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402

Ethan
本文:2019-03-17T06:51:37
第402章、求生!




周帆突然間出聲說話,所有人都放下湯碗眼神疑惑的看著他。在這樣的場合,在別人說話的時候喝湯確實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


方家人都很有禮貌!


周帆的臉色微紅,因為緊張而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當然,也有可能是被放在他面前的湯鍋熏的。他放在桌子下面的雙腿微微的顫抖,他的胃部分泌出大量的口水,然後又被他一口一口悄悄吞下。


他的視線有些躲閃,不敢和任何人的眼神對視。但是他很快就意識到這種躲閃其實是一種做賊心虛,於是又趕緊抬起頭來。


方虎威笑呵呵的看著周帆,說道:“不要緊張。都是一家人,有什麼話不可以說的?童言無忌,在我面前你們都是一群孩子。你就是今天晚上罵我這個老頭子幾句,我也不會和你動氣——頂多就是被我那幾個徒弟給教訓一頓完事。難道還能結仇不成?”


周帆尷尬的笑笑,看著方虎威說道:“我有幾句話想說——我想先敬爸你一杯酒。”


眾人皆笑,方意行看著周帆說道:“我還以為是多大的事。想敬就敬嘛,我們也不會攔著——不過吃飯的時候我就已經和老爺子講好了,他今天晚上只有三杯的量。三杯完事之後就不許再喝了。他剛才已經和大家碰過一杯,你要敬了,這就是第二杯。不過,老爺子喝不喝我就不能保證了。” “前幾次意睛回來看你,我都以工作繁忙的理由給推開了。工作確實忙——但是,如果當真要請假的話,也是能夠抽出時間來的。我只是覺得——”


“覺得我們方家太窮燕子塢太偏是不是?”方虎威直接了當的問道。


周帆更加覺得羞愧難當,說道:“是的。我總覺得燕子塢太偏僻了,而且這邊的人——總是挺直著脊樑,走起路來虎虎生風,看起來比誰都了不起的模樣。我心裡就覺得很彆扭——”


周帆把杯子裡的酒一飲而盡,說道:“我知道我錯了。燕子塢再偏僻,它也是意睛的老家。方家再怎麼樣,也是我的親人——我不應該帶著顯擺和驕傲的心態過來和你們相處。不然的話也不會一次次的被碰了個頭破血流——” “應當喝。”方夢影和方夢象嚷嚷著喊道。小孩子就是喜歡湊熱鬧。


“應當喝。”方意行說道。


“爸,你給周帆一個機會。”方意睛紅著眼眶說道:“他既然把話給挑明瞭,證明他是誠心道歉。”


方虎威點了點頭,然後仰頭就把杯子裡的酒一飲而盡。


“這杯酒,我等了太多年了。”方虎威放下空杯,看著周帆說道。


“爸,對不起。”周帆眼眶泛紅。“我讓你——失望了。”


“確實失望。”方虎威笑呵呵的說道。“現在能夠把這番話說出來,能夠敬我這杯酒——證明方意睛沒有看錯人,我方虎威也沒有瞎了眼把女兒嫁給你。”…


“——”


周帆再次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看著方炎說道:“方炎,這一杯酒我要敬你——”


方炎笑,說道:“無論按照年紀算還是按照輩份算,怎麼輪也輪不到我吧?”


“方炎,這一杯酒我一定要敬你。”周帆語氣堅定的說道。“我們倆之間有一些矛盾,我也知道,你一直對我這個姑夫很不滿意——”


方炎認真的點頭,說道:“有時候我也想過,不要姑夫——”


“很多事情,你心裡都明白。只是為了你小姑,為了一家和睦,所以你們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次過來,我也是帶著敵意來的——原本我不想來,但是意睛再三堅持,為了今年回老家過春節這件事情,她和我堅持了大半年時間——謝謝,謝謝你們對我的包容,謝謝你們對我的接納。方炎,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這一杯酒,我敬你。”


周帆語氣誠肯眼神真摯,而且他又是方炎的長輩,長輩主動向一個晚輩道歉,方炎無論如何也不好再裝高冷,端起面前的酒杯和周帆碰了碰杯,笑著說道:“姑夫把話說的太嚴重了,我一直對你抱有希望——覺得你還可以再搶救一下。”


“——”


陸婉呵斥道:“方炎,怎麼和姑夫說話呢?”


方炎和周帆同時把杯子裡的白酒喝盡,周帆又給自己倒上了第三杯酒。


方虎威看著周帆,說道:“有什麼好話要慢慢說,有什麼好酒要慢慢喝——你一口氣就把好話說盡好酒喝完,接下來還說不說話了?還喝不喝酒了?把杯子放下,先喝口湯潤潤腸子。”


方意睛也勸,說道:“老周,你先歇歇——大家明白你的心意了,你那麼著急幹什麼?”


周命理就要過來接父親手上的酒杯,說道:“爸,這杯酒你要敬誰,我替你喝——”


周帆把周命理推開,紅著眼眶說道:“這一杯酒,我敬大家——敬在場的每一位。我先幹為敬。”


說完,周帆把杯子裡的白酒一口喝掉,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端起面前的肉湯,說道:“這湯真香。”


其它人對視一眼,也分別端起面前的肉湯小口的喝了起來。經過周帆這麼一番‘真情告白’,湯的溫度降了一些,現在喝口感剛剛好——


哢嚓——


“呼哧——”


哢嚓——


“呼哧——”


哢嚓——


“呼哧——”——


周帆歪歪斜斜的在雪地裡奔跑著,好幾次被堅硬的冰渣給滑到。他的身體撲倒在雪窩裡,身體還在沿著光滑的冰雪向前滑行,還沒有等到身體停頓,就已經努力的爬了起來再次向前奔跑。


他每跑一步都耗盡了力氣似的,從方家跑到這裡,已經讓他體力不支,呼吸急促,胸腔像是被一塊大石頭給壓住了,每一次跳動都有陣陣隱痛傳來。


他好久沒有鍛煉了。


夜黑風高,天寒地凍。


天上沒有明月,就連一顆星星也沒有。幸好地上還有一地的白雪,這些白雪可以照明指路。


周帆的眼鏡跑掉了,眼前的景物對他來說是一團模糊。他靠著感覺、靠著記憶朝著這裡跑過來。


這裡就是他遭遇黑袍人的地方。


“你出來——你出來——”周帆站在雪地裡大聲喊道:“我完成任務了,我完成任務了——”


沒有人應答。


除了驚起幾隻林鳥,林鳥彈落幾條冰棱,冰棱落地斷裂成段,沒有任何人類的聲音傳來。


“我完成任務了,你快給我解藥,快給我解藥——”


嗖——


一個黑袍男人出現在了周帆的背後。


“你確定——完成任務了?”黑袍人那詭異之極的聲音響了起來。這是周帆聽過的最難聽的聲音,就像是嘴巴裡含著滿嘴的沙子在講話,又像是無數條蚯蚓正在肥沃的土地裡沙沙的打洞發出來的響聲。


“是的,我完成任務了。我完成任務了——我把毒藥倒進了湯裡,他們都喝完了湯——每個人都喝了一碗。”周帆聲音顫抖的喊道,他的上下牙關咯咯咯的碰撞的厲害。像是恐懼他剛才做過的事情,又像是對面前這個黑袍人天生的畏懼。


“是嗎?”黑袍人冷笑。“那你告訴我——喝過湯的人,現在是什麼症狀?”


他不會相信周帆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即便這個人的小命掌握在他的手上,即使他隨時都可以把他捏死。就像是捏死一隻孱弱的螞蟻一樣。


周帆稍微冷靜一些,說話恢復了一些條理性,說道:“什麼症狀都沒有。我看到他們喝過湯之後就藉口去廁所跑了出來——他們什麼症狀都沒有。都好好的,沒有死——”


黑袍人聲音陰森的猶如來自地獄,說道:“他們當然不會死。至少不會現在死。因為我給你的是失魂引——這是一種慢性毒藥。它會和血液融合在一起,破壞人體的造血功能,腐蝕掉人的精神意志,讓正常的人慢慢的變成一個廢物。最後——三個月之後,才會像是得了慢性病一樣的死掉。”


這裡是燕子塢,怎麼能夠隨便滅人滿門呢?


但是,如果是這種悄無喜聲息的死法——當他們知道真相之後,已經是三個月之後的事情了。那個時候,誰還能夠找到他們被人下毒的痕跡?


時間才是最好的幫兇,他能夠掩沒掉殺人兇手留下的關鍵證據。


“要是普通人還好,但是對於那些習武之人——越是內勁兒深厚,氣體充沛,死去的時候就越是痛苦——”黑袍人看著周帆,說道:“好在,方家人都是習武之人。”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