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0)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六一六章開席

ach9140
本文:2019-04-14T21:39:39

從那條直直的走道走出之后,眾人便見到了一片空曠的露天會場。

到來的部落共二十四個,每個部落帶進來的人,有五十至一百人,總人數在一千八左右,再加上炎角的人,此時在場內的人,超過兩千。這兩千人,就算坐在會場之內后,也剩余大片空地,此時就算是炎角整個部落的人全部過來,也能行動自如。

會場周圍建立起一圈高高的石屋,石屋墻壁上,同樣鑲嵌著獸骨組成的獸形圖案,給這個會場增添了一份兇悍氣勢。

正對著炎河堡獸門方向的那邊,便是炎河堡最高的建筑,炎河樓。

炎河樓前的空地上,擺放有七張寬大的獸骨椅,制成這七張凳子的獸骨,與炎河堡獸門前的那四顆牙,皆出自同一只兇獸,白色的獸骨經過雕刻,成為帶著紋路的椅子,上面還墊著一層厚厚的獸皮,獸皮上有數道呈“V”字型的花紋,坐在椅子上的人,正好能位于“V”字花紋的正中。

那是屬于炎角首領和巫以及長老們的位子。

七張椅子位于一條直線上,最正中的是現任首領歸壑的席位,邵玄作為大長老,座位就在歸壑旁邊,與歸澤分列歸壑兩側。

第一次參加這樣的盛宴,在這么多外部落人面前,歸澤難免有些緊張,不過,為了不丟臉,歸澤面上淡然,帶著微微的笑意,看似云淡風輕,與當年老頭子巫的架勢很像,甭管心里如何,至少面上能裝起來,讓人看不出破綻,尤其是在外部落人面前,得更加小心謹慎。

當進場的人都到了之后,歸壑站起,往前踏出兩步,露出來的兩條結實的手臂,隨著步子緩緩擺動,步伐穩健,每一步都帶著毫不掩飾的悍猛氣勢。作為如今的炎角首領,他必須得擺出該有的氣勢。

“今日,是我們炎角部落所建立的炎河交易區內,舉辦的第一場盛宴,也是一個真正的開始!今日之后,炎河交易區,將正式開放,不管是炎河一帶的部落,還是從遠處到來的遠行隊伍,都可以來此交易。我炎河交易區,擁有最好的獸皮,最好的兇獸肉,甚至可能會拿出一些珍奇藥草。有意愿打算長期在此交易的人,宴會之后可以找我炎角部落商議,征羅長堊老負責炎河交易區。”

說著,坐在一旁長老坐席上的征羅起身,目光往場內眾人身上掃過,“我就是征羅,炎河交易區內的事情,由我掌管。”

與炎角接觸表較多的人,想著炎角什么時候換首領了?而那些受邀而來的炎河一帶的小部落人,只是大致看了征羅一眼,然后就開始左顧右盼,想著什么時候能開吃,他們已經聞到誘人的香味了。

征羅也不介意這些人的態度,有很多事情,不是用嘴說就能達到目的的,得用行動來。現在這些人不在乎,以后也會搶著來找他。露了個臉之后征羅便回座坐下,他真正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介紹,還在后面。

歸壑也沒有多說,他知道到來的那些人,有些是來看熱鬧的,有些是來混吃混喝的,根本無意聽他說話,不過,沒關系,這些人總會有認真聽的時候。

歸壑又簡單說了兩句介紹炎河交易區的話,接到邵玄的眼神,抬手拍了拍。

“炎河盛宴,正式開始!”

咚!咚咚!咚咚!

帶著節奏的如悶雷般的鼓聲響起,聲波沖擊著會場,像是要將人的腦子都炸開一樣。

一些實力稍低的人面上都露出幾分難受之色,鼓膜被震得生疼。擺在面前桌子上的石杯隨著鼓聲顫動,杯底與石桌碰撞,發出嚓嚓嚓的聲音。

擺放在歸壑桌上的兩個做得精致的彩陶杯被震裂,碎成數塊。

在場內其他人桌上放著的杯碗,都是石質的,沒有一個是陶器,之前剛進場坐下的時候,他們就發現了,有些人覺得炎角也不過如此,在一些人的眼里,脫離某些情況來講,精致的陶器比石器更有價值,更能體現部落技藝的高超。甚至當時有人還想,炎角也不過如此。真小氣!

可是現在,見到歸壑桌子上擺放的陶器就這么裂開的時候,他們才明白,為何炎角放上的是石器而非陶器。因為,陶器太脆弱了,無法承受住鼓聲的沖擊。

這么一想,眾人也會過意來。不是炎角拿不出陶器,而是石器才結實。而且,認真觀察的話,他們發現,炎角拿出來制造酒器的石料,都是中等以上級別的,當然沒那么容易震裂。

有經驗的人在看到那些石質酒器的第一眼,就能知道石材如何了,拿出一塊石頭做酒杯,他們也行,但像炎角這樣拿出這么多好石材做酒器的,除了那幾個眾所周知的大部落,其他部落未必都有這樣的豪氣吧?

歸壑看似不在意地抬手掃開那些破裂的陶片,隨手就擺放上一個金晃晃的酒器,在陽光照耀之下,酒器周身都像是鍍著一層金色的光暈。

這個酒器的原材料是從沙漠奴隸主那里弄到的,但經過重新回爐鑄型,擁有了新的模樣,上面還帶有一個猙獰的獸頭。

還沒等眾人的目光從歸壑桌子上那個金晃晃的酒器上挪開眼,就聞到一股誘人的香味飄過來,頓時大部分人都沒心思再去管其他了。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對他們而言,若是將生存濃縮為一個字,那就是“吃”!

樂舞?欣賞不來。

聊人生?沒興趣。

要是炎角真在上主菜之前還弄出不少節目,他們大概會無比怨念。好在炎角夠直接,夠爽快!

疐部落的阿不力等人磨拳擦掌,“來了來了!”

一個個直徑過三米的石質大鼎被搬進會場,每個鼎由三個炎角戰士扛著,一個人撐住石鼎的一個足。鼎內并不是毫無東西,而是盛放著七八分滿的湯水!剛才飄過來的誘人香味,就是這些湯水的氣味。

即便如此沉重,盛放了湯水的大鼎,卻穩穩朝前運進,里面的湯水一點都沒蕩出來。

二十四個部落,每個部落所在的區域放上一個剛抬上來的大鼎,然后架好柴火。對于海那邊的奴隸主們來說,鼎有特殊的象征意義,但對于炎角人而言,他們使用鼎,是因為方便,也好看。

沒多久,鼎內本來就熱的湯水冒起了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香味散發得更加激烈,無時無刻不在刺激人的嗅覺和味覺,似乎聞到氣就能想到味一樣。

只是,二十四個部落,沒有一個部落開始動手盛湯,即便一些人眼睛都快盯出來,不住吞唾沫,也沒有動手。他們在等自己部落的領頭人發話,能夠被帶進場,能夠代表自己的部落前來赴宴,都在各自部落算精英了,不會隨著自己的性子胡亂行事。

直到有炎角的戰士拿著長柄大湯勺過來,舀出一份放進碗里。

阿不力咽了咽口水,緊盯著那個拿著碗的炎角人。只見對方端著碗喝了口,咂咂嘴,笑著看向他們一行人,“味道還可以,正好,能喝了。”

不用阿不力說,其他疐部落的人就已經湊攏過來,從那個炎角戰士手中接過長柄湯勺,殷勤地給阿不力夫婦盛湯,畢竟,首領不吃,他們這些手下人也不敢先嘗。

炎角的人看似是在試味,其實是在向那些人證明,這湯里沒下毒,可以放心喝。

石鼎里的湯是由獸肉煮出來的,上面還飄著一層油。不知道炎角人往里面放過什么,湯不僅香,味道也不錯。只是……

阿不力顧不上燙,喝完一碗才回過神來,這湯里沒肉啊!

拿著湯勺往鼎內舀了舀,竟沒見到一塊肉!

“肉呢?”

他們來這里不是來喝湯的!就算有好吃的蟲子,也不能滿足他們對兇獸肉的渴望!

阿不力疑惑地看向炎角人那邊,大腳上,長長的腳趾不住地摳著地面,肉呢?他要吃肉!

這時,坐在最前面,炎角高層席位那里,前任首領敖,以及大頭目塔,從座位上走出。

敖活動了一下雙臂,對塔道:“該上肉了。”


  給優名單(0)  回應(1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leeway - 114.34.122.144
1 F:2019-04-15T09:01:45
thanks

(觀光客) JJ - 59.125.26.139
2 F:2019-04-15T09:04:04
+1

(觀光客) bbss - 124.218.21.3
3 F:2019-04-15T09:38:29
GE

(觀光客) 111 - 218.173.147.98
4 F:2019-04-15T10:14:51
感謝分享拉祝福您

(觀光客) 123 - 42.74.92.189
5 F:2019-04-15T10:54:14
Good

(觀光客) tim - 111.249.30.224
6 F:2019-04-15T11:54:31
GE

(觀光客) ak - 36.234.123.232
7 F:2019-04-15T13:35:44
tks

(觀光客) 123 - 58.115.144.69
8 F:2019-04-15T13:57:36
gj

(觀光客) 123 - 61.228.149.79
9 F:2019-04-15T14:33:46
ge

(觀光客) Edison - 219.91.21.138
10 F:2019-04-15T14:48:42
值得推薦的好文章。推

[0.23]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