落,或許有愛好相同的,但沒有誰剔肉能比得過他的了。所以,每當很多人聚在一起的時候,敖就會展示一遍自己的這項技能。而炎河盛宴,無疑又是一個他炫技的平臺。

他就喜歡看那些人恨不得馬上喊停,卻又礙于顏面而強忍著的憋屈表情。哈,還可以炫二十三次啊,真爽!

席位靠末尾的一些小部落的人,見到敖的動作,頓時又開始忐忑起來,到時候敖走過來當著他們的面剔肉時,會是怎樣的感覺?會不會被嚇懵?

想一想,食欲都降低了不少。

他們就知道,炎角的肉不是那么好吃的!

然而,相比起那些目光放在敖的剔肉技巧的中小部落,幾個大部落的首領,不約而同將注意力凝聚到敖手上那把長矛的矛頭上。

青色的矛頭?

金器?

為何有這種顏色的金器?

他們也從那些逃離沙漠的奴隸主手中搶奪到不少金器,有深金色,淡金色,偏白的,偏紅的,唯獨沒有全青的!

“金”不就是他們手上那些金器中最普遍的那種顏色嗎?

因為金器一直被當寶貝,照顧得很好,沒有出現生銹的情況,所以也基本沒在金器上見過雜色,此時,看到敖手上的那根長矛上青色的矛頭,眾人心中不禁思量開來。

尤其是當時與敖離得最近,感受最深的長舟部落首領木伐,就算敖已經帶著塔離開,但他耳邊還回響著那一刻,敖揮動長矛時,矛頭劃破空氣時那種微不可查的震顫聲響。驚人心弦!

那是金器的聲音,卻又與他們手上的金器不同。

炎角在此展現的,僅僅只是他們狩獵兇獸的能力?


  給優名單(0)  回應(7)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sheun - 123.192.22.86
1 F:2019-04-17T09:07:43
3q

(觀光客) 拜託拜託公 - 223.141.28.16
2 F:2019-04-17T09:24:00
GOOD

(觀光客) 鼎天 - 118.166.76.233
3 F:2019-04-17T11:59:37
good

(觀光客) 測驗 - 27.247.131.144
4 F:2019-04-17T12:28:38
是怎樣唷

(觀光客) hg - 124.11.241.252
5 F:2019-04-17T13:17:57
ggkjhfuyyjygyu

(觀光客) batpu - 123.194.41.32
6 F:2019-04-18T12:18:30
good

(觀光客) asd1234 - 175.97.19.148
7 F:2019-04-18T14:50:28
感謝分享

[0.24]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