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愛上她同時愛上她的媽媽少女的誘惑9

kg0000
本文:2019-04-13T17:57:22
(二十)淫虐前奏

編者語:生活總是充滿著不確定性,前段時間有太多瑣事纏身,所以文章更
新的進度有點慢,對不起大家了,我會加快更新的速度。

今天獻上一篇祝大家五一快樂。

隨著白紗的緩緩落下,終於露出了裡面的廬山真面目,正如郭靖所想像的那
樣,眼前一個豔婦正趴跪在床頭,高貴的屁股正向後高高翹起迎接著身材有些肥
胖的男子的大力抽插,此人有些眼熟彷彿好像不久前看過,猛的郭靖想起此人不
就是剛迷魂自己的那個胖子。

豔婦的口中含著一根黝黑的肉棒不斷的前後吞吐著,因為被肉棒塞滿了口腔,
臉頰都有些變形了,站在豔婦身前的是另一個身材微瘦的男子,豔婦的眼睛被圍
了層黑色的布條,這樣在黑暗中被兩個男人前後玩弄,異樣的刺激讓她全身的敏
感度大曾。

只見她擡著高貴的屁股不由自主的向後迎接著男人的抽插,而身前那充滿男
人味道的粗黑肉棒讓她的呼吸有些急促,細嫩的舌頭在肉棒的龜頭上繞著圈,用
細細的舌尖頂住馬眼,豔婦不知廉恥的把馬眼上的黏液都吞進了肚子,肉棒的主
人發出愉悅的舒爽聲,作為對豔婦的嘉獎,男人的的一雙大手溫柔的輕撫著豔婦
的秀髮。

眼前淫美的春宮圖讓郭靖看得是熱血沸騰,突然郭靖渾身一顫,眼神裡充滿
了恐懼,過了幾秒後郭靖仿若瘋了般開始了猛烈的掙扎,口中發出陣陣模糊的嘶
喊,可惜的是床上的豔婦已經被兩個男人弄得神魂顛倒,根本不知道旁邊還有人。

「感覺如何?看著自己的親生媽媽被兩個猥瑣的男人前後夾擊,感覺很爽吧!」
突然一個聲音出現在郭靖的耳邊,處在極度憤怒中的郭靖,才發現身邊已經站著
一個男人——林偉翔,憤怒的郭靖死死的盯著眼前的男人,眼神裡充滿了憤怒和
不解。

「啪!」的一聲林偉翔扇了郭靖一巴掌,惡毒的罵道:「瞪什麼瞪!你這個
小雜種,今天我要讓你生不如死!!」也許是怕自己的聲音太大被床上的豔婦聽
見,林偉翔往後看了一眼,發現豔婦正被他的兩個手下干的是死去活來,哪裡還
有心思聽到他說的話。

眼前的豔婦正是郭靖許久未見的母親——趙雨燕,郭靖的腦海裡彷彿炸開了
般,這到底怎麼回事?母親怎麼會像個蕩婦般同兩個男人在床上玩「3P」,他
到底對母親做了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是媽媽給下了春藥?天啊!
這到底是他媽的怎麼回事?郭靖痛苦的神情看在林偉翔的眼裡就是莫大的享受。

林偉翔的內心充滿著複仇的快感,他低下頭在郭靖耳邊說道:「小雜種!先
慢慢欣賞你這個淫賤母親的表演,如果你受不了跟叔叔說,叔叔會讓你也上來爽
下,哈哈哈!」郭靖的嘴被堵住了,他只能狠狠的盯住林偉翔,如果說眼神可以
殺死人的話,林偉翔不知道被他殺了多少次。

可憐的郭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母親被人淩辱,不斷扭動的雙手只會讓
捆綁他身體的牛筋繩越綁越緊。

林偉翔走到趙雨燕身邊用力拍了下她的屁股,豔婦的美臀被拍得「碧波蕩漾」
林偉翔忍不住用力捏了兩下,肥美的臀肉被捏得一顫一顫的煞是好看。

林偉翔邊捏邊淫笑道:「寶貝!我這兩個手下功夫不耐吧!別著急!等會還
有更刺激的節目等著你!嘿嘿!」

趙雨燕心中一陣羞憤卻又無奈,雖然看不到林偉翔,但那惡魔般的聲音她是
再熟悉不過了,這麼多年來她生不如死,被他們百般淩辱如果不是為了兒子她早
就忍受不了屈辱自殺了。

可趙雨燕知道一旦自己死去,深愛自己的丈夫一定會為自己報仇,那樣敵對
家族就有殺丈夫的藉口,只要丈夫還活著,郭家人就一定不會讓其他家族在兒子
成年前動他一根汗毛,一旦丈夫死了那等待兒子的將會是悲慘的結局。

所以這麼多年來,趙雨燕不論受了多大的折磨和淩辱,為了丈夫和兒子她都
堅持活了過來,偶爾能央求這些惡魔能讓自己見上兒子一面,再怎麼被糟踐自己
都願意,可憐的母親為了能見上孩子一面,失去了自己的所有。

今天這個惡魔答應她只要服侍好他的兩個手下,就讓她能見兒子一面,無奈
的趙雨燕只好答應他們任由他們擺佈。

被黑紗矇住的雙眼看不清周圍的世界,但趙雨燕的直覺告訴她房間裡還有另
外一個人,有些奇怪的是一直沒聽到這個人說話,只傳來些模糊的聲音,不知道
惡魔又帶了什麼人來淩辱自己。

可憐的趙雨燕已經被林偉翔的兩個手下幹得香汗淋淋,嬌喘吁吁!

經過這些惡魔多年的折磨,趙雨燕已經從最初的激烈放抗,變成了現在的
「被動享受」了,有句不是說既然不能放抗強姦,就去享受強姦吧,趙雨燕現在
就是這樣的心態。

再說趙雨燕也想盡快滿足這些惡魔的獸慾,好能快點見到自己的兒子。

所以她假裝歡快的呻吟著,然後用力的扭動自己的小蠻腰,使得自己豐滿肥
碩的屁股像磨水盤般在身後男人的小腹上用力摩擦著,並用力的夾緊蜜穴裡的肉
棒,這樣沒弄幾下,他身後的胖男人就有些呼吸急促了,只見他深呼了口氣然後
用力的把住了少婦的屁股,不讓少婦動彈這樣稍微喘了口氣,胖男人笑罵道:
「日!小騷B太緊了,夾得我差點就射了!」

被他羞辱的趙雨燕剛想吐出肉棒想反駁他的羞辱時,身前的瘦男人猛的把肉
棒插進了少婦的咽喉深處,只見他抓著少婦的秀髮就這樣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得猛
烈抽插起來,可憐的趙雨燕只能發出陣陣「嗚嗚!」的求饒聲,可惜的是她的求
饒聲只能激起男人更強烈的獸慾。

身後的胖男人稍微喘息了會,也開始放開手腳把住趙雨燕的屁股開始了瘋狂
的抽插,一時間房間裡淫聲蕩漾,充滿了男女肉體互相撞擊的聲音,郭靖閉上了
眼睛,他不敢相信眼前如此淫蕩的女人居然是自己所敬愛的母親,可惜那引人犯
罪的呻吟聲和肉體的碰撞聲還是傳進了他的耳朵,告訴了他不爭的事實。

郭靖痛苦的咬著牙,也許他是怕自己忍不住叫出來,他忘記了自己根本說不
出話,他現在最怕的就是自己的母親發現她親生兒子的存在,郭靖只覺一陣惡寒
襲身,這些混蛋到底想做什麼?

林偉翔一直以來很壓抑,表面上看是被妻子王家壓得死死的鬱鬱寡歡,其實
不然,還有更大的秘密在他身上,他只能忍,面對自己妻子的背叛,他實在忍受
不了了,知道妻子背叛自己後,林偉翔才知道自己內心深處一直以來深愛著自己
的妻子和女兒,可惜的是自己終有一天要跟親人反目,也許是這些讓自己太過於
壓抑,所以這次林偉翔爆發了,瘋狂的他開始了他瘋狂的報複,一個策劃已久的
黑暗計劃馬上就要降臨在趙雨燕母子身上。

郊外某廢棄的倉庫門外突然出現了一個中年人的身影,中年人身上彷彿還背
著什麼「東西」,可這卻絲不能影響他的速度,只見眨眼間,中年人就閃進了倉
庫裡,他小心放下了身上的「東西」,原來是一個人,此人正是剛剛在球場上差
點發瘋的謝丹,而中年男子正是同郭靖在球館內交談然後突然帶走謝丹的「中年
人」。

中年男子用手把住了謝丹的手腕,就像醫生把脈一樣,不同的是中年男子的
手彷彿有魔法般,閃出淡淡的藍色光芒,藍色光芒漸漸沒入謝丹體內,在他體內
不斷遊走,謝丹的體內彷彿能發亮般透出陣陣藍光,此時的情景實在是有些詭異,
中年男子神情嚴肅,他的額頭冒出一層細汗,過了一會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氣收
回了自己的手,郭靖的身體也就沒有了詭異的藍光,一切彷彿又恢復了正常,中
年男子再仔細看了看,呢喃道:「還好!沒什麼大問題了,可憐的孩子,你一定
要堅強啊!」中年男子的聲音有些哽咽。

這時中年男子突然側頭衝著窗戶大喝道:「誰?」窗戶外閃過一道身影,倉
庫裡出現了一個身材纖瘦的女子,女子身材十分高挑大概有一米七左右,女子的
面容十分美麗,可惜的是那種透在骨子裡的冷,讓人不敢正視。

女子微微皺眉道:「大哥!你這是何苦!你不該救他」中年男子是冷豔女子
的大哥,只見他神情激動的說道:「我不該救他?你說我不該救自己的親生兒子
嗎?那我還算是人嗎?」冷豔女子嘆氣道:「大哥你該知道從他被家族遺棄的那
天開始,他就不在是謝家的人了,你這樣做如果讓長老們知道的話,你知道會是
什麼結果的,我是在為你好大哥。」

「好!你去告訴長老們吧,他在怎麼說也是你的侄子,沒想到你謝晴才去了
那個鬼地方兩年,就變成了如此無情無義之人。」謝晴面對自己大哥的責罵,還
是冷冷的樣子,只是稍微緊了緊秀氣的眉頭,她看了看自己的大哥她知道勸不動,
然後嘆了口氣轉身正準備離開,中年男子見她要走急忙說道:「你等等!你~ 你
這次出來做什麼!你們一般不是不能出來的麼?」謝晴頓了頓身子,說道:「大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在問呢?大哥你好自為之吧!」說完她頭也不回從窗
口閃身離去,不見蹤影。

中年男子呢喃道:「真的要來了嗎?這麼快!可是他還沒滿18歲啊,不可
能的,不可能這麼快。」中年男子的神情十分激動,彷彿就會有什麼可怕的事情
降臨到自己身上似的,他的情緒十分的不穩定,只見他時而懊惱時而大怒,在旁
人看來就若瘋了般,最後他終於冷靜了下來,默默的看著懷裡的謝丹,咬了咬牙
說道:「孩子!爸爸沒有辦法啊!現在我們只能忍,只有忍耐才有活下去的機會
啊!不然連命都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啊!」迷糊間謝丹彷彿聽到了中年男子的話
語,原來中年男子就是謝丹的父親——謝丞軼……

(二十一) 無奈亂倫
  編者語:關於大家反應情節比較混亂不夠清晰的問題,我想主要的原因是我
的更新速度較慢,所以老是有斷斷續續的感覺,其實劇情在我心裡早已經有了大
概的提綱,只是更新的速度制約了劇情的交代。我接受了大家的一些建議,所以
這裡重新寫個故事及人物的簡介,以方便大家的閱讀。關於文章題目的問題,現
在寫的是第一卷,不久就要寫第二捲了將會有個新的名字,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
幫忙想下,也許你所提議的名字將會被採納哦^_^.

人物簡介

  郭家:古老的四大家族之一,家族勢力覆蓋南方,根基為「兩廣」。

  郭靖:主角,17 歲精英學院學生,從小父母不再身邊缺乏親情的關愛,林
芊和王妮母女給了他快樂的童年,命運讓他成了「被遺棄的族人」等待他的將是
來自四大家族的「天劫」,曆史新的一頁即將開啟……

  郭云:主角的父親,郭家族長的大兒子,得知自己唯一的兒子是「被遺棄的
族人」後毅然脫離家族,為了妻兒忍辱偷生,被關在「家族監獄」長達十餘年。

  郭崇:郭家的當代族長,因家族利益不得不大義滅親。

  王家:古老的四大家族之一,家族勢力覆蓋中西部,根基為「兩湖」。

  王妮:35歲,文化局職員於主角的媽媽是同事,長期以來把主角當作親生兒
子一般看待,與主角發生了不正當關係後,又為救主角和女兒無奈失身於自己的
叔叔,對於家庭的背叛以及無奈的亂倫讓可憐的人妻該怎麼辦……

  王鍾:王妮的二叔,因心愛女人被家族逼死後叛離家族,後入崑崙一心向道,
練功入魔精神分裂成「道種」「魔心」後被「魔心」所控與侄女王妮發生亂倫。

  沈家:古老的四大家族之一,家族勢力覆蓋東部沿海地區,根基為「江浙」。

  沈雷:沈家在南方的代言人,心狠手辣對於性愛更有變態般的嗜好,一系列
賭球案的幕後黑手。

  沈浩然:18歲原省科大學生,即將去NBA 參加選秀被預言為中國近十年來最
有天賦的籃球新星。

  謝家:古老的四大家族之一,家族勢力覆蓋北方,根基為「京津」。

  謝丹:16歲,主角之一,工大附一中初二學生,父親的「慘死」一直讓仇恨
壓在心中,忍辱負重在仇人沈家中試圖找到幕後的真兇,面對理想與仇恨,在瘋
狂的壓抑中終於爆發了。

  謝丞軼:謝丹的父親,「假死」的他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謝晴:謝丹的姑姑,冷豔的她來自神秘的……

  謝毅:謝丹的爺爺,被沈雷所害與兒媳發生不倫關係,慾火與仇恨該如何平
衡…(這裡補充一點,前面寫成了王毅,本來是有伏筆想把謝單寫成王家的人,
但後來伏筆忘記寫了,呵呵所以只好將錯就錯了。)

  林偉翔:林芊的父親,王妮的丈夫,面對妻子的背叛,他做出瘋狂的報複。

  林芊:主角青梅竹馬的摯愛,天真可愛的外表下卻藏著一顆魔女的心,命運
的輪迴讓她再次和主角走到一起。

  陳豔:謝丹之母,為了給丈夫報仇,她將會承受多少屈辱呢?

  補充:沒出場的人物將會在以後繼續的更新。

===============================================

  正當床上的三人激烈的「3p」中時,林偉翔也開始實施他的計劃了,當他再
次出現在郭靖眼前時,郭靖驚恐的看到了林偉翔手中巨大的針筒。

  「嗚嗚~~」郭靖滿是恐懼的眼神在林偉翔看來卻是無比的享受,林偉翔很專
業的在郭靖被綁住的手臂上用棉簽粘了些酒精,冰冷的酒精讓郭靖的心卻如入冰
窟般。

  獵人都有戲弄獵物的習慣,也許獵物的懼怕才能讓獵人安心,作為獵人的林
偉翔知道眼前的獵物不是一般的獵物,一不小心自己很可能會被反咬一口。

  家族長老的警告還依稀響在耳畔:「這個人你現在還不能動,你應該比誰都
知道郭云的厲害。」

  哼!小子如果你不是郭云的兒子,我可能還不會這樣對你們母子,郭云!你
這個混蛋!我要你的妻兒償還你當初多我家所做的一切!!

  「嗚…嗚…」巨大針頭被林偉翔狠狠的插進了郭靖的手臂,郭靖的眼裡露出
無盡的恐懼。

  林偉翔湊到郭靖耳邊說道:「小雜種!叔叔給你打了點興奮劑,等會你就能
體會到致命的快感了,呵呵!」林偉翔的話語就像惡魔的詛咒般讓郭靖變得忐忑
不安。

  林偉翔給郭靖打的藥物是種叫「極樂散」的春藥,不同於一般的春藥的是,
這藥並不會迷失人的神智,他只是增加人體器官的敏感度,增加到令人恐怖的程
度。

  床上的好戲也漸漸到了尾聲,人妻趙雨燕已經全身心的投入到這場淩辱中,
配合著一胖一瘦的兩個男人做著不同的體位,而林偉翔的兩個手下也在淫美的人
妻身上得到了從未有的享受,雖然已經在人妻身體裡射了N 次了,卻依然精力充
沛的在人妻身上發洩著。

  此時的趙雨燕也已經忘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只見她分開白膩的雙腿跨坐在
男人略胖的小腹上,兩手撐在男人的胸膛,高高的向後翹起臀部,然後又重重的
坐了下來,一根烏黑髮亮的肉棒隱約的在她蜜穴間穿梭著。

  她的手指有意無意的刮過男人的乳頭,讓身下的男人暗爽不已,人妻的小嘴
也沒閒著,正在不停的為她身前的男人吞吐著肉棒,嘴角的口水混著男人的精液
流到人妻的飽滿的乳房上,身下男人的一雙大手毫不忌諱的揉捏著女人濕膩的乳
房,混合的液體弄得人妻身上到處都是。

  人妻眼罩下露出的臉頰浮現出舒爽的表情,看來多年來的淫虐讓人妻已經適
應了,甚至開始學會享受這種另類的激情了。

  林偉翔在一邊有些不耐的說道:「你們能不能干快點,嗎的都幹了快一個小
時了!」男人的淫言蕩語讓人妻更覺羞辱,而他兩個手下也知道正事要緊,人妻
身前的男人從人妻口中不捨的抽出肉棒,人妻的小嘴一旦恢復自由,就開始了自
由的「歡唱」,身下的男人把住人妻的屁股開始幫住人妻不停的在自己肉棒上套
弄著,這樣人妻不斷起伏的玉體,讓她烏黑亮麗的秀髮隨風飄揚著,胸前的一對
奶子更是不停的上下跳動著,男人忍不住擡起上身用嘴在女兒的奶子上「撕咬」
起來,疼痛的快感反到讓人妻感受到異樣的快感。

  而走到人妻身後的男子,用手把人妻的上身壓了下去,用碩大的龜頭頂住了
女人身後的菊瓣摩挲起來,人妻口中嗚鳴道:「不…不要…不要弄那裡…嗚嗚…」
話沒說完就被身下男人用嘴堵住了自己的聲音,男人肥大的舌頭侵入自己的口腔,
人妻只能無奈的吐出丁香小舌讓男人享用,屈辱的人妻只能模糊的發出「嗚嗚」
呻吟聲。

  男人在人妻胯間抹了些淫水,把人妻的菊瓣弄濕潤了些,然後猛的一用力龜
頭一下破開人妻的菊瓣,陷入了女人的菊門,巨大的疼痛讓人妻被堵住的嘴巴發
出痛苦的嗚咽聲,與人妻痛苦相反的是她身後男人發出了舒爽的怒吼聲。

  緊湊的菊花死死的含住了男人的龜頭,就彷彿有千張小嘴般舔舐著,強烈的
刺激讓男人喉嚨裡發出「哦哦!」的陣陣呻吟聲,男人一狠心猛了再一用力,隨
著人妻擺脫掉身下男人的嘴巴後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悲鳴聲,人妻的菊花裡已經被
肉棒插得滿滿的,再沒有一絲縫隙。

  看到自己母親被這般羞辱,郭靖憤怒的掙紮著,可惜他的掙扎換回的是,自
己的手腕上一道道猩紅的勒痕。

  人妻身下的男人看來很有經驗,只見他不停的揉搓著人妻的乳房,挺著肉棒
在女人蜜穴內小幅度的抽插著,身後的男人卻一動都不敢動,其實他不是不敢動,
而是想動也動不了,女人的蜜穴像把鉗子般死死的鉗住了他的肉棒。

  過了數分鍾,人妻漸漸緩過勁來,隨著身下男人肉棒的頂刺發出模糊的呻吟
聲,人妻只覺身後那根火熱的肉棒像插到自己心窩裡一樣熱烘烘的,不再像剛開
始那樣劇痛無比,相反有了些酥癢的感覺。

  身後的男人開始嘗試著細微的抽動自己的肉棒,慢慢的抽出一小截然然後又
慢慢插了回去,這樣來回幾下,女兒的腔道內漸漸沒有了開始的那樣幹裂,男人
見身下的人妻沒有劇烈的放抗,就開始慢慢的在女人身後抽插起來。

  「哦…哦…嗚…輕點…啊…好漲啊…」人妻漸漸的開始適應了兩人的「前後
夾擊」。

  林偉翔小聲的對著郭靖淫笑道:「看來你的母親天生就是個蕩婦啊!呵呵!」
沒有理會郭靖殺人般的眼神,林偉翔拿著針筒在人妻的屁股上也打了一針。

  人妻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打這種藥了,她也沒有多大反應,在說她現在也沒精
力想這些事情了,她被配合默契的兩個男人幹得是是嬌呼不已。

  不能不說林偉翔這一胖一瘦的兩個手下,幹這種事情那配合是相當的默契,
可以想像到兩人平常就沒少幹這種壞事。

  每當一根肉棒從後插入時,身前的肉棒就剛抽出來,然後又插進去,身後的
肉棒又抽出來,配合的時間剛好讓人妻的體內時刻有一根火熱粗壯的肉棒。

  這樣沒多久人妻的神情仿若瘋狀般,也不知是不是藥物的原因,此時的人妻
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自己現在是被羞辱,忘記了所有的一切,她
只知道自己現在只想享受這讓人發瘋的高潮,斷續模糊的呻吟聲傳入郭靖的耳中,
讓郭靖痛苦萬分,卻又只能無奈的做一個忠實的聽眾,漸漸的郭靖只覺小腹處升
起一陣熱流,慢慢的熱流充滿了全身,不知名的燥熱讓郭靖臉頰上浮現出一層汗
珠。

  床上的三人漸漸的已經進入到了最後的衝刺階段,三人全都瘋狂的挺動著彼
此的肉體,淫靡的場景讓一旁觀戰的林偉翔都有些蠢蠢欲動了。

  「啊!!!不行了……太刺激了…菊花太緊了…哦…哦…操死你……操死你
這個騷貨!!!」人妻身後的瘦男人通紅著臉,雙手用力的抓著人妻的屁股開始
了最後的衝刺,而正在人妻身下的男人,一邊把頭埋在人妻的巨乳裡瘋狂的啃咬
著,一邊瘋狂的向上抽插著肉棒,人妻被兩人幹得兩眼發白、全身泛紅、小嘴發
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

  「啊……不…不要…停…不行了…啊…」

  「哦…寶貝…放心…我們不會停下來的…我們一起飛吧……」

  「不…不是…我不是…啊…天啊…我要…飛了…啊!!!!」

  「好寶貝…我也快到了…老大…我們一起…射死她…」

  「啊啊啊!!!射了!!!一起射死她!!!!!」

  隨著三人瘋狂的叫喊聲,三人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了一起猛烈的顫抖著,兩個
男人的屁股上的肌肉痙攣的不斷抽動著,人妻顫抖的四肢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死
死的抱住了兩個男人,三人的身體彷彿本來就是一體一樣沒有一點縫隙,汗流浹
背的裸體形成了一副淫靡的畫卷。

  也許是剛剛的性愛太過激烈,三人都沒有再說話,這一刻的三人誰都不願打
破這難得平靜,只是緊緊的擁在一起,一起回味著高潮後的餘韻。

  郭靖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淫蕩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母親。

  最後還是林偉翔用尖酸的鼓掌聲打破了床上的平靜,「!寶貝!你今天表現
太出色了,太棒了!」

  這刻人妻才彷彿醒悟般,猛的清醒過來,用力的從男人的擁抱中掙紮起來。

  林偉翔的手下雖然滿是不捨,但還是同時從人妻的身體裡抽出了肉棒,只聽
「啵!」的一聲,空氣中瀰漫著淫靡的味道,當肉棒離體的那刻人妻「喔!」的
哼叫了一聲,兩根肉棒上都沾滿了淫液,而人妻的兩個蜜穴內更是「水流成河」,
淫液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床單上,人妻拿起床腳的一條毛巾,把自己身上的淫液擦
拭了乾淨,那淫美的樣子讓兩個男人差點又重新衝了上去。

  一想到自己剛剛那淫蕩的表現,人妻的臉頰緋紅起來,暗道自己怎麼變成這
麼淫蕩了,人妻卻不知道長期以來林偉翔對她的調教已經讓她變成了個身體激動
敏感的女人,雖然她內心仍然是堅定的,可身體已經漸漸的背叛了她的意志。

  人妻小聲的期期艾艾的說道:「我…可以…去看我兒子了麼…」

  「還不行,你還必須滿足我的一個客人,只要你服侍好他了,我一定讓你馬
上可以見到你的兒子。」林偉翔的嘴角浮現了邪惡的笑容。

  而一邊的郭靖聽到後突然瘋狂的掙紮起來,他被堵住的嘴巴發出陣陣的嗚嗚
聲。

  人妻哀嘆了一聲,正當她準備取下眼罩下床時,林偉翔阻止了她,讓她繼續
戴著眼罩,人妻只好無奈的用手摸索著,慢慢的下了床被林偉翔用手拉著,赤裸
著身體向她的親生兒子走去。

  看著漸漸向自己赤身走來的母親,郭靖的內心驚恐道:「不要!不要過來!
媽媽!你不能上當啊!林偉翔!!你這個混蛋居然設計這樣害我們!你不得好死!!!」
可惜的是被矇住雙眼的人妻並看不到自己兒子驚恐的表情,也聽不到兒子內心的
吶喊,當人妻的身體碰到兒子的身體後,兩人身子同時一震。

  林偉翔惡毒的說道:「寶貝!為了讓你玩的舒服,我們特意安排客人被綁著,
讓你好好的」強姦「他!」面對林偉翔無恥的話語,人妻只能屈辱的低下了緋紅
的臉龐,心裡暗道:「雖然以前聽說過,有男人有這樣的嗜好,可沒想到自己今
天居然會遇到這樣變態的人。」

  郭靖拚命的掙扎,卻發現掙扎是徒勞的,那牛筋繩只會越掙扎越緊,他已經
急得是汗流滿面,卻無奈的只能用吃人的目光瞪著林偉翔。

  林偉翔卻全然不知他的威脅般,繼續引誘著人妻走向深淵:「寶貝!跪下來,
先給客人把吹硬了!」林偉翔故意說著粗俗的字眼羞辱著眼前的母子。

  人妻順從的跪倒在自己兒子面前,伸著略微微顫抖的玉手拉開了郭靖的拉鏈,
郭靖只能奮力的挪動著自己的胯部躲避著,面對對方的躲避,人妻有點不知所措
了。林偉翔陰險的調笑道:「寶貝!記住你是強姦他哦,他喜歡你對他動粗,你
越粗暴他越有快感」郭靖只能屈辱的發出陣陣悲鳴聲。

  人妻心裡暗道:「真變態!真是什麼人都有!」卻不知眼前躲避自己「魔手」
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就這樣人妻在視線受阻的情況下,不斷的想解開郭靖的褲
子,而郭靖卻不停的躲閃著,也許是人妻有些不耐煩了,只見她猛的一下用手抓
住了男人胯間已經微微翹起的肉棒,人妻威脅般用力的捏了兩下,郭靖被自己母
親突如而來的動作嚇得呆住了,人妻還以為是自己的威脅起了作用,只見她馬上
順勢把身前男人的肉棒從內褲中解放了出來,郭靖火熱的肉棒在空中顫抖著。

  反應過來的郭靖,驚恐的想擺脫自己母親的雙手,可母親那溫暖的雙手卻死
死的抓住自己的肉棒不放,郭靖內心驚恐道:「不要啊!媽媽!不要啊!哦!不!!」
人妻已經用她溫暖的小嘴含住了親生兒子的龜頭,那濕熱的口腔讓郭靖舒服的差
點沒叫出來,當然他想叫也叫不出來。

  站在一旁的林偉翔看到人妻正賣力給自己兒子「吹簫」那淫靡的樣子,呼吸
也不禁急促起來。

  郭靖體內攝入的「極樂散」的藥效漸漸發揮出來,他只覺全身燥熱不安,被
自己母親含住的肉棒更是傳來陣陣灼人的快感,那強烈的快感讓他的思考都開始
變得混亂,他無法阻止自己母親這亂倫的舉動,只能悲哀的享受著母親的「虐待」。

  人妻雖然看不見肉棒,但憑自己口中的感覺,人妻心裡暗道眼前之人的肉棒
好大啊,在自己細心照料下好像有大了一些,也不知道自己等會能否承受得住,
一想到這裡人妻的蜜穴開始濕潤起來,人妻馬上又為自己這淫蕩的想法而自責,
只能自我安慰的想自己只是想快點見到兒子所以才會這樣做。

  也許是「極樂散」在人妻體內肆虐的原因,或者是人妻想找點完成任務,人
妻居然幾乎把郭靖的肉棒全吞進了她的口腔中,然後像唆冰激淋般不停的上下吞
吐著,劇烈的快感讓郭靖爽得頭皮都開始發麻了。

  人妻的手也沒閒著,在不停的把玩著肉棒下的兩顆肉球,偶爾還用指尖若即
若離的碰觸著郭靖的菊門,這樣多方面的刺激讓郭靖只能爽的咬牙咧嘴,被堵住
的嘴裡發出「嗚嗚…」的呻吟聲。聽到郭靖模糊的聲音人妻反到受到了鼓勵般,
更加快速的吞吐起來,嘴裡的細舌在龜頭上畫著圓圈,也許是太過於刺激了,郭
靖忍不住向上頂了一下肉棒,這一下直接插到了人妻的咽喉裡,人妻嗚嚥了一聲,
卻沒吐出肉棒,反到是一下接一下的深喉,這樣高超的技巧是郭靖以前所沒遇到
的,強烈的刺激加上藥物的關係,郭靖的屁股還是不受控制的一次次往上擡起,
一次次的狠狠的刺入自己母親的喉嚨裡,人妻為了能平衡自己的身體,半跪著用
手抓住郭靖的屁股,她的十指深深的陷入郭靖的臀肉中,彷彿在發洩自己的痛苦
似的。

  漸漸的人妻根本不用做吞吐的動作了,感受到好處的郭靖,開始自覺的在母
親嘴裡抽插起自己的肉棒來,在慾望中迷失自我的郭靖瘋狂的在自己親生母親的
口腔裡,像插穴般瘋狂的抽插起來,異樣而強烈的快感從肉棒衝向了自己的全身,
郭靖的內心瘋狂的吶喊道:「啊…太爽了…啊…從來沒…這麼…舒服過…不行了
……不…哦…媽媽…對不起…我…受不了了…不要啊…放開我…啊…不能射在…
媽媽的…嘴裡…啊…」

  人妻感覺到口腔內的肉棒不斷膨脹變大,知道男人快要射了,卻並沒有躲開
的意思,反倒是更加快速的吞吐起來,郭靖心裡雖然不想射到自己媽媽嘴裡,可
屁股卻不受自己的控制瘋狂的挺動著,最後當人妻的指尖猛的插入郭靖的菊門裡
時,郭靖再也忍受不住猛烈的射了出來,郭靖被堵住的嘴裡陣陣模糊的呻吟聲,
而人妻被肉棒堵住的嘴裡同樣發出了模糊的「嗯啊」聲,郭靖一共射了十五下,
前幾下直接射進了人妻的肚子裡,後面更多的精液順著人妻的嘴角滑落到她的玉
乳上,人妻並沒有立刻吐出肉棒,她溫柔的用舌頭舔舐著肉棒上剩餘的精液,郭
靖呆呆的看著眼前母親淫蕩的樣子,心裡猛一突,肉棒猛的往上一彈「啪!」的
一聲打在自己媽媽的臉頰上,沒想到身前的男子這麼快又硬了,人妻下意識的用
手緊緊的握住了眼前火熱而堅挺的「大家夥」。

  剛剛母子間淫蕩的一幕讓林偉翔和他兩個手下看得都是目瞪口呆,本以為會
有些麻煩的林偉翔,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讓母子都「上鈎」了,此時他當然會讓眼
前的母子繼續他們的「表演」。

  「寶貝!你的口技真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啊!快讓客人嘗下你蜜穴裡的
功夫吧!動作要快哦!可別耽誤了你見兒子的時間哦!」林偉翔壞壞的在一邊引
誘著。

  人妻微紅著臉稍微猶豫了一下後,還是義無反顧的站了起來。

  只見人妻扶住郭靖的肩膀擡起自己高貴的屁股,跨坐在郭靖的身體上,火熱
的肉棒不受控制的硬頂在人妻的蜜穴口上,這刻郭靖終於無盡的慾海中清醒過來,
他掙紮著擺動自己的龜頭,讓自己的肉棒總在人妻的穴口滑過,讓人妻幾次的努
力都白費了。

  如果說剛才的口爆已經是郭靖心裡的底線的話,現在近在眼前的亂倫,讓郭
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懼,雖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肉棒軟下去,但至少可以暫時控
制自己的龜頭不刺入自己母親的蜜穴。

  這樣來回幾次後,郭靖的龜頭老在人妻蜜穴口上摩擦著,讓人妻心癢難搔,
人妻心裡還以為是郭靖故意這樣子,聯想到剛開始林偉翔說的話,人妻咬了咬牙
然後用自己雪白滑膩的雙腿緊緊的盤住了郭靖的腰腹,這樣以來郭靖就很難動彈
了,然後人妻用右手握住郭靖的龜頭抵住自己的蜜穴上,然後深深的吸了口氣,
猛的坐了下去。

  郭靖只能睜大眼睛和林偉翔他們一起,看著自己的肉棒被母親的蜜穴套了進
去,郭靖內心悲鳴到:「不!!不要!!!啊!!!」可惜的是人妻根本聽不到
自己兒子內心的吶喊聲,黑暗中人妻只覺那巨大堅鋌而又火熱的肉棒幾乎全部刺
進了自己的蜜穴中,把自己蜜穴裡塞得滿滿的,幾乎沒有了一絲縫隙,人妻沒想
到自己的蜜穴居然能容下如此的龐然大物。

  林偉翔和郭靖身體同時猛烈的顫抖起來,林偉翔是興奮的發抖,而郭靖確實
痛不欲生的顫抖。

  郭靖痛苦的閉上了雙眼,兩道淚水默默的滑落,最後還是無法逃避亂倫的命
運,郭靖的內心充滿了絕望,而他不知情的母親卻在他身上開始了女騎士的征程
……

===============================================

  西周初年,周武王封文王的弟弟姬叔於虢,建立了虢國。到西周末年,因為
國家弱小,被鄭武公以武力佔領,並聲稱是由於護送周平王東遷洛陽有功。楚莊
王因此出兵討伐周朝,周平王因此找到姬叔的後裔姬序,並封他為虢國國君。虢
國後來被晉國滅掉,他的國人就以國名為姓,從此姓郭。——< 郭氏族語>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123 - 111.241.24.228
1 F:2019-04-15T14:22:15
1

[0.17]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