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429

Ethan
本文:2019-04-13T08:03:26
第429章、還可以再劈一刀!


燕子塢的人講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王冬是方虎威的弟子,所以方虎威就是他的父親。


他和方意行不僅僅是師兄弟的關係,還是親兄弟的關係。


並不是誰比誰的命金貴,也不是誰比誰更有資格活著。


王冬也有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老婆孩子。在他的老婆孩子眼裡,他的命比方意行的命還要金貴,他活著比什麼事情都要重要。


王冬願意為了給自己的師兄爭取一分鐘的時間,也有可能是三十秒——


重情義,輕生死。


這就是王冬的報恩方式。


粗暴又深沉。


黑色的別克汽車在空中短暫飛行,因為腦袋上面插著一把刀子,而刀柄仍然鉗在車頂的鐵皮上面,所以解開了安全帶的王冬身體並沒有因此被拋飛。


哐當!


人和車子同時栽進了深溝裡面。溝深而窄,車子卡進去就難以翻身。


黑袍人的腳尖在車頂一點,身體便高高的跳到了高空。黑袍獵獵生風,就像是一隻正在飛翔的蝙蝠。


他確實像極了那種黑乎乎的動物,滯空能力讓人驚歎。黑袍在空中飛了極遠的距離,這才輕飄飄的落地。


腳下泥水不濺,殘雪不起,踏雪無痕。


方意行撲得飛快,仍然追趕不上悲劇發展的速度。


當他跳到深溝裡面從車頂把那把長刀給拔了出來,把王冬的身體從車子裡面拖了出來,王冬的頭腦身體已經被他自己的鮮血染紅。


雙眼圓睜,血水灌進眼眶,眼珠眼白便也變成了血紅色。


極其的不甘心。


“王冬——”


方意行用力的抱著王冬,幫他溫暖著逐漸冰冷的體溫。


人死了,熱氣就散了。


方意行並沒有悲傷太久,因為他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從口袋裡摸出手帕擦拭王冬的眼睛,將血水從他眼睛裡揩出來。但是因為他的腦袋上面有一個大洞,大洞還在不停的流血。他剛剛擦拭乾淨,血水又一次湧了進來將他的眼睛染紅。


於是,方意行只能強行著幫他合上了眼睛。


脫下身上的毛料大衣,蓋在王冬的頭臉身體上面。


然後,他拾起地上那把黑袍人用來割開鐵皮插進王冬頭骨的長刀,扯下脖子上的領帶一圈又一圈的綁在他的手臂上面。


最後,他將領帶打了個死結,刀子和他的身體融合為一體。


方意行站了起來,重新站在了黑袍人的面前。


黑袍人抬起頭,黑帽遮掩的那只眼睛就像是野獸一般的陰冷惡毒。


他看著方意行,說道:“燕子塢的人——都不怕死嗎?”


“怕死。”方意行說道。“活著多好,沒有人希望去死。”


“他為什麼不怕?”黑袍人指著躺在地上的王冬問道。


“他叫王冬,原本是個乞丐。快要被人打斷手腳成為廢人時,被我父親從地下丐幫手裡解救,從此就成為我方家一份子。”


“他的命是我父親給的,他的尊嚴也是我父親給的。我們給了他生命,所以他就用自己的方式還給我方家一條命。我們給了他活著的尊嚴,所以他選擇讓自己死的有尊嚴。”


方意行看著王冬,輕聲說道:“他是英雄,死後屍體埋于我方家祖穴,靈牌供奉在我方家祖祠。方家不斷種絕脈,他的香火就不會熄滅。”


是在向黑袍人解釋,更像是在王冬說出自己能夠給予的保證。


英雄惜英雄,王冬為了救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所以他也不吝嗇拿出自己所能夠給出的最重要也是王冬最在乎的東西。


黑袍人沉吟良久,聲音嘶啞的說道:“活著的尊嚴,自由的生命,還有祖穴和宗祠——確實讓人羡慕啊。這些東西我一樣都沒有。像我這樣的孤魂野鬼,死後必會被丟于荒野或者亂葬崗上,屍體被禿鷹或者野狗撕碎吞食,無祖穴可葬,可香火可用——難怪他願意為救你而死。”


頓了頓,黑袍人又接著問道:“那麼,周帆呢?那是一個貪婪又膽小,自私又薄涼的人——我之所以選擇他,原本以為他和我是同一類人。為什麼他也選擇了那樣的方式?寧願自我犧牲也不肯湯裡下毒?他又為什麼——願意為你而死?”


方意行的臉上帶著驕傲又溫和的笑意,高聲說道:“你知道什麼是家嗎?”


“家?”黑袍人認真的想了想,他確實不知道什麼是家。家到底是什麼呢?是一座可以擋風遮雨的房子?是一堆豪華高檔的傢俱?


還是說,每天都給你提供不同的女人?


“家是人家。有人才有家。你下班回家,你的老婆已經做好了飯菜熬好了雞湯。你有事出門,你的兒子會一遍又一遍的給你打電話,問你爸爸怎麼還不回來——你們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你訓斥兒子的淘氣行為,你教育女兒要好好學習。就算被別的孩子家長找上門,你作為父親站出來給別人道歉或者和人爭吵——”


方意行的笑容很溫和,但是眼眶卻開始變得濕潤。


他說的妻子是他的妻子,他說的兒子是他的兒子。


他說的人家就是他的家庭。


這樣的幸福,大概再也沒有機會享受了吧?


“你說的沒錯,周帆確實是你說的那種人,他在性格方面和你是同一類人——但是,他不能背叛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不能捨棄自己的家庭和幸福。他體會過,也享受過。體會過享受過的人,就再也不可能像你一樣——像是動物一樣的思考和行為方式。他悍不畏死說出真相救了方家,方家也給了他包容和理解,給了他一個完整的家——”


黑袍人點了點頭,說道:“你給我上了一課。你說的都是我沒有體會過沒有享受過的,但是,聽起來就很舒服——我不肯捨棄自己的生命,我想努力的活著。所以,我這一生都是為別人而活,為殺人而活。”


黑袍人看著方意行,說道:“我尊重你,我給過你機會。可惜,直到現在還沒有人來救你——那就抱歉了。”


“不用說什麼抱歉。”方意行搖頭說道。“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也不需要給我機會,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機會。”


“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兒子而來,這比因為我而來還要讓人揪心。我這個做父親的沒有什麼本事,兒子遇到危險也做不了太多事情。但是,以前終究學過幾手功夫——我幫不了他什麼,就替他消耗你幾兩力氣吧。”


黑袍人眼裡的仇恨惡毒消失殆盡,聲音仍然嘶啞難聽,卻是用無比認真的語氣說道:“我喜歡折磨人,但是我不會折磨你。你會死得痛快。”


方意行沒有說謝謝。他不會對這樣的人說謝謝。


他緊了緊手裡的長刀,身體壓低,主動朝著黑袍人沖了過去。


哢哢哢——


腳上的皮鞋踩在堅硬的雪層上面,將那堆積起來的白雪壓得哢嚓哢嚓作響。


他沖到了黑袍人的面前,然後一刀劈向他的腦袋。


開山刀!


這是刀法當中最簡單也最兇狠的一招。


是燕子塢趙家的刀技。那件事情發生之後,他做過無數種嘗試,這只是他無數次失敗中的其中一次。


方家擅長的是太極,太氏太極在內江湖都有極高的地位。


但是,太極需要有勁氣。沒有勁氣支撐的太極就是花式太極。


在一些太極高手身上,即使不需要勁氣僅僅只需要技巧也能夠將人帶倒。但是,方意行很清楚,以他沒有勁氣的太極修為,面對黑袍人這樣的對手時,其實只有死路一條。


他沒有想過求勝,只是想死戰一回。


刀氣淩厲,兇狠決絕。


呼嘯的涼風被這一刀給劈開,就連身體都變得燥熱起來。


方意行只能將這一刀施展出七成戰力,但是,因為他內心殺意彌漫,所以就多了一種懾人心魄的力量。


呼——


黑袍抖動,黑袍人的身體憑空飛起,開始極速後退。


他竟然選擇了退避!


有死無生的一刀,將自己置之死地的一刀,自然能夠讓人心生懼意。


方意行只想劈出這一刀。


方意行以為自己只能劈出這一刀。


黑袍人後退,他的戰意便再次濃烈高漲。


那把綁在他手掌虎口和手臂上的長刀發出尖銳的響聲,期待著飲血封喉那一刻的到來。


方意行身體疾沖,緊追黑袍人不放。


一個後退,一個猛攻。


方意行越跑越快,最後竟然腳不沾地,身體在空中高高的躍起。


又一刀劈了過去!


仍然是開山刀!


有攻無防,有去無回的開山刀。


啪!


黑袍人長袖一甩,一襲黑色長布朝著方意行罩了過來。


方意行不躲不避,一刀朝著黑布砍了過去。


嘶啦——


黑布被方意行一刀斬出一條巨大的口子,但是方意行的身體卻被黑袍人從下面伸出來的腿給一腳踢飛。


撲通——


方意行腹部中招,身體摔倒在雪地上向後方嗤啦啦的滑行而去。


滑行了好久好久,好長好長,直到慣性消失,他的身體終於停頓下來。


咽喉一甜,大股的鮮血嘔吐了出來。


“人沒死,刀沒丟。”方意行抹了把嘴角的淤血,長刀仍然綁在他的手臂上面,在心裡想道:“還可以再劈一刀。”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kvjguj - 114.44.54.7
1 F:2019-04-13T11:05:40
good

[0.15] Archiver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