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美人妻女模特系列(1~5)

冰心
本文:2019-03-16T23:11:17
第一章-潛入魔巢
價值千金的水晶燈飾間照射出來的輝煌燈光,現在正照在身著華麗洋裝的國際名模冰玉潔身上,使她那種東西方混合的美麗格外明耀照人。
她身上戴著一整套名貴的寶石首飾,晶瑩雪白的皮膚和幾乎無可挑剔的身材在衣裙下分外誘惑。
除了她,這座大廳內還有許多來自全球各地的名模、影星、社交名嬡等等美如蝴蝶、嬌如鮮花的美女。或妖艷、或清純、或可愛、或高貴,真可謂集中了萬般風情的各種膚色國籍的嬌娃集聚一堂。
就算是環球小姐大賽,也沒這麼多美女登場。而且這些美女都是身價極高的名花,就算是家財萬貫的花花大少,沒人「介紹」也未必能玩到手。可實際上,除了冰玉潔,她們都是各種利益集團專門款待權貴的高級交際花(高級娼婦),今晚則都應這裡的主人「邀請」聚集於此。
冰玉潔出現在這裡的身份,除了國際名模,還是小夜子財團的紅牌交際花。當然,後面那個身份是假的,但只有這樣她才能不被懷疑地潛入這裡。這裡是一座建於美國某州地下的華宅。此事本來聽起來就很令人難以置信,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座深藏於地下的龐大建築模仿了白宮的造型,就彷彿把全球聞名的白宮搬到了地下一般。
冰玉潔聽小夜子說過她要潛入的這個地方有多麼紙醉金迷、多麼荒淫奢華,但親身來到後,仍大大地吃了一驚。這座地下白宮的主人,就是風魔小夜子此次要復仇的對象,也是其父親--「黑牙會」總會會長迪奧。
冰玉潔的潛入行動前,除了小夜子提供的資料,唐飛在黑田色郎的幫助下動用了一切可靠的人脈對迪奧進行調查,確定了以下情報。
迪奧出生在芝加哥貧民窟,父親是個專門替人當打手的流氓,母親是個站街的妓女,迪奧一出世就生活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中,十分自然地從小就走上了歪路。不過,小時候的迪奧只是想吃飽穿暖、活得舒服、憧憬著當上黑幫老大。
讓唐飛大吃一驚的是,通過細緻的調查,他發現這個迪奧竟然與他的父親--華裔名偵探唐龍在年輕時是朋友!當時唐龍離開僑居在日本的家,遠赴美國發展,在一次偶然的打架中結識了迪奧。
那時的迪奧品性仍不算惡劣,雖然已是街頭小混混的頭目,卻還蠻講道義,與唐飛意氣相投成了朋友。可惜,迪奧太想往上爬,而且還要快速地不擇手段往上爬。憑著一張小白臉,年輕的迪奧很有女人緣,剛開始他還只是騙吃騙喝、很快便騙財騙色,接著幹起脅迫勒索,並加入「黑牙會」開始從事販毒、買賣性奴等勾當。
小夜子的母親,就是當年被迪奧玩弄摧殘的受害女性之一。迪奧不單自己幹這些勾當,還試圖拉攏唐龍入伙。唐飛雖講義氣,但絕不肯同流合污,兩人很快形同陌路。偏偏在那時,唐龍接到工作保護一名從日本來美國探親的女藝術家,而此女恰好被已在「黑牙會」中嶄露頭角的迪奧看中。雙方為了女人徹底翻臉,唐龍成功保護此女子回到日本,從此沒再去美國。
之後,唐龍與這位日本女藝術家在短暫同居後因性格不合分手,與其他女性成家立業生下唐飛。唐龍的餘生中再沒見過迪奧,而迪奧則繼續通過各種卑鄙無恥的手段往上爬,直至當上「黑牙會」的總會長,成為他童年時憧憬的黑幫老大。
引起唐飛和黑田色朗注意的是,那位日本女藝術家竟然是黑田色郎的母親!她終身未嫁,卻有黑田色郎這麼個兒子,從沒透露過父親是誰。按時間推算,黑田色郎的父親很有可能就是曾當過其母親貼身保鏢的唐飛!也就是說,唐飛與黑田色郎很有可能真的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這實在是此次調查的意外收穫。
至於迪奧在當上「黑牙會」總會長之後的情報,則少得可憐。顯然迪奧在爬到黑幫老大的位置後就不再那麼愛出風頭了,他深居簡出,藏身在全球各地操縱著「黑牙會」的跨國非法買賣。平時,只有極少數心腹才知道他在哪裡。
可正如小夜子所說,迪奧現在雖已是年過七十的老人,卻仍是個有著極強異常性慾的色中魔王。他非但平日漁色,每年還會定期在這個地下白宮集聚眾多紅牌交際花,舉辦高級性奴評品會,一邊款待各地嘉賓一邊挑選供自己玩弄的極品美色。
眼下大廳內眾佳麗齊聚,美樂飄飄正進行著舞會,不同來路的嘉賓與看中的美女把酒言歡或翩翩起舞。
這些人有的是「黑牙會」的高級幹部,有的是其他黑幫組織的大人物,有的是軍火商,還有不法政客與投機商,總之都是與「黑牙會」蛇鼠一窩的人渣。而黑田色郎與唐飛,就混雜在他們之中。
唐飛化裝成日本黑幫頭目,黑田色郎則沒有化裝,以小夜子財團代表的嘉賓身份出席。他們裝作與美女調情,眼神卻始終不離開冰玉潔周圍。他們不知道迪奧什麼時候會出現,但肯定冰玉潔的魅力足以吸引這色中老魔。因為,現場雖然有眾多各具姿色的美女,絕大多數男性的目光卻都集中在冰玉潔身上。
而且,雖然很多嘉賓用恨不得把冰玉潔吞下去的色狼目光盯住她,卻無人敢上前邀請她共飲或跳舞。這只有一種可能--冰玉潔已被這裡的主人看中,沒有人敢和這裡的主人爭奪嬌娃。否則,怎會無人上前?
果然,就在舞曲旋律加緊時,人群突然傳出一陣騷動,一名衣冠楚楚的白髮老人在兩排人高馬大的黑服保鏢下邁入大廳。眾人頓時肅然起立,向這老者舉杯致意。而這老人在微笑著擺手示意後,逕直來到冰玉潔的身前。
「哦,這位就是最近在模特界越來越走紅的冰玉潔小姐,不知能賞光跳支舞嗎?」凝視著冰玉潔,這老者彬彬有禮地說道,眼中卻露出狂熱而淫靡的獸性目光,彷彿在盯著難得一見的美麗獵物。
冰玉潔也算見過不少世面的奇女子,但在這老人面前只感到自己像是被猛禽盯住的羔羊一般,微顫著答道:「不、不勝榮幸。」
雖然這老人沒有報出自己的姓名,但從周圍人對他畏懼的眼神和他身上強烈的煞氣,唐飛與黑田色郎立刻猜出他必是這裡的主人--「黑牙會」總會長迪奧。

第二章-與魔鬼共舞
冷靜地保持著距離觀察了一下迪奧,唐飛不由感歎一聲,這的確是個難對付的魔鬼。別看眼下這老魔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冰玉潔身上,他的黑衣保鏢都警惕地圍護在他身邊,任何人想要對他有所動作,都難以輕易得手。
黑田色郎輕輕地碰了唐飛一下,暗示其不可輕舉妄動。唐飛深吸了口氣,看來要除掉這個魔鬼,只能按照小夜子制定的計劃,讓冰玉潔利用美色接近他,只有當他失去戒備,才能有機會下手。因此,冰玉潔在這次行動中的角色最為重要。
而那邊,牽住冰玉潔的纖纖玉手,迪奧帶著她離開大廳,步入一旁的小客廳。這個狡猾的黑道老狐狸即使在漁色之際也保持著戒心,不願在大庭廣眾面前拋頭露面太久。
唐飛望著愛妻被這色中老魔帶進小客廳,知道她即將面對什麼,心情十分複雜,但還是在黑田色郎的告誡下控制住自己。
將冰玉潔帶入小客廳後,迪奧指示保鏢們留在門外聽候差遣,親自打開屋內的一架老式留聲機,放上一張唱片,隨即小客廳內響起經典的華爾茲舞曲。雖然不像外面的大廳那麼熱鬧,卻也別有情調。
雖然情調不錯,迪奧又顯得像位彬彬有禮的老紳士,但他淫獸般的貪慾目光暴露了內心的殘暴煞氣。他將冰玉潔拉近身邊,仔細地欣賞這位近來聲明崛起的極品名模。
冰玉潔竭力壓住心頭的緊張不安,微笑著迎了上去,開始與這魔鬼共舞。經過前一段時間的各種歷煉,而今的冰玉潔與剛出道時相比更加明艷動人,有意無意地在舉手投足間煥發出無窮的女性魅力。華麗的洋裝下,她凸凹的女體曲線盡顯無遺,豐滿的乳房挺立在薄紗下隨著呼吸微微顫動,渾圓的美臀向上翹起優美的弧線,雪白修長的藕臂和玉腿也充滿著柔媚的韻味。
尤其她那張白晰的臉龐此時透著暈紅,飽含著年輕少妻特有的嫵媚,雙眼彷彿明亮的寶石,矯唇紅艷誘人,齊肩長髮烏黑秀美,真是既青春動人又成熟性感!
迪奧一生玩弄過的美女恐怕連他自己都數不過來,即使舉辦這樣的高級交際花品評會,都難以讓他找到看得上眼的玩物。沒想到此次活動能發現這般的極品尤物,實在讓他十分昂奮,決定要好好地徹底玩弄一下這位美人妻女模特。
不過,雖然迪奧心中恨不得立刻把冰玉潔剝得精光發洩獸慾,但他畢竟是經驗老道的色中魔頭,懂得怎麼慢慢地把玩極品美女。所以,他沒有馬上露出凶殘狂虐的淫魔本性,而是摟住冰玉潔緩緩起舞,醞釀著漆黑的欲情。
被迪奧摟抱在懷中,冰玉潔發現這個老魔有著與年齡不符的強健體格,多半是服用了什麼特殊藥物,讓他始終保持著青壯年時期的凶暴煞氣。
隨著華爾茲舞曲,兩人跳了幾圈舞,身體也貼得越來越緊,冰玉潔只感到自己豐滿的胸部被緊緊貼在迪奧的胸膛上,任由這老魔透過她的衣領窺視著她胸前深深的乳溝。
在小客廳內的曖昧燈光下,迪奧可以清晰地看見冰玉潔誘人的乳房輪廓,由於兩人貼得十分緊密,使冰玉潔的乳峰彷彿就在這老魔的眼前晃動。迪奧看得眼中慾火焚燒,摟住冰玉潔共舞的動作突然變得粗暴起來!
猛然間,冰玉潔感到在每個舞動的節拍中,迪奧非但故意用胸膛緊緊地貼住她的胸部,還將褲檔裡怒聳的雄物隔著她的下體衣裙頂在她的大腿根部來回摩擦。
冰玉潔臉上羞紅,想推開這老魔又不敢反抗,欲推還迎的矯態引得迪奧更加興奮。
「嘶!」地一聲,色中老魔終於丟掉了紳士的偽裝,獰笑著將臉色緋紅的冰玉潔的上身洋裝撕得粉碎,然後嗜虐地打了她一個耳光,將她推到在小客廳的地板上。
「賤人!你害什麼羞?裝什麼淑女?我要讓你知道你有多麼淫賤!」與之前的紳士樣子判若兩人,此時的迪奧露出他最真實的一面--比漆黑的黑暗更漆黑的性虐狂心理!他提起冰玉潔的長髮,在她哀吟中將她拖到小客廳內的一張沙發前,然後坐在沙發上粗暴地隔著白色蕾絲乳罩捏玩她的G罩杯美乳。
冰玉潔高聳豐滿的乳房半遮半掩地從白色蕾絲乳罩中露出,白嫩光滑的乳肉被迪奧魔爪般強而有力的大手貪婪地撫弄,被凶暴地捏出了一道道紅印子,痛得她淚眼哀求,但她的哭聲更激起這淫魔的殘虐獸慾!
雖然在此次行動前,小夜子已把迪奧有異常性虐嗜好的事告訴過冰玉潔,但親身體會下,冰玉潔才感到這個色中老魔有多麼凶殘可怕。他簡直沒把女人當人看,只視為供他任意宣洩殘虐獸慾的性奴。
玩過一陣奶子,迪奧把手伸向冰玉潔的下身,一把扯掉她的長裙,隔著雪白的三角蕾絲內褲用手指挑逗女體最敏感也最神秘的私處陰戶。這老魔的動作雖粗暴,力度卻很巧妙,沒多久就弄得冰玉潔扭動腰肢、呻吟哀婉,下體內褲濕成一片。
「嘿,這麼敏感,一看就是經過性愛調教的女體,還裝什麼清純。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隸,還不快伺候你的主人!?」帶著無比的扭曲興奮,迪奧脫掉了自己身上的衣褲,露出高大黝黑的身體,除了下垂的啤酒肚,沒有多少衰老的跡象,卻有種不自然的藥物強化感覺。
尤其他胯下漲大的陽具,又粗又長簡直像一條醜陋猙獰的毒蛇,還散發出一股怪異的藥味。再次抓住冰玉潔的秀髮,兩腿張開坐在沙發上的迪奧將她的臉按到自己胯間。
身上只剩下胸罩和內褲的冰玉潔沒有選擇餘地,強忍住被這淫魔凌辱的羞憤,哀羞地用白嫩的小手捧起他的醜陋雄根,一邊揉搓龜頭和莖身、一邊張開小嘴用香舌舔弄雄根最前端的龜頭馬眼部分。她知道,現在的她只能暫時委身於此淫魔。
冰玉潔的口技比過去大有長進,弄得迪奧這色中老魔也很是歡心。不過讓她驚恐的是,迪奧的肉棒竟在她的伺候下又漲大了幾分,已有點不像人類的正常器官了!

第三章-淫藥催情
隨著迪奧的醜陋肉棒在冰玉潔的紅唇小口中越漲越大,肉棒上散發出的怪異藥味也越來越濃。用口唇、香舌、玉指不停舔吸套弄這根肉棒的冰玉潔感到全身火燙,體內背德的慾火徐徐燃燒,只穿著胸罩和內褲的半裸矯軀發情般呈現出紅潤的光澤。
這種感覺,令她不禁想起曾親身體會過的一種禁斷藥品--「魔淫藥」!
「魔淫藥」是「黑牙會」近來在全球推廣販賣的一種軟性毒品,它的毒性不像海洛因和冰毒等硬性毒品那麼強,對人體的損傷也微乎其微,卻有著極強的催情作用和迷幻效果。
由於各國法律對軟性毒品的打擊力度參差不齊,「魔淫藥」在某些國家甚至包裝成合法的性保健藥品出售,鑽了法律的空子,危害性反而更大。
在被「黑牙會」日本分會綁架監禁的那段日子裡,冰玉潔幾乎每天都被注射這種藥品並遭受反覆輪姦。如果換成尋常女子,早就喪失自我淪為性奴。
好在她長期服用唐飛家傳的一種中藥,體內對各種藥物都有一定的抗毒性,才勉強在那種狀況下堅持住了自我,直到最後成功獲救。
不過,「魔淫藥」是一種無色無味的藥物,而眼下迪奧的肉棒上卻散發出無比怪異的藥味。
另外,迪奧塗抹的這種藥物似乎沒有迷幻效果,但催情效果卻比「魔幻藥」還猛烈!簡直可以立竿見影地讓聖女變成淫娃。
此次潛入行動前,冰玉潔除了加強服用唐飛家傳的中藥,還服用過小夜子集團專門根據「魔淫藥」樣品研發出的實驗性解藥。然而現在看來,那種實驗性解藥並不能對抗這種新型的神秘淫藥,冰玉潔只能以自身體內的抗毒性暗中抵抗。
但伴隨著小嘴與迪奧胯下雄物的緊密接觸,迪奧塗抹在肉棒上的那種神秘淫藥不斷通過唾液傳入冰玉潔體內,使她全身慾火燃燒得越發灼熱!無意識間,她開始深深含入迪奧的肉棒大力吮吸套弄,從半強迫的逢場作戲變成主動求歡。
「嘿嘿,冰小姐,那麼想要我的大傢伙嗎?剛才你不是很害羞嗎?女人就是這麼賤,一發情什麼清純玉女都會變成淫亂母狗!快,給我像母狗那樣趴著學狗叫!」
嘴角邊露出嗜虐的殘忍笑容,迪奧猛地把胯下雄物從冰玉潔的小嘴內抽出,抓住她烏黑發亮的長髮把她按倒在小客廳的地板上,像對待奴隸般用腳踢著她圓潤的雪臀。
冰玉潔很是無奈,雖羞憤不己,卻不得不按照這色中老魔的命令,像雌犬般趴在地上,向後撅起雪臀,小嘴輕啟屈辱地發出「汪!」、「汪!」的吟叫。
大概對她的表現還不太滿意,迪奧來到她身後按住她充滿彈性的美臀,高高地舉起巴掌,然後重重落下。「啪!」地一聲,冰玉潔的雪臀上便現出一個血紅的手印,痛得她哀叫起來,但迪奧卻興奮地一下接著一下左右開弓地拍打她的臀肉。冰玉潔越是痛苦,這色中老魔就越是興奮!真是個地地道道的性虐狂。
令冰玉潔萬分羞恥的是,被如此凌辱的情況下,她M屬性的肉體卻在痛苦和淫藥催情的混合作用下開始發情。她乳罩內的奶子漲得發痛,下體蕾絲內褲也全濕透。
「呵呵呵,原來你是受虐型的性奴,正合我的口味。聽說你還是新婚不久的人妻,老公是幹什麼私人偵探的吧?好像還和我『黑牙會』下屬的分會作對過,真是不知死活的小人物。」
「聽好了,從現在開始忘記你老公,我會把你從小夜子集團買過來伺候我,以後你就是我飼養的寵物,乖乖聽話就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很欣賞地看著冰玉潔的被虐美女嬌態,迪奧昂奮地把她抱起來,走進小客廳內室的臥房中,把她丟到一張寬大的雙人床上。這裡是個徹底隔音的房間,與外面完全隔離,這色中老魔十分小心,既使發洩獸慾也選在這種外人進不來的地方。
冰玉潔現在已是渾身酥軟慾火焚心,但仍保持著一絲清醒的頭腦。聽到迪奧的話,她明白了兩件事--第一,由於小夜子的善後工作,迪奧對唐飛和黑田色郎摧毀「黑牙會」日本分會的內情並不瞭解,以為唐飛只是曾和他下屬分會作過對的小角色而已。第二,這色中老魔已經看上了她,對她沒有太大的防備。
雖然目前情況的發展還算順利,但仍未到向迪奧發起致命一擊的時刻。冰玉潔只能繼續扮演她的性奴交際花角色,用美妙的肉體迎合這老魔的狂虐性慾。上床之後,迪奧吩咐冰玉潔自己脫掉胸罩和內褲,在他面前袒露出誘人的裸身,並用雙手分左右張開修長的美腿任由他欣賞。
只見全裸的美人妻女模特渾身散發出無窮的女兒香,上身的G罩杯美乳高聳著輕輕顫動,下體的粉嫩陰唇微微張開。把冰玉潔脫下的胸罩和內褲放到鼻下嗅了嗅,迪奧獰笑著將整張臉埋入她的下體私處,雙手則向上握住她胸前的乳房。迪奧上下其手地舔弄把玩著冰玉潔全身每一寸肌膚,從奶頭到陰唇乃至菊肛都不放過。
冰玉潔的身體原本就很敏感,此刻受虐的快感加上發情的慾火,更使她不停在床上扭動腰肢,呻吟著:「快、快一點……迪奧先生……不、主人請快點干我……」儘管內心非常憎惡這個罪行纍纍的色中老魔,但冰玉潔的身心卻在此時極度需求男人,不禁搖擺著腰臀連連哀求起迪奧早點侵犯她。
見此情景,這老色魔十分得意,將冰玉潔的一雙美腿高高抬起,隨後扶住異常腫大的粗長肉棒頂在她下體春潮氾濫的陰唇上。隨著毒蛇腦袋般猙獰可怕的大龜頭惡狠狠地頂開兩片花唇挺進陰道入口,冰玉潔只感到彷彿有條粗長的毒蛇要鑽入她體內一般,心中既嫌惡又不安,卻也帶著幾分背德的刺激和興奮。
「滋!」的一聲,迪奧一邊高高抬起冰玉潔的美腿、一邊挺起臀部肌肉,將幾乎成人前臂般粗長的異常雄性器官插入她的嬌嫩小穴,一下就插進去一半以上!
冰玉潔睜大著眼睛哀叫一聲,雙腿根部不由自主夾緊,以免這老魔把整條巨物盡根插入。如被這怪物般的大傢伙全插進來,她的小穴雖是名器恐怕也受不了。
迪奧則感到他的異常巨根插入冰玉潔小穴的部分被陰道腔肉緊緊裹住,又熱又緊的強大吸力從四面八方傳遞到肉棒上。他立刻明白,這位美人妻女模特的小穴是難得一見的名器,而且還經過專家的調教開發,是讓男人逍魂無比的極品寶穴!
第四章-色中老魔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小客廳內室的臥房中,男女性器激烈交合的淫聲狂響。冰玉潔的白色蕾絲胸罩和內褲都被丟在地板上,整個人在迪奧的胯下吟聲連連,雪白修長的美腿被他高高抬起,柔密陰毛中的嬌嫩花唇在成人前臂般粗長的異常雄性器官的抽插下不停外翻。
疾風驟雨的狂暴姦淫下,冰玉潔忍辱含羞地任由這色中老魔縱情洩慾。如同一頭凶相畢露的淫獸,迪奧貪婪地壓在冰玉潔玲瓏美妙的女體上發洩獸慾。他將她修長的美腿架在肩頭,一雙魔爪粗暴地揉搓著她高聳的乳房,異常粗大的雄物彷彿異形的觸手般瘋狂抽插著她粉嫩的名器小穴。
冰玉潔的裸身被這色中老魔死死地壓在床上,隨著他的狂暴姦淫不斷飛揚著散亂的烏黑長髮,下陰花唇竭力吞吃著怪物般的異常男根,豐韻美麗的身體顯得無比嫵媚嬌艷。
迪奧股間成人前臂般粗長的兇惡肉棒已有三分之二以上在每次插入時一插到底,直頂她小穴最深處的子宮口,撞擊得她子宮都酥麻酸痛!
雖然這段時間以來,冰玉潔的性經驗比過去豐富了許多,又同時得到唐飛和黑田色郎這兩位超強男性的寵愛,但還是第一次面對如此色中老魔的瘋狂姦淫,受到這般異常雄性器官的侵犯。
再加上迪奧陽具上那種不知名藥物的感染,她此刻已幾乎完全喪失理智,只能不停地大聲呻吟哀叫著沉醉於地獄般的性樂中。不過在內心深處,冰玉潔並沒忘記自己暫時委身於這色中老魔的目的。
只是這頭老醜的淫獸確實是玩弄女性的性技達人,別看眼下他的動作十分狂暴充滿性虐待狂的扭曲慾望,但每一下看似粗暴的抽插都伴隨著巧妙的角度和韻律,盡情享受著她的名器小穴,還玩弄遍了她的G罩杯美乳等全身每個敏感部位。
真是把她幹得死去活來又活來死去,既極度痛苦又極度快感!好在這狡猾的色中老魔並沒對冰玉潔起疑心,只把她當成和往常一樣被送到此地供他隨意玩弄的性奴,否則如在此時加以訊問,說不定一時迷失神智的冰玉潔會忍不住吐露出她潛入此地的真正目的。如果那樣,小夜子的計劃無疑會全盤失敗。
而眼下,迪奧只顧著縱情洩慾,並沒想到被他壓在身下姦淫得死去活來的美人妻女模特會對他不利。望著她越來越開放的淫蕩媚態,迪奧很是得意,越來越猛,很享受這種征服他人嬌妻和國際名模的雙重「成就」感。
瘋狂姦淫了半個多小時,迪奧感到冰玉潔小穴內的柔軟腔肉以幾乎要將他胯下異常雄物夾斷般的收縮力和火燙熱度吸吮著他陽具的莖身和龜頭,這種逍魂極樂只有難得一遇的極品寶穴才有。
他不由佔有慾大起,決心將冰玉潔買下來收為私寵,隨時隨地伴隨在他身邊以供玩弄,等到玩膩了再轉手賣掉。
想到這裡,迪奧改變了性交姿勢,將冰玉潔的一雙美腿盤繞在他身後,雙手緊扣住美人妻女模特的纖細腰肢,猙獰的龜頭深深頂入她的子宮口,一下下用力旋轉!
這種緊密結合的感覺比剛才的狂抽猛送更刺激,冰玉潔雙眼朦朧全身發顫,連可愛白淨的小腳貝趾都挺直了顫動不已,小穴腔內的陰道壁更加緊密滾燙地裹住迪奧的異常男根。
滿意地欣賞著艷名遠揚的美人妻女模特被自己幹得神情恍惚的樣子,色中老魔的殘虐性慾越發高漲,一手繼續抓住她的纖腰,另一隻手用力抓住她激盪不止的美巨乳,像要把大奶子扯下來般粗暴玩弄,同時加緊抽插侵犯!
「叫!快點叫!更大聲地叫!像一隻美麗的母狗那樣發情地叫吧!」瘋狂而嗜虐地怪叫著,迪奧又改變了體位,他側過身將冰玉潔的兩條美腿拉開到最大,成人前臂般粗長的異常雄性器官以斜45度的角度深深頂入她的下體小穴,除了一小部分外幾乎全部盡根插入!
狂野抽插,盡情洩慾,爽快得難以形容的色中老魔喘著粗氣加緊侵犯美人妻女模特的年輕裸身,迎接著獸慾高潮的來臨。
「不、不行了……我、我要死了……別、別再干了……」像被一頭史前淫獸瘋狂姦淫的冰玉潔此時已是眼冒金星半昏半死,除了竭力敞開身體迎合迪奧越來越狂暴的侵犯,連續數次高潮洩身的她已經連一句完整的話都喊不來。
她只覺得渾身火燙得口乾舌燥,下體充漲得要被插爆一般,香汗淋漓全身虛脫,簡直是死過去又活過來,卻還不知要被姦淫多久。
「賤人!好好地用你淫蕩的子宮接受主人的神聖精液吧!」又足足狠幹了半個多小時,迪奧異常粗大的怪物肉棒終於超過了負荷,色中老魔發出幾聲狂暴的嘶吼,深深插入冰玉潔下體小穴的異常雄性器官猛地又漲大了幾分,差一點把冰玉潔的陰道壁撐破!
隨即,碩大如拳的巨型龜頭的前端頂開女體最深處的子宮口,在幾十下近乎抽搐的撞擊後,大量岩漿般熾熱的精液從龜頭馬眼噴灑而出,頃刻間灌入美人妻女模特的嬌嫩子宮!
「啊!好多……好多好燙的精液……全射進來了……射進子宮了……」冰玉潔幾乎是哀嚎著猛顫了一下,然後再也支持不住地昏死過去。但,迪奧異常粗大的陽具依然撐滿著她的下體小穴,並持續地噴發著!直到射完這一輪最後一滴精液,色中老魔才把他的異常雄性器官從冰玉潔的小穴內拔出,來到她臉旁插入紅唇小嘴內接著猛幹起來。
當他的陽具又一陣抽搐後,大量乳白色的精液從冰玉潔的嘴角流出,美人妻女模特無意識地顫抖著赤裸的玉體。接下來,迪奧又把肉棒從她嘴裡拔出來,改放在她的乳溝間做起激烈乳交。
整整一晚,迪奧沒有離開小客廳的臥室,在床上用各種淫蕩的方式和體位盡情姦淫一絲不掛的美人妻女模特。清晨時分,當迪奧終於停下來休息時,完全昏死過去的冰玉潔癱軟在染滿愛液、汗水、精液的大床上,雪白豐滿的乳房被捏得發腫,下身私處的紅嫩陰唇也腫漲起來,乳白色的精液愛液混合物從裡面不斷流出。
如果不是受過相當的調教與磨練,冰玉潔恐怕已被這色中老魔活活奸死。
第五章-女體犒賞
次日天明,迪奧把昏睡中的冰玉潔丟在床上,叫手下送來豐盛的早餐,一邊用餐一邊想著接下去怎麼在這難得的尤物身上盡情取樂。
「迪奧大人,先生們到了,您是不是現在就召見他們?」正在用餐之時,一個內部電話打了進來。迪奧滿意地點了下頭,他最忠心的部下按照他的吩咐分毫不差地抵達了。
考慮片刻,他下令道:「讓他們直接來我這裡。」別小看這句話。迪奧的手下散佈全球,光是高級幹部就不下百位,打手、殺手、跑腿的更是不計其數,但沒幾個人能直接與他見面。
尤其在這種隱私場合,只有對他絕對忠誠的人才能見到他。而現在來的這些人,就是他心腹中的心腹。
門一開,幾個高矮胖瘦不一的男人走進了小客廳。他們在向迪奧致意後,眼神不約而同地被床上的絕色尤物冰玉潔所吸引,既露出狂熱的眼神,又不敢多看,生怕得罪老大。對於他們如此畏懼自己的反應,迪奧十分得意。
這些人是「黑牙會」全球主要分會負責人,個個是雄霸一方的黑道梟雄,只要迪奧一聲令下,他們就會從世界各地趕來。不過他們這次前來的心情都很輕鬆,因為他們是來參加此次「高級交際花品評會」,說穿了是受老大邀請來盡情淫樂的。
從他們偷偷窺向冰玉潔的淫慾目光,迪奧知道他們現在最想要的是什麼。他對部下一向有功則賞、有罪則罰,金錢美女更是常套手段。
女人對他來說,不但是發洩獸慾和用來贏利的道具,也是犒賞部下的獎品,冰玉潔自然也不例外。
「各位兄弟一路辛苦。這小女子名叫冰玉潔,是最近正紅的國際名摸,老大我昨晚剛搞到,今天賞給你們玩一天。但我有言再先,不准玩過火,更不准弄傷她。」
迪奧吩咐完,帶著淫笑摸了摸床上的冰玉潔胸前高聳的乳房,然後離開了小客廳。那幾名心腹部下感激不盡地連連稱謝,等老大前腳剛一走,這些色中惡鬼便迫不及待地脫掉衣褲,一擁而上地撲到床上。
床上,冰玉潔赤裸的玉體在白色床單相映下顯得無比誘惑,豐滿的G罩杯巨乳高高聳立,粉色的乳首微微地抖動著,修長的美腿雪白光滑,雙腿之間柔順的陰毛濕漉漉地貼在神秘的私處陰戶上。
這具剛剛被色中老魔迪奧激烈侵犯過整整一晚的女體顯現出淫穢的媚態,讓這些野獸般的黑道頭目貪婪地注視著。這些傢伙和他們的老大臭名相投,都喜歡姦淫女人,甚至喜歡拷打美女。不過因為有迪奧的吩咐,他們不敢對冰玉潔太過分。
商量一下後,他們取來一些SM道具和神秘軟膏。先給仍昏睡中的冰玉潔套上皮具手銬反綁起來,然後又往她的小嘴內塞進球型口枷,使她像性奴市場的女奴般赤裸在他們面前。
接著,幾個色中惡鬼掏出一枚硬幣,以猜正反面的方式決定誰先玩弄這絕色女奴。
首先上的是個白人大漢,他在侵犯冰玉潔之前用那種神秘軟膏塗抹在自己胯下肉棒上,那根原本就粗壯猙獰的肉棒立刻變得異常巨大,散發出之前迪奧陽具上的那種怪異藥臭。
接下來,他伸手把一些軟膏塗抹在美人妻女模特的下體,那裡經過昨晚一夜激戰已是春潮氾濫,一接觸這藥膏,更是很快噴湧出新的愛液。
這白人大漢隨即翻身壓倒在冰玉潔身上,雙手抱起她的雪臀,把她美腿架在肩上,挺起胯下異常巨大化的肉棒對準濕潤的陰戶便是狠命一插!
碩大的龜頭「噗!」地一聲順著大量的淫水頂開陰唇插進了冰玉潔的名器小穴。
「哦!這、這美人的小穴是名器!吸得老子的雞巴好爽啊!」,大喊著的白人大漢一插入便狂抽猛插起來,巨大的肉棒摩擦著嬌嫩的小穴陰道壁不斷直頂花芯,溫暖緊縮的腔肉陰莖包夾得幾乎斷掉,從龜頭頂端傳來的極度酥麻快感讓他獸性大發。
冰玉潔在睡夢中只感到全身火燙,尤其下體像要燒化般,體內更是被一根粗硬堅挺的大傢伙抽插得欲仙欲死!強烈的性刺激下,她開始慢慢甦醒。
在床上換了幾個體位,干了半個多小時的白人大漢迎來高潮。當他如野獸般吼叫著壓在冰玉潔身上噴發時,美人妻女模特無意識地向上抬起雪臀迎合,任由大量火燙的濃精直射入小穴深處!在受精的那一刻,她終於睜開了眼睛。
「嗚--!」,冰玉潔驚恐地發現壓在她身上的已不是迪奧,而是個陌生的白人大漢,周圍還圍著好幾個赤身裸體的男人,個個胯下挺立著殺氣騰騰的異常巨根,自己則被皮具手銬反綁住雙手,嘴裡被塞進球型口枷,呼救都喊不出聲。
「別怕,小美人,我們是迪奧大人的心腹,他把你賞給我們一天!」,一個黑猩猩般醜陋的高瘦黑人在旁邊用英語淫笑著說道,他接替那白人大漢繼續侵犯冰玉潔。
由於昨晚和剛才的激戰,床上已染滿精水愛液,這高瘦黑人大概是嫌髒,便把冰玉潔抱下床先擦洗乾淨身子,讓她像雌犬般跪趴在小客廳內的一張茶桌前。他將她的上半身按在桌面上,下半身背對著他,以屈辱的姿勢接受姦淫。
握住她纖細的腰肢,高瘦黑人聳動股間肉棒從後面頂進了冰玉潔的女體私處。這黑人的肉棒原本就比那白人大漢粗壯,塗抹了那種神秘軟膏後變得更加猙獰。
被這種異常男性器官一下子插入體內最深處,口不能言的冰玉潔發出一聲模糊不清的悲鳴,壓在茶桌桌面上的上半身拚命仰起,胸前大奶子激盪著顫動不已。
望著她既痛苦又興奮的樣子,高瘦黑人把猩猩爪子般的一雙大手從後面伸到她胸前握住那對激盪顫動的大奶子,挺起下身如同野獸交配般狂幹起來!
「啪、啪、啪!」的肉體結合聲響徹屋內,沒有絲毫反抗餘地的美人妻女模特被這醜陋黑鬼姦淫得兩眼翻白、嘴角流沫、下體飛濺出大量淫水愛液,裸身狂亂抽搐不停。
高瘦黑人越干越猛,臨近高潮時,他趴在冰玉潔光滑的背部捏住她的美乳狠命插抽幾下,幾乎頂穿她的子宮般狂噴出滾滾雄精!冰玉潔在他射精的同時也高潮了。
這黑鬼剛離開,下一個男人便撲上來,其他男人則昂奮地等待著,他們用各種方式輪流享用這絕色女奴。冰玉潔知道反抗沒有意義,只能竭力迎合他們的獸慾。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50]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